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阿凛,那你知道我叫什么么?”

身边的奶金色小团子软乎乎地蜷缩在一侧,明显有点困倦地喃喃说着话。

一旁妥协后原本决定彻底保持沉默的靳凛听到这句,倒是难得地被勾起了几分兴趣。

说起来,自己还的确不知道这胆大包天的小家伙叫什么。

毕竟一般化形之前都很少有给幼崽起正式名字的,这一家似乎也从来没有喊过。

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我叫邱秋……秋天的秋,会有红色叶子的秋天,森林里很多小动物的秋天,原因也很特别的……”

邱秋认真地介绍起来,只是语气又带着点困意,莫名多了种说不出的梦幻味道。

听着小家伙的介绍,靳凛黑色的龙尾巴不自觉地甩了甩。

这介绍的有点偏题,甚至称得上不着边际,却又莫名符合这小家伙的性子。

或者说,天生就像是这只小妖怪能说出来的话。

一般肉食系猛兽眼中的秋天,大概也不会只有枫叶又或者是什么小动物。

对于大多数猛兽而言,秋天是狩猎的季节,必须储存足够多的热量与物资,才能确保度过未来漫长的冬日。

这是镌刻在血液里的基因本能。

只不过……

“所以叫秋天的原因是什么?”

看着小家伙点头点着就要蜷缩着睡着了,被卡了一半话题的靳凛表情微妙地戳了戳这只小团子。

即便是龙,也不能接受话题戛然而止。

更何况这对听众而言,也是一种极为失礼的行为。

还从来没有人胆敢这样失礼的对待过自己。

“阿凛……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呀?”

没想到被龙尾巴戳了戳毛毛后,邱秋反而睁开了困困的眸子,有点笑意地好奇询问了起来。

靳·从来被长老们夸赞天才·凛:………………

自己就算再聪明,这种事情你自己不说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知道?!

靳凛只觉得自己平静了几百年的心境产生情绪波动的次数,前后加起来都没遇到这小妖怪后的这几天多。

关键偏偏换成任何一个人说出来都显得极为冒犯的话语,被这小妖怪认认真真地说出口,就仿佛真的只是单纯在好奇一样。

抬头认真凝视起眼前的小妖怪,靳凛第一次产生了几分淡淡的警觉。

自己从来不是能够容忍冒犯的性格。

为什么偏偏这一次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了?

从苏醒后到被带回这一家,再到发展成眼前的现状,一切都显得过分巧合。

“因为我总觉得,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阿凛,你长得好聪明的样子。”

一点也不像爸爸他们说的难看才对。

就在靳凛准备起身重新警觉地审视这一切的时刻,邱秋却认真地展开翅膀,有点笨拙地飞到了靳凛的爪子前。

抬头眼睛亮晶晶地说出了下半句话。

夸赞的语气真单纯极了。

也正是因为这份单纯,而显得格外真诚。

被小妖怪突如其来的夸赞打断了前一秒所有情绪的靳凛:……

明明这种话早就从小听到大,偏偏这一次莫名其妙地有种自己应该很荣幸的错觉??

自己到底在警觉什么……

这种小妖怪,就算有阴谋,估计都能脸红着结结巴巴自己露馅。

“原因其实很简单的。”

不过邱秋一整天累得不轻,再加上又自认为认真劝阻了剧情的发展,作为一只小幼崽,这一会的确已经有点困。

“因为,我是秋天被捡到的呀……”

以至于邱秋根本没有注意到靳凛的任何情绪变化,只是认认真真地说完了最后半句话,便不自觉地窝在靳凛身边睡着了。

扇动了几下略有恢复的龙翼,靳凛蹙眉看向了这只睡着了的幼崽。

秋天被捡到的?

不是神谕赐下的吗。

更何况现在分明是夏天。

窗外的蝉鸣声一阵比一阵悠扬,却让靳凛眼底滑过了几分疑虑。

这小家伙并不是会说谎的性格。

“崽,你怎么不吃肉,挑食可不好。”

“晚上说不定还会见个小朋友,别人都长得壮壮的,你瘦瘦的可怎么办?”

餐桌上,邱崇山看着一旁盘子里的食物,忍不住有些担忧。

碟子里搭配好的食物,偏偏四周的果子被啄了个干净,中间的肉动也没动!

肉食系猛兽幼崽不吃肉!!这可真能把家长给愁出病来。

问题是自己以前也从没操心过这个问题啊。

“啾~可、可我有点不喜欢吃。”

“而且,我也不瘦呀。”

“看,胖胖的!”

桌子上的邱秋抖了抖浑身蓬松绵软的奶金色羽毛,倒的确像颗肥嘟嘟的毛茸球儿,在试图一板一眼地努力证明自己一点也不瘦。

“胡说!全是毛儿,看起来虚胖!你看,一捏什么都没了!”

邱崇山看着自家乖崽儿居然试图狡辩,忍不住伸手一把逮住了秋秋,果然那圈软毛儿瞬间被揉得凹下去了。

一下子铁面无私地戳破了小家伙试图掩饰的举动。

“啾啾啾……!”

被戳破得下意识叫唤了起来,秋秋忍不住扑棱着翅膀有点脸红地从自家老爸掌心里挣脱了出来,下一秒就心虚地躲到了邱景屿身后。

“明明不瘦的,真的呢。”

“我可胖啦。”

软绵绵地补充了一句,只不过显得毫无底气。

而邱景屿忍不住笑了几声,眼底带着几分笑意地看了一眼自家弟弟。

“倒是感觉说话流畅多了?”

一下子注意到小家伙的不一样,邱景屿慢条斯理地切了一半水晶果,用叉子给邱秋喂了过去。

这种水晶果一小粒一小粒的,味道也酸甜可口,并且还没有籽,格外适合小幼崽补充营养。

除了因为只在第六星域的麦海思海峡产出,一年只成熟两季,而且在运输过程中会有大量损耗,导致价格极为昂贵以外,其他倒是没什么毛病。

“啾~”

而这一次邱秋很快将小果子从叉子上啄了下来,翘着尾羽心情很好地乖乖吃完了。

“因为,我变聪明了呀。”

嘴边沾着一点果肉,语气依旧带着点糯糯的味儿。

但不可否认的是,带着这种口音说话模样的小幼崽,简直让人多看一眼心都有点融化的趋势。

“可是猛兽都是吃肉的啊,你看你哥我,一顿可以吃三大盘!以后你去学校食堂,也都得吃肉!”

一旁埋头干饭的邱亦铭已经清空第三个盘子了,看着邱秋那明显有点挑食严重的盘子,顿时也忍不住提醒起来。

“而且你这么瘦,就算化形了,也一点不强壮,没办法让敌人对你望而生畏怎么办?”

说起来,小家伙出生前自己跟老爸囤了好几个仓库的幼崽肉食储备。

天天这么跟小鸟吃食一样啄几口,才得吃到猴年马月??

“……”qq

而邱秋认真地看了一圈桌子上家长们的盘子,还有自己的小盘子后,的确有点心虚起来。

自己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点食欲都没有呢。

歪头认真地盯了半天盘子里的肉,试着低头啄了几口,却反而有点委屈。

“我、我可以的带回房间里慢慢吃么?”

一家子家长看着眼巴巴的小幼崽,彼此对视一眼后,谁也没忍心残忍地拒绝。

“阿凛,我不吃肉的话,你就不怕我了吗?”

有点苦恼地蹲在小碟子旁边,被侍者连着自己的小碟子一块送回房间的邱秋实在有些担忧。

万一晚上见面了,那个小朋友也不怕自己怎么办。

“……?”

靳凛看着这小家伙出去吃了一顿饭,就又忧心忡忡地回来了,神色莫名。

什么叫不吃肉,自己就不怕他了……

吃了肉难道自己就会怕?这谁告诉他的。

而且到底谁会怕一只食草系= =

也许靳凛这一次沉默时眼底的那份质疑实在过于明显,就连邱秋看了半天,也意识到了一种不对劲。

“阿凛,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呢?”

“我以后是很厉害很厉害的猛兽,你不信吗?”

抛下了一旁的碟子,邱秋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认真飞到靳凛跟前的桌子上,两只眼睛对视了起来。

是的,不信。

尽管靳凛没有说话,但浑身上下的气质无一不写满了“不信”这两个字。

……

“那我必须让你看看,我以后有多厉害。”

“还有人专门给我画了画儿呢。”

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说着话,邱秋扑棱着软绵绵的小翅膀就要推着靳凛去客厅看。

怎么可以连自己的小龙也不相信自己呢?!

“……”

一只对成为肉食系有着莫名执念的食草系?

靳凛神色散漫地随意拍了拍翅膀,倒也无可无不可地被小家伙硬是推着飞向了客厅。

这家子还真是越来越奇怪……

“看,就是挂在墙上的那个,厉害不厉害?”

“以后我的毛毛褪掉后,我也能有跟你一样的鳞片啦。”

邱秋看了看画,又瞅了瞅自家小龙,忍不住语气突然有点艳羡。

阿凛居然不用褪毛儿就有鳞片了。

……

一只食草系小鸟怎么可能会有龙鳞。

被小家伙絮絮叨叨缠着的靳凛甚至不想说话,相当随意地抬头看向了所谓的巨型壁画肖像后——

靳凛:……?

这一家子,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