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11章 是谁在玩弄套路

第11章 是谁在玩弄套路


刘蕊蕊好不容易把那些上门闹事的人摆平后,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如何面对赔偿和减少亏损。

她算了一笔账,她在腾天科技里投入资金500万,当初是每股5.56的本金,买入90万股,一个月后,腾天科技上涨了30%,在跌停前的当天股价是6.84,元,经历了连续6个跌停后,现在的收盘价是3.86元,市值还有347.4万元,本金亏损了152.6万元。如果再继续跌下去,可能这栋房子就是别人的了。

她想到这里心理很难受,虽然,她一直在逆境中长大的,一方面练就了坚强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有孤独与脆弱。

刘蕊蕊虽然在股市里大赚了一把,那都是跟在高人小放牛的后面走了一段顺趟路。如今,刘老板不见了,她突然感觉天真的要塌下来。

这几天连续不幸的事也太多,腾天科技连续跌停、投资人和合伙人上门闹事、自己还在情侣崖上被人欺负,特别是情侣崖一事搞得她比股票下跌还揪心。

案子还未结,她还经常要接受警察的询问,还要随叫随到。特别是那个女警察问的问题特别怪怪的,还当着那个男警察的面也不回避。她尽问些难为情的细节:你的衣服是他强制掀起来的还是被他抱起时被惯力扯上来的;他的手压在你胸部的时候做过抚摸动作没有?你的胸衣钮扣是怎么开的,是他强行扯掉的还是你在挣扎中蹦开的等等。

刘蕊蕊每每想起这些,她隐隐觉得有些不详的兆头,像是她在诬陷别人,因此,使她连续失眠。

她手机响了,是“花叶”,是那天在情侣崖认识的人。

“美女,还没有睡吧?”

“有事吗?”

“是的,有急事,刚才那个女警察给我来电话了,再次询问那个视频是怎么拍的。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当面给你说说,我们需要形成一致的意见,不然你我很被动。我在雅典咖啡等你。”

“好吧,我马上来。”

刘蕊蕊拿起自己的小包背在肩上就出了门。她上了自己的红色宝马3系。她今天开车有点走神,她边开边想起了那天的往事。

“花叶”是那天在她下山时认识的。怎么这么巧?他居然拍了视频,正是这个视频成为了她报警的证据。现在派出所也怀疑这个视频的完整性,也令她有些慌张。

要不是腾天科技的跌停导致她心情极不愉快,她那天也不会去情侣崖。

情侣崖,她也好久没去了。

自从腾天科技第三次跌停后,她是天天去的。

情侣崖边有她青春迷茫的记忆,她每次去情侣崖就想起了她少女时期的伤痛,那是她扔掉白舞鞋的地方。如果她没有接受郝天天的那双白舞鞋,可能她的命运会改写。当时,她是那么好的成绩啊,随便考个211是没有问题的,偏偏遇到郝天天。

那天,她想再靠近些去看看大海,她刚翻过护栏就被人从护栏外拖进护栏内,她也感到是有些误会。如果不是那个人太用力、太过于感情用事,也许,她会给他一个道谢;如果在下山时没有遇到那个“花叶”,也许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毕竟她也没有受什么伤害,何必不饶人呢?想起这些,心里有些后悔。

那个“花叶”是个什么人?

派出所也怀疑这个视频,看来她相信这不是巧合,一定是有个什么原因。

那天,小放牛放开她后,她从地上爬起来,看看那个人一脸认真的样子,突然也意识到这个人也不坏,只是他太自作聪明。谁跳崖?谁救谁?她想想心理就不好受。

“美女,你就这样放过了他?如果你放过了他,你这不是善良,是纵容。是给这个社会多留下一个有再一次那样的机会。”

刘蕊蕊回头一看,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在她身后对她说。

“你是谁?”

“我叫‘花叶’,意思是护花的绿叶。我们好像认识吧?昨天我们好像在这条上山的路上,是我礼让您先过的,您想想看?”那个人说。

刘蕊蕊好像有点印象,是的,昨天人多。

这条上崖的小道有点窄,并排也只能通过4人。他下山,刘蕊蕊上山。不知处于什么原因,他见到刘蕊蕊上山时就主动的站在路边让路。他还主动说:“美女请先过。”

刘蕊蕊对他一笑,过去后还真的对他心存感激的点点头说:“谢谢。”。

“啊,想起来了,是你呀,你好。”刘蕊蕊说。

“你好。”

“你怎么会在这里?”

“心情不好,来这里散散步。”

“心情不好?我也是,今天算我倒了霉。”

“你还是想放过他?”

“算了吧,我何必太认真?也许,他真的是好意。”

“我看他是不怀好意。”

刘蕊蕊疑惑的看着他。

“你可能自己看不到自己吧,我这里有个视频,刚好碰上就抢拍了,你看看,看了后你可能不淡定了。”说完,他拿出手机放给刘蕊蕊看。

视频很短,刚好是小放牛在上,刘蕊蕊在下,小放牛的手也在刘蕊蕊的胸前,刘蕊蕊的上衣被向上翻起,刘蕊蕊在挣扎。

看到这里,刘蕊蕊的脸上突起红润,但心中的怒火已升。她不知道怎么办。

“我陪你去派出所报案吧,我给你作证。”

“这个,不好的吧。”

“如果你认为你是心甘情愿的,那算我是多管闲事,你说呢?”

“那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刘蕊蕊说。

“你有没有搞错,我是在帮你,你还给我提条件?”

“我,我,我不想报警。但是,你偷录我的视频也不好吧,你得把这个视频删掉。”刘蕊蕊对这个人偷录视频也很不高兴。

“也就是说,删掉视频是你的条件?”

刘蕊蕊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这是公共场所,不是在你家里。现场有很多人在拍,说不定您明天就成了网红。你去报案,是对你自己的一种保护,懂吗?”花叶似乎很认真,也有正义,他理直气壮的对刘蕊蕊高声的说。

这一下把刘蕊蕊给怔住了。

她怯怯的问:“现场有很多的人在拍?”

“嗯。”花叶一副认真的样子。

刘蕊蕊的眼里突然冒出了一些眼泪,她想哭。

花叶见状马上安慰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你肯定首先要保护好自己。你报案了,你就有更多地人同情你,甚至声援你,你就有了理由,有了退路。即使你有点走光,你也是弱者,你是被害人,法律会站在你这一边的。我是真心为你好啊。”花叶振振有词,倒是博得了刘蕊蕊的信任和好感。

“不好意思,我是怕。这样报了警我就没有隐私了?多难为情,再说,人家也不是真的那个了。”

“你不报就有隐私保护了?那么多人拍了你的视频啊。”

花叶这一说,还真的把刘蕊蕊给吓懵了。

花叶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刘蕊蕊。

“谢谢。”刘蕊蕊接过纸巾擦拭了一下眼睛。

“走吧,我陪你去,我给你作证。同时我答应你,报完案后,我当着你的面删除视频。”

刘蕊蕊抬起头,看着花叶,朝着他点点头:“谢谢你,那就去吧。”

就这样,他们一起去派出所报案。

在路上刘蕊蕊问:“哎,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做投资的。”花叶随意一说,引起了刘蕊蕊的兴趣。一般而言,做股票的都不说是做股票,叫投资。难道他也是炒股的?

她又问:“做那个领域投资?”

“主要从事股权投资。”

“您是私募吗?还是机构?”

“嗯?您这么熟悉?难道您也炒股?”

“幸会了,我也做股票。”

“原来如此,同行啊。我是职业股民。”

“我也是。嘻嘻。”刘蕊蕊似乎找到了知音,轻轻的笑来一下,刚才的心情视乎好些。

“知道腾天科技吗?”花叶问,

“知道,连续跌停。我被深深套牢。”刘蕊蕊回答。

“我也是。”

“我也买了一些,虽然对我来说不多,但是,那也是肉啊。”花叶叹了一口气。

“嗯,是的。你怎么看这只股票?”

“我觉得,腾天科技的基本面出了问题,不然,不会是这样的结局。”花叶似乎是个比较简单的人。

刘蕊蕊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一下花叶。她最关心的就是腾天科技内幕,她太闭塞,对腾天科技的情况一无所知。

她马上问:“你有内幕消息吗?”

“道听途说,没有确认,好像是腾天科技的项目投资出现了大问题。有一个在建工程突然停工了,公司前期是全垫资,十几个亿的工程款可能会成为死账。”

“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完了。”

“是啊,腾天科技有麻烦了。”

刘蕊蕊不说话了。

“有些私募和机构提前获得了消息,所以提前抛出引起了踩踏,至今没有接盘的,还不知道会跌到什么时候。唉!”花叶说。

“您有微信吗?我们能否加个微信。”刘蕊蕊问。

“好啊。”花叶巴不得,马上打开了微信二维码,让刘蕊蕊扫扫。

“你确认一下。”刘蕊蕊说。

“好的。”花叶确认后突然吃惊的问:“你就是红舞鞋?”

“是呀,怎么啦?”蕊蕊反问。

“在吧里看到您的帖子,您好像一直在护着那个‘小放牛’啊。”

“嗯,我觉得‘小放牛’是个好人,这么多的人攻击他没有股德。”

“炒股是你死我活,大家都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博弈,你觉得需要股德吗?啊,大家相互客气,您请我敬的,看到机会给别人,有看到钱不赚的?都来送钱?”花叶说完不经意的笑了一声。

“炒股起码的职业修养是要的。人家实事求是的给你做股票行业分析,做技术分享,你赚钱了,也没见到你给人分成,你亏了也不是人家强行要你买。操盘是自己,盈亏自负,愿赌认输这就是股德。”刘蕊蕊振振有词,带有满身的正能量。

“花叶”无语了。

“不是吗?”刘蕊蕊又说了一句。

花叶说:“没想到,红舞鞋满身的正能量,敬佩。如果有可能。我能加入到您的阵营,给您一起战斗,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欢迎!”刘蕊蕊一时兴起,伸出一只手给花叶,花叶也伸出手他们相握了一下。

派出所到了,他们按照程序报了警。

刘蕊蕊想到这里,心里的疑问开始也多了,这花叶怎么这么巧与我相遇?而且还拍了视频。最巧的是他居然是她的同行,还都买了腾天科技。今天花叶打电话约她,肯定是问题有复杂化。昨天,李警官还给刘蕊蕊打电话说,现场还有一位健身的老人写了证词说是误会,人家是救她的,明显是给小放牛做开脱。

一会儿就到了雅典咖啡,她把车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前。花叶早在咖啡店门前候着了。

花叶见到了刘蕊蕊来了,就笑嘻嘻的迎了上去。

“我要了个包房,这样说话方便。”说完他对着服务员说:“到巴黎春天”包间。

刘蕊蕊跟在花叶的后面直接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来包间。

包间内灯光不太明亮,但很温馨。在茶几中央有一束超大的鲜花在一束聚光灯照射下格外醒目。伴随着一曲《致爱丽丝》的钢琴曲在轻柔的响起,整个包厢像是特别的布置过。

服务员悄然的退下然后关上了房门。

茶几上还摆着两份精致的水果和一份巧克力生日蛋糕。

刘蕊蕊被这个氛围搞得有点莫名其妙。她惊讶的看着花叶,花叶望着她在一直在笑。

“哇,你这里好像有人过生日?”

“蕊蕊,很高兴能请到您,感谢您的大驾光临。”花叶一边说一边笑。他一笑使刘蕊蕊感到不自在。她的第六感觉告诉她,花叶有什么隠满和需求。刘蕊蕊对花叶勉强一笑。

“今天是我的生日,不巧的是派出所来电话了,打乱了我过生日的氛围。想到与你有关,我就把生日放到这里来了。一来是与你好好的商量一下,我们下一步怎么应对;二来也把我的生日过了。这一举两得的事,美女不会拒绝我吧?”经花叶这么一说,打消了刘蕊蕊的疑惑,她马上变换了口气说:

“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的事打乱了您生日氛围,很抱歉。今天的房费算我的,就算是我送给你生日的礼物了。”

“哎,不能、不能,房费我已结了。今天能请到您,我是三生有幸啊。快快请坐,请坐。”

刘蕊蕊选择在离花叶适当的距离下坐下。

花叶将水果拼盘向刘蕊蕊的面前推了一下说:“蕊蕊,请先吃点水果。”随后就挨着刘蕊蕊坐下,刘蕊蕊又向远处挪动一下身子。花叶见状又倒了一杯咖啡端到刘蕊蕊的面前,又向刘蕊蕊靠近了一点坐下,刘蕊蕊又向远处挪动了一下身子,她始终与花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时,花叶也不好意思再朝刘蕊蕊靠近了。

刘蕊蕊心理已经明白了一半,这个生日多半是个托词。

她开门见山的说:“我们先谈正事吧。派出所是怎么给你说的?”

花叶说:“派出所说我提供的视频不完整,要我提供一个完整的视频。”

“我也觉得你提供的视频不完整,你应该有完整的视频吧?”

“嗯,您也这么认为?”花叶有点吃惊的问。

“你应该有。”

“如果有完整的视频对您与好处吗?”花叶反问。

刘蕊蕊沉默不语。

花叶已经察觉到了刘蕊蕊的心理变化,当初她不想报警,如果报了,还有退路吗?

“你是怎么想的?”花叶再次问。

“我想你在现场已经看到了全过程,其实,您比我更清楚吧?”

“这个,我还真的没有看到前头的经过。我看到的就是我拍到的。”

“不会吧?我觉得手机毕竟不是跟您的眼睛同步。您应该是先看到的,再拿出手机拍摄,这个经过是多长的时间?不能说前面的您没有看到吧?”

“不是,不是,蕊蕊,我是为您好呀,如果说我的视频不能帮你,那我就不懂了,您是想把事情搞严重些还是压根就不想报警?”

“我后悔了。我觉得那个人是个好人,我,可能误会了他。”

“但是您已经报了警呀,人也被关起来了,您还能后悔吗?如果您后悔了,那您在关人之前就该后悔,人没有关,您也没有什么后果。现在把人关两天了,那个人会放过您吗?”

刘蕊蕊又陷入了沉默。这次她真的有点害怕。

“如果您明知是误会,还要咬定那个人对您图谋不轨,那您不就构成了诬陷?诬陷是要承担法律后果的。”花叶在刘蕊蕊的眼里捕捉到了一丝的恐慌信息,他乘机又向刘蕊蕊靠近的挪了一下座位。

这次刘蕊蕊没有移动,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她陷入了沉思,她在想,她该不该向派出所说出实情。

“蕊蕊,您现在没有退路了,要不您去解除报警,他出来了,您承认您是故意诬陷了他,您进去;要不您死死咬住不放,他也别想出来,您反而安全了。”花叶说着,把一只手搭在蕊蕊的肩上了。

“这么说,你事先都想好了,我不能不这样做是吧?”

刘蕊蕊有点激动。侧身看着花叶已经近距离的坐在她的身边,手也搭在自己的肩上。她瞬间将他的手推开突然站了起来。她走到茶几的另一面,她背着他,她眼圈里已经布满了眼泪。

“对不起,蕊蕊,我们不是来吵架的。看看,今天还是我的生日,我们讲点高兴的事吧”

刘蕊蕊转过身来:“我不知道是你的生日,你也不应该把自己的生日与我的案子困在一起。”

她接着说:“我问你,你到底还有没有完整的视频?”

花叶看到刘蕊蕊不高兴了不知怎么回答,想了一下说:“有会怎么样,没有会怎么样?”

“你回答我,有还是没有?”

“我真没有。”

“我不相信。如果说前面部分你没有我有点信,后半部没有我不信。在现场,你看到那么精彩的镜头,你能停住不续拍?”刘蕊蕊对花叶疑问早在心里浮起,今天看到花叶的表现就更不信任花叶。她的质问步步深入,花叶有点难以招架。

“不是,当时我是想继续拍,突然有一个人撞了我一下,他冲到了我的前面挡住了我的手机镜头。原来他也在抢拍。但我再次调整角度时,你已经起来走了。”

刘蕊蕊听到这里,心里又开始顾虑起来,现场真有那么多的人在抢拍吗?是不是花叶在说谎?她想起当时的场景,好像人不多。由于是偶发,她真的顾不上看周边的情况。

看到刘蕊蕊一会儿激动,一会恐慌,一会儿沉思,花叶知道她的内心很矛盾,也很紧张。

他说:“李警官要我马上答复她,我怎么做?”

“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那我该怎么做呢?”

“我说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刘蕊蕊真是生气了,声音很高。

“蕊蕊,对不起,我是为您好。您看,这个本来不关我是事,却跟着您一起卷进来了。现在,我也没有后悔,我觉得您是无辜的,我有责任帮助您。”

“你是在帮我吗?你是在误导我,你引导我进入了误区。我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你还要我向前进。你知道吗,已经有人出来作证了,他们看到的与你的视频不符,我该怎么说?”

“你要是这么说,那就是我错了,我看见有人猥亵你,我应该视而不见就好,就让他耍流氓好了。”花叶也嗓门高了一些。

“你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你上前制止了没有?你是在观看表演,你在看笑话,你还要把这些笑话传播出去,所以,你抢拍了视频。你跟那些抢拍视频的人一样,你也高尚不到哪儿去。”刘蕊蕊越说越激动,她瞪着眼看着花叶。

花叶不好意思的苦笑了一下,他故做镇静。他起身倒了一杯水给刘蕊蕊。刘蕊蕊没有接,他又放回茶几上。

“你不要激动,你这样说我,我不跟你辩解,我的问题对你真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下一步怎么办?”

刘蕊蕊停顿了一下说:“我想好了,我不能冤枉他,他的本意是好的,我去给派出所讲清楚。”说道这里,刘蕊蕊的手机响了。她怔了一下,表情极为严肃。是李警官打来的。

“刘蕊蕊,我是李警官。”

“嗯,我知道了。”

“你明天上午八点半来所里一趟,有些重要细节要与你核实一下,你一定要过来。”

“好。我一定来。”对方的电话挂断了。

刘蕊蕊正准备给花叶说这件事时,花叶的电话也响了。花叶接了电话,原来也是李警官打来的。

“好,我一定来。”

“我听到了,就这样吧,我希望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刘蕊蕊说完就要走。

“哎,等等。”花叶说。

“还有什么事?”

“你能不能陪我把我生日过完。你看,蜡烛也没吹,蛋糕也没有吃。”花叶有点哀求的说。

“不要把我当错了人,我既不是你的女朋友,也不是你的红颜知己,这一女陪一陌生男人过生日不合适。”

“哪,我能不能做你的男朋友?”花叶眼里充满了渴望。

“你不配。你只会玩套路。”说完。刘蕊蕊夺门而出。

花叶悻悻的站在那里,心里充满了失望和悔恨。

她既然说他玩套路,那就等着下一个套路吧。

他想,总有一天要把刘蕊蕊套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