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12章 都是圈内的人

第12章 都是圈内的人


“行天侠”在视频中发现了刘蕊蕊,异常兴奋,这夜,他失眠了。

“行天侠”其实就是郝天天。

在高中时,由于郝天天的一时冲动将郑正打伤,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刘蕊蕊和郑正的命运。

郝天天由于达到了18周岁,被判了6个月徒刑,因此失学。等刑满释放后,所有的学校不敢收留他,故而辍学在家。他好在自己的父亲是房地产开发商,家里资产雄厚,送到经济学院读了个函授班,勉强拿到个本科学历,他随后跟着父亲做了3年的房地产,现在是“天下私募”的法人,职业做股权投资。父亲为他投了一个亿的资金,加上他募集的资金,手头握有资金5个亿左右,特别是手下还有2大得力助手“独来独往”和“一脚乾坤”,在股票圈内小有名气。

刘蕊蕊的身影反反复复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从中学时候就喜欢她。这些年来,他试图寻找过她,但全无音讯。原来的那些高中的同学与她也失去了联系。没想到,她用这种方式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有点预感,他与她的缘分可能还没有了结。

他实在睡不着了,干脆爬起来,再看一下那段视频。

拿起电话拨通了“独来独往”的电话:

“睡了没?”

“睡了。这么晚你在想什么呢?”

“睡不着。想刘蕊蕊的事。”

“你是不是在中学的时候就与她有恋情?”“独来独往”调皮一笑说。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的状况,不一定还单着吧?”

“你不也是单着吗?说不定,她也是。”

“哈哈,你明天早点来接我,我们早点去。一定要抢在她去派出所之前我们就到。你给李警官周旋一下,我要先见见刘蕊蕊。”

“好,那就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第二天,郝天天与“独来独往”一大早就到了派出所,他们来时,干警们还没到上班时间,只有昨夜的值班民警在接待他们,他们都在大厅等候。

令他们意料之外的是,还有一个人也早早到了,这个人就是花叶。花叶到后就直接向民警打听李警官来了没有。值班民警回答:“还没有,你要等一下。你一个人?你的当事人刘蕊蕊来了没有?”显然。值班民警认识花叶。

花叶回答:“昨天我们接到了通知,她马上就到。”说完掏出电话就给刘蕊蕊打电话:

“蕊蕊,你到了哪里?”

郝天天一听,心里很不舒服。他与刘蕊蕊是个什么关系?怎么这样的称呼?郝天天想。

这时,“独来独往”在郝天天的耳边说:“这个可能就是那个提供视频的人。听李警官提过此人。我来试问一下。”

“你认识刘蕊蕊?”

“认识,你们是谁?”花叶有点吃惊,今天怎么有陌生人来,莫非是旁证人?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然后我才告诉你。”“独来独往”有点强势的回答。

“我是证人,刘蕊蕊是我的同事。”

“啊,你是证人。这么说,这个视频是你提供的?”“独来独往”说完打开手机点开了视频。

花叶一看问“你怎么也有这个视频?”

“你的这个视频是故意不完整的吧?”

“你们是什么意思?你这话说的有点不友好啊。”

“你不也是太不友好了吧,搞个断章取义的视频来诬告了?”

“你们,你们不要搞错了,这是公安机关,你在这里威胁我?”花叶有点恐慌。

郝天天见状上来解围:“不要误会。我们也是证人,今天来给小放牛作证的。你们误解了他。”

“谁?小放牛?是腾天科技股吧里的‘小放牛’吗?”

“是的,就是他。”

“哎呀,这么巧,他可是个大名鼎鼎的名嘴啊。我敬仰已久啊。”花叶说。

“你知道‘小放牛’是名嘴,看来你我也是同行了。”郝天天说。

“您也是做股权投资的?”花叶问。

“独来独往”说:“这是我老大,行天侠,听说吧?”

“哎呀,如雷贯耳,您就是天总?久仰久仰。在下是花叶,也是一个玩股票的。”

“啊,你是花叶,我知道了。”郝天天说。

“天下真是无巧不成书。刘蕊蕊也是自由投资人,股票做的不错,原来我们都是圈内的人。”花叶想活跃一下气氛。

郝天天估计刘蕊蕊要来了,他给“独来独往”说,你们交流一下,我去外面有点事。他给“独来独往”使了个眼色。

“独来独往”很会意,马上给花叶说:“来,加个微信吧,可以吗?”

“可以、可以的。”花叶当然高兴。今天能认识大机构的老大,那是求之不得的事啊。

郝天天信步走出了派出所值班大厅,他很急迫的想见到刘蕊蕊,没想到,大家又走到一条道上了。

外面是停车场,警官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上班了。估计李警官也来了,由于他们还没有认识,所以,郝天天就很自在的在停车场转来转去,眼睛一直盯着每一个来办事的人。

一辆红色的宝马车进来了,由于车位紧张,她绕了一圈,看见郝天天站的位置正好是个停车位,就把车倒了过来。

“先生您好,我可以停这里吗?”刘蕊蕊问。

郝天天本来不打算回答,直接让开了事。刚要转身,突然发现这个声音好熟悉,回头一看,果然是刘蕊蕊。

刘蕊蕊正对着后视镜倒车停车。

郝天天看着刘蕊蕊在一盘一盘的倒车,盘子打得很自然和连贯,拍着手直接迎上去:“好车技,一盘到位,厉害!”

刘蕊蕊停好车开门下车,一抬头,发现郝天天就在车边。

她以为看错了,惊得张开的嘴不知怎么说话。

“你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一点都没变。”

“郝天天?你是郝天天?”刘蕊蕊真的吃惊不已。

“是的,老同学,你好吗?”

“你怎么在这里?你在这里上班?”刘蕊蕊紧张的有点错乱。

“我不是民警,我这一辈子也当不了民警。我是股权投资人,跟你一样,做股票的。”郝天天幽默的一笑说。

“嗯,真的,你也做股票?”

“是的,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天下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企业执行合伙人郝天天,网名‘行天侠’在下是也。”

刘蕊蕊被这个天下私募的名字好生吓了一跳。做股票的谁不知道“天下私募”?“行天侠”原来就是郝天天。她睁大眼睛看了郝天天好半天。没想到,她高中的同学成了大佬。她既高兴又惊奇又疑惑。

“你怎么在这里?”

“你又怎么在这里呢?”郝天天笑着反问的一句。

“我。有个案子牵连到我。”

“不是牵连到你,是你牵连到别人吧?”

“你怎么知道?”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是谁?”

“不要吓着你啊,他比我更有名气。”

“他是谁?”刘蕊蕊迫不及待的问。

“听说过小放牛吗?”

“你说什么?”

“你知道小放牛吗?”

“他是小放牛?”

“是的,不但是小放牛,而且是著名606股票工作室的名嘴小放牛,真名:刘杰。”

刘蕊蕊怔住了,她不知道是听错了还是在做梦,只觉得,头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你怎么了?”郝天天问。

刘蕊蕊没有反应,木木的站在那里没有反应。忽然,身子像是晃动一下,一点站不住的样子。她本能的靠在自己的车门上,闭着眼睛。但眼里的泪水一下不停冒出来。

“你怎么了?”郝天天想上去扶她一下。

刘蕊蕊没有让他扶。推开了他,自己突然快步的冲向派出所。

派出所内李警官正在询问花叶:“这么说,你只有这些视频了?”

“是的,我只有这些。我当时没有拍到完整的视频。是因为前面突然有个人档住了手机。”

“你愿意撤回证据吗?”李警官问。

“这个要等刘蕊蕊来做决定。”

“好。如果你没有新的证据补充,你可以先回了。”

“不用等刘蕊蕊来?”

“不用等了,你可以走了。”

李警官刚说完刘蕊蕊就进来了,她红着眼,泪迹未干。

“李警官,我错了,我误解了他,不是那样的,我想撤除报警。请赶快放人。”刘蕊蕊急急忙忙的说。

这时,所有的人都望着刘蕊蕊。刘蕊蕊的眼里有止不住的泪水流出来: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误会了他。我对不起他,请求撤案,我请求撤案。”说完,她克制不住的泪水花花的流下来。

郝天天进来了:“是我告诉了她,她同意撤除报警。”

“撤除报警可以,但要办手续。”李警官说。

“我今天能见到他吗?”刘蕊蕊带着哭腔问。

“如果手续办的快。你下午可以见到他。”

“他现在哪里?”刘蕊蕊问。

“在看守所。”

“独来独往”说:“你把人家害苦了,还想见他。如果小放牛不原谅你,你还得承担一定法律责任。你今天就不要见了,请给他休息几天,我问问他的想法后再说。”

“嗯,谢谢,谢谢,请转告他,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刘蕊蕊不假思索的回答,令在场所有人吃惊不已,最不舒服的还是郝天天和花叶。

花叶心里似乎明白一点点,那就是自己想演一曲英雄救美,没想到演砸了。而郝天天却一直在纳闷,这个刘蕊蕊既然告了小放牛又怎么对小放牛如此的感触,刘蕊蕊究竟怎么了?

“我先送你回去吧,其它的事由‘独来独往’来办。”

“不用,我自己回去。”

“先别忙,你在这个申请表上签字,压指印。”李警官递过来几张表格。

花叶在一旁很不是个滋味,悄悄的退了出去。

不一会,手续办完了,刘蕊蕊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派出所,郝天天和“独来独往”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知所措。

“老大,她就这样走了?”

“她好像有故事加心事,慢慢来吧,我们毕竟有多年没联系,先让她静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