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19章 奇迹总是意外

第19章 奇迹总是意外


小放牛一夜都没睡好。虽说在操盘大厅中宽大沙发上躺着也不难受,但心中有担心,一夜无眠。昨晚大家也聊得太多,对腾天科技的信息收集的也多,从各方的研判来看,腾天科技今天是有动向,所以,大家的脑子蹦得很紧。

一大早,大伙都起来了,简单洗漱完后,早餐就送到了操盘大厅。

郝天天端着早餐的盘子向小放牛走来:“牛老师,我感觉今天还是个跌盘。”

“是啊,昨晚没有公告,就指望今天的盘后了。今天不平常,特别关注尾盘。”

“你是感觉呢还是判断?”

“都有。”

“我想今天加点仓,你看如何?”

“上午可能没有什么动静,下午开盘再看,怎么样?”

“好。不过,全天要关注北上资金,一有动向,我们就跟点。”郝天天一直担心错过了时机,反复在征询小放牛的意见。

“这个时候只能是边走边看,提前准确判断很难。现在各方在关注,如果涨停,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所以,今天有几个重点:一是密切关注融券的余额,余额一旦增加,说明以前的融券平仓了,‘狼群出没’动了,大家就行动。二是及时关注北上资金动态,盯紧,有可能他们会提前加仓,三是集合竞价后分析一下挂单的结构。”

“好。我来安排一下。”郝天天三下两下吃完早餐后接着说:

“大家静一下,我宣布一个事项:

第一,今天一个卖单也不挂,全部待命;

第二,信息部密切关注融券余额的变动,特别是融券余额增加时,及时反馈;

第三,每个机位账户分配资金2000万,1—10号机位密切关注抄底时机,下达抄底时,按照指令买入,金融部在8点半之前将资金划转到位;

第四,如果今天有地天板的机会,1-5号机可将今天抄底的股票在涨停时卖出,如果涨停板打开超过2个点时,1-3号机做好接回的准备,其余的不动。

第五,昨天的帖子,继续顶上来,信息部要密切注视散户的动态,鼓励他们持仓卧倒,不要冲动。

第六,各位的手机在今天收盘后发还,牛老师和两位助理的手机现在可以发还,前大家理解,只是保密的需要。

好,大家分头准备吧。”

郝天天宣布完事项后,就邀请小放牛一起回到了总指挥台,“独来独往”与“一脚乾坤”也早早在总指挥台上就坐了。

“独来独往”收到自己的手机后,立即开机,他闲不着。他一直在关注花叶的动向。

花叶的老大是谁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可以利用。于是,他给花叶发了一条微信:“花兄,看你在吧里发了很多利空的观点,今天你们的动作不小了,提前预热了?”

好半天,花叶没有回复。“独来独往”又发了一次。

花叶回复了:“没有动作,还是看空,估计今天还是封死在跌停上,悲哀啊。”

“何以见得?”“独来独往”问。

“拭目以待吧。”显然,花叶不想多说,或是看清了“独来独往”的试探。不过,花叶也没有得到他老大的指令,心里也没有谱。

“你们今天可以动了吧?”花叶在微信里问。

“只能观望了,这个时候谁也说不准,是吧?”“独来独往”也知道花叶在试探,也隐藏了一手。股市中的操盘手如果不是一致行动人,相互之间没有真话,大家都心照不宣。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向九点一十五分靠近,整个大厅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这时,“独来独往”的手机收到一条微信:“独来总,今天看到腾天科技有异常的情况。公司的董事长和所有的董事在八点半前到了公司,特别是两位独立董事也来了。独立董事平常不来的。”是公司信息部的人发给“独来独往”的。

“独来独往”马上转过身小声的向郝天天报告,并拿出手机给郝天天看。郝天天看后马上又给小放牛看。小放牛看后笑了说:“这会儿你放心了吧?”

“怎么说?”

“开董事会,全体董事都参加了,大事啊。”小放牛说。

“你估计有什么事项?”

“重中之重是股权回购及相关的补偿事宜,今天收盘后发公告。”小放牛很自信的说。

“嗯,好事,我们可以行动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知道了,估计其他的机构也会知道,特别是哪个‘群狼出没’一定知道。”小放牛说。

“那我们就把他看死,一有风吹草动就动手。”郝天天说,

“可以,见机行事。”小放牛说。

九点十分,操盘大厅的预备铃响了,其实,这个时候大家都进入了实战状态。公司墙面上的所有大屏幕早已开启,今天的早课也已完毕,早盘的新闻动态各位也浏览了,没有重大的新闻和大事件,和往常一样,就是平凡的一天。但是,天下私募基金今天各位操盘手很紧张。操盘大厅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大家都在注视着电脑。

集合竞价开始了。

“大家一股都不要卖,今天潜伏。”郝天天说。

今天的集合竞价出奇的怪,开始就跌停,怪就怪在挂在跌停处的数量不多,只有20万手,比昨天减少了60多万手。临近九点19分时,也没有增加多少。都是一些散户,机构都在卧倒了?快到九点二十分时,还有不少散户撤单了。

这是个不好的现象,郝天天和小放牛都有点紧张。

“是不是动手搞一点,我怕慢了,抄不到最低价?”郝天天问。

“等待看,毕竟还有20多万手的卖盘嘛。”小放牛说。

过了九点二十分,挂跌停的多了起来,总手不大,看来,还是散户冲在了前面。

九点二十五到了,整个挂跌停的单全部出来了,有30多万手。

开盘了,一分钟后,几百手、几千手、上万手的也出来了,纷纷的挂在了跌停处。不到5分钟的时间,跌停处集结了80多万手,跟昨天一样。

“难道还没到时候?”郝天天有点急了。

“沉住气,尾盘会变盘的。”小放牛松了口气说。

“你怎么肯定?”

“是的,可以肯定。”小放牛拿起水杯起身准备去倒茶喝。郝天天看后把他按在座位上,笑着说:“还劳你老兄自己去?”他在桌面上按了一下按钮,不一会,秘书小姐就把咖啡和茶水送来了。

小放牛选了一杯茶水,郝天天端了一杯咖啡。

“可以放松一下,上午不会有戏了。”

“你说那个‘群狼出没’现在干什么?”郝天天问。

“他比你还紧张。”

“为什么?他可是一个很轻松的起跑发令人,还比我紧张?”

“是的,你想想看,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他的动机,他还有发令的机会吗?”

“你看看盘面,几个回合仍然没有什么成交额,盘面是一盘死水,他紧张吗?”郝天天反驳说。

“其实,他心里很有数,他的眼睛会一直趴在盘面上,至少我们在喝茶,他却不敢喝。”

“哈哈,哈哈。”两个人在会意的笑起来。

上午,就这样结束,整个盘面丝毫没有一点变化,开盘卖一的委托单有80多万手,上午收盘卖一挂单还是80多万手,气氛郁闷让人窒息。有员工开始发牢骚了:“一晚上没有睡,自己给自己吓的,还是死死锁在跌停处。”

“操盘要有耐心,变化总会在一瞬间,不可掉以轻心。”小放牛笑了笑说。

郝天天没有接茬,好像是这次太看重了,是不是早了一点?

这时,“独来独往”的手机又来了微信:“腾天科技没见到有董事出来,看到了有外卖的进去了,餐盒很多,好像会议没有结束。”

“独来独往”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郝天天。

这时,小放牛也看到了,他没有说话。

“会不会遇到更坏的消息?”

“更坏的消息?还有比这个削顶的消息更坏的?”小放牛反问,他接着说:“耐心,还是耐心。”

“中午吃点好的吧,也饿了。”小放牛说。

“有的,已安排好了,我们不会像腾天科技那样吃的差,今天是送大餐,不是盒饭。”

郝天天哈哈一笑。

下午,开盘照样是死水一滩,所有的操盘手都开始疲劳的盯盘,盘面没有什么交易量,只要“独来独往”一直在与蹲守在腾天科技的侦查员联系,回复是:没有动静。

快到两点四十五了,盘面仍然没有变化,到了两点五十一时,有个15673手的大买单出现,有些散户开始在撤单,不一会有大户也在撤单,但盘面卖一的委托单仍然有20万手。

小放牛这时拼住了呼吸,对郝天天说:“可以动手了。”

郝天天看过盘面说:“这会还真的不着急,快收盘了,一些看到交易无望的人,都在正常的撤单。”郝天天不屑一顾。

小放牛说:“不像,不正常,散户撤了无可厚非,机构不可能这样着急,一定是有消息先飞出去了。可以动一下了。”郝天天一看时间,离收盘就几分钟了,他说:“如果真的是有消息飞出去了,也会在收市前半个小时动了,今天没有戏啊。”

两点五十三分,有机构在大肆撤单,卖一的委托单剩下的不到十万手了。还有几分钟就进入了尾盘集合竞价了。

这时,信息部来报:“融券的余额有反应了,多出了好几万手。”

郝天天突然紧张起来,他一看,盘面瞬间有了变化,大量买盘出现。他紧急下令:“抄底,抄底。”

大厅里的键盘声噼噼啪啪的响起了。但是已经进入了尾盘的集合竞价前2分钟,30多万手的买盘直接累加到了50多万手,2点57分时大家突然进入了盲区,虽然看不到任何的交易明细,但操盘大厅的大屏幕上,竞价交易区间价格瞬间上升到了涨停的价位。

盘面红了,红的令人心跳,似乎没有什么卖盘了。

操盘大厅虽然仍是一片键盘的敲打声,但留下只有一双双的看盘的眼睛,其结果只有等彻底收市后才知分晓。

“太意外了,太意外了。”郝天天在座椅上对小放牛说。

地天板了,腾天科技在尾盘集合竞价中3分钟瞬间冲顶,由原来的跌停反转到涨停。

这时,小放牛望着不听劝的郝天天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