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7章 只有她才能说得清楚

第7章 只有她才能说得清楚


“独来独往”来到了情侣崖派出所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刚好李警官值夜班。他们俩是股友,李警官也业余炒股票。“独来独往”与李警官交往有些年头,“独来独往”说明来意后,李警官笑了。

“这个案子刚好是我办的,他猥亵女性和涉嫌强奸。”说完李警官给“独来独往”放了一段视频。

“我这里也有个视频,是你所警官带小放牛下山时被人拍的。我想,现场肯定还有其他的人也拍到。”

李警官看过“独来独往”的视频后说:“看样子现场的人不会太少,我们会尽力调查。”

“你再看看这个,这是他的笔录。”然后李警官把他的笔录翻出来给他看了。

“独来独往”看完后说:“这个有点蹊跷。我不信,这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者是被设了局。”

“我们只能凭证据,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他是被误会或被设了局。”

“他人现在哪里?” “独来独往”问。

所里按照他性质,暂定强奸未遂嫌疑人,属于刑事案,暂时要羁押,等调查结束后再确定是否立案。人被送到看守所了。”

“我能见到他吗?”

“不能,除非那个当事人证明是误会,她撤除了报案才可以。”

“你能告诉我那个女孩的电话和住址吗?”

“不行啊,我们有纪律,要替当事人保密的。”

“那怎么办?腾天科技5个跌停啊。他手里有牌,如果他出不来,还不知道有几个跌停。”

“是哪只股票?”

“腾天科技。”

“嗯,听说过这只股,基本面还不错,怎么5个跌停了?”

“就是呀,最近出鬼了。有人提前泄露了消息,腾天科技投资建设的云鼎大厦建设到了一大半被要求减层削顶。施工单位接到了停工通知书,说是为了引进一家物流机场,大厦的高度影响了航空被叫停了,所以要请小放牛出来大家一起研究对策。李警官,请你务必帮忙,十万火急啊。”

“明天我再向领导请示一下,能否将这个案子做特案办理,领导批了,我们就快些。”

“还是请你去找找那个女孩,不要诬陷一个好人,给她说说厉害。”

李警官一笑。“你也得去情侣崖看看,多问问,了解一下还有其他的人拍到过程没有?”

“好,我明天就去,然后再来麻烦你了。”

“不客气。”

“那明天我们再联系。”

“好。”

“独来独往”从派出所出来后,他没有回家就直接去了情侣崖,他想去现场体验一下所谓的“作案”过程。

“独来独往”找到了根据视频提供所对应的具体位置,这个位置是个山道,根本不那么陡峭,铁链护栏内外也不是很危险,护栏外还有一段开阔地带,即使翻出了护栏也不会跌落到崖下大海。因此,在此段跳崖根本跳不下去。

这时,“独来独往”的脑海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那个女孩可能真的没有轻生的可能,小放牛也没有救人的理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小放牛就有麻烦了。现在唯一的证据是找到目击者或新的视频资料。

第二天一大早,“独来独往”又去了情侣崖。崖上晨跑的人还不少。“独来独往”就站在那个老地方见有过来的人就问,都问了数百人了,个个都摇头说没见过。到了上午九点半,办公室的人打电话给他,请他回去一趟。“腾天科技”今天又跌停了,在跌停板上封得死死的,没有什么买单,所有的人都堵在跌停处。“独来独往”只好遗憾的回到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行天侠”、“一脚乾坤”都在等他。

“今天跌的有点怪,早上集合竞价时,有巨额买单挂在了涨停处,在9点19分时,那个巨额买单又撤了,随后是巨额卖单压在了跌停处,是谁这么做呢?”“一脚乾坤”说。

他们几个立即走到电脑前看今天的走势。

“收盘后查查,看看是哪个营业部卖出最多,就基本肯定是他们那帮人挂的买单。”“行天侠”说。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想给散户一个信号,让散户以为今天可以翻转涨停,使那些从昨天晚上就抢着挂卖单人撤单。如果那些挂了卖单的人撤了,那么,从时间优先的角度说,后来挂卖单的人其排名就靠前了。这是一种技术手法,很多的散户不知道。”“行天侠”说。

“独来独往”很同意“行天侠”的说法,他补充说:“有能力挂出如此巨额买单的人不是公募也是个大私募。难道是?”

“谁?”

“像是群狼出没。”“独来独往”接着说:

“从技术手法上来看,有点像他。这个人深藏不露,善于潜伏或突然袭击。而这个人很少公开露面,我是去年在一个朋友处听人提过他。吧里有人发帖称他是‘万手哥’,出手很猛,经常在集合竞价时搞些莫名其妙的挂单,如果当天出现这个现象,则全天价格走势会出现大幅震荡。”“独来独往”说。

“从今天开始,盯住这个人。”

“独来独往”和“一脚乾坤”异口同声回答:“好。”

“‘小放牛’的案子一定要解决,无论是出了什么事,我们要想办法把他弄出来。现在的散户也只有他才有号召力。尽管有不少的人骂他,只要他出来做个解释,就不会有人怀疑他,信他的人太多,我们自愧不如。”“行天侠”说。

“独来独往”说:“如果那个女孩不同意解除报警,就可能还要走法律程序。”

“所以,一定要找到那个女孩,哪怕是私下和解,我们都愿意满足她的条件。当然,我们还要拿出依据给那个女孩解释,‘小放牛’是好意,可能就是误会。如果一味的咬死,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做好事的人吗?”

“独来独往”说:“从现场来看,那个女孩不像是跳崖,而‘小放牛’也没有救人的理由。问题是,如果我们没有搞清楚那个女孩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去,她去做什么?如果,这是一种有意的安排,那问题就复杂了。而偏偏有见证人提供了视频,蹊跷吧?是不是与‘腾天科技’有关还不好说。”

“先不要从坏处推测,这样会影响我们的信心。派出所那边也要催紧,这一天天的跌,会把我们逼疯的。”“行天侠”说。

“好,我下午再去调查一下,然后去李警官那里交流交流。”“独来独往”说。

下午收市后,“独来独往”又来到了情侣崖。

这次“独来独往”吸取了上午的教训,没有守在护栏旁,而是来到护栏对面的一片小树林下。这里有些石櫈,上面也坐满了一些相依相偎的情侣。“独来独往”想,这些情侣可能有人偶尔来一次,对昨天的事不一定知情。如果能找到常来健身锻炼的人就好。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那片树林的一角,有一黑衣老人在健身。只见他把一只腿搁在比肩还高的树枝上,脚尖齐眉,居然在闭目养神,一看便知是个有内功的人。

“独来独往”走上前轻声的问:“大爷,能打扰一下吗?”

大爷眼都不睁开一下,像是没听见。

“独来独往”又问:“大爷,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有个重要的事想问一下。”

大爷仍不理会他,像是睡着了一样。

“独来独往”奇怪了,难道是个聋子。他突然想了一计然后大声的说:“哎呀,不好!是他,是他。”

这时,大爷微微的睁开了眼,看着“独来独往”但面无表情,也不好奇。

“独来独往”见这招见效,心中一喜,将手机拿在手上,悄悄的按下录音键。

“大爷,向您打听一件事,听说昨天下午在那个护栏边有一个人欺负了一个女孩,后来那个人被警察带走了。那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急死我了。警察说他涉嫌强奸被关起来了,您见过他强奸的过程吗?”

“胡扯,光天化日的能有这种事吗?我看见了,那个小伙子是个好人,他在救人,可能被女孩误会了。”大爷说完,把脚从树枝上拿下了,然后轻轻的踢了踢,没想到,一踢就脚尖到头,这功夫了得。

“独来独往”大喜,连忙说:“大爷您看见了过程?”

“他们在那边大喊大叫,看见的人很多,还看见有一些人在拍照。”

“是的,是的。其中有个人只拍了中间的一段,构成了对我朋友不利的证据,他现在是有理说不清了。”

“请警察来现场调查一下不就得了?”

“是的,是的。这么说,您可以作证了?”

“也不叫做作证,如果警察来了,我就实话实说。”大爷拿条毛巾擦了擦汗,然后开始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回家。

“大爷,您贵姓,平常几点钟来这里?”

“贵姓不敢,我每天下午3点到5点都在这里。”大爷说着,东西也差不多收拾好了。

“太感谢您了,大爷。”“独来独往”说完给大爷微微鞠一躬。

大爷收好了东西就下山了。

“独来独往”跟随大爷身后想送送他,大爷朝他摆摆手,“独来独往”停住了脚步。

“独来独往”望着他的背影,高兴的跳了起来。

他立即打电话给派出所的李警官:“李警官,我找到证人了,找到证人了。是一位大爷,他每天在这里锻炼健身,他目睹了全过程。并且,他还愿意作证。”

“嗯,这个案子还有些复杂,我们再次找到了当事人,她一口咬定有强奸企图,你来一下派出所吧,我们交流一下。”李警官在电话里说。

刚才还喜出望外的“独来独往”,这下又被不愉快的事情掩住了笑容。他知道,旁证与视频相比,视频更加有证据力度,除非你找到了比那个视频更全面的视频,否则,推翻当事人的举报还是有困难的。

这事只有她才能说得清楚。

“独来独往”心想,一定要找到她当面做工作,要她撤消报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