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作为登顶过热搜的存在,邱亦铭的星博账号这段时间向来热度居高不下。

时不时地有人过来打卡观光,看看传闻中的凶残猛兽究竟是什么样子。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本以为已经结束的事件,居然突然离奇地变成了连续剧!?

【全宇宙最强v:今天的弟弟也超级酷[墨镜][画笔08311]】

这条最新星博一发出来,几乎瞬间热度又飙升了起来。

一方面是因为猛兽,一方面也是这画技着实很丑萌。

由于没有比例尺的存在,画面上看上去近似一只雄壮的猛兽正在喷火一般,毕竟旁边画了一堆堆意味不明的圆圈和云团。

第一眼觉得很恐怖,魔性的是看久了居然还有点移不开眼。

【救命,这真的是幼崽期精神体么??我现在再看上张肌肉化形图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了。】

【是这样没错……幼崽期长成这样,长大后长成那样,非常合理。】

【淦,这就是凶兽的世界吗??】

【奥帅:铭神,了不起啊,你弟这是刚出生都会喷火了?】

下面飞速增长的留言里,同样有跟邱亦铭互关的朋友。

不过这条却很快被邱亦铭翻牌回复了。

【全宇宙最强v:?】

【全宇宙最强v:你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一回复就连续刷了两条,问号后面紧接着的就是一句问话。

出乎意料的回应,瞬间让只是认真吹彩虹屁的对面产生了一种迟疑。

“卧槽,铭哥这是什么意思?我说错话了?都别给老子玩了,快点过来帮忙看看!”

帝国第一学院高级部的顶层课外活动室里,此刻真皮沙发上正盘腿坐着一个红发青年。

看见回复后奥塔克吓了一跳,迅速从沙发上坐起来吐掉了嘴里的牙签,双手抱着光脑开始严肃思考。

“什么事儿啊。”

“铭哥这学期要回来了?几号啊。”

“到时候庆祝一下?听说中心城那边新开的一家模拟对战室不错。”

周围的几个年轻人明显带着几分不一般凶兽的气息,此刻却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球杆,好奇地扒拉了过来,看向了奥塔克手里的光脑。

“我去,不愧是铭哥他们家,这弟弟看起来好凶啊。”

“我记得才破壳没多久吧,精神力都已经开发出异能了?”

看到那条最新的星博后,大家纷纷感慨起来,语气里俨然带着惊叹。

“对啊,所以我是说错了什么话吗?铭哥这个问我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奥塔克也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的留言究竟说错了哪一句话。

“可能你是吹得比较含蓄,换我我就说这太拽了,才出生就能喷火还喷得这么大。你看这一团团的。”

有人伸手指了指那副画,幼崽四周的的确确画了很多圆圈一样的东西。

“有道理,我重写一条。”

奥塔克点了点头,蹙眉赶紧重新编辑了一条。

【奥帅:我的意思是太酷了!这火喷的简直就跟奇迹一样,不愧是铭神你弟![拇指][拇指]】

“不错,这次看了铭哥肯定高兴,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把弟弟带来学校玩?”

“搞得我也怪好奇,感觉这兽型真的有点猛,我小时候根本比不上。”

就在众人看着那张幼崽图感慨之际,奥塔克的光脑突然又震动了。

“卧槽,铭哥又回复了,难得一天之内被回复两次……嘶。”

只是当所有人看见屏幕内容时,瞬间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全宇宙最强v:放屁,你小子眼睛怎么回事,这是我弟在嗅花!!!不好看吗???什么喷火!?】

嗅花??!!你管这叫花???

一屋子人陷入震惊失语的这一刻,这条星博下面的这串离奇对话的点赞数同样开始飞速飙升。

以至于没过多久差点跟星博本身持平了。

下面一连串的追评“哈哈哈哈哈”跟“震惊,这神他妈居然是在嗅花???”“好看好看,好看得我眼泪都吓出来了”直接成功刷屏。

【卧槽,笑死我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个被翻牌的“奥帅”我记得不是帝星那个很有名的机甲博主么,我之前就关注他了,晒了好多限量版机甲来着。】

【帝星圈子里的这群肉食系好像真的都互相认识……不过我感觉我隐约看出来了食物链[推眼镜]】

【不,我推测一下,新生的弟弟应该会是食物链老大。毕竟铭神明显已经变成弟控了,我看他以前只发训练或者机甲,现在快变成养崽博主了[救命]】

对于这番离奇的对话,很多星际居民反而诡异刷新了对传说中亲王府一家子的认知,莫名其妙就点了关注加入讨论。

以至于很快有人感到了不安。

【我去,楼上的都疯了,居然也跟着喊什么铭神,快醒醒,这可是亲王府那一大家子凶残分子啊!你们之前的立场呢???】

喷火跟嗅花的距离有多远?

至于邱亦铭本人托腮看着这条新出炉热搜的时候简直莫名其妙。

老子明明画的就是我弟在嗅花啊,超好看的好不好,什么喷火。

简直有病,不看了,谁爱看谁看。

直接把手里的光脑扔到一边,邱亦铭重新看向了此刻正在大厅里的自家弟弟。

“狩猎,是一种远古时期幼崽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

“当年你爸我学习狩猎,可是直接杀死了一条深渊巨蟒。”

“他们的尾巴是最危险的,能够缠绕住敌人收紧,最后让对方窒息!”

“将近二十米的长度,恐怕能绕着你这种小幼崽绕几十圈!”

大厅里,决定亲自教学狩猎的邱崇山声情并茂地回忆着陈年往事,甚至情不自禁地围着自家崽比划起了长度。

“……啾。”

邱秋蹲在一旁的软垫上,听得莫名抖了抖了翅膀,在邱崇山伸手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紧紧闭上了眼睛。

小小的一只团子蜷缩起来的模样看得邱崇山诡异心情膨胀。

“就像这样!”

“啾啾啾……!”

忍不住一把托起了小家伙,故意在空中绕了一圈,瞬间让邱秋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诶,去哪儿啊?”

没想到下一秒,便扑棱着翅膀歪歪扭扭地飞到了大哥邱景屿的身边,躲在肩膀上有点委屈地看了一眼邱崇山。

“第一次练习狩猎,就选择深渊巨蟒的话,似乎还太早了点。”

邱景屿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挑眉劝阻了起来。

“咳,好像也是。”

邱崇山微妙尴尬地回忆了一下,又看了看自家软绵绵的小幼崽,感觉自己似乎的确有点操之过急了。

“要不然,先让莱曼去捉几只兔子之类的小动物,给小家伙试试?”

邱亦铭看着自家弟弟,觉得循序渐进的话……或许可以先从食草系幼崽什么的开始?

然而,当莱曼带着笼子,将里面的幼崽兔子放到地毯上后——

“啾?”

奶金色的小团子张开翅膀,一下子飞到了毛茸茸的浅茶色兔子旁边,好奇地歪头看了看。

小兔子诶,好可爱。

以前自己看过的,路边有卖小兔子的阿伯,这只比自己看见过的都可爱。

【等等!!别忘了我们要成为猛兽啊!攻击它!用你锋利的嘴和爪牙!】

一旁同样正操心自家宿主学习成果的系统显得更为坚定,立刻出声提醒了起来。



“没错……攻击它吗?”

被提醒后的邱秋扇动了一下翅膀,试图将浑身的毛毛炸起,具备更多的攻击性。

必须成为一只凶悍的猛兽才行。

【对,就是这样!然后冲过去,啄它!】

看着这一幕,系统突然有点感慨。

自家崽似乎长大了。

不对,自己只是个系统来着,应该是自家宿主。

与此同时,一旁的邱崇山一行人同样紧张地盯着这一刻。

这辈子从来没在狩猎这种事情上愁过的邱崇山,反倒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担忧和紧张。

刚从森林里被捉过来的浅茶色野兔一双兔子耳朵抖了抖,也认真地看了看这只炸毛小肥啾。

“它好像……要过来了?还是我先冲过去?”qaq

攻击一只兔子,这对于自己而言实在有点无从下手。

【您先冲过去啊……卧槽,它居然敢主动过来了!】

只是就在邱秋紧张地跟系统纠结时,对面的兔子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蹦跳着跑了过来,轻轻顶了一下一旁的邱秋。

“啾~啾啾!”

猝不及防地被小兔子用顶得差点倒下去,然而啾啾叫出来的下一秒就被小兔子小心翼翼用前jio扶住了翅膀。

摆了摆耳朵,这只浅茶色的小兔子便亲昵地舔了舔邱秋的绒毛。

“啾?”

本来紧张地都想飞起来了,结果发现小兔子只是亲了亲自己的脑袋,邱秋一时间都有点脸红的不知所措了。

【见鬼,您的猎物似乎非常喜欢您……??】

原本正极度关注自家宿主初次狩猎成绩的系统尴尬地看着这一幕。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它蹭得好痒tut可以帮我推开一点么。”

邱秋脸红地被小家伙贴了半天。

为什么它一点也不怕自己呢?

而大厅里所有人看着这一幕,从最开始的担心,到震惊,再到现在的蜜汁微笑,总觉得这看起来有点上瘾。

毕竟两团毛茸茸贴在一块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心都融化了。

直到邱崇山的视线一扫而过,瞬间吓得众人眼观鼻,鼻观心。

收回视线后,亲自围观了全程的邱崇山情绪复杂地抹了把脸,托着下巴第一次深深叹息了一声。

“唉……”

这好像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忍不住再次看了看一旁的画像,又看了看地毯上的自家崽。

这里面似乎有点问题。

难不成是狩猎的训练对象选择错误?或者应该自己变成兽型亲自来教??

“靠!!不行不行!这特么到底在干什么!?”

至于邱亦铭忍了十几秒,还是冲上去一把提住了这只兔子的耳朵,直接从自家弟弟旁边扯了出来。

“妈的,这臭兔子很不对劲,今晚就吃了。”

自己都没亲过自己弟弟,特么倒是一只兔子先做到了???

被邱亦铭捏住的兔子瞬间一动也不动了。

邱亦铭拎着这只兔子都不解气,直接呲牙狠狠地瞪了一眼。

“吱——”

然而在凶兽气息的笼罩下,这只可怜的野兔下一秒竟然是直接昏了过去。

“额,二少爷……这是小少爷的猎物,您这?”

莱曼头疼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啾、啾啾……”

而邱秋看着自己的小兔子瞬间晕倒,微微睁大眼睛地看了过去。

………

看得以至于邱亦铭感觉手里提着的不是兔子,而是一块热炭火,着实有点烫手。

“那什么,也不怪我啊,这兔子根本就是太弱……”

邱亦铭左手抓着兔子藏在了身后,下意识地想要解释,只是这越解释仿佛越出错。

“啾。”

邱秋看着一下子吓晕兔子的二哥,又回想了一下一点吓不到兔子的自己,突然有点失落。

“那什么,别伤心啊,这兔子思想很有问题,我们换一个不好吗??”

吓得邱亦铭直接蹲下来试图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慰。

然而小团子直接扭过了身子,奶金色的尾羽高高翘起。

“你哥错了,再给你抓一只??”

邱亦铭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尾羽,瞬间让邱秋扭头看了一眼,甩着尾巴往前又蹦跶了几下。

显然是不肯被摸尾巴,即将起飞。

搞得邱亦铭看着就恨不得捏住小尾巴,不让自家弟弟溜走。

“别伤心啊,都说了再给你抓一只!什么小松鼠小老虎的,都可以啊!”

“啾啾啾——”

说时迟那时快,邱亦铭心里刚刚滑过这个念头,就发现自己居然真的下意识这么做了……

邱秋扑棱着翅膀飞了好一会,却感觉自己尾巴上像被吊了一块大石头,半天没有往前移动分毫。

“卧槽!”

“啾?”

就在邱秋意识到自己在原地扑棱,转身抽出尾巴察看情况的这一刻,一人一啾都看见了邱亦铭手上依然残留的一根尾羽。

邱亦铭:等等,你哥我真不是故意拔的……

“那啥,给你,重新抓一只来好不好?这回我们换个品种……”

捏着手里的尾羽,邱亦铭声音有点干涩有点虚弱。

该怎么给弟弟有效道歉?急,在线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