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24章 她喝了咖啡

第24章 她喝了咖啡


郝天天想约见刘蕊蕊费尽了心事。郝天天本当约她来公司聊聊,但又怕李丽知晓,他要在两个女人中周旋是要花费一定的功夫。郝天天想,如果没有刘蕊蕊,李丽的还行,也是个美女。

刘蕊蕊的出现,打乱了郝天天的情感天平。刘蕊蕊是郝天天难以放弃的美女,别说能拥有她,看一眼就是舒服的。

郝天天与刘蕊蕊上次在派出所匆匆一见,有太多的话没有说,这次一定要说个够。他要把这些年的思念和苦恋真切的告诉她,打动她,说服她,让她爱上自己。他想,刘蕊蕊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他一时激动就想拨打了刘蕊蕊的电话,突然,他想到,李丽就在门外的工位上,又挂了,他要到车上去打。于是,他离开了办公室向外走去。

李丽看到郝天天要外出,就上前用身子故意碰撞了他一下,同时顺势给他抛了个眉眼说:

“现在可以轻松一下吧?你说,晚上怎么请我呀?好几天都没有好心情,今天就等着你的安排。”

“今晚我要见一个朋友,业务上的事。”郝天天随便敷衍一下说。

“嗯,业务上的事,怎么不通过我来安排呀?是不是另有隐私呀?”李丽对她俏皮的笑着说。

郝天天公司的人都知道他与李丽的关系,背后有人悄悄的喊李丽为老板娘,可见李丽有多么高的地位。对此,李丽也不介意,谁喊她老板娘,她就对谁会报一微笑。所以,郝天天出门时,李丽自然要过问一下。

郝天天这次好像没有做好准备,被李丽突然拦阻一下有点不自然,就顺势下了一个台阶。

他说:“要不,我与他们明天再约,这事也不是太重要。你定个包间,把小放牛也请上,今晚放松一下,我们确实也紧张了几天了。”

“好啊,听我的安排吧。”李丽说完就离开了。

郝天天乘机下了办公楼。他径直走向停车场,上了自己的奔驰车。

他没有发车,而是给刘蕊蕊打个电话,想约她明天晚上见见。他突然发现自己车上的挡风玻璃上有人放了一张小卡片,他下车去要把那张卡片清理掉。当他拿起这张卡片时,有一行文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卡片上印有如下提示文字:

老板别把我扔了,您总有一天可能需要这些撩情茶、迷魂水。佳情一刻值千金,切莫辜负好时光。发短信我,我送货上门。

真的假的?郝天天想约刘蕊蕊时心里总像有一种预感,她有点不好对付。因此,一直不好定下约会的方式和地点。他突然发现这个卡片的提示后,似乎有灵感:这些东西说不定可以用在刘蕊蕊的身上,于是他向这张卡片的号码发了个短信。不一会,还真的有回复:“您好,有需要吗?”

“真的假的?”

“真的先生。”

“对人的身体有害吗?”

“这个在网上也介绍的,对人无害,请放心先生,情趣店也有销售,只是他们的产品效果比较差只适合情侣用,我这个产品你想用在谁的身上都可以。”

“那,怎么用法?”

“您请她喝茶或咖啡,悄悄的滴几滴就可以了,半个小时内就要有效果。”

“是睡着了吗?”

“两滴就有激情,三四滴就要睡了,一般睡几个小时就醒了。”

听到这里,郝天天心里头有点害怕。这是个什么东东,这么厉害。

“要吗先生?”

郝天天好半天没有回答,他在犹豫。

“要吗?先生。”

“你多长时间可以送到?”

“你在本市吗?”

“在。”

“好,您在中心商城等我,我半个小时就送到。”

郝天天发现自己在做地下工作,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做这种事,心里有点害怕。如果让人知道了 ,那还了得啊。他又想,用在刘蕊蕊的身上无碍,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干了就是。

他下意识的将车开出了,去了中心商城。

李丽去找郝天天发现他不在办公室,拿起电话就打。对方占线,再打,再占线。她忽然心里起来疑心,就到“独来独往”的办公室。

她一进门就问:“天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满着我呀?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刚才还在这里,突然不见了,他哪儿去了?”

“嗯?是吗?我不知道呀?没有吧?他刚才还问我,晚上要不要小聚一下。”“独来独往”很机灵的说。

“啊,怎么不见人了?都什么时候了?”

“啊,我给小放牛联系了,他今天不空,不参加了。”“独来独往”说。

“嗯知道了,你联系过他了我就不联系了。”

“如果牛老师不去,那我也不去了。”“独来独往”巴不得不去,这种场合去了很尴尬。

“嗯。知道了。”李丽心不在焉的回答。她拿起电话再次给郝天天打电话,通了:

“在哪儿?”

“我去了一下药店,胃有点不舒服。”郝天天回答。

“还有多长时间回来?”

“马上,你在办公室等我。”郝天天发现,李丽突然把他盯得的很紧,这难道是天意?她怎么突然敏感起来?郝天天也起了个心眼,这个李丽不得不防。

郝天天回来了,手里还真的拿里一盒胃药。

第二天一大早,刘蕊蕊就接到郝天天的电话,约好下午收市后去海滨咖啡街聊聊。

今天的腾天科技仍然是涨停,这是第二个涨停。刘蕊蕊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挂买单,今天开盘后发现还是没有买着,80多万手的涨停价封单,委托列队处根本就查看不到自己的位置,看得出,大家都在疯抢。

腾天科技能有几个涨停,会回到原来的价格吗?刘蕊蕊心里真的没有底气。

刘妈一大早去606工作室,她见到小放牛后非常高兴,满脸堆着笑容迎了上去。小放牛见到刘妈后仅仅点了一下头而已,算是给刘妈打了招呼。

小放牛像是变了一个人,刘妈只好悻悻的退出了606工作室。刘妈马上给刘蕊蕊打电话说了这个情况,刘蕊蕊心里忐忑不安来。难道小放牛知道了她的女儿就是那个跳崖的女孩?不会,小放牛一定不知道。刘蕊蕊一直没给她妈妈讲过,刘妈也不知道。

刘蕊蕊感觉到,小放牛以后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给他妈妈联系了,不会像以前那样给她股票代码,她不会像以前那样的幸运了。刘蕊蕊想,自己的股票以后只能靠自己。因此,她今天被郝天天的约见,刘蕊蕊十分乐意。

刘蕊蕊想,见到郝天天后要多问一些股票的事,情感上的事,周旋一下即可。只是这个小放牛,越来越让刘蕊蕊的愧疚加剧。

今天的盘面上没有什么可看的了,腾天科技涨停封的死死。无聊之中,刘蕊蕊又去吧里爬楼,看看小放牛的股诗。

小放牛的诗博得了很多股友的好评,一致认为,小放牛的诗是写股市,写股民、写证券投资和投资人的情感与生活,道出了股权投资人的辛酸苦辣了,是当今难得股市励志诗、安抚诗、技术操盘诗。

总之,小放牛深深的打动了她的内心,她很喜欢他。这不是因为小放牛一直在帮助她,更主要是小放牛的境界和情操超凡脱俗,他有一种高雅和纯洁,令人尊敬。这样的男儿有谁不喜欢?是的,刘蕊蕊发现自己不仅仅是喜欢,心里还暗暗的爱他,这爱,应该是一个女孩的本能的爱。

如果,自己爱上他了,他能接受吗?刘蕊蕊想。

苦恼,苦恼啊。

手机短信铃声响了,是神秘人的。刘蕊蕊心里一喜,她立即查看:

“腾天科技今天涨停,不一定明天后头一直涨停,如果打开了涨停板,要全部卖出,果断换股,我推荐三江能源,请提前关注。”

小放牛,一定是小放牛,这像他的风格。刘蕊蕊看后心中一喜,马上回复:“好的,谢谢。如有可能,能见见面吗?我好想见您。”

对方不回复,打过去,电话关机。

难道真的不是小放牛?不会,一定是,他不想见我而已。刘蕊蕊越想越内疚,上次将小放牛送进了看守所的这个事件是她终生的耻辱啊。她悔不该当初害了他。

收市了,腾天科技全天没有什么交易量。只是些机械电脑单,也没有必要做些个复盘了。

郝天天的短信来了:“你出发了没,我在滨海咖啡街停车场等您。”

“马上,谢谢。”刘蕊蕊今天还是打扮了一下,活脱脱的像一个仙女下凡,一定会把郝天天馋死。

停车场内,郝天天不时的把那瓶迷魂水的药反反复复的看,默默记住操作方法。他想,千万不能让刘蕊蕊发现。

他想到这里,心里扑通扑通的跳。

刘蕊蕊来了,还是那辆红色的宝马轿车。停车场不大,郝天天就将车子停在入口处,双方一下子就发现了对方。

“嗨,老同学好。”郝天天这样叫她,刘蕊蕊听后觉得挺好,于是露出了一脸的笑容,她一改那天在派出所见面时的那种惊奇与忧伤。她今天活波、大方、纯真与优雅。

“嗨,你好,老同学。”刘蕊蕊的双眼充满了甜蜜,洋溢的热情有点要融化郝天天的神经。郝天天想上前去抱抱她,但是,他只是做了个拥抱的姿势,并没有真上前去拥抱。虽然刘蕊蕊突然有点惊讶和被动,但很快就被她的举动掩盖了这种尴尬的场面。刘蕊蕊伸出了右手,郝天天上前去握住刘蕊蕊的手。

她的手被郝天天握着和拉着。

刘蕊蕊也就这样的让他握着和拉着。

他们二人就这样对视着,双方都想在对方的眼神里捕捉想要的信息。

他们二人都在想:这样时间长一点握着也没有关系,总比抱着自然些。

“走吧,我请你喝咖啡。”刘蕊蕊主动的说。这样一说,迫使郝天天松开了手。

“哪能让你请,我已订好了包房,就在临海边的那间店子,走吧。”郝天天做出个邀请的动作。

咖啡厅的包间还有点特色,临窗一面靠海和沙滩,可见沙滩上晒日光浴的人,沙滩上有戏沙的情侣,也有沙滩摩托由英俊少年骑手在沙滩上奔驰。远处的海面上有海上飞艇,有高空滑翔伞,好不热闹。室内关上玻璃窗,也静的可听对方的心跳声。

“是不是太安静了。”郝天天问。

“那就来一点背景音乐?”刘蕊蕊天生喜欢音乐。

“好,服务员,放一点音乐。”郝天天朝服务员喊了一声。

服务员来了问:“你好先生,喜欢什么音乐?”

“来一首钢琴曲:致爱丽丝。”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马上打开了音乐。

一首致爱丽丝的钢琴曲演奏也很是浪漫,这一切使情调悠然。

桌上已上了水果拼盘,一束鲜花插在咖啡桌中间。刘蕊蕊觉得全身轻松,心神愉悦。

“你喝点什么?”

“就拿铁吧。”

“这么简单?”

“嗯?你这还简单吗?你这里像是精心准备过。”

“哈哈,我的女神,能简单的接待您吗?不过为了尊重您,还是按照您的吩咐上拿铁咖啡。服务员,按照女神的要求上咖啡。我也要拿铁。”郝天天回头对服务员吩咐着。

郝天天这时的绅士风度活灵活现,完全不见了中学时代的他那种冲动与野蛮。

这次,刘蕊蕊总是微微对他笑着,气氛活跃。郝天天也十分得意。

不一会儿,咖啡来了。

“来,我们边喝边聊。好久不见您,您越来越美了,怎么赞美你都不过分。”

“嗯,你的嘴甜蜜的得叫人很不自在,不过,你也越来也有魅力,实业也很成功,祝贺你。”刘蕊蕊端起咖啡对着郝天天说。

郝天天也端起咖啡向刘蕊蕊示意发做了一个敬杯的动作说:“能约到你,我非常高兴。”

“哎,你怎么做了这一行了,你不子承父业了,记得你家是地产大鳄啊。”刘蕊蕊开始进入话题了。

“人各有志吧,地产总有一天开发的房子无人买了。证券是循环投资,进出自由,哪个行业好就进哪个行业,赚了就走,还没有售后服务。资本玩的家们退出投资后不对任何人负责,这是何等的轻松自由。呵呵。”

“所以,你不做地产商只做投资人,原来是追求自由啊。你一定很得心应手,把股票做的风生水起了。”刘蕊蕊附和他赞美起来。

“不敢,不敢,你也很厉害的,买了腾天科技,有眼光。”

“碰巧了,今天腾天科技涨停也是运气,不过,还有几个涨停我也不知道啊。就这只股票你说说看。”刘蕊蕊急于想知道一些内幕,不然心中无底,下一步不知怎么走了。

“这只票今天才可以确定是反转了,但是能不能反转到开始跌停前的那个价位,我心里也没有把握。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后期的不确定因素还是很多,这次云鼎大厦削顶事件后,给了我们很多的警示,腾天科技后劲堪忧。如果涨停开板后,可以走了,换股吧,我有一个备用的,三江能源,你也先看看。”

刘蕊蕊心里一惊,这话与他收到的短信内容几乎一致,难道神秘人是郝天天?不会,一定小放牛给他说的。

“这个是小放牛的观点吧?不像是你的观点。”

“嗯,你怎么知道?”郝天天吃惊的问。

“是吗?”

“你先告诉我,你怎么知道?”郝天天这会有点警觉,他与小放牛内部的交流刘蕊蕊怎么知道?

“我猜到。你把小放牛接回后就一直跟你在一起,是吧?”

“他回去了,不过,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

“我欠他的,如果有一天能还这个人情,我一定要还的。”刘蕊蕊叹息了一声。

“呵呵,这就不必了。他这人还有点倔强,他说过不想见你,你就不要去见他了,以免尴尬。这也是给他的一个面子。”其实,郝天天就是不想刘蕊蕊见到小放牛。郝天天感觉到刘蕊蕊对小放牛不仅仅是愧疚,还有一份好感。

刘蕊蕊从郝天天的嘴里几乎证实了短信的观点就是小放牛的,还有那个‘三江能源’,这个准确的股票名称在神秘人发给她的短信中提的实实在在,因此,那个神秘人就是小放牛无疑,只是刘蕊蕊对小放牛了解太少。

于是她又问:“小放牛是你的合伙人或者是股东?”

“哈哈,你真的不了解小放牛了。他是个地地道道的独立投资人,他不与任何人合作。他认为,股票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愿赌认输是个人行为,与人合作弄不好会伤了和气,所以,我们只合作观点,不合作实体。”郝天天得意的说。

“那你还是听了他的观点了?”

“是啊,这个人有才,是优秀的行业分析师,他有自己的一套。我很敬佩他。”郝天天又谦虚了。

“哎,我要是有他这样的老师该多好。”

“可以呀,以后我给你分享。我们一起分享他的好观点、好股就是。怎么样?”

“那太好了,今天你说话要算话,不许反悔。”刘蕊蕊急不可耐的提出了一个很无奈的要求,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嘻嘻,你记住就行。”刘蕊蕊很天真和直率。

郝天天见刘蕊蕊还是个初出道的人,心中有谱了,捏住她应该没有问题,于是他开始吹了起来:

“我手里有一大金刚,两大天王,每天都在做行业分析和个股研究。小放牛当然是我的一大金刚了。昨天开始,我们就对腾天科技做了充分的准备,在尾盘发动突袭,那个15673手的买单,就是我们打出的第一枪。”

“你说什么?”刘蕊蕊以为听错了,问了一句。

“我们打响了第一枪,从15673手开始,腾天科技出现了反转。”

“你也打了一个15673手的买单?有几个15673手?”刘蕊蕊好奇的问。这时,她觉得周围的人,特别是同行,都喜欢吹牛,难道郝天天他们没有实力,难道?

“你怀疑我们的15673手买单?”郝天天突然意识到这个15673手的复杂性,难道刘蕊蕊在其他的地方见过真正的15673手的操盘人?

郝天天有点不自在了,他望着刘蕊蕊的眼睛,试图找点答案。

“这是我听到的第二个人说15673,他也说这个单是他打出的。”刘蕊蕊很镇静很坦然的说。其实,她心里开始发笑了,这个郝天天还真的很虚伪。

“啊,是吗?事后我们也研究过,今天的反转是从这个15673手开始的。小放牛也认为,这个15673手看得准,打得狠,也打的好。我们的操盘手中有好几个人也打出了15000多手。所以,记得不那么准确。”郝天天想做些解释,但刘蕊蕊只是看着郝天天,她越看他,他心里越不自在。

“那你昨天应该赚了不少吧?”

“可以吧,只是目前还亏着,毕竟已经跌了8个板,就算涨回开始跌的那个价位也要6个板才行。就担心中间开了板。”郝天天有单不自信了。

“你这私募大佬也不自信,那我们这些小散就不敢奢望了。”刘蕊蕊进一步的试探郝天天,想引出一些内容来。

“不是我不自信,连小放牛也有这个看法。股市像天气,说变就变,谁也不好做肯定的预测。”

“所以,你们就看好了三江能源?”

“这个股的盘面我看过,基本面不错,但是,我还是对腾天科技情有独钟。我看好他,这股翻翻没有问题。但还是要且行且谨慎。”

“嗯,”刘蕊蕊刚回答,这时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刘小妹,她心里咯噔一下。

“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刘蕊蕊说完,离开了咖啡厅包间。

郝天天与刘蕊蕊的交流有点不投机,刘蕊蕊对15673手的买单很敏感,他心中有一点疑惑,刘蕊蕊出去后他还没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刘蕊蕊还没有进来,他突然想起机会来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药。他犹豫着、掂量着。这时,他起身快速的走到刘蕊蕊的杯子前,将带来的药水滴入了刘蕊蕊的咖啡里。

郝天天刚刚把药水滴进刘蕊蕊的杯子里,刘蕊蕊回来了。郝天天看见她的脸色极为难看。

刘蕊蕊进来后沉默不语,这使郝天天确实受到了惊吓,他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刘蕊蕊发现了他下药的秘密。他的脸色也白了,手心里出了虚汗。

“老同学,我要回去了,家里出了一件急事。”刘蕊蕊说。

郝天天一听,心情立即恢复平静,原来如此。他的脸上堆出了不自然的笑容。

“莫着急,出了什么事?”郝天天还是有点慌张的问。

“我被小人举报了,说我非法集资,公安机关在调查我。”刘蕊蕊这会像是扛不住了 ,语气有些惶恐。

“啊,原来是这个事。”郝天天彻底了松口气。不过,刘蕊蕊如果涉嫌非法集资,这也是个事儿。

他问:“涉及多少金额?”

“多少金额才是大案?”刘蕊蕊紧张的问。

“起码过亿吧。不然,公安局忙的过来吗?”

“啊。”刘蕊蕊心事重重的回答。

“这不是个问题,我帮忙给你打听一下,金额大小是立案的依据,等确定了再说。莫着急,慢慢来,我一定帮你。”

“真的,谢谢了,谢谢了。我最近不知怎么搞的,总有点不顺。”刘蕊蕊听说郝天天能帮忙,眼里充满了一些希望,她坐下来后端起了咖啡就喝。

郝天天震惊的睁着眼睛看着刘蕊蕊喝了一大半杯的咖啡。

“好了,我该走了,我的问题应该不大,我离这个数差得远。我自己的问题还是我自己来解决,我没有集资,我不怕。如果真的有说不清了,我再请你帮忙。”

刘蕊蕊说完就要出门了。她今天心情坏极了,没有心情给郝天天聊天了。

“也好,我们下次再聊。不过,我送送你吧。你心情不好,就不要开车了,坐我的车,我送你回去吧。”郝天天开始关注刘蕊蕊的反应,这药灵不灵?

“不用,我撑得住,我没有集资,我凭什么心情不好?”刘蕊蕊也许是真的不怕。

不过,刘蕊蕊刚出门,就有点恍惚,郝天天就跟在他的身后一直关注着刘蕊蕊的一举一动。这是,刘蕊蕊回过头扶着门框对他说:“哎,怎么搞的,我的头有点晕,好犯困。”

“你头晕,刚刚不是好好的吗?”郝天天假装发关心的问,其实,他心里开始暗暗自喜了。

“你把我送到车上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好,我扶你一下,你跟着我。”郝天天这回信了药的效力,心想,这么快就发作了?

“谢谢。”刘蕊蕊看了郝天天一眼,自己撑不住,她把手向郝天天伸过来,郝天天乘机上前把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郝天天扶着刘蕊蕊走出了咖啡厅,直接上了他自己的奔驰车。这时的刘蕊蕊几乎迷失了方向,任凭郝天天扶到了奔驰车的后排座上。

车子启动了,郝天天想朝自己在海滨十里银滩买的一栋别墅开去。

郝天天想,这次一定把生米做熟了,然后死打烂缠也要把她搞到手。刘蕊蕊还是个初出道的女孩,对付她应该绰绰有余。

不料,郝天天刚出城,遇到了交通堵塞,前面的三股车道变成了一股车道,车辆行驶缓慢,郝天天想调头改道,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左右车道被临时的挡板栏死了,原来,前方有警察在查车。

郝天天想,也许是查酒驾吧,这是常遇到的事。

当轮到郝天天接受检查时,郝天天并没有发现警察手中里持有测酒仪,他心里有了一些不详的预感。

警察过来了向他了一个敬礼说:“治安检查,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郝天天懵了,他问:“你们是交警还是巡警?”

“我们是治安巡警,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郝天天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警察看了看,然后对他说:“后排座的人,请出示一下身份证。”

“啊,她是我女朋友,有点不舒服睡着了。”郝天天有点慌张。

“你把她叫醒,我们要查身份证。”

“发生了什么事吗?”

“请不要问不相干的话,请她出示身份证。”警察说。

郝天天只好对刘蕊蕊说:“蕊蕊,醒醒,警察要查身份证。”

刘蕊蕊没有反应,倒在后排座上像是睡的很沉。

“再叫,大点声音。”警察说。

“蕊蕊,快醒醒,警察在查身份证。”刘蕊蕊仍然没有反应。

警察朝后排座看了看,发现她基本没有坐好,是斜躺在座椅上。警察有点疑心,就对他说:“你,把车子靠边。”说完就在车头前逼着郝天天将车子移到一侧停下。

这时,警察向傍边的女同事招了招手,那个女警就过来了。

“队长,你来看看,后排座的女乘客是怎么回事,叫了好几次都没有反应。”原来女警察是队长,她拉开了后门,郝天天心跳加快,双手有点颤抖。他看着女警察在拍了拍后排座上的刘蕊蕊:“醒醒,醒醒,你叫什么名字?”刘蕊蕊仍然没有反应。

“你们是什么关系,她怎么了?”女警问郝天天。

“我们是情侣关系,她是我女朋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了睡的这么沉啊。蕊蕊,蕊蕊,醒醒,醒醒。”刘蕊蕊仍然没有反应。

郝天天神情非常紧张,心想,这回出了大问题。郝天天开始担心那个有毒的药水,如果过量了真的要出事了。

“警察,是不是出了问题,我得赶快送她上医院呀,是不是出了问题。”郝天天的声音有点发抖。

女警察用手在刘蕊蕊的鼻子下试了试,然后问:“你们吃了什么吗?她像似中毒了,昏迷了。”

“中毒?啊,对对对,可能是食物中毒,那我赶快送她上医院救她。”

“你们还走不了。你说她食物中毒,你为何好好的?”女警问。

“我,我,我没有喝咖啡,可能咖啡里有问题。”

“你怎么知道咖啡里有问题?”

“我没喝,她喝了,可能这就是区别。”

“她喝了咖啡就有问题,那你怎么就确定是咖啡的问题?”女警官凭着职业素养直逼郝天天。

“我,我,猜想的。”

“有没有问题,我们要调查,你下来到后排扶着她。”女警又叫来了两名男警官说:“这个人有些嫌疑,你们一起把他带上,先去医院做个检查吧,如果有问题先抢救女的再处理他们。”

“是。”两个警察说完就将郝天天推进后排座上,然后坐到前头正负驾驶位上开动了奔驰。

郝天天在后排座上,刘蕊蕊还在昏迷中,他挨着她很紧。

郝天天往日总想接近刘蕊蕊,多年来没有机会,今天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她优美的身材就一直深深的吸引着郝天天。可是今天,他心里没有一点异性的兴奋感觉,如果要是往日,这是个多么难得的机会。

这时,郝天天心情彻底崩溃了,他一直惶恐不安,心想:完了,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