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重启激荡年华 > 020 刨根问底的老爷子

020 刨根问底的老爷子


  临州电子工业大学,招待所。

  程卫军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从那天家里突然收到了儿子寄来的5万块钱,他就急急忙忙地赶到临州来了。

  要知道,那可是整整5万块啊,他们两夫妻工作20多年了,加起来也没赚到这么多钱。

  虽然儿子在写了纸条说是做生意赚来的,但是什么生意能来钱这么快?

  在看到汇款单时,他和老婆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和恐惧,儿子不会是去干了什么违法的事吧,比如说走私,要不然哪来这么多钱?

  所以在这种担忧之下,他们钱也没有去取,而是赶紧打电话到临电宿舍楼,从宿管阿姨那里得知儿子早已经搬出学校。

  于是,在这个通讯还不够发达的时期,没能及时联系上儿子的程卫军,既是担心儿子出了意外,又是担心儿子真去干了违法的事,心急如焚地连夜就从宿城赶到了临州。

  因为学校正在放暑假,他跑到临电辗转反侧用了好几天才找到儿子的大学辅导员罗子甄,然后从罗子甄那里得知,自己的乖儿子压根就没在学校跟着老师做课题,而是下海经商去了,并没有去做什么违法的事情。

  得知儿子只是下海经商,程卫军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给老婆打电话报了平安后,就在临电招待所住下,在临州到处去找自己的儿子,毕竟,没能亲眼看到儿子在干嘛,始终还是放心不下。

  可临州毕竟是大城市,这茫茫人海中,要找人谈何容易。

  几天下来,一无所获的他也越发着急起来,正在这个时候,在招待所休息的他,接到了老婆打来的电话,说是儿子马上就要过来找他,而且她也要带着女儿一起赶到临州来。

  而程卫军在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的同时,心里想的就是,等见到儿子时,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

  可见到嬉皮笑脸的儿子时,带着满腔怒意的程卫军终究还是没有动手,这么大的人了,动手揍的话实在有些不好看。

  “爸,吃饭了没?没吃我带你去西子湖边去开洋荤。”

  程彦从神州科技出来,很快就找到了自家老爷子,看着还是一个挺拔的中年老帅哥的老爷子,一时之间,他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笑嘻嘻地问自己老爷子有没有吃过饭。

  程卫军板着脸没说话,他很想怒斥一番眼前的小兔崽子一顿,可他一贯就是温和的性子,好半天才盯着儿子道:“说说吧,你这些天都干了什么,那5万块钱是怎么回事?”

  程彦犹豫了一下,半真半假地说:“那是我卖点子赚来的,这几天去盛海那边考察了。”

  跑去盛海炒股的事绝不能说,在老爷子眼里这就是赌博,在老爷子气头上说这个事,那真是嫌皮痒了。

  程卫军冷笑道:“卖点子能赚5万?你把我当小孩哄吗?”

  见老爷子正处于爆发的边缘,程彦说道:“爸,你听过点子大王何阳吗?”

  这年头,何阳的名气很大,在两年前,甚至官报都发表过“何阳卖点子,赚了40万,好点子也是紧俏商品”的头版新闻,各大权威媒体都报道了何阳的种种传奇事迹。

  程卫军噎了一下,他也是喜欢看报看新闻的,对于点子大王何阳的大名,哪里会没有听过,不但听过,而且还特意去买过何阳出的书——《何阳的点子》。

  “何阳一个点子能卖10万,我做的就是何阳那样的生意,卖了几个点子给大老板,赚了几十万,现在准备拿着赚来的钱开公司。”程彦满脸认真地继续说道。

  程卫军见程彦不像是说谎,可心中实在不敢相信,狐疑道:“几十万?你真靠卖点子赚了钱?不是去干了走私还是其他什么违法的事?”

  程彦这才明白老爷子担心的是什么,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想什么呢爸?你儿子用得着去干走私?我那真是卖点子赚来的钱,绝不是什么来路不正赚来的钱。”

  虽说刑法上有很多发财门路,但是重生在这个“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的时代,遍地都是赚钱的机会,他犯得着去干走私?那不是丢了重生者的脸吗?

  见儿子拍着胸脯保证,程卫军有些相信了,但还是皱着眉头问:“你给大老板出了什么点子?大老板就愿意花这么多钱来买?”

  程彦笑道:“娃哈哈知道吧,以前妈还给梦儿买过娃哈哈营养口服液,我的点子就是卖给娃哈哈的宗老板了。不过点子的具体内容就不说了,我和娃哈哈签了协议的,在他们的新产品出来前,就算是爸妈也不能吐露点子内容。”

  程卫军眉头舒展开来,娃哈哈的宗老板可是宿城人,他当然知道宗老板的名头,儿子说是把点子卖给宗老板赚的钱,倒也还说得过去,毕竟自家儿子打小就聪明伶俐,真想出了好点子赚钱也不奇怪,毕竟何阳不就是靠卖点子赚钱吗。

  “那你怎么不和家里说清楚?而且这么多天连个电话也不给家里打?你妈都急哭了知道吗?”程卫军又沉着脸问道。

  “爸,这事确实是我做得不对,这些天东奔西走的忘了和家里说了。”程彦赶紧承认错误:“刚开始没向你和妈说下海的事,也是怕你们担心,就想着先试试看,赚了钱就下海,没赚着就赶去单位报道。”

  程卫军对儿子认错的态度很满意,点了点头道:“你刚说你和你同学开了一家公司,是什么公司?卖点子的吗?”

  “哎呀,先去吃饭吧。爸,你把这边房间退了,去我们公司住,等妈和梦儿到了,我再和你们说个清楚。”

  程卫军摇了摇头,终于没再追问,听从儿子的安排,把行李包收拾好,去大堂退了房间,也没去西子湖边吃饭,而是直接就近在临电附近的知味观吃了一顿,就随着儿子去了他的公司。

  ......

  到了公司,程彦领着老爷子进了门,曾少秋正接着电话,见到程彦两人,连忙说道:“马老师,程彦正好回来了,你和他说吧。”

  曾少秋一边把电话递给程彦,老老实实地对程卫军说:“程叔您快请坐,我去给您泡壶茶。”

  程卫军乐呵呵道:“你是小曾吧,先别泡茶了,我自己去倒杯水就是了,彦子给你带了饭,先吃饭。”

  曾少秋抢着给程卫军泡好了茶,程卫军已经坐在电脑前兴致勃勃地玩了起来,曾少秋就边吃着饭边教程卫军玩电脑。

  “小程啊,这些天你都跑哪去了?打电话到你们公司都没人接,后来直接就打不通了。”电话里,马小云说道。

  程彦道:“去盛海待了十几天,回来就发现公司遭贼了,电话啥的都被偷了。”

  “难怪,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去盛海也不说一声。”马小云没好气地说道:“房子的事有着落了,临州师院有两个老师要调动工作,打算把房子卖了,你要买的话我就帮你联系。”

  程彦大喜,忙不迭地感谢道:“马老师,真是太感谢了。师院的老师什么时候有空,约出来谈谈。”

  马小云说:“等下帮你去问一下。对了,你说要招几个人才,我这边也帮你联系了几个人,我把他们的电话给你,你自己去和他们谈。”

  程彦自然又是连声感谢,记下马小云说的几个电话号码,才问道:“马老师还去摆摊啊,你不是说要去美利坚那边去瞧瞧因特奈特吗?”

  “在做准备呢,可能要年底才会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