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69章 第 69 章

第69章 第 69 章


“很、很好看吗?”

猝不及防地听到阿凛的这句话, 邱秋连眼睛都微微睁大了几分,又像是有点腼腆,不自觉地合拢了几分奶乎乎的小翅膀。

这种话被阿凛一本正经的说出来,还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小开心。

大概是因为阿凛从来不会骗人, 说话也很慎重的原因。

“但是阿凛, 你不能因为是我, 就对我额外放水的。”

笑着摸了下阿凛, 邱秋又回头看了好几眼自己的小翅膀。

也许班上同学也是像阿凛一样, 因为不想自己难过, 所以才夸自己的。

“我们今天上飞行课了,其他人的翅膀都又大又厉害,只有我的翅膀好小。”

“而且, 好像飞不起来。”

试着努力扑棱了好几下, 但是身体一点儿也没有飞起来的倾向。

一对漂亮的羽翼就像是神赐的装饰物一样, 点缀在后背。

“呜……!”

然而就在邱秋努力实验的这一刻,一只手却托在了柔软的小翅膀上, 瞬间让邱秋脸色发热地试图躲开。

“阿凛,你干什么呢,翅膀不能乱摸的!”

“别动,只是要告诉你每次挥动翅膀的时候必须再高一点。”

只是就在邱秋试图挣扎着羽翼逃跑的这一刻, 却被化形后的靳凛抿唇一把伸手牵住了手掌。

淡紫色的眼眸回眸的这一刻, 便落入了一双金色的瞳孔深处,对方坦然而又认真,甚至带着些不自觉的纵容。

就像是在认真教学如何飞行一样。

“……”

脸色热乎乎地眨巴了好几下眼睛, 邱秋才颤了颤羽翼。

“阿凛,你是要教我飞么?”

“嗯。”

不知道为什么,靳凛看着这有点腼腆的小妖怪, 忍不住伸手想摸一摸头顶。

只不过刚刚伸手的这一刻,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临时变成摩挲了几下手指。

“你把我养大了,我教你飞,不是很公平吗?”

耳畔又响起了希伯说的那句话,还有那天在花园里这小妖怪有点掩饰的模样,靳凛第一次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小妖怪的确很多时候在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周围人的态度。

更随之小心翼翼地改变着自己。

就像是一只一出生就发现自己颜色不对的小鸟,想尽了办法试图找到染料,把自己染上跟周围人一样的颜色。

哪怕做不到了,明明失落到了极点,却还是有点故作坚强地认真说着没关系。

尽管这份伪装一眼就能被人看穿。

“我是你养大的,我来教你,就像你当初照顾我鳞片那样,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不也没有嫌弃我那么弱么。”

认真地说着话,靳凛最终还是伸手摩挲了几下邱秋的眼尾,用指腹碰了碰那一排小扇子一样的眼睫。

早就想这样做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试试。

这小妖怪的确一向长得讨喜。

只是自己一点没有自觉。

“……我从来没有嫌弃你的,阿凛。

“以后也永远不会。”

被靳凛好奇一般地摸了摸眼睫毛,邱秋眨了眨眼睛后便微微躲开了几分后,认真地回应了起来。

“因为我一直觉得你会是一只很坚强很厉害的小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小妖怪语气轻轻的回应,靳凛便忍不住眼底浮现出了一种深深的笑意。

连向来漠然抿起的唇角也勾起了几分。

“嗯,因为我最狼狈的样子,都被你看见了。”

如果那时候也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这样一句话,是不是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后续了。

“什么,王,您要教主人去飞?一路小心啊!”

被告知去通知一下家里人的奥特涅斯呆呆地抬头看向了窗外,便看着主人被王牵着飞向了亲王府的后花园里去了。

“嗯!奥特涅斯,麻烦你跟爸爸他们说一声呀,别担心。”

发丝飞舞之际,邱秋回头挥了挥手,远远喊了一声。

奥特涅斯托腮撑在了窗台上,忍不住微笑着看着两个小家伙一路飞远后,才甩了甩红色的龙尾巴。

嘿嘿嘿……

如果不考虑什么其他情况的话,还真是赏心悦目的画面呢。

王跟主人那绝对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小幼崽了!

“什么?那只亚龙要教乖崽儿飞?”

客厅里,邱崇山听着奥特涅斯的汇报后,顿时脸色也有点奇异。

“啊,所以就是因为长出了翅膀却飞不来所以伤心的吗?”

抱着椅背咯噔咯噔来回晃个不停的邱亦铭却突然顿悟。

怪不得昨天明明还挺高兴的。

而一旁的邱景屿这才阖上了手里的《飞行物种大全》,摘下了眼镜。

“倒是也挺合适的。”

只是想不到那只性情向来有点孤僻的亚龙居然会这样。

本来还想着要不要聘请一位私人家庭飞行教师,课后给弟弟补一补的。

“关键是这飞我也是真的不会飞啊。”

邱崇山倒是恨不得去亲自教自家崽儿,只可惜这翅膀是完全没办法解决。

毕竟一只老虎从哪儿去搞一对翅膀回来呢!

“噫,老妈要是还在,那肯定能教,还轮得到那只龙?”

“所以根本原因还是你,老爸。”

邱亦铭嫌弃地甩了甩狮子尾巴,认真看向了脸色一僵的邱崇山。

“……”

而邱景屿闻言,也默默地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邱崇山。

“你们搞什么鬼,一个两个的!还不是因为你们无能!”

沉默中逐渐开始恼羞成怒的邱崇山对此直接拍桌。

“啧,爸,你果然太粗鲁了,老妈当年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

只可惜邱亦铭完全没在意,反而碎碎念了几句。

“咳咳,二少爷!您这话就不对了,亲王大人当年那也是相当出色的青年才俊!”

莱曼眼看着气氛越来越不对劲,整个人都试图开始紧急灭火。

自己可才刚刚重新给大厅里添置了一套古董花瓶!要是再给砸碎了,那又是一笔天价支出!!

“我只是有点好奇,一只亚龙能教的好吗?”

邱景屿也顺势换了个话题,默默地瞥了一眼窗外的花园。

一家人突然产生了几分好奇。

说是要认真教学飞行。

只不过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的确又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偏差。

尽管在靳凛看来,这一切都不算什么,掌握之中罢了。

= =

这世界上还不存在龙族做不好的事情jpg

“扇动翅膀,然后尽可能地用尽全力,接下来……”

“等等,阿凛,你慢一些,我先扇动翅膀了。”

邱秋努力地扇了扇背后软绵绵的q版翅膀,只不过扇得头顶都有点冒汗了,还是一动也不动。

“扇动翅膀,然后用尽全力,接下来是什么的?”

眼巴巴地看了一眼阿凛,邱秋觉得自己大概是漏了什么关键步骤。

“……接下来就该起飞了。”

看着这一幕,靳凛沉默了几秒后,默默说出了后半句。

“……”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算了,我来示范一遍好了,看清楚。”

一片窒息的沉默之中,有些不自然的靳凛直接甩了甩龙尾巴,露出了黑色的龙翼。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教人飞行。

龙族的君主,第一次教人飞行,怎可能失败。

“你看,扇动翅膀,然后……”

“起飞。”

仅仅是扇动的第一秒,邱秋刚懵懵懂懂地学着阿凛翅膀的弧度摆动羽翼时,眼前的阿凛就不见了。

直接悬停在了半空。

一脸理所当然地看向了下面一脸茫然的邱秋。

“……学会了吗?”

沉默半晌后,起初镇定十足的语气也多了一丝微妙的不确信。

邱秋:qaq

【……疯了,您养的这亚龙,怎么感觉比男主还有点那么牛呢??】

一旁的小系统看着这一幕,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家宿主了。

这到底是在教学……还是在嘲讽啊???

“阿凛,你、你当初是怎么学的?你爸爸妈妈有更……详细一点的步骤么?”

小声地询问了起来,邱秋连背后的翅膀都停下来了。

“……”

“似乎有,但是,不太适合。”

靳凛安静地回想了几十秒后,又看了看眼前的邱秋,最后否定了脑海里的那个计划。

“为什么不合适?我也可以试试的。”

看着阿凛,邱秋认真地追问。

“……”

靳凛甩了甩龙尾巴,被这小妖怪看得有些没办法,最终蹙眉。

“从悬崖上扔下去?”

秩序之巅上被扔下去的……嗯。

极限时刻激发身体的本能传承记忆。

不过亲王府这边地势比较平坦,似乎没有悬崖。

邱秋:……?

【????】

【宿主宝,我怀疑您这龙居心险恶,他分明就是想鲨了您!】

怎么会有人能说出这么恐怖的话语!

把自家这么漂亮的宿主,从悬崖上扔下去!??

“阿凛,你爸爸妈妈,把你扔下去的话,不会害怕你受伤吗?”

邱秋连眼睛都不眨了,茫然地看着自己的阿凛。

阿凛从来都不说谎。

但是如果从来不说谎的话,细想起来这句话也太可怕了。

“龙族一向如此。”

靳凛停下了羽翼后,重新落到了地面,却对此面色根本没有变化。

“我觉得不太对……托兰西小时候也会被阿麦斯叔叔直接扔下悬崖吗?”

感觉不太像。

邱秋回忆着自己的挚友托兰西,总觉得两个龙族家庭的氛围不太一样。

“……软弱的亚龙罢了。”

听到“托兰西”这三个字,靳凛挥动的龙尾巴也停了下来,脸色淡漠的给出了评语。

“如果一只龙出生后不能在紧急情况下立刻学会飞行,那么只能说明……”

“说明什么?”

只是就在靳凛说到一半时,一旁始终认真听着的邱秋,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一样地出声询问了起来。

一下子打断了靳凛的思路,下意识地垂眸看向了这小妖怪淡紫色的眼睛。

还有微微紧张合拢的漂亮羽翼。

说明那只龙毫无价值,是先天的残废品。

一只不会飞的龙,对于被称为空中霸主的龙族而言,几乎等同于不会被承认。

如果一位龙族的君主不会飞翔,那么他首先就不会是龙族的君主。

若是自己被发现龙翼残缺,大概亚伯拉罕他们一开始就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

……

这似乎,有些冷漠。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的靳凛第一次心头浮现出了一种这样的情绪。

“……没什么,或许只是说明,他需要多练习练习。”

口风一转,语气淡淡地回应一声后,靳凛才看着邱秋悄悄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羽翼也垂落了几分。

“那我也得多练习呢,别的小朋友上学时练练,我回家后也得练练,阿凛。”

“你可以做我的老师么?”

邱秋扇了扇自己的小翅膀,又重新点燃了几分认真学习的心思。

【……】

恕我直言,这小黑龙大概是不太合适。

一旁的小系统试图阻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某种意义上,这龙看起来就像是从来没在这方面遇到过什么挫折。

大概就是那种可恨的天赋党……

“可以。”

然而下一秒,靳凛伸手摸了摸邱秋的发丝。

“我会一直教到你会飞。”

“真的吗?阿凛,你真的能教会我吗?”

本来对自己其实没太多信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阿凛一向很给人信心。

也许是因为阿凛从来都很可靠,不会说大话。

【这意思是包教包会?】

怎么听着就不大靠谱呢。

“当然。”

被这小妖怪一把牵住了手掌,漂亮的眼眸睁得大大的,仿佛连夜空下的星星也一块儿落进去了在微微发亮,靳凛沉默了片刻后,目光看着远处答应了下来。

自己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挫折。

这个自然也不会是问题。

= =

而不远处,一旁的猛兽三大只却陷入了沉思。

“老大,小家伙养的这亚龙,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恕我直言,老爸,当年我也是被直接扔进深渊里去了呢。”

:-)

邱亦铭倒是默默微笑,插嘴后看向了一旁的邱崇山。

“……放屁!老子当时是给你扔进去了,那不是一直跟着你后面守着么。”

结果眼睁睁看着这小子一路在里面狂得起劲,根本用不着担心。

“拜托,我特么但凡再弱那么一点点,你就没有二儿子了!!”

邱亦铭实在是懒得说话。

“这不一样。”

而邱景屿远远看着这一幕,眼底的沉思却愈发浓郁了起来。

这样苛刻的龙族培养模式,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一只亚龙身上。

但如果不是亚龙,而是龙族里血统纯正的存在,绝对会被向来重视血统的龙族寻找召回,怎么可能会放任这样一只珍贵的幼崽龙生活在亲王府?

“大哥,我感觉还是另外找个飞行系的家庭教师比较靠谱。”

邱亦铭甩着狮子尾巴,托着下巴默默看向了一旁的邱景屿。

那亚龙不靠谱。

确信。

“龙族的那些后裔,一般是怎么进行飞行教学的?”

面对着一众长老院成员,靳凛突然抬头询问了起来。

瞬间引得众龙面面相觑起来。

“飞行教学?飞行需要教学吗?陛下,您的龙翼难道最近受伤了?”

有长老面色认真地询问了起来。

而希伯倒是原本打着瞌睡的,一下子睁开眼睛,不动声色地竖起了耳朵。

“不,我只是在想,龙族里面每年出生的后裔,是否都先天掌握飞行的能力。”

靳凛回应了一声,看似漫不经心地翻动着手里的书页。

“至少栖息在秩序之巅上的龙族,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亚伯拉罕回忆片刻后,语气严肃。

“是不存在,还是曾经存在的那些从来没被统计过?”

然而下一刻靳凛的询问,第一次让向来无所不知的亚伯拉罕有些哑然。

或许这的确是一个需要去调查一番的问题。

众人离去后,磨磨蹭蹭的希伯倒是看向了自家陛下。

“陛下?您今天怎么没有准点去学校?”

虽然说以阿莉丝长老的名义办了入学手续,但是好像陛下并没有完全融入正常的学习生活呢。

“马上过去。”

“希伯,如果挥动翅膀,却不能飞行,原因会有哪些?”

瞥了一眼课表,靳凛却抬眸看向了长老希伯。

非常认真地在困惑着这个问题。

“……”

“您不会在那小妖怪面前,也是这么理所当然地问出来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自家陛下,希伯总觉得自家陛下能从无数个选择支里,成功踩准那个最不应该的选项……

“……?”

“我只是单纯的不理解。”

拍动翅膀,然后起飞。

很清楚的因果关系。

究竟为什么会出现意外。

“嘶……”

希伯恨不得抱住自己的脑袋,当真是头痛欲裂。

“陛下,这世界上又不是所有种族都跟我们龙族一样!那种小幼崽刚刚长出来翅膀,又从小有点体弱多病的,那不会飞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您不会是昨晚就想着让小家伙立刻起飞吧???”

靳凛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眉头微蹙。

显然是沉默下的默认。

“陛下,要不然您还是好好呆在秩序之巅吧。”

深呼吸一口气后,希伯认真地建议了一句。

“?”

= =

“您这样乱来,迟早给人家欺负出问题。”

“这不会飞岂不是太正常,慢慢学一学,说不定等到上了中级部就会飞了呢!”

对于希伯难得的直言劝阻,靳凛忍不住脸色有点臭臭地阖起了文件。

让那小妖怪开心一点。

难道很难?

不可能。

“不会飞?这很正常啊!大家都还没太会飞呢,秋秋!”

飞行课老师实在是有点困扰,不知道为什么这才第一次上课,邱秋就已经开始在愁这个问题了。

“啊?大家都不太会飞吗?可是大家都有翅膀……”

阿凛那么小的一只小龙,也直接会飞了才是。

自己亲眼看着阿凛会飞的。

不对,阿凛大概是天生会飞。

“不不,邱秋,这不一样的,人形的时候长出兽态体征,尤其是还是翅膀这种特殊类的体征,想要直接会飞也是需要学习的。”

“对呀,虽然我是鸽子,我整个变成鸽子的时候也能飞,但是人形的时候想飞很久就不太行了。”

周围的同学们也认真地解释起来,叽叽喳喳之间却也把问题很快说清楚了。

想要以人形使用翅膀这一类的特殊第二体征,本来就需要练习,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的。

“是这样的吗……?”

邱秋茫然地看着周围的同学跟老师,也有点不确信了。

“当然啊,宝贝,你对自己要求也太高了!”

老师忍不住笑眯眯地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而且你看,你的小翅膀长得这么好看,以后肯定越来越好看,飞起来都让人忍不住抬头看!”

“总之别担心,我们今天先找一棵树练习。”

安慰完小家伙后,老师巡视起了周围。

目光却狐疑地停留在了场地中央的一棵参天古木上。

“这?这里之前有树吗?”

这棵树看起来轻灵而又优雅,枝叶翠绿得在风中轻轻摇曳,隐约间似乎还可以听到一阵阵的风铃声。

像是一个自然而又清新的梦。

“哇,好漂亮的大树啊,之前居然都没有发现。”

“老师,我们今天就选这棵树练习可以吗?”

“我要飞到那根枝条上!”

小幼崽们倒是没管这么多,纷纷兴奋地讨论了起来。

毕竟这棵树真的很大很高,很适合用来上课练习!

邱秋却眨了眨眼睛,抬头静静地看着这棵大树,总觉得有些眼熟。

“好吧,那你们先练习,我来看看邱秋的小翅膀到底是怎么回事,去吧去吧。”

挥了挥手后,便看着一群小幼崽张开翅膀有点笨拙青涩地飞翔了起来,而老师却蹲下来耐心地看向了邱秋。

“老师好……我,我连一点点都飞不起来的。”

微微后退了几分,邱秋犹豫了会儿后还是乖乖地说了实话。

昨晚阿凛虽然答应会教会自己,但是最后自己也没会飞。

可能是自己有点笨。

不像阿凛那么有天赋。

“不不,没事的宝贝,他们觉醒得早,你才第二天呢,今天可以先练习挥翅膀五十下,然后老师抱着你让你熟悉一下飞行的感觉。”

细致地规划起了训练方案,作为一只老鹰的老师性格倒是出乎意料的和蔼。

原本鹰钩鼻的长相,都显得亲切极了。

“原来是这样的吗?那我可以的,我可以挥翅膀一百下!”

邱秋忍不住眉眼弯弯地答应了起来,失落了一天一夜的心情都默默变好了。

“不不,五十下就行了,太多了小翅膀会受伤的!你先试试看呢,老师再去看看上课名单。”

笑眯眯地看着小家伙努力投入了飞行训练,老师也起身翻了翻花名册。

啊……

真是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如何,昨天那位新来的转校生居然没过来。

而且连名字都没有登记全。

威尔拉德·j·……

这风格,怎么跟皇室有的一比了?还是现在这种帝星上的贵族,都喜欢模仿皇室给小幼崽取这种饶舌又繁复的名字?

摇了摇头,飞行课老师阖起了手里的文件,下一刻却突然睁大了眼睛看向了眼前的画面。

“老师!我、我好像会飞了!”

而原本只是练习挥翅膀的邱秋,却突然忍不住惊讶了起来,整个小幼崽都颤颤巍巍地随着翅膀的拍打一点点上升到了半空。

一米、两米,一直到了十米!

“我的天,好快啊邱秋,你怎么学的这么快!?”

“是啊……”

虽然看起来好奇怪,那么小巧的小翅膀,居然真的能带动!

qaq

总觉得原本还得再长长……

而不远处的靳凛,微妙地甩了甩龙尾巴。

果然,自己对精神力的操控简直妙到了巅峰。

不就是让这小妖怪开心一点么,怎么可能很困难。

:-)

看,这不就做到了吗?

然而……

“啊,球球!你怎么来了?”

就在邱秋拍打着翅膀微妙地悬浮在空中的这一刻,便远远看见了一路飞来的球球。

球:ooo!

漂亮夹心糖秋秋会飞了~~!

忍不住好奇又开心地绕着邱秋转了一个大圈,便冒着斑斓的光一边回头一边试图飞远。

“我可以捉住你的?”

邱秋看着兴奋飞来的球球,也笑着挥了挥翅膀,下意识地想要追过去。

靳凛:?!

然而精神力的控制本来就很微妙,尤其是缠绕在两双翅膀上的精神力,更是需要极度的平衡。

以至于邱秋刚刚用力拍打转换了方向,便猝不及防地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坠空感。

“啊——秋秋!!”

“老师,邱秋翅膀没有力气了!”

全体小幼崽们都尖叫了起来。

漂亮的柔软羽翼随着坠落的动作微微飞舞,阳光下仿佛被镶上了一道金色的透明光边,如同一只精致而又懵懂的小天使匆匆从云端坠落。

自己,掉下去了。

果然还是不会飞……

十秒钟的体验卡吗?

然而下一秒,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一道黑色的龙翼便倏然冲向了眼前,几乎以一种强势到了极点的姿势将小家伙直接圈入了龙翼之下。

“唔……”

邱秋下意识地环住了脖颈后,才茫然地睁开了双眼。

眼前少年向来称得上冷漠的俊美面容,第一次浮现了近乎焦灼甚至是后悔的情绪,牢牢地护住了怀里的存在。

连柔软的嫩色羽翼,也一并包裹在了龙翼之下。

“额,这棵树是怎么回事?”

只是就在大家都震惊的这一刻,试图救援未遂的老师却狐疑地看向了这棵大树。

莫名其妙伸出了七八道枝丫,拦在了小家伙下坠的路线上。

同样试图救援未遂想要默默降低存在感的树:……

只不过是想让美丽小鸟坐在自己的枝丫上罢了。

精灵树又能有什么错呢!

[挠头咧嘴笑jpg]

作者有话要说:  精灵树是没有性别的,但是化成人形后的颜值非常高=w=

精灵树最大的喜好:被崽崽踩/坐/睡在枝丫上~(阿凛微笑

and非常蟹蟹大噶的营养液,松鼠成功抱着秋崽在营养液榜单最后一位又苟了一天嘎嘎嘎(松鼠擦汗jpg

感谢在2021-09-06 01:06:40~2021-09-06 23:53: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demeter、23325621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ep 3个;23325621 2个;47413359、南榆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7413359 85瓶;纆雪 80瓶;因往矣-才憧憬 60瓶;林小虎 50瓶;一只酸柠檬、子郾 40瓶;源呀源、未闻其名、jsldu、48309441 30瓶;serenendipity 25瓶;蒂璎、艾菲兮兮、柒柒栖、55039673、落&落、端水大师、困成狗了 20瓶;彼岸&轮回 17瓶;儒林夜不归 14瓶;你爸爸我、戏千唱小朋友、和颜、百褶裙star、無、48622853、木禾釉、豆花要甜的、浅柯、咖哩包、啊哈、yoyo、慕司、二咪、真的很无聊啊、泡沫、46239044、草橙 10瓶;玛卡巴卡、 8瓶;loey、23325621、shine 岱、孤舟一片叶、取名废患者、楼逍1、忆、栗子 5瓶;不见长安 3瓶;白兔夾魚、陈家姑娘、咸鱼非常安乐、33417445、40983139、月沂 2瓶;慢慢好运、砰砰砰、我永远喜欢怀姣!、除却巫山不是云、aniiiita、米娜娜加油啊、48616584、潮汐、小踏雪、落ψ、小小子曰、你是我的文艺复兴、肖战和莫如归麻烦锁死、清欢、不走寻常路的猫、、离昭、小铃铛、有琴鸾歌、小草、落日余晖、df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