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9章 股票真的不是个东西

第9章 股票真的不是个东西


刘妈坐在沙发上七想八想的,心里也七上八落,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她心里早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果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呀?这么急的敲门。”刘妈走到门后问。

“你开门吧,大家伙都来了,想跟你谈谈。”这是张老太的声音。刘妈心里的预感应验了,顿时紧张起来。这是要债要到家里来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门。

只见那些保洁的姐妹们都在门外。

张老太用手顺势把门向里用力推了一下,刘妈被推得后退了几步,张老太第一个进了屋子。随后,哗啦啦的十几个人都进来了。

“刘姐,今天他们都来了,就是要来讨个说法,这事该怎么处理?”张老太气势汹汹的说。她的老伴也来了,脸上挂着怒气。

“哎呀,你们要来也不事先给我说说,看我也没有准备。来,快请进,大家随便坐,随便坐。我去给你们沏茶”刘妈脸上堆着不自然的笑容。

大伙就围着餐桌、沙发坐了,还有几个没有座位,刘妈搬来了几张凳子坐了。

“茶你就不必了,我们就直说了。”张老太单刀直入。

“今天,他们都找到我,这事是我介绍的,我也没有办法,就只好带到你这里来。大家有什么话和要求就给刘姐说,不要客气啊。你们是来讨债的,要理直气壮。”张老太步步逼紧,俨然一副领头的样子。

刘妈望着她一时无语,只有苦笑着给他们不停的点头。她平常就是个话不多的人,哪见过这种势头。

“今天如果不给个满意的答复,我们就不走了。”张老太的老伴也附和着,一下子把这个火给点着了,气氛紧张起来。

“是呀,看你的房子还挺不错呀,不至于还不起债吧?”其中有一个人插了一句说。

“还不起也没有关系,看看这大屏幕电视机,还有大冰箱,啧啧,这是进口的吧,还是双开门的。空调呀、沙发呀,都可以搬。还有这房子,呦呦,也可以值个五六百万吧,没有钱就把房子拿来。啊,大伙说,是不是?”张老太很嚣张,俨然一副催债的样子。

刘妈被这一举动吓得不小,不停的低头赔小心:“对不起,对不起,有话好好商量,好好商量。”

“谁说我还不起了?”一个声音从高处传来,只见刘蕊蕊已站到二楼楼梯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众人一下子被这个声音怔住了。你看了一下我,我看了一下你,没有一个说话的。

“这个事情的由来是你张妈妈发起的,也不是我强迫你们的。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股票只是跌停,又不是公司破产,你怎么就知道股票就不再涨回去?再说,我是给你们保了底的,你们这样气势汹汹的来我家,怎么了?又要搬东西又要卖我的房子,今天还是想来打架的吧?”刘蕊蕊说话严厉,眼睛直逼张老太。

“不,不是,大家要来,就是要你说说怎么办的?我也是为了大家好。”张老太结结巴巴的说。

“张妈,你也是拿了不少的分红,这几年也赚了不少吧?我每次把要涨的好股告诉你老伴,我也没有向你要过提成。今天你这样的处理问题,你是不是过分了?如果要陪,你是不是也要按比例承担责任?”

“我承担什么责任,是你操盘的,与我何干?”张老太的老伴插话说。

“既然与你无关,你来干什么呢?”刘蕊蕊说。

张老太按住老伴说:“老头子不插话了。”然后她又接着说:“你是保底的,当然要来找你。”

“好啊,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穷。我这房子、还有股票、我还有存款,支付你们的损失绰绰有余。”

“是啊,今天一看你的家境,我们也放心了。我说不来,是你老张非要我们来,看看人家说的,就不是你说的那样,说什么人家赔不了啦,会跑的呀。”李小妹插了一句抱怨话。

“哎,我说李小妹,你今天怎么胳膊子往外拐,这不是大家说好的吗,怎么反悔了?”张老太有点不自然起来。

“既然大家来了,我就说个办法,如果大家同意就按照我的说法做。”刘蕊蕊说。

“你先说吧,我们想听听。”张老太的又插话说。

“好,我就说,你们听好。”刘蕊蕊继续说:

“第一,我答应你们的保底继续有效,按年回报承诺在这个月底我给你们本金和固定的回报全部结清;愿意结清的,现在你们就举手,我月底一一兑现。

第二,股票我会继续做,涨涨跌跌是常态,我们有能力可以做到涨多跌少。如果你们愿意继续与我合作,我还是乐意。但是,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张妈。”

刘蕊蕊停了一下,屋里有人小声的议论起来。

李小妹说:“我愿意继续合作,我不退。”

“是的,难得找到这么信任的人,我也不退。”又有一个人说。

“我也不退。”其他的人也附和起来。

“有退的请举手。”刘蕊蕊问。

现场没有一个人举手,连张老太也强堆着笑容看着刘蕊蕊。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大家不退,我也就不退了。我们还是继续合作,继续合作。”张老太的老伴说。

“我说过,你除外。”

“这不行,他们是我介绍来的,我不能退。”张老太说。

“你没有投钱,你要我退你什么?”刘蕊蕊没有好语对张老太说。

“可他们是我客户呀。”

“那好呀,你就请他们投你好了,我不介意的。”刘蕊蕊对张老太冷笑着说。

“投她呀,我才信不过的,私自拿了这么多的分红,还这样对人家吗,真是过河拆桥。”这个李小妹还真的敢直言直语。

“我说李小妹,如果没有我,你能赚到这个钱呀,你买那个理财才几个点呀,你要感恩我才是。”张老太狠狠的对李小妹说。

“刘姐也是我的同事,我早就知道他姑娘会做股票,只是人家刘姐心肠好,不跟你计较。她每次告诉给你的好股票,你也没有给人家分成是吧,看你做的。赚了也不给人家分,如果把钱交给你炒股,那要是亏了,你不就跑路了?”李小妹说的大家轰然一笑。

张老太下不来台了。他只好板着脸对刘蕊蕊说:“你要甩开我,那不行,你还要给我分红。”

“我说了,我与他们的合作只能到这个月底,到时候,我给你们全部结清,包括你的分红。”

“那以后呢?”张老太问。

“以后呀,他们就是我妈妈的同事,他们与谁合作,与你没有关系了。”

刘蕊蕊说完,举起手中的手机接着说:“你们今天来我家,我已经全部录了视频,如果我报警,你们则是非法进入私人住宅,轻者罚款,重则拘留。以你张妈为首,煽动蛊惑攻击我妈,我记得你一辈子。现在,我说完了。如果没有什么事,你们就回吧。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

刘蕊蕊下了逐客令,大家也不好意思,开始起身告辞。

“刘姐,今天真是对不住了,这就好比是打牌,愿赌认输,我本来就没有这个意思,您不要见怪啊。”李小妹对刘妈说。

“哎呀,都是老同事了,对不住了,对不住了。”刘妈没有想到,事情反转了,心里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

客人都一一的离去,刘妈轻轻地关上了门。她靠在门背后双手合十,口中不停的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时,远远隐隐约约的听到张老太在责怪他的老伴:“这下好了吧,看你出的好主意,搞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家里的刘妈与刘蕊蕊听后,悄悄的笑了起来。

“蕊蕊,你真的赔得起?”

“妈,我相信股票会涨起来的,只要找到刘老板,一切会有办法的。”

刘蕊蕊这会真的高兴不起来,如果,如果,刘老板找不到,她会打回原形。

股票真的不是个好东西啊,害死人。

母女两又开始着急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