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 第 76 章


【宿主宝, 您没事吧!?】

小系统的尖叫声下,邱秋有点颤了颤地翘了翘尾羽,被领带夹砸到的脑袋却隐隐约约红了。

连眼尾也带了点湿漉漉的味道。

只不过更加紧张的是,邱秋抬眼看向眼前的伊莎贝尔后, 整颗团子都有些不知所措。

下意识地挥动翅膀想把领带夹给藏到毛茸茸的肚子下面。

“……领带夹?”

只是下一秒, 就被伊莎贝尔伸手捏住了那枚极度眼熟的黑天鹅领带夹, 从小家伙毛茸茸的翅膀下面拽了出来。

“啾啾!啾!”

邱秋急急忙忙地试图追过去, 伊莎贝尔却直接目光罕见复杂地看了过来。

“咳,夫人, 这大概只是一只小鸟!不小心飞进来了, 您千万不要生气……”

莱曼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幕,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且小少爷跟夫人的反应, 怎么都这么奇怪?

“一只小鸟?”

伊莎贝尔似笑非笑地看向了莱曼, 瞬间让莱曼闭嘴了。

“对不起……阿姨。”

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被看出来了, 邱秋轻轻喊了一声。

但就在邱秋有点落寞的这一刻,就被伊莎贝尔用指腹轻轻摸了摸小脑袋。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伊莎贝尔语气淡淡地看向了身后,门外听到动静赶上来的父子三人,都脸色各异地紧张了起来。

“咳,莎莎, 你听我解释——先把小家伙给我好吗?”

邱崇山挠着头, 伸手刚想解释。

又怕伊莎贝尔的脾气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 不知道该如何先把自家乖崽儿接回掌心里。

虽然伊莎贝尔最初刚认识那会脾气很好,就跟仙女一样, 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可笑,这分明就是我儿子,凭什么给你。”

只是这一次邱崇山还没说完,伊莎贝尔看着怀里的邱秋, 便语气认真的拒绝了起来。

“啊??”

“啾……?”

瞬间引起了全场几道震惊至极的声音。

“还疼吗?要不要轻点。”

卧室的床边,伊莎贝尔拿着手里的小棉签仔细地给小家伙额头上点了起来。

重新变成人形的邱秋白皙的额头上俨然红肿了一片,奶金色的发丝被轻轻拨开露出全部伤害后,更显得有点严重。

最主要的是,近距离地看着眼前的伊莎贝尔,回想着刚刚那句的宣言,邱秋不自觉地有些窘迫。

“我不疼的,阿姨……”

好像把自己当成瓷娃娃了。

“喊什么阿姨?”

只是下一秒,恢复了几分平日神态的伊莎贝尔一出声,瞬间让全卧室安静得连根针掉了都听得见。

邱秋淡紫色的眸子更是微微睁大了几分。

“应该喊妈妈。”

而伊莎贝尔瞥了一眼不远处近兢兢战战的父子三人后,才异常笃定又霸气地要求了起来。



“妈、妈妈?!”

邱秋吓得连后背的小翅膀都冒出来了。

“没错,就该这么喊,不愧是我儿子,连翅膀也这么好看。”

伊莎贝尔被这一声喊得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平日里总有些面具感的淡漠都瞬间冲散了!

随着伊莎贝尔身后展开了一双黑天鹅的巨大羽翼,黑色的羽翼便忍不住用翼尖温柔地拨弄了下小家伙的羽毛。

“唔——!”

被这样梳拢羽毛的感觉陌生而又亲昵,以至于下意识地被妈妈抵在了跟前。

“受了伤就得好好上药,你看看,额头都红了。”

笑眯眯地拿着手里的药,给小家伙涂好后,伊莎贝尔才伸手揉了揉邱秋的脸颊。

然而全卧室的人都已经惊呆了,尤其是助理萨尔曼。

本想提醒伊莎贝尔阁下晚上的晚宴的……

只是眼前伊莎贝尔阁下,真的没有灵魂被人替换吗?这么温柔的表情,是真实的吗!?

“晚宴?”

对于萨尔曼颤颤巍巍的提示,伊莎贝尔直接展开了羽翼蹙眉看了过来。

“是、是啊,很重要的晚会,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我儿子都找到了,还去什么晚宴?”

伊莎贝尔直接断然否决后,反而一把抱住了身前呆呆的小家伙。

“不过宝贝,今天跟妈妈回去么?”

邱秋捂住脑袋上的棉布片,呆呆地看着笑眯眯的伊莎贝尔妈妈,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的哥哥跟爸爸们。

“妈,你在说什么啊?”

邱亦铭脑袋都大了,这是什么情况??

“莎莎,什么叫小家伙跟着你回去?”

本就忐忑的邱崇山连话都结巴了,一时间没搞懂什么意思。

怎么前妻要走了,小儿子也没了!?

“怎么?有关小家伙的抚养权,我们不应该仔细商讨一下吗?”

“啊!?”

伊莎贝尔的一句话,瞬间给邱崇山搞到爆炸了。

“你看看你们,根本不像是会教小家伙飞的样子,蹲在窗台上都能栽下来。”

伊莎贝尔回忆着初见面那会小家伙明显不那么熟练的飞行姿态,直接三言两语让试图阻拦的邱崇山给卡住了。

qwq

完蛋了,商量抚养权?!

那跟莎莎比起来,自己还的确一点儿优势都没有……

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邱崇山脑子发烫地跟两个儿子对视了起来,试图拉成统一战线。

这小家伙要是跟着莎莎一块走了,甚至被带去其他的遥远星系,谁也别想见到了!

邱景屿微微地叹了口气。

“母亲,或许您应该问问小家伙的意见?”

走到了邱秋身边后,邱景屿也有些在意地伸手摸了摸棉布片,反而让邱秋放松了下来。

“难道你不跟着妈妈走?”

“跟着一群老虎狮子,能学到什么?”

伊莎贝尔不可理解地询问了起来。

这里面难道还会有第二个答案?

就算是从自然法则角度,那也必须是跟自己。

【妈耶……宿主宝,您的妈妈,有时候还真的是又温柔又……出乎意料的冷漠?】

小系统看着伊莎贝尔的眼神,突然意识到了这种不对劲究竟来源于哪里。

大概就是这位妈妈,仿佛对亲情的存在淡漠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除了对自家宿主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母爱”。

而在全场的瞩目下,邱秋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妈妈后,仿佛想要说些什么,又看了看一旁紧张的哥哥爸爸们。

虽然妈妈的确让自己感觉很亲近,但是……

“哥哥!”

沉默之下,邱秋还是轻轻地牵住了大哥的手掌,一下子被邱景屿扣着腰抱入了怀里。

“母亲,您这才是跟小家伙第一次见面。”

抱着怀里的弟弟后,邱景屿也第一次认真而又严肃地看向了眼前不可置信的伊莎贝尔。

这么多年没见,母亲的脾气还是没变。

“这怎么可能。”

伊莎贝尔看着大儿子怀里的邱秋,第一次连发髻乱了也没有去拨动。

自己又被拒绝了!而这一切毫无道理。

“我很爱爸爸哥哥……”

虽然长个子了还被哥哥抱着有些窘迫,只不过邱秋还是认真地解释了一句。

妈妈会很伤心吗?

“嘿嘿嘿,就是就是,我弟弟那么爱我呢,怎么可能走掉啊。”

原本担心得连头发都要炸开的邱亦铭瞬间松了口大气,整个人都虚脱又诡异的高兴。

本来还害怕弟弟会真的跟同样是鸟类的妈妈走了……

弟弟还说喜欢自己!

ovo!

“莎莎,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邱崇山也捏了把冷汗,咳嗽了几声后试图说点什么,但是总觉得说什么又都不太对。

而伊莎贝尔看着小家伙淡紫色的眸子,还有被自家大儿子抱在怀里下意识信赖到了极点姿势后,沉默了许久。

漂亮的眉尖蹙起,仿佛根本不能理解这种反常的举动。

“不错,邱崇山,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有点本事了。”

“哪里,哪里哈哈哈……小家伙懂事嘛。”

邱崇山眼睁睁地看着伊莎贝尔起身后,一旁的邱秋却伸手拉住了伊莎贝尔的衣袖。

“吃饭了吗?妈妈。”

一声软软的“妈妈”,瞬间让插着手的伊莎贝尔停顿了下来。

“对对,晚餐也已经准备好了!夫人,既然晚宴也已经推迟了,留下来用餐也好。”

莱曼恰到好处的出现,倒是化解了这份沉默。

餐桌上,微妙的气息几乎自始至终。

直到邱秋在伊莎贝尔的要求下重新变成了小鸟团子。

“你看,翅膀得尽可能地舒展,滑翔的时候绷紧保持不动。”

伊莎贝尔耐心地指点起来,用指尖拨了拨小家伙软绵绵的绒毛。

“啾!”

被妈妈戳得有点痒,却还是乖乖地听话抬高了翅膀。

“飞到那盏壁灯上试试。”

伊莎贝尔露出了微笑,试着鼓励起了邱秋。

不知道为什么,被妈妈这样看着后,邱秋下意识地看向了平时不太会尝试的高高的壁灯。

“啾——”

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展翼飞了出去。

“妈!这太乱来了啊,弟弟平时飞不到那么高的,就算是兽型也……”

邱亦铭都把手里的餐碟放下了,震惊地试图阻止。

然而就在下一秒,壁灯上传来了一阵相当喜悦的鸣叫声。

“啾啾啾~”

自己居然飞上来了!

黏在鎏金壁灯上的毛茸团子开心又喜悦地蹦跶了好几下,一下子让全场大猛兽都惊喜了起来。

“我的天,乖崽儿第一次飞这么高!了不起啊!”

邱崇山笑得连嘴巴都咧开了。

“我还可以飞下去~啾!”

邱秋也忍不住开心地重新展开了羽翼,认认真真地后退了几步,冲着爸爸飞了过去。

“诶诶——!我的天,飞歪了,乖崽儿!”

只不过比起前一次意外的成功,这次临时出了点意外,一下子歪歪扭扭地栽了下去。

“啾——”

瞬间被一旁始终盯着的大哥给伸手一把托住了。

而伊莎贝尔微微后坐了几分,原本张开的手掌也垂落了下去,掩饰般地摸了摸宝石耳坠。

“以后必须小心点,摔下来怎么办。”

邱景屿无奈地握了握掌心里软绵绵的弟弟。

“就是,万一掉到汤里,就变成小鸟汤了!”

松了口气的邱亦铭也忍不住恐吓了起来,试图让邱秋多点注意。

“啾啾啾!”

自己才不会变成小鸟汤。

邱秋倒是翘着尾巴,啄了一下二哥伸过来的手掌。

莱曼看着眼前热闹的一幕,也微笑着眼角浮现了几道细纹,下意识地看向了夫人伊莎贝尔。

伊莎贝尔搅拌着手里的汤勺,看着这一幕第一次有些沉思。

夜色下的亲王府门厅。

“真的不跟妈妈走吗?”

伊莎贝尔罕见地半蹲了下来,摸了摸小家伙软绵绵的发丝。

“妈妈……”

邱秋抬眼看去,任由伊莎贝尔温柔地抚摸了半天。

不可以留下来么?

然而下一秒就被伊莎贝尔亲吻了一下额头。

“妈妈的晚安吻。”

伊莎贝尔笑着捏了一下呆住的邱秋,便习惯性地吩咐起了一旁的莱曼。

“好了,小家伙先回房睡觉,已经不早了。”

“是,夫人。”

莱曼不假思索地牵住了邱秋,拉着一步一回头的小家伙上了楼。

留在原地的邱景屿看着母亲上了车,上前帮忙关门时还是犹豫了片刻。

“母亲,这些年虽然不知道您去了哪儿,但您身体还好吗?”

想到山姆叔叔的情况,邱景屿不得不多想了几分。

母亲甚至始终联系不上,直到这一次主动出现在了第一星域。

“头疼了就睡觉,还能怎么样。”

伊莎贝尔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扶住了额头,语气散漫。

“你们俩真的不跟我走?”

“是。”

随着邱景屿的回应,还有不远处邱亦铭的表情,伊莎贝尔微妙郁闷地瞪了一眼一旁始终不敢说话的邱崇山。

“走了。”

车门一关,便直接远走了,邱崇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

“这是什么意思,邱崇山那家伙什么时候跟小家伙们关系都这么好了,他在打什么主意。”

车里,伊莎贝尔近乎自言自语地说着话,又像是等着某个不存在的答案。

“那个,伊莎贝尔阁下……这、这就是很正常的父子关系吧,看起来甚至没有分居。”

助理萨尔曼倒是忍不住回应了。

“那小儿子为什么不喜欢我?”

伊莎贝尔瞥了一眼,直接询问了起来。

“就算您是母亲,小儿子肯定也是喜欢跟他关系亲近的存在啊。”

一个像是客人,一个才是亲人。

这跟颜值无关!

“不过您最近精神状态如何?不会又突然沉眠吧,这次还好开学前一天拍摄成功了,整个剧组等了您整整半个月。”

好在这次只是半个月就醒了,要是又来个一年半载,都得考虑紧急备案了。

“……”

然而伊莎贝尔只是抵住了下颔,看向了夜幕里早已消失的亲王府。

夜幕里隐隐滑过闪电,竟然是下起了大暴雨。

“新买的那套公寓,安排人装修个儿童房如何?现在的小家伙都喜欢玩什么?”

“第一星域这边有什么游乐园?或者适合亲子活动的地方?”

“啊?!”

萨尔曼震惊地看向了车后座。

“……或许,也可以从小家伙身边的朋友入手。”

伊莎贝尔点了点车座,微微颔首。

脑海里却滑过了早上在学校里看见的那幕。

呵,自己怎么可能在儿子心里地位比不上邱崇山那傻子。

:-)

看着伊莎贝尔勾起的红唇和握紧的拳头,萨尔曼诡异地握紧了方向盘。

自己当初只不过是被伊莎贝尔阁下救下的一只小苍鹰罢了。

但是,看着伊莎贝尔阁下终于变得这么精神奕奕,似乎也不是件坏事。

房间里,靳凛看着那眼巴巴蹲在窗台上的小妖怪,甩了甩尾巴。

“下雨了。阿凛,你还记得你妈妈吗?”

邱秋走了过去,试图一把举起了自己的小龙。

虽然阿凛变成人比自己高了,但是小龙的时候还是可以抱在怀里的。

“……”

然而眼看着这小妖怪习惯性地就要把脸贴过来乱蹭,靳凛严肃地展开龙翼,一下子飞了出去。

“阿凛,有妈妈的感觉好像很不一样。”

没有抓到靳凛,邱秋却摸着自己的额头,继续认真地说起了话。

“你妈妈以前会给你晚安吻吗?”

晚安吻?

这种丝毫不符合龙族种族特性的习惯,怎么可能存在。

“没有。”

靳凛看着钟,正打算催这小家伙早点睡觉。

“原来你也没有。今天妈妈走了,明天我也没有晚安吻了。”

还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回来。

邱秋看着靳凛,自言自语一样地担忧了起来。

“轰隆——”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的雨势却似乎越来越大了,就连花园里的树也随着暴风微微弯曲摇晃。

玻璃窗上很快打起了豆大的雨点。

而靳凛关灯后,却意识到了一点不对劲,那小妖怪突然变得格外的安静。

换上睡衣后软绵绵地蜷缩在被子里,连脸蛋都只露出来了一小片。

蹙眉展开龙翼,停在了这小妖怪的枕边。

靳凛试图看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下一秒,就被被子里的手一把抱住搂入了怀里。



明明可以躲开,只是下意识地收敛起了龙鳞的锋利边沿,仿佛大型抱枕一样地被圈了起来。

“轰隆——”的一声雷鸣再度响起,这一次的夏日骤雨似乎格外迅猛。

几乎是同一时刻,小家伙也抖了一下,像是被吓到了一样。

“你怕打雷?”

靳凛突然别有意味地询问了起来,仿佛发现了这小妖怪的秘密。

“啊?胡说,我不怕啊?”

邱秋瞬间认真反驳了起来。

只不过下一刻雷鸣声里猝然扣紧龙鳞的手掌,却暴露了一些蛛丝马迹。

“不许说话了。”

仿佛意识到了靳凛又要开口笑自己,邱秋一下子抢先出声。

下一秒便凶巴巴地亲了一下靳凛的额头。

“晚安,你该睡觉了,阿凛。”

困得迷迷糊糊的声音,朝着被子里挤了挤后变成了一颗毛茸茸的小鸟团子,窗外的雷鸣声也终于消失,点点滴滴的雨幕声却助眠极了。

长久沉默的黑暗中,下一便飞下了一道身影,化作了人形脸色严肃地站在了窗前。

习惯性地带着威严,只是身后的黑色龙尾却在有些僵直。

晚安吻?

小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罢了。

靳凛摸了摸额头,试图忽视自己的有点热的耳朵。

所以,以后每天都有么?

甩着的龙尾巴,却微妙地翘起来了。

果然越长大越麻烦。

[龙龙嫌弃]

“咔哒——”

然而也就在这时,门把手却被突然拉开了,下一秒邱亦铭的脑袋就探了进来。

微微睁大了眼睛。

奇怪,怎么像是看见了个人影。

“睡着了,打雷了也没醒。”

压低了嗓子对着身后喊了一句后,邱亦铭蹑手蹑脚地走了床边,伸手拨了拨被子。

一颗奶金色的毛茸团子便从被窝里露了出来。

啊啊嘿嘿嘿嘻嘻嘻,还是好可爱哦。

qwq

“你在干什么?”

然而就在邱亦铭试图低头狠狠吸一口的时候,就被蹙眉跟着走进来的邱景屿一把抓住了胳膊。

“嘶嘶嘶——哥你疯了?晚安吻啊,不知道吗?!”

用气音暴躁地说起了话,邱亦铭狠狠瞪了过去。

然而下一秒就被邱景屿一脸冷漠瞥了一眼,警告般地松开了手。

纠结地看了眼弟弟,恨恨地看了眼大哥,邱亦铭还是悻悻地盖上了被子,又检查了一遍窗户都关好了。

下次趁他去开会自己再来嘿嘿嘿。

“卧槽——”

只是离开的前一秒,还是差点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我靠我弟床底下有人!?”

“二哥,你们在干什么啊……”

变回人形后伸手揉了揉眼睛,乱蓬蓬的柔软发丝也挂在了耳畔,邱秋看向了床边的情况后,却有点茫然。

“那个是阿凛,哥哥,你干嘛欺负阿凛。”

千钧一发之际变成龙扑倒在地的靳凛,面无表情地被大狮子邱亦铭“逮捕”在了手中。

= =

累了。

“怎么可能!?我分明看见了人影。”

邱亦铭严肃地举着手里的“亚龙”,语气笃定。

“这小子,不会能变成人了吧?”

亚龙可以变成人吗?

随着邱亦铭一道慢悠悠的问话,靳凛难得诧异地看了过去。

“二哥,你是不是困了qwq”

然而邱秋下一秒就跑了过去,踮脚一把从二哥手里接住了阿凛。

“要是能变成人,就不能这么像玩偶一样地抱着了。”

邱景屿不置可否地看了一眼邱亦铭后,半蹲下来跟邱秋平视了起来。

“……为什么呢?”

邱秋不自觉地抱紧了几分。

“因为宠物跟人不一样。”

“可是阿凛是我最好的好朋友。”

“最好的好朋友也不行。”

“……”

抱都不能抱,岂不是晚安吻也不许了?

邱秋看着大哥,有点困扰。

教室里,等着老师到班前,邱秋却纠结地抱着怀里的新书,又看了看一旁的靳凛。

最后伸手戳了戳。



靳凛意外地看了过去。

“你会给你的宠物晚安吻吗。”

“……”

听到问题的这一刻,靳凛便微微蹙眉,微妙地又看了一眼这小妖怪。

“会吗?”

“……”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额头的话。”

沉默半晌,靳凛移开了视线。

“是不是据说你们的小龙,也会比较害怕孤独?”

无论如何,男主应该是最知道龙的属性的家伙才是。

“?”

“那如果多抱抱小龙,小龙是不是也可以获得安全感?”

“……”

靳凛微妙地捏住了书页,生平第一次有些举棋不定。

那种奇怪的回答违心说过一次,实在是不想再说第二次……

[龙族尊严作梗jpg]

“喝水。”

直接拿起一旁的水,打断话题一般地塞了过去。

“啊啾——”

然而邱秋打了个喷嚏后,也乖乖地接过来了热水。

虽然是夏天,但是也好容易感冒。

靳凛看着这小妖怪白得有些透明的肌肤,阳光下甚至能看见眼睫投落下的细碎阴影。就像是一块漂亮绚烂的冰块。

想要握在掌心里悉心焐热,却反而会看着慢慢融化。

而不远处的教室后排。

“你看,亲王府的那小儿子才是真的恶霸。”

“对面那位可是阿莉丝长老的子侄,都在给他做跟班端水,传闻都是真的。”

“可是,他看起来……有点好看。”

而且是那种,带着点孱弱又矜贵的惊艳感。

有人托着下巴,忍不住一直盯着看,就是有种魔力。

下意识觉得对方不是坏人……

骂你都觉得声音好听。

“所以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醒醒,白痴!”

【滴,反派值+10】



【我去,又加了反派值诶!?】

邱秋披着外套后茫然地抬眼看了下周围,却被靳凛直接打断了。

“水喝完了吗?”

“没有……qwq”

眨巴了几下眼睛,邱秋有点奇怪。

【这男主啥意思,我怎么感觉他想做我们爸爸?】

小系统也意识到了某种不对劲。

作者有话要说:  秋秋小美人越长大越好看罒﹃罒请阿凛好好宠着!

嘿嘿嘿,秋秋~!嘻嘻嘻!

靳凛:-)

qvq么么叽!提前说一下,松鼠18号有场特殊的考试,那天的更新可能会不稳定一点,但是应该尽量会不断更。

感谢在2021-09-12 23:36:14~2021-09-13 23:44: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皿~、学习学习我爱学习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2370406、啾一口星星w、47239931、只追日更、雪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毓 118瓶;瑄、墨丹青 72瓶;暴躁的荷花。 50瓶;许叁水 40瓶;凝清羽 38瓶;桀桀桀 37瓶;zero、joyin、鱼白 30瓶;叶叶子 28瓶;冬眠 25瓶;48418418、长安归故里、crush°、白糖、suger、子不钰、竹笋、九七、弑魂熙、anna、凤至、喵 20瓶;少宇papa 17瓶;洛白、歆羽 15瓶;数珠丸恒次 12瓶;醉里挑灯画红颜、凉山以凉、我要淡定、harry、肖战糊穿地心、懒人一只、是小饭饭呀、855552、z、雪樱、满天星piu、太可爱了叭、南方有北、云豆、‘藌_餹兒、sher、西小希的西、柒、46030976、马儿呀、烟艇记、檀小曦嘻嘻嘻、53275511、50157209 10瓶;神仙收容所所长、celery 9瓶;枔风、南浔、莜笙 8瓶;阿雅 7瓶;宇、看不完更新睡不着 6瓶;叶子清、白俞、小宇、风铃~( ̄▽ ̄~)~、想养一唧喵、ani、february、潇潇 5瓶;杂食、是尘崽呀、小铃铛、赵怀訡、46669479 4瓶;墨晴、悠悠、~皿~、拾染 3瓶;狗子我来了、呱唧呱唧、顾子俞゛、奶瓶、小小子曰 2瓶;凶狠的卡机卡机、暂无、软小娴、清梨、流恋之夏、太太,摩多摩多、慢慢好运、素言、莫如归pz,sb、扁舟行初赏心多、看见我就叫我去学习、落日余晖、不走寻常路的猫、g_s★、空空空空空空空耳。、daydream、贪吃爱睡、肖战和莫如归麻烦锁死、往后余生、月沂、万马奔腾、一只懵逼的蛋挞、小踏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