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5章 网名,算别名吗?

第5章 网名,算别名吗?


小放牛被带到了情侣崖派出所。虽然小放牛一路上不停的解释,警察全然不听,使小放牛心理很悲哀。

小放牛到派出所后,被推进一间屋子里,这里已有好几个被拷上手铐的人。他们看见小放牛进来,都抬起头看他。小放牛瞬间感觉到自己这时已是个嫌疑犯了,委屈的眼泪要流出来。

“坐下”,警察没有在路上的那种和蔼的语气,此时有明显的杀气。

没想到警察居然掏出了手铐将小放牛的一只手拷上,手铐的另一头拷在墙面预制好的铁杆上,顺着这根铁杆望去,杆上一共稀稀拉拉的拷上了5个人。

“把手机交出来。”警察说。

“为什么?”小放牛问。

“你涉嫌犯罪了,交出来,”警察语气很重,有一种威严感。

小放牛另一只手慢慢的掏出了口袋的手机,警察一把夺过,理也不理他的走了。

小放牛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我就这样失去自由了?我与世隔绝了?就这样被拷着?

这时,对面的一个被拷的年轻人问:“哎,你是为啥呀?也是抢包包?”

啥呀,我怎么能与你们一样?小放牛没有回答他,但心里想,我能跟你一样吗。不过,小放牛这会真的很惶恐。他想,那个视频可能就是他犯罪的证据。

小放牛闭着眼坐在木条椅上,顺势靠在墙上,泪水哗哗的流出来。

视频,视频,是谁拍的视频?

小放牛开始回忆那个救人的过程。

没有冒犯她啊,真的是没有啊,自己是好意,好意。他一定要解释,现场一定还有其他的证人。

已经过了2个多小时,小放牛被拷上的那只手又酸又麻难受得要死。他不停扭动,但仍然不解那只手的酸痛。

房间里不大,约20多平方米,拷着的人大部分像他一样在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有的还在高喊着:“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

“你是第一次进来的吧?现在是吃饭交班时间,等着吧,叫也没有用。”对面的那个人又说。

哇,这里还真有惯犯。

小放牛突然镇静起来,自己头绪不能乱,我没有犯罪,没有犯罪。

这会儿进来了一个警察,屋里的人都望着他。警察走到对面的那个人,那个人的脸上突然带一点微笑。

“有盒饭吗?饿了。”

“你这是第几次进来呀?”

“第三次警官。”对面的人一边说着,一边跟着他走出了这个房间。

又过了一会儿,小放牛左边的那人也被带走了。

大约是八九点吧,小屋子的人都带走了,没有回来的。屋子里就剩小放牛一人。他想,难道不询问我吗?就这样拷到明天?

终于有一警察进来了,他不是下午遇见的那个警察,是一个新面孔。

派出所还有个询问室,并不是我们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专门的审讯室,有审讯台桌,桌前坐着审讯官,然后,对面有专用审讯椅,椅子上坐着罪犯,阴森森的。

这个询问室是与办案民警合在一起办公,嫌疑人与民警像是随意坐在一起,很有人性化。

看到这间询问室,小放牛的心情既紧张又安慰,没有那种特别的恐惧感。因此,有点底气,他没有对她做出违法行为。他给自己打气。

民警给他一个座椅,他就坐在警察的一侧。

我姓张,我负责你的案子。这是李警官,她协助调查你的案子。

小放牛朝张警官对面的那个女警官看一眼,没想到,这位女警官就一直盯着他没转眼。她眼里充满了一种疑惑,像是要看透一个什么东西,看得叫人不敢在正视。

“你的姓名?”张警官问。

“刘杰。”

“性别?”

小放牛瞪着眼看着张警官说“难道我是女的不成?这个也要问啊?”

“回答我的问话,性别?”

“男。”

“年龄?”

“二十九。”

“身份证号码?”

小放牛没有马上回答,心理愣了一下,警察这回来真的了。他再次看着两位警官。那位女警官也停下了记录的笔,等待他的回答。

“我是冤枉的,我没有违法。”

“你有没有违法不是你说的算,是我们调查的结论。”

“不记得号码吗?”张警官又问。

沉默。

小放牛知道,如果身份证号码一旦留在这里,以后可能就有轨迹,对于从事金融的人来说不是个好事情。他沉默不想说。

“刘杰,这是我们例行调查,不要有顾虑,说清楚了,经过我们调查后,如果你没有违法就没事了,不必有抵触情绪。”女警官说。

“不记得了,有点紧张。”

女警官给他递过来了一瓶矿泉水,“不要紧张,慢慢先想一想。”

“身份证带了没有?”张警官问。

“没有。”

“好,那等会想起来了再说。籍贯?”

“江苏”

“民族?”。

“汉族。”

“职业?”

“自由投资人?”

“投资什么?”

“有价证券。”

“嗯?什么叫有价证券?”

“股票吧?”女警官给补充问了一句。

“是。”

“股票就股票呗,还什么有价证券,搞得文绉绉。”张警官一点不耐烦。

“你知道为什么来这里吗?”

“不知道。”

“我们接到举报,你在公共场所猥亵妇女,并有强奸嫌疑。你把经过说一下吧。”

“我没有,我没有。我是救她,看到她翻过了护栏,有跳海的企图,我就把她抱住,从护栏上拖过来了。”

“可当事人来报案说,你企图强奸她,还撕烂了她衣服。”

“不是,绝对不是。那是在拉扯中无意扯乱了。但是她的劲儿很大,不用力根本抱不过来。”

“可视频里根本没有看到她在护栏外面,是护栏的内侧山路上你对她实施了猥亵并有强奸的企图。这有个现场的视频证据。”

“我没有,那不是猥亵,根本不是什么强奸,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是我在救她。我没有任何企图。”小放牛情绪激动起来,声音也高了一些。

“这就是现场群众拍的,他与当事人一起来报案的。你不要抵赖。”

“怎么可能?现场那么多人,好像有很多的人用手机拍过。你们可以再去调查嘛。”

“我们会的。但你要先回答我们的问话。”

“你今天下午去情侣崖干什么?”

“心情不好,去理一理思路。”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要跳崖?”

“我是突然发现的。当时,我是埋着头上山,没有向上看,走到跟前,先是在地上发现了一只鞋,没在意,没上两步又发现了另一只鞋,这只鞋让我的脚崴了一下,我一抬头,突然发现她就在我的眼前,她要跳海。她全身已经翻过护栏了。我想都没想,就上前死死的抱住她,生怕她跳下去了。后来,可能是我用力过猛,就一起跌倒了护栏的内侧,我们都倒在了地上。”

“后来,你就乘机猥亵了她,是吗?”

“没有,我当时只想救她,我也不知道后来会怎么倒在了一起的。”

“有群众举报,你撕开了她的上衣,你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实施了猥亵。”

“没有,你胡说。你怎么这样的问话,你看见了?”小放牛真的激动起来,冲着张警官吼叫起来。

张警官把手机上的视频打开,放给他看。

“你自己看吧,这么解释?”

视频里的小放牛压在女孩的身上,小放牛的手抓住女孩的手,女孩做推开的动作,同时她双脚乱蹬,高声喊叫“非礼呀,耍流氓呀,非礼呀耍流氓呀!”。视频没了。

小放牛看后脑子里轰轰的乱响,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在哪个地方。

“你还有什么话说?”

小放牛还愣在那里不说话。

张警官一拍桌子“刘杰,你的身份证号码?”

小放牛吓了一跳,缓过神来。过了一会儿,他猛的站了起来,对着张警官说:

“她这是诬陷,这个视频被剪接过,前面的和后面的哪里去了?就中间这一段,我不服。”张警官被小放牛的吼叫也愣了一下。

“这个视频你是哪儿来的?为她什么陷害我。那个女孩是事先设计好的吗?你为什么不调查她。她在碰瓷,她在碰瓷!”

张警官望着李警官都没有说话。遇到这种情况,警察也难以确认。因为这个视频头和尾没有,不能证明事件的完整性。

“刘杰,不要激动,如果你是冤枉的,一定还有证人,想想看,有谁能帮你证明清白吗?”李警官和气的说。

“我不知,一定会有的。我当时心情乱急了,真的没注意还有谁啊,还有谁啊,我冤枉死了。”说完,小放牛控制不住情绪,红着眼,泪水在眼圈内转动。

“这个视频是谁发给你的?他不可能只拍这一段,可能还有头有尾的,他一定有。”

“这是一个群众来这里举报并留下的。所以,你也可以提供新的证据呀。”

“你放我出去,我给你找证据。”

“不行,你没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只能等我们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再做决定。”张警官说。

“我不出去,怎么找证据呀?”

“你要相信公安机关,我们不会放掉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这是今天的笔录,你看看,然后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填上去吧。”李警官把记录好的询问笔录给小放牛。

小放牛看了看,脸色非常不好,然后推开笔录说:“这个笔录我不签,身份证号码记不得了。”

“如果你拒绝说明自己的身份又不签字,好,那我们就将你收容审查了。你想好。”张警官说。

“你不说出你的真实身份,我们怎么帮你调查清楚你的清白?”李警官说。

“你填上吧,如果没有身份证明,你的审查期限可能还会更长,想想你的股票,是那个重要呢?”李警官继续说,然后又把询问笔录退给了小放牛。

小放牛想了一下,又在笔录上仔细看了看,然后就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填上了。

张警官将小放牛的身份证号码输进了电脑,电脑马上显示了刘杰的户籍资料,然后把刘杰的身份证照片放大在电脑屏幕上,与刘杰的本人核对了一下。

“你还有别名吗?”李警官问。

“网名算吗?”

“那你的网名是什么?”

“小放牛。”

李警官一怔,看了他一会儿,微微一笑。

“相信公安机关,我们会公正的调查你的案子。”

“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你的问题没有调查完,你不可以回去,你需要暂时羁押接受调查。”

小放牛听后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他不担心自己会被诬陷,担心的是腾天科技已经跌了5个跌停板,该处理的事情太多,怎么办?

他完全崩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