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13章 她开始有了牵挂

第13章 她开始有了牵挂


第13章 她开始有了牵挂

刘蕊蕊从派出所出来后,心情十分沉重。自己千盼万盼的刘老板居然是小放牛,而且还是他的恩人。如果没有小放牛就没有她刘蕊蕊,她怎么就把自己的恩人当成强奸犯给告了呢?她高一脚低一脚的拉开了自己的车门,关上车门后克制不住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她靠在座椅上嚎啕大哭起来。

下一步该怎么办、怎么办?

股票还在跌停中,投资合伙人还在期待中,她一下子觉得自己是个很脆弱的人了,无助、恐惧、孤独、伤心、自责、后悔、内疚等各种感受袭上心头,她越哭越伤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好像突然看到窗外郝天天的身影,他们在朝着她的车子这边走来。她立即找出纸巾不停的擦着自己的泪水。

郝天天在敲车门。过了一会儿,她摇下了车窗。她红着眼看着郝天天,她一下说不出话来。

“蕊蕊,过几天等我忙完了,我们好好的叙叙旧啊,你等我的电话。”郝天天发现了刘蕊蕊刚刚哭过的眼睛,心里也在猜测原因。他刚刚开心的笑容瞬间也凝固了,很不自然的看着刘蕊蕊。刘蕊蕊也无表情的看着他。

“我现在要去看守所接小放牛,他出来了,我们还要去腾天科技。不能给你多说,见谅。”

刘蕊蕊听说他们要去腾天科技,一下子回过神来问:“你也买了腾天科技?”

“是哦,我们是重仓。不过,要不是为了腾天科技,我们不会找小放牛,没想到啊,居然也找到了你,真是命里注定啊。”郝天天在拼命的套近乎,他在向刘蕊蕊传递一种信号,他想告诉她,他心里一直有她,他有一种认命的想法。

刘蕊蕊当然听得明白,只是这个郝天天对她的伤害是致命的,难道真的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但是,如今的刘蕊蕊再不是过去的刘蕊蕊。小女孩的时代过去了,她成熟了,也开始老练起来。

她朝郝天天苦笑一下摇摇头说:“命还是在自己的手上,路还是由自己去走,别人替代不了。”

“是的,是的。我要赶时间,要先走了。改日我约你。”

“哎,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去?”刘蕊蕊又一次提出了要求。

“恐怕真的不行,这次你伤他很重。他是个很有自尊的人,改日吧,我来做工作,让时间来熨烫他的伤口,会有机会的。”郝天天这回倒像一个成熟的男人,这种口气不再像少年时代的他。刘蕊蕊默默的点点头。

“好吧,麻烦你代我向他多多赔礼道歉。改日我当面去谢罪。”刘蕊蕊的表情十分难看,眼泪又出来了。

她摇上了车窗,发动了车子,缓缓的开出了派出所。

郝天天的出现,让刘蕊蕊十分不快,多年不见,她虽然忘怀不了这个人,但是,她开始一直厌恶这个人。她觉得郝天天就是一个好冲动不敢担责任的花花公子,现在也居然是私募的老总了,她越想越不可思议。但是听说郝天天也重仓了腾天科技,她又觉得商业上的事情没有必要与情感挂钩。天下没有永远的仇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想到这里,她的心情才好一点。如果他约她,她会去的。

刘蕊蕊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情侣崖。

伤心之地再次来了伤心之人,她的内心很复杂。她站在小放牛救她的老地方,一点一点的回忆着过去与小放牛有关的往事。

情侣崖是刘蕊蕊抛白舞鞋的地方,也是小放牛救她的地方,这是一个伤心的老地方。正巧,不远的社区业余剧团在演唱《老地方的雨》,又一次把刘蕊蕊给唱哭了。

到现在,刘蕊蕊才知道,她心里的小放牛占据了很大的位置,这种位置说不清楚是个什么,反正,没有了小放牛,她就孤独。

股票已经开市,腾天科技今天又是一个跌停,虽然刘蕊蕊对腾天科技的跌停有心里准备,但是,一天天的跌,也心如刀绞。

她无意想急于回家,看到傍边的不远处有个业余剧社,她信步走了过去。

剧社还是像往常一样,一群老爹爹和老太太快乐的在一起自娱自乐。

她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傻傻的当起观众。她也不知在此处坐了多久,也不知剧社唱了多久,她就心事重重的坐在那里。

剧社唱剧社的,她想她的。

现在问题较复杂,郝天天、小放牛、花叶等一起来了。郝天天对她花心不死,花叶对她有点胡搅蛮缠,如何面对小放牛,使她处在三难之中。

小放牛马上要放出来了,她以后如何处理与小放牛的关系是刘蕊蕊急需要解决的问题。手头上还有很多的股民委托,如果没有了小放牛,她以后还能赚钱吗?如果赚不了,是不是就会亏?

她相信郝天天真会帮她,但是,郝天天的帮助是有条件的。她十分明白这个条件,如果满足了他的要求,她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刘蕊蕊不愿意,她宁愿不赚这个钱也不愿意与郝天天走在一起。

剩下的花叶也没有继续交往的必要了,这是个小人,小人只有可恨之处。想来想去,还只有小放牛,他是真君子。

好人啊。想到这里,刘蕊蕊又生许多的悲哀。

突然,刘蕊蕊的电话响了,是妈妈打来的,说是晚上李小妹要来,还带来了新客户要见她。

刘蕊蕊“嗯”了一声,如今,她的名气也逐步扩大。现在不愁资金,就是愁合作伙伴。

小放牛,她一想起他,就觉得他不仅是他的带路人,而且还是她情感寄托之人。现在,她明白了,她开始离不开他,她会永远牵挂他,无论他对她怎么样,她都愿意接受。

突然,她有一种惊讶,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个她有点熟悉的面孔,可又想不起来她是谁,这个人就一只盯着她,对她微笑着,微笑得那样的和蔼,那样慈祥。

刘蕊蕊瞬间收回了胡思乱想,当她们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时,刘蕊蕊显得十分的诧异。

她马上起身快速的离开了剧社,下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