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


“您好, 这是刚刚调出来的另一款童装成衣,您要给您的弟弟试一试吗?”

当柜员小姐匆匆地拿着新衣服打破了前一刻两人间微妙的气氛后,邱秋抬眼看了看靳凛后, 便有些转移注意般地跑向了柜员小姐。

“那个, 可以的姐姐!”

第一次主动举手跟了过去,即便是柜员小姐也有些意外。

看来这件新衣服很合意?

“这位哥哥, 您是在外面等候吗?”

而靳凛看着这小妖怪没有回答问题的模样,也默默地移开了视线。

“嗯。”

算了。

反正迟早要找到那个原因。

自己明明一直在皇宫里,这小妖怪到底为什么会对皇宫里的那个自己有着这么大的警惕心?

生平第一次有些微微郁闷。

“这位哥哥,您弟弟真的很可爱呢,穿什么衣服都非常合身。”

一旁的柜员小姐看着小家伙进去了,面对留在原地的靳凛, 下意识微笑着找起了话题。

尽管这位哥哥年纪不大, 却莫名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的确像是那种世家大族里的继承人后裔……

只不过有些不好交流的感觉, 仿佛换个场合大概是普通人根本说不上的存在。

“他穿什么都很好看。”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勉强找出来的话题,居然得到了回应。

哪怕少年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唯独说出这句话时却多出了几分让人听着便忍不住微笑的情绪。

靳凛回忆着这小妖怪从见面到现在, 的确是穿什么都好看的。

哪怕是简简单单的小袍子, 也很可爱。

“您说得的确如此, 看起来您非常疼爱弟弟。”

“对了,正好把您弟弟一开始的衣服也交给您。”

笑容满面的柜员小姐没有察觉到门厅外的喧闹, 反而是将手边方方正正叠好的一件奶白色小袍子装在袋子里递给了靳凛。

“……”

只是靳凛看着这套袍子, 不由地又回忆起了花坛里看到的那一幕。

这小家伙突然变大,怎么找到的合身的衣服?

【滴……bug连锁反应,未成年保护算法被未知存在捕捉,无法合理消除。】

无人听到的空间里, 传来了一声报错反应,便再度归于平静了。

“刚刚您弟弟试的衣服是选择哪几套给您打包呢?最开始的那一套应该是需要的吧?”

“不用,全都包起来,把单子给我。”

对于柜员小姐的询问,靳凛不假思索地回应了起来。

“全、全都包起来吗?其实有些不需要的吧,这种成衣的价格还是很昂贵的……”

有些不可置信地听到了回应,柜员小姐也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询问了起来。

这看起来,还真的是世家大族里的少爷出来玩了?

“嗯,全部,快一点。”

签完的话,再回去似乎也来得及。

要不要再把这小妖怪一路看着送回去?

emm……自己好像管的太多了。

总不能真的成了哥哥。

而不远处一直遥遥注意着这里忐忑不安的戴亚,听到回答后更是脸色白了几分。

“戴亚总管,客人要求全部开出来,还请您帮忙打一下单子?”

第一次看到戴亚这家伙这么失魂落魄,哪怕是柜员小姐也忍不住有些坏心思地故意强调了一句。

这家伙,不会还指望人家是装的吧?

“你……你等着。”

戴亚看着这一幕,眼看着事情居然真的毫无转机,已经在悄悄计划自己是不是要提前离开了。

反正对方似乎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也许这样就结束了。

“那个,请问你就是秋秋的哥哥吗?”

就在靳凛沉思的这刻,一旁的安格森、琳琳几个人却紧张地凑近了一点点。

靳凛抬头看了过去,不知道这群小家伙是要干什么。

议会奖学金的获得者,资质看起来的确都还不错,尤其是这只小狼。

日后成长起来,或许还真的可以进入帝国中心。

“什么事。”

想到小家伙也是被护着带来的,靳凛略微缓和了语气。

“那个……我们明天就要回家啦,想把这条围巾送给秋秋当礼物的,可以交给哥哥您吗?”

安格森他们举着手上的土黄色小围巾,在靳凛的目光下却多了份不自觉的紧张。

仿佛这条围巾在邱秋哥哥这样的人的眼里,大概是根本不能用的……

“你要给他?”

靳凛深深瞥了一眼这只小银狼,别有意味地出声了。

刚刚似乎回头偷看的也是这只?

“啊……不,不是,我们一起的心意,不是我一个人的。”

安格森被看得狼尾巴都要冒出来了。

“……”

靳凛移开了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窗外的景色。

这小妖怪,在学校不会也这么受欢迎?

“留着吧,等你们以后能再来帝星,亲手交给他也不迟。”

“每年不是都会有名额吗,好好努力。”

淡漠的语气说出的话,明明是不动声色的婉拒,却莫名让一群小家伙们为之一振。

好像也的确是这样……

又不一定是永别。

只要努力训练,到战场上拿到军功,说不定就还能见到秋秋呢?

每年偏远星系都会被分配优秀人才引进名额的,只要足够优秀就能获得这样的机会。

“是不是据说,还可以让龙族的那位陛下亲手赐予军功勋章呀?”

琳琳倒是从老师那里听到过更多。

“……是。”

明明全宇宙都很崇拜龙族,也很崇拜皇宫里的那个自己。

为什么偏偏那小妖怪不一样。

每次提到自己都很警惕。

靳凛回应了一声后,提着手里的袋子却越想越微妙。

“那邱秋哥哥,您家的地址可以给我们一份吗?我们想以后有机会再来的话,找秋秋玩。”

虽然知道大概秋秋的家境比想象中还要非同一般,但是小幼崽们纠结了一会儿后,还是最后询问了起来。

“…………”

地址?

给亲王府的,还是给秩序之巅的皇宫??

还真是罕见的难缠……

靳凛被这个问题一刺激,突然觉得自己一开始伪装的这个身份,好像是有点不合适。

嗯……或许,只要自己提前离开,事情就不会变得太难缠?

不过还有点想看看那小妖怪换好最后一套衣服的。

= =

再看一下?还是立刻离开?

算了,看一下再走也不迟……

出来都出来了。

[掉入陷阱jpg]

此时的门厅外。

“是的,这位女士,请问下午是否有一位小家伙到了您的店里?这是我长官的弟弟。”

门厅外,站在邱景屿身旁的科尔拿着这张监控视频的照片语气认真地询问了起来。

而艾格莎却越看神色越古怪。

这张照片……自己简直太眼熟了!

不就是刚刚的那只漂亮的小幼崽吗?!

可是……

“虽然有些冒昧,不知道您这张监控照片是从哪里提取的,但是想请问,您真的是小家伙的哥哥吗?”

“冒领幼崽可是严重犯罪的行为……”

尽可能委婉地看向了突然来到店面的这一行人,艾格莎觉得自己今天跟做梦一样!

眼前的男人似乎毫无必要犯罪,可是小家伙明明已经有哥哥了?

甚至还帮忙处理了戴亚的问题。

对于这个情况,店铺里其他的柜员小姐们也面露质疑地悄悄围了过来。无论如何,可不能让那么可爱的小家伙被拐走。

“……犯罪?冒领?”

生平第一次被人在面前提到这样的词语,邱景屿本就沉默的面色越发冰冷起来。

浑身的压迫感连整个店面都安静了下来。

“那个……我不是说您,我只是出于对幼崽安全的考虑。”

艾格莎被看得后背发凉。

“毕竟,两个哥哥的话,难道您是大哥哥?”

“大哥哥?议长大人,二少爷今天是过来了吗?”

就连科尔都听得一愣,狐疑地看向了邱景屿。

“老二今天去训练了,不可能过来。”

“可是,刚刚秋秋已经有哥哥来接他了呀?”

邱景屿刚刚回应,一旁同样注意到这里的小幼崽们便快速地回应了起来。

“你不会是想拐跑秋秋吧?”

“是啊是啊!!”

对于这个猜测,所有人都有些质疑了起来。毕竟那么可爱的小幼崽,说不定就是真的有人想拐骗呢!?

“一派胡言,我们长官怎么可能会拐骗幼崽!?那分明就是我们议长的弟弟!”

科尔听得心惊胆战又有些莫名离奇,这简直混账到了极点。

居然有人抢在议长大人之前冒领走了小少爷!?

“够了。”

就在这一刻,邱景屿直接喊停了全场的诧异,目光冰凉的看向了店内。

“那个哥哥是谁?我很好奇。”

家里原来还有第四个兄弟了。

:-)

简直好得很,连自己都不知道。

“…………啊,那个哥哥还在里面,但是?”

艾格莎一路看着男人带着手下巡视领地一般地直接进去了,门厅入口处更是直接被人围了起来,不由得有些担心。

这怎么看上去是要出事见血的状态啊啊?!

最关键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哥哥,而且每个哥哥都看起来好可怕的样子!

而邱景屿看遍了整个门店,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沙发上背对着的黑发少年身上。

眼底的冷冽与质疑几就像是实质性的存在。

“你就是‘秋秋的哥哥’?”

成年男人的身高几乎压迫性十足,再加上身后同样目光四处搜寻的手下们,这一声淡淡的询问便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威压。



这家伙,提前下班了?

而靳凛僵硬地握住了手里的茶杯,生平也称得上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

似乎也从来没人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保持沉默?

= =!

好在那小家伙还没出来……自己趁机离开?

“不是,你认错了。”

少年镇定的声音传来,倒是让邱景屿身后原本已经蓄势待发的一行人愕然了几分。

居然认错了吗?可是这店里似乎……

“难道是你!?”

“啊……大人,我、我没有啊,我才刚进来!!什么哥哥!”

科尔直接看向了一旁正试图过来围观的男人,瞬间引起了一阵骚乱。

唯独邱景屿,始终蹙眉盯着靳凛。

很熟悉……

到底是在哪儿见到过。

这么年轻,偏偏又看得出来家世不同寻常。

身上的气息更是连自己都有些看不透。

自己认识的帝星世家里,到底哪一家有这样的后裔?

“那个,邱秋哥哥,这是小家伙所有消费的账单,已经给您打出来了,只需要在此处签字……”

然而就在靳凛试图趁乱起身离场时,一旁的柜员小姐终于匆匆从后台跑来了。

一声“邱秋哥哥”瞬间惹来了两道视线。

只不过一道视线紧张,一道视线审视。

而诧异地看了一眼不远处同时抬头看来的邱景屿后,柜台小姐便不解地直接当面走过,将手里的账单递给了靳凛。

靳凛:………………

邱景屿:-)

气氛一时间,沉默尴尬到了极致。

“可恶——你分明刚刚才说你不是!?”

科尔更是直接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

“账单?”

即便是邱景屿,这一刻都忍不住生出了几分荒谬至极的心情,直接面无表情地从柜员小姐手里接过了那份账单。

“啊,先生?您这是干什么?”

柜员小姐惊恐地刚刚试图夺回来,就被邱景屿罕见的一声反问直接当场打断。

“你是什么身份,也轮得到你给我弟弟买单?”

邱景屿第一次深深地看向了眼前的少年,明明露出了几分笑意,却比平时面无表情时更加可怖。

靳凛:……

自己是什么身份?

= =

大概是,被你家挂在墙上的身份,又或者是,被你弟成天抱着尾巴的身份。

“哥哥——?!”

但就在气氛窒息的这一刻,更衣间里却传来了一声柔软的喊声。

邱秋几乎是听到动静便换好衣服冒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看向了门外。

哥哥居然来接自己了!

qaq

“小少爷!真的是小少爷!!!”

而邱景屿一行人看到远远看过来的小身影,几乎集体震惊了起来,就连先前紧张的气氛都被瞬间打破了。

变大了!

真的变大了!?

“……”

就在邱秋想要下意识跑过去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依旧留在原地的少年。

天啊,两个哥哥同时出现了!

靳凛正拿着手里的那套白色袍子的包装袋,看到这一次出来的邱秋后,原先微微躁郁的心情却又奇异地消褪了。

的确很好看。

然而垂眸看了一眼回望着自己的邱秋,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却突然多了种说不出的情绪。

比起这个身份,似乎能正大光明陪在身边的那个‘阿凛’,更有趣一点。

只是自己到底该走了……

这群人就算全部在场,也根本拦不住自己。

刚想下意识地最后伸手揉一揉小妖怪的脑袋,手掌却突然落空了。

“哥哥!”

邱秋轻轻地叫了一声,便忍不住笑着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直接被邱景屿抱入了怀里,强硬至极地将双方隔离开来了。

“你到底是谁?接近我弟弟又有什么意图。”

紧紧地抱住了怀里的弟弟,下一秒便神色冰冷至极地看向了眼前的少年。

小家伙一长大,似乎就得看得更紧一些。

否则什么样的人都敢浑水摸鱼。

“哥哥?”

邱秋第一次新奇地坐在了哥哥臂弯里,双手环着邱景屿的脖颈,还没来得及适应这种被完全护着的滋味,便近距离地看到了自家哥哥脸色的突变。

“……”

而靳凛散漫地捏了捏手里的袋子,终于抬眼看向了邱景屿这位亲王府的大哥。

“一个替个别不负责任的哥哥帮忙照顾弟弟的路人罢了。”

= =

[龙龙甩尾巴]

“放肆!你伪装亲属身份,分明就是试图拐骗幼崽!”

“必须立刻接受调查,居然还说我们议长大人不负责任??”

科尔一行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胆大包天的存在!

看起来就像是试图用棒棒糖拐骗幼崽的居心不良人士!被抓到了还敢出言挑衅!

“啊……哥哥,其实、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

这个小哥哥好像,只是帮忙……自己还认识呢

邱秋连忙抱着哥哥的脖子试图解释起来,只是下一秒就被邱景屿打断了。

“喊什么哥哥?没有那么多哥哥,以后不许随便喊人哥哥。”

qaq

哥哥这是,吃醋了?

“呵,是啊,该有哥哥出现的时候,身边却一个真的没有。”

靳凛难得被说出了几分微妙的火气,直接抚摸着手边的扶手嘲讽般地回应了起来。

要不是自己的本源龙血一直有感应。

!?

“……天啊,你简直放肆!你知不知道在你面前的是谁?”

“我们长官那是在开会,所以才没有及时赶过来!!”

不仅是邱景屿看向了靳凛,科尔秘书官一行人都有种世界颠倒的荒谬感,到底是哪个世家大族的纨绔后裔居然脾气如此嚣张狂妄。

“这位公民,由于你冒充幼崽亲属的行为,现在将要传讯你回议会院,接受调查审讯。”

“……传讯我?”

仿佛听到了一个极其可笑的话语,靳凛第一次直接低笑了出来。

“我也很好奇,你们准备安排谁来审讯我。”

明明什么话都没有说,却轻而易举地嘲讽达到了满值!

“那个……真的别吵了,哥哥?”

邱秋扯了扯邱景屿的衣摆,又回头望了望靳凛,然而双方这一刻几乎势同水火。

诡异天生不对头的气场感。

“不许过去。”

邱秋刚想挣扎着下来,就被邱景屿直接狠狠搂回了怀里,脸色发热地埋在了哥哥的脖颈间。

“这是拐骗知道吗?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必须一律拒绝。”

邱景屿突然意识到,随着自家弟弟越长越大,外界这些觊觎的目光无疑会越来越多。

身为家长,必须全部杜绝。

“……迟早想留也留不住。”

然而看着邱秋想要过来,却被邱景屿直接抱着不肯放手,靳凛也心情微妙地低低反讽了一句。

……???

却不多不少地像个诅咒,完美戳爆了雷点。

科尔颤抖着看着眼前少年,莫名直觉这仿佛会成为克星一般的存在。

还从来没有人能这么完美地每一句话都刚刚好踩足了自家议长大人的忌讳!!

【……太酸了,我已经快被酸死了,这到底是个什么可怕的情况?那家伙到底是谁??】

就连系统都被弹了出来,呆滞地看着眼前这疯狂的一幕。

邱景屿可是原书里著名的大反派啊,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个少年,看着就不简单到了极致。

难不成是什么隐藏boss人物??

“哥哥,他真的是好人,还帮了我跟朋友们。”

“性格也挺好的……”

邱秋软绵绵地贴在哥哥耳畔说起了话。

毕竟,他虽然跟皇宫里的那一位认识,但是……但是性格真的很好。

上一次去学校,也帮了大家。

跟皇宫里的那只龙不一样。

是好龙。

而不远处听觉异常灵敏的靳凛听着小家伙对着邱景屿说着这些话,下意识连龙尾巴都恨不得甩出来了。

毕竟,邱景屿那脸色几乎是一句比一句难看。

呵。

自己可是王,这小妖怪怎么可能不崇拜自己。

“我的天啊,陛下!您怎么会在这里,真是让老臣一顿好找啊——”

然而下一秒,门厅处一阵狼狈不已的呼唤声,瞬间被希伯喊了出来。

“虽然汇报已经结束了,但是最后的讨论环节您怎么能这样任性缺席呢!”

“还有那个议长大人,那一家子果然都很混账……”

老子脾气粗鲁,老大也目中无人,还敢强行早退!!

在学校的老二据说还是个校霸,简直混账!

“……”

然而希伯带着龙族侍卫们循着陛下的气息一路找来后,才发现,这家买衣服的店里,似乎热闹到了极点。

就连邱景屿,也默默抬头,看向了此刻刚刚开完会丝毫没有掩饰的希伯。

“希伯长老,您怎么回来这里,而且……?”

科尔已经快要晕了。

“陛下?”

全场只剩下了被邱景屿抱在臂弯里的邱秋,神色格外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希伯的这道称呼。

淡紫色的眸子里,也第一次滑过了一丝无法理解的犹疑。

靳凛:……………

希伯:???

自家陛下,为什么要这样盯着自己……

希伯匆匆落在了地面上,才发现,自家君主,似乎……似乎化形伪装了一下?

这是在,微服私访地买衣服?

靳凛没有去在意任何,只是第一次下意识有些紧张地抬头看向了那只小妖怪。

仿佛要去确认什么一样。

向来润润的淡紫色眸子里,却流露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窘迫生气。

白皙的脸颊也微微有点泛红。

下一秒,便直接移开了视线,埋在了自家哥哥的脖颈间,再也不说话了。

靳凛:……

怎么感觉要出事?

自己这个身份好像本来好感度就不高……

“您、您就是龙族的那位陛下……?可是这怎么会?”

随着科尔的这声颤抖询问,整个店面都已经陷入了窒息。

而一旁的小幼崽们,更是连眼神都呆了。

秋秋怎么会有两个哥哥……

而且一个哥哥是议长大人,另一个哥哥居然是皇宫的陛下!?

“议长大人!这个人形迹可疑,试图偷偷离开现场,已经被我们抓来了!”

至于门厅处的议会院的警卫,却提着神色苍白的戴亚回到了大厅。

“那个,议长大人!我可以作证,这位……这位陛下,的确没有做出什么不良行为,甚至还帮了忙……”

“店内的监控也可以给您提供。”

匆匆跑来的艾格莎也连忙将手下送来的监控递了过去,根本不敢想象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一天之内,怎么会有这么多大人物来到了“精灵之森”!

“抱歉……大人,大人饶命啊……毕竟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戴亚万万没想到,艾格莎那家伙居然为了还原真相,把那监控视频又发给了一个哥哥!!

这全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多哥哥的?

一个就算了,还出来了第二个!听起来甚至还有第三个!

“小少爷!小少爷求求你了,你的哥哥们……嘶!”

眼看着向大人们祈求宽恕无果,戴亚直接冲向了一旁的邱秋。

“这里哪儿来的哥哥们。”

只是这一次还没扑到跟前,就被警卫员们拦住了,邱景屿更是在回过神后语气格外平淡,眼神却极度复杂戒备地回答了起来。

“那可是尊贵的陛下,怎么会是哥哥。”

靳凛:……

希伯:?

“这位先生,还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而科尔看着现场混乱的一片,深呼吸一口气后最终看向了地上的戴亚。

这家伙怎么这么能干,一口气得罪龙族跟亲王府。

这也真需要一点本事……

戴亚:qaq

救命啊,这哥哥为什么可以这么多!跨度还这么广?

“简直岂有此理!龙族这群臭爬虫到底在想些什么?!”

亲王府里,邱崇山直接一拍桌子,整个人都呈现出了难以言喻的怒火。

“他们难不成是卑鄙地想接近我弟,然后把小幼崽骗走!?啊啊啊烦死了,我要提前结束训练过去啊!”

一旁光脑里远程视频通话中的邱亦铭几乎是恨不得直接超时空出现。

今天学校特训,根本回不了家,结果错过了一个亿!

“还有我弟弟呢!!快让我再多看几眼!”

整个光脑吵得快要在震动一般。

“二哥……你已经看了第九次了。”

邱秋有些窘迫地叹了口气,将脸凑到了光脑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我弟弟好可爱啊救命,大家快来看!!我弟!!”

光脑那头正住在集体宿舍里的邱亦铭直接笑出了鸡叫,举着光脑就恨不得喊醒整个宿舍的人过来围观。

q///q

几乎是下一秒,邱秋就缩回大哥怀里了。

“喂喂喂,弟弟!!宝!乖崽儿!出来啊,哥哥同学们都要看呢!”

“卧槽,老大的弟弟啊,据说长大了??”

“妈耶??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快让我康康!!”

随着邱亦铭的一声招呼,这边邱亦铭的通讯框框里挤满了至少七八个好奇脑袋,全是刚刚训练结束洗完澡过来看崽儿的同学。

听说老大弟弟绝美!还长大了!岂不是绝绝绝美!

绝美x100??

邱景屿:……

“你们要看什么?”

:-)

结果下一秒,邱景屿便接过了光脑,表情冷冷地出现在了画面上。

众人:卧槽!!!

瞬间吓得对面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还夹杂着几道痛苦的闷哼,明显是躲开的时候撞到了一块儿了。

“哥??你干嘛啊,你吓死我同学了,你露面有个屁用,让我弟出来啊!”

邱亦铭接过光脑一看,视频通讯上根本不是自家漂亮弟弟,而是大哥的一张冰块脸,气得差点发作。

“你还是先好好训练,回来再看好了,弟弟要被你吓到了。”

邱景屿不经意地举着光脑,在镜头前展示了一下弟弟正躲在脖颈间的画面,奶金色的发丝软绵绵地抵着耳畔,亲昵极了。

下一秒,黑色的豹尾也极度愉悦的从镜头前一扫而过。

邱亦铭:?!

“哥,你真的好歹毒啊??你真的好歹毒啊!!我要回家啊——”

一声惨叫,几乎响彻了整个训练宿舍。

“但是这次龙族的事情,的确值得警惕。”

为什么会到了小家伙身边,甚至还自称哥哥出手解围?

明明亲王府与龙族势不两立才是,到底有什么阴谋?

邱景屿心情相当不错地放下了光脑,下一秒便认真地看向了对面的邱崇山。

然而……

“呜,我也抱一下啊?老大,你都抱了一整天了,有点过分了啊???”

邱崇山觉得自己比老二还惨,这是当着面也抱不到啊,崽儿怎么就盯着老大这么一个混账东西啊。

邱景屿:……

不给。

“唉……爸爸!”

这个才不是重点。

邱秋忍不住叹了口气,脸色都红了,闷闷地扑到了哥哥怀里。

真的好烦啊……为什么,居然已经遇到了男主!?

可是这跟想象中好像完全不一样!

还是个大骗子。

并且非常自恋。

不远处的楼上。

“王,您怎么不下去?主人变大啦!超好看!”

今天王苏醒得好快呀。

奥特涅斯惊奇了地看了一眼靳凛。

靳凛:……

[正在犹豫,似乎已经报废一个大号了jpg]

作者有话要说:  宝子们,评论区认真的鼓励和建议松鼠都有认真看啦,知道大家有很多期待!但这的确也只是松鼠的第二本书啦,所以成长进步也给松鼠一点时间吧,研究跟摸索~毕竟数数8个月前来写文之前,松鼠唯一写长的就是各种学术论文了,还是很长很枯燥的那种老古董(x

不过60分的我努力进步,也许就是70分,100分也达不到呀,肯定还会是有缺点的,而且还有一些固有的个人风格与题材特质,要是喜欢咱们就凑合幸福过吧,实在不行就只能分手惹(捂脸,希望有下一本可爱的书替我遇见你!让你每天开心~

至于写文就跟搞科研一样,松鼠偶尔也得悦纳平凡自我,要不然真得跳楼自闭了呀=w=么么叽!

感谢在2021-08-25 00:02:28~2021-08-25 20:4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ep 4个;太太更新啊啊! 2个;嬅、41934694、納涼龜、he□□hh、来、43288599、草木有本心、墨丹青、阿花啊、路遥星亦辞、edmunddw、薯饼w、我爱嗑糖、喵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花果树 130瓶;梦残蝶、墨丹青 50瓶;柒未 45瓶;哗哗、shan、沂佳 40瓶;子衿、幽梦 36瓶;嗷呜嗷呜嗷呜、少宇papa、子郾 30瓶;雪、38596078、这夏露宛若琉璃、30759680、太太今天更新了吗、半夏、知秋箬、32748500、月光、长歌未央、11737415、是阿九阿、坐等作者更新~、舍九、whisper、蔺、hollow 20瓶;逐流萤 15瓶;喵呜语 14瓶;今天更新了吗? 12瓶;零、薄荷汽水、xyhzhic、雁什、你吃粽子了吗、余言昕、浅叶微霜、子言、清欢渡、沐汐冰影、我憨、冰激凌、35154959、吃土的胖胖、月曦聏弥、猫奴一号、o00o—-、luminous、两袖清风、41843374、犽儿、柠檬卷卷卷卷子、多来几本好看的书吧、清芯寡御、玛奇玛 10瓶;h 9瓶;汉朝那些事、枫落之秋 8瓶;慢慢好运、北望有鱼、奶茶阿宅 6瓶;卡在这里是要加更嘛、slxy、可乐包子、米旋、柒墨、溺亡、st withld、弦墨墨不想磨叽、玫兰帝姬、懒懒的小晴天、~~~~~、biu、一柠一、自习大旗永不倒、米米酱、小宇 5瓶;墨心、落灯 4瓶;尽野、草木有本心、骨头 3瓶;小铃铛、小狸花、20224259、28340920、黑雪 2瓶;53812952、26039524、难取的名字、草莓冰沙不加冰、起名字这事我表示放弃、吴鳏也是三哥了、一口荷花酥、孤舟一片叶、衍婻、大腰子、正泰是真的、浅星、月落、咸鱼非常安乐、54343689、凶狠的卡机卡机、胖胖的肥兔子、小踏雪、宇星、豆砂、不走寻常路的猫、葛生、落日余晖、析木木木、小丸子、青玄小天使的扇子、小草、东楼贺朝、3227423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