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99章 第 99 章(一更)

第99章 第 99 章(一更)


沉寂的老宅, 几乎久违地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

花园里也重新种起了新生的小花苗,挂着几滴露珠在夜风里摇曳。

“树也发新芽了!哥哥。”

抱着水壶的邱秋站在大树前,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精灵树分树。

“你用了精神力?”

邱亦铭也好奇地看向了这棵生命力突然格外旺盛的树。

“一点点, 它似乎很喜欢我的精神力。”

最关键的是, 邱秋忽然发现自己的精神力里, 带上了一种很斑斓的碎金色。

随着的精灵树分树的枝叶舒展, 花园里新种下的花朵们在绿莹莹的氤氲光雾下, 几乎瞬间奇迹般地生根发芽了起来。

就像是被加速生长了,有些彻底绽放了,没有绽放的花苞也撑了出来,仿佛明日清晨就能彻底开花。

“天啊, 小少爷, 这简直不可思议。”

秘书官科尔带来的一众园丁跟侍者们,都微微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奇迹般的一幕。

一切都生机勃勃了起来,甚至有种更胜以往的趋势。

这棵树就像活过来了一样。

“可是精神力是怎么回事?”

而邱景屿倒是微微垂眸, 伸手牵住了邱秋刚刚抚摸树干的手掌,上面还隐约带着些精神力的痕迹。

“龙的气息……哥哥。”

“我真的在龙池里呆了很久。”

任由哥哥牵起了手,邱秋忍不住认真地说起了话。

也许是自己在阿凛里的“巢”里呆了很久。

“……龙池!”

邱亦铭从花丛里一跃而出,金色的毛毛里都滚了一地的淡粉色花瓣,低头嗅了嗅自家弟弟。

emmm,还真的一股子龙味。

只是……

“真的把你放到龙池里了?”

那群龙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哪怕再怎么不喜欢龙族, 对于龙族圣地里属于传承遗迹的龙池, 邱亦铭也是有所耳闻的。

里面蕴含的能量, 据说可以滋补和净化这世界上的一切。

“是真的哥哥,他们……没跟你说吗?”

“我觉得之所以把我留在里面,一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伸手拨了拨眼前浑身花瓣的二哥, 邱秋也忍不住耐心地解释了起来。

“甚至很可能是因为,一旦我离开那里,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呢?为什么没有沟通呢?”

小心翼翼地尝试暗示起来,果然没有再触发系统的警报。

似乎这样程度的对话,是在小世界的逻辑范围许可里的。

“……沟通?”

邱亦铭忍不住伸出大爪子挠了挠脑袋,眼神倒是微微飘了起来。

第一时间冲过去抢人打了一大架后,似乎……

这个词就没在双方自词典里出现过。

“那种眼高于顶的家伙就是可恶,谁的拳头更大就是最好的沟通方式!”

所以自己才跑去战场上疯狂升级了么。

只不过,好像精神力越是提高,脑袋里面就越疼,就如同突破了某种本来不该实现的条件。

“……二哥,你怎么脾气又回去了?而且头疼是什么情况。”

邱秋看着眼前微妙不自在的二哥,还是忍不住抚摸起了二哥的毛毛。

今年得好好养一养二哥,让二哥重新变得帅气又健康!

“就是那个什么?越来越强的时候,脑袋偶尔也就越来越痛,像是里面张开了一张大网。”

被摸得尾巴一甩一甩,邱亦铭下意识高高兴兴地就跟弟弟全盘说了个遍。

“之前怎么没说?”

就连一旁的邱景屿,都神色严肃地看向了老二。

“哈哈……之前啊,这有什么好说的,真正的凶兽怎么会惧怕区区头痛呢!”

当然,如果弟弟在的话,喊疼那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因为想被弟弟摸毛毛~

“二哥,那我现在摸着的话,还疼吗?”

“不疼了~舒服得恨不得起飞!”

邱亦铭直接趴在了自家弟弟身侧,甚至伸出舌头舔了好几下,当然是收起了舌尖上的倒刺。

“……”

而邱秋看着眼前的二哥,内心里却莫名有种猜测。

也许是因为原书里的二哥这个时间点上已经去世了,精神力根本不该突破到这个程度,所以才会隐隐感觉到制约?

然而小系统自己始终联系不上了。

“小少爷,其实是这八年里,高等龙族几乎全员驻守在了秩序之巅上,外界根本无从得知情况。”

一旁的秘书官科尔看着这里,笑着叹了口气后,倒是解释起了先前的疑惑。

“一只龙也没有下来吗?可是以前不是还会下来看电影的吗?”

明明已经开始接触外界了才对。

听到科尔的回答了,邱秋也下意识地追问了起来。

“龙族里似乎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邱景屿伸手摸了摸弟弟的脑袋,才语气淡淡地交代了原因。

包括议会院,这八年里哪怕是最高等级的会议,那位分管长老也根本没有出现了。

“不过,关心别人之前,必须先好好检查一下自己。”

就在邱秋试图继续询问的时候,邱景屿却转身看向了庄园门外。

一位异常眼熟的山羊胡子的老人被侍者搀扶着从悬浮车里走了下来。

“克莱尔爷爷!”

哥哥居然把克莱尔医生找回来了?

光是看见克莱尔医生,邱秋都微微睁大了眼睛。

“好久不见,我的小少爷,哦,还有议长大人,以及邱亦铭少爷,都已经长这么高了。”

克莱尔站稳之后刚刚抬头,便看见了齐齐看来的这一家子,同样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还真是莫名让人觉得一切有了生气起来。

而被重新布置好的卧室里,所有人都看向了正在低头读化验单的克莱尔医生。

“我弟身体到底怎么样?”

邱亦铭都恨不得给克莱尔医生挤开,自己坐到那儿一个字一个字的研究个遍了。

“噢……这事儿可急不得二少爷,而且,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克莱尔明显看出了邱亦铭的着急,老神在在地扶了扶自己的圆形眼镜后,才有些不解地看向了床边坐着的邱秋。

“我怎么了吗?克莱尔爷爷。”

被看得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很奇怪,连当年感受到的那种先天性的孱弱,都出现了被治愈的倾向。”

“至少目前来看,小少爷,您简直可以说是一位完全健康的小家伙了。”

哪怕是自己,也不需要再开任何药物了。

克莱尔语气慢悠悠地宣布结果后,满屋子的人尤其是邱亦铭,神色却古怪了起来。

“我也觉得,感觉变得很有力气。”

虽然睡了这么久,但是醒过来的第二天,就没有那种虚弱的感觉了。

邱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和几乎能够随心所欲出现的精神力,都陷入了一种微妙的迟疑之中。

在阿凛寝殿里睡了一晚。

醒来就彻底不一样了。

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与老二邱亦铭下意识对视后的邱景屿却不得不想起了最初医生的判断。

【如果身边有血脉格外强大的存在愿意用血脉之力护着……】

血脉之力,龙池……沉睡了八年。

这其中,难道会有某种关联?

但龙族会这么好心?

……

“哥哥,也许龙族的确是有什么考虑的。”

从克莱尔医生的手里接来了诊疗单后,邱秋认真地看向了哥哥。

这一次配上了化验单,几乎凭空多出了一倍的可信度。

“那也不是他们不言不语就把你带走的原因。”

“今天晚了,先早点休息。”

伸手从邱秋手里拿走了那张诊疗单后,邱景屿却不分由说地按住了小家伙的脑袋。

“我已经长大了,哥哥。”

别像再对小孩子一样了。

伸手摸了摸哥哥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邱秋也有点无奈。

“所以说,家里跟龙族到底发生什么了?”

淡紫色的眸子认真地看了过来,俨然不说清楚的话,根本不打算就像小时候那样被安排着关灯睡觉。

“这个……或许我可以解答?”

克莱尔医生看着这一家子,也莫名有点感慨万千。

“我只是听说,府上跟龙族似乎大战了一场……咳,看起来,是真的?”

只不过这条流言在星际里流传的时候,谁也不太敢相信。

毕竟根本没有人看见亲王府出现在秩序之巅脚下,至于秩序之巅内部的情况,那就更无从得知了。

“房间里的那面镜子吗?”

只是当克莱尔医生他们先行离去后,邱秋却瞬间看向了自己卧室里的那面镜子,直接猜到了原因。

阿凛寝殿里那面破碎的镜子,可是自己卧室里的镜子,却依旧完整,通道被单方面毁掉了……

而邱景屿显然也想起了那面镜子,看向小家伙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份莫名的情绪。

当初发现这面镜子背后秘密的时候,几乎整个亲王府都陷入了震动。

“哥哥,我其实认识龙族的陛下。”

只是抚摸着这面镜子,邱秋却突然意识到,似乎还有另一种方式可以让爸爸哥哥们理解这一场意外。

“!?”

“这什么时候认识的!?”

原本已经有点昏昏欲睡的邱亦铭都整个炸毛了,不知道是震惊还是愤怒。

眼皮子底下,居然让那家伙认识了自家弟弟!?

“……他去克莱斯特中级部上学了,我们刚好是同桌。”

而尘封的老宅仓库再度被打开,直到揭下了巨幅油画上的那道遮尘布,曾经的那副油画才再度露出了面目。

“看!预言画上就预言,我会跟他认识!我在这儿,他在这儿。”

“那天,接我去皇宫玩的。”

“但是我害怕家里会生气……所以我才没有说。”

“对不起。”

踮起脚认真地指了指龙角后的那一撮小绒毛,又比划了半天后,邱秋才希冀地看向了身后已经彻底面色微妙的哥哥们。

有点紧张。

最关键的是,阿凛那家伙到底是不是没长嘴,当时但凡好好解释一下,或许爸爸哥哥他们都不会这么生气了。

阿凛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回去睡觉。”

邱景屿沉默了许久后,才看向了眼前的弟弟。

“明天再讨论这个问题。”

墙角的金色挂钟已经即将指向午夜12时,尽管老宅里依旧灯火通明。

自己好像,还是说出了一件让哥哥们很难接受的事情。

一个晚上的话,明天早上哥哥能心平气和的听自己说话吗?

更关键的是,自己回来得好匆忙,回到家才发现,联络阿凛的方式似乎断掉了。

镜子已经没有了。

就在邱秋抱着枕头坐在床上下意识发呆的时候,窗外却突然传来了奇特的动静。

“嗷——!”

窗户被重重撞击了一下后,一团红颜色整个儿贴在了玻璃上,颇为狼狈地滚了进来。

“主人!主人主人!我回来了!”



“奥特涅斯!?”

光是看见熟悉的小红龙出现在了窗外,邱秋都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惊喜感。

好像一切都开始慢慢回来了一样。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一把抱起奥特涅斯后,直接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金色的长发都随之飞舞了起来。

啊啊啊,好幸福呜呜呜!又被主人抱住了~!

自己这是在做梦吗!!

被抱在怀里的奥特涅斯都恨不得变成一团小玩偶了,永远都黏在主人身边才好!

“主人!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您!陛下他到底在做什么啊!”

泪眼汪汪地扑棱起翅膀,在主人面前还是忍不住变成小幼崽的模样。

大概是方便撒娇?

万一被主人看见自己成年的形态,好像……好像容易被嫌弃?

“阿凛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做了坏事……?”

其实自己也正想问奥特涅斯。

小黑龙的阿凛呢?!

“可是,您沉睡之后,我根本就联系不上陛下了,王府里的大家以为陛下他飞走了,我也不敢说出原因。”

期期艾艾地看着眼前的漂亮主人,奥特涅斯突然觉得自己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龙了。

秩序之巅又有什么意思呢……

“奥特涅斯,我想联系阿凛,你有办法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从哥哥、奥特涅斯嘴里的各种消息,邱秋莫名产生了一种猜测。

阿凛这家伙,不会真的瞒住自己什么了吧?

而且一开始自己在龙池里睁开眼,他就一直在里面泡着。

上一次看见阿凛去龙池,似乎还是因为胸口蔓延到手臂的那条伤口……

如果因为自己的离开,书里的剧情再度朝着原书回归,那么原书里最后变成暴君的阿凛,会是因为那道伤口吗?

“啊??不行!现在您绝对绝对不可以去找陛下!”

只是邱秋刚刚询问了出来,奥特涅斯便整个爆炸了。

“为什么?”

邱秋看着眼前奥特涅斯似乎知道些什么的反应,淡紫色的眸子也注视了过来。

“………………”

“没有为什么,总之现在不能去。”

马上陛下躁动期就要来了,现在过去,主人绝对会超级危险。

奥特涅斯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简直是暴露给了主人什么消息,瞬间翘着红尾巴移开了视线。

不能跟主人对视,否则自己会忍不住全盘说出来的!

只是下一秒,邱秋便伸手一把摸住了奥特涅斯的龙角,轻而易举地将小龙脑袋掰了回来。

奥特涅斯:qaq

呜呜呜,主人这根本就是作弊……

自己完全没办法拒绝啊!

“总之您不能过去……陛下他现在应该是躁动期,整个秩序之巅都会严阵以待的。”

嗫嚅着说出了口后,奥特涅斯便紧紧揪住了自家主人的衣角。

更何况陛下还是龙族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君主,对于这一次的躁动期,整个秩序之巅都已经准备了整整八年。

绝对危险到了极致。

“……阿凛那家伙,果然是这样。”

只是抱着奥特涅斯,邱秋看向窗外的南方,简直心情都要被靳凛那家伙弄得一塌糊涂。

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主动开口告诉别人。

可是不告诉别人,大家怎么会知道呢?

就算真的很厉害,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的话,那家伙就不会觉得孤单吗?

“……”

然而抱着奥特涅斯,邱秋认真地环视了一圈卧室后,突然想到了什么。

走到书桌前就打开了那只小木盒,里面的紫色宝石瞬间滚落了出来,而另一块黑色的鳞片也随之掉在一旁。

“!!!”

奥特涅斯都没想到自家主人居然能一瞬间就想起这块龙鳞,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

自己本来还想着,就算说了也没事呢……

反正现在的亲王府肯定不会允许主人过去的。

“好烫……”

只是当邱秋伸手捡起那块黑色龙鳞的时候,却瞬间被上面滚烫的温度烫到了指尖。

素白色的指腹上都红了一圈。

这还是阿凛的龙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伤到自己。

“我的天,都已经开始发烫了,这绝对不能去啊主人!”

古往今来,还从来没有哪一任君主躁动期,会连带着赐下的鳞片都有所感应。

“阿凛?阿凛你听得到吗?”

试着说起了话,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只能隐隐感受到龙鳞里微微颤抖的紊乱能量。

“奥特涅斯,不是在开玩笑,你知道的对不对?这块龙鳞,应该不止可以对话才是。”

焦急又镇定地捏住了龙鳞,连带着整个掌心都变得滚烫了起来。

只是淡紫色的眸子,却认真地看向了一旁的奥特涅斯。

“天啊,主人,您别握着了,手都要烫红了,很痛的,我……”

奥特涅斯光是看着主人从来没有受过伤的手明显被烫的已经出了水泡,整只龙都心痛又纠结了起来。

“的确是可以……只要,捏碎这块龙鳞。”

“就能传送到陛下的身边一次。”

……

苍天啊,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说出来这个秘密!

早知道自己就不这么急着从胖达那家伙身边回来找主人了!

奥特涅斯几乎是话音刚落,身前便已经失去了那道身影。

只剩下了几块黑色的碎片,掉落在了地板上。

而此时的秩序之巅最高处,咆哮般的龙吟声近乎撼动天地。

隐隐之间甚至可以听到碎石滚落的声音。

整个龙池里金色的池水都已经蒸发了将近一半。

“亚伯拉罕长老,我们必须先撤离了,否则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更何况我们留在这里,与陛下的龙息只会相互抵触……”

安吉亚勉强保持着平衡催促了起来,就连亚伯拉罕也只能担忧至极地看了一眼身后,最终咬牙展开龙翼飞向了远方。

……

终于都走了。

而感受到数道强悍气息的消失,龙池里的靳凛才微微喘息着,睁开了金色的龙瞳,凝视起了自己的龙爪。

诅咒的力量蔓延开来了。

当咆哮的龙吟声消失后,整座大殿也只剩下了寂静的风声。

……

“阿凛——?!”

只是就在靳凛试图闭上双眼,盘旋在那道依旧未被撤走的“巢”旁时,半空里却遥遥地传来了一道呼唤声。

带着一丝焦急,更多的却是难以言喻的担忧。

让人不得不去在意。

捏碎鳞片后直接出现在了半空中,便直线般地坠落了下去,飞到一半邱秋才意识到,自己是有翅膀的!

试图呼唤出掩藏在脊背里的白色的羽翼,闭上双眼认真地催动起了精神力,隐约带着些碎金色的光芒,瞬间连带着羽翼一同浮现了出来。

成年后的双翼,多了一丝优雅又从容的味道,而碎金色的光芒更是增添了说不出的神圣味道。

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扇动羽翼,便已经直接落入了一个怀抱,下一秒,宽阔而又巨大的黑色龙翼便已经紧紧包裹了起来。

连人带翅膀一块牢牢地护在了怀里。

除了几根软绵绵的白色羽毛,从黑色龙翼的缝隙里轻轻冒了出来。

“阿凛,能听得懂我说话吗……?”

睁开了双眼后,便猝不及防地与金色的龙瞳对视了起来,危险而又淡漠到了极致。

然而环抱着脖颈的双手却忍不住更加收紧了几分。

“很痛吗?你的鳞片都在发烫,水都被你蒸发了,阿凛。”

一块落入了池水之中,邱秋才忽然发现,以前能到自己小腹的龙池水,如今几乎只能堪堪地到小腿了。

伸手沿着阿凛的脸颊抚摸了起来,邱秋忍不住地捏了捏眼前一言不发的家伙。

很神奇……

明明知道阿凛似乎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但是却并不会觉得害怕。

甚至本能地觉得很安全,不会被伤害。

“很痛。”

出乎意料的是,神志不清的状态下,眼前的靳凛终于声音嘶哑地开口了。

甚至第一次近乎示弱般地承认了身体的痛楚……

“那怎么办呢?有药吗?还是我们先出去,摸一摸会不会好很多?”

被眼前的阿凛跟大型犬萨摩耶一样地扑在怀里,邱秋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

还能听得懂自己说话。

“……陪着我吗。”

只是被抚摸着额头上的两道巨型弯曲的龙角,靳凛却下意识地埋头在了脖颈间,近乎驯服般地被指腹从龙角滑过。

连躁动至极的精神力,这一刻都像是被冰凉的小冰块沿着边沿一点点地触碰。

又在做梦了?

居然看见了。

“我当然会陪着你,不用抱得这么紧,你的躁动期一个晚上可以过去吗?”

“以前陪着二哥的时候,他睡一觉就好多了。”

勾起唇角看着怀里像发烧的阿凛,邱秋也耐心地回应了起来。

只是下一刻,靳凛便抬起头,猝不及防地直直看了过来。

对视这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脸色便有点发热。

大概是距离有点太近了。

“阿凛,以后再有事情每次都告诉我,可以吗?”

别再瞒着别人了。

也别再总是像个闷嘴葫芦了。

原本许多想说的话,看见眼前罕见狼狈的阿凛,邱秋也有些说不出口了。

转移话题般的,用素白色的手掌有点随意地扒拉了下额头上的龙角。

“阿凛,你的角也变得好大。”

“脖子上也浮现出龙鳞了……”

沿着脖颈一路细细的抚摸,便摸到了坚硬的鳞片,有点儿好奇。

脖子上也会有龙鳞?

而原本神色淡漠的靳凛,却突然微微僵硬了几分,甚至连耳朵也染上了几分灼热的味道。

“……”

自己的这个梦,有点怪。

“怎么又不说话了?刚刚问你的话呢?”

只是意识到靳凛有点僵硬沉默的趋势后,邱秋顿时蹙眉认真地看了过去,就差揪着脖子上的龙鳞逼着这家伙答应了。

以后再瞒着,万一自己没猜得到,奥特涅斯也正好没回来,可怎么办。

“……”

黑色的龙尾巴,不自觉地再度环绕了上来,连带着白色羽翼的边沿一块拥入了怀里。

好怪的梦……

但是,不讨厌。

【滴——目标宿主锁定,再次成功链接!】

而小系统气喘吁吁地赶到了龙池,刚刚睁开眼便看见了称得上可怕的一幕。

【卧槽,宿主宝,快特么放手啊!那是逆鳞……!!龙的逆鳞!】

摸一下特么会出生命危险啊!

这rua狗勾一样的动作是什么鬼!

“……逆鳞?”

揪着鳞片的邱秋,甚至来不及开心小系统再度出现了,便有点脸色窘迫地看向了怀里一脸威严的阿凛。

……

好像,有点冒犯……

作者有话要说:  啵啵啵~这是小兔子的第二幅预言画呢~

二更明天中午12点前掉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