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111章 第 111 章

第111章 第 111 章


“啊, 主人?您让我载着您飞去秩序之巅找陛下???”

奥特涅斯呆滞地看着眼前神色焦急的主人,下意识地翘起了龙尾巴。

“是,可以吗奥特涅斯, 这很重要。”

邱秋认真地重复了一遍,语气里却是遮掩不住的着急。

“……那、那好吧, 但是我可能会被拦下来。”

可是为了主人,自己也挺愿意的。

几乎瞬间化作了红色的巨龙, 一下子载着背上的主人飞向了南方的秩序之巅。

“可是,您现在去找陛下做什么?不是可以用龙鳞……草!”

一路上的奥特涅斯喃喃到一半, 突然反应过来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我怀疑爸爸现在在阿凛那儿……阿凛经常用鳞片来找我。”

抱着奥特涅斯的龙脖子,邱秋也紧张地看向了秩序之巅。

“妈耶, 那我们得加速啊——要不然就得是全星际的大新闻了!”

拍了拍翅膀, 瞬间化作了一颗红色的流星消失在了天幕。

而秩序之巅的领空处, 几只栖息沉眠的巨龙守卫掀开了眼皮, 竖行龙瞳不可置信地看向了领空上方。

如今居然有人试图擅闯秩序之巅?

而且,似乎还有些眼熟……

“奥特涅斯——?”

“呦,老熟龙哈哈哈, 打个招呼,放我们进去找个人?”

奥特涅斯甩着龙尾巴,没想到自己还是被发现了,笑嘻嘻地就想直接溜进去。

过分理直气壮, 以至于守卫龙都陷入了愕然地沉默。

“站住——奥特涅斯, 你早就没有进入秩序之巅的权限了!”

下一秒便惊动了一群反应过来的龙铺天盖地地追了上来。

“啧, 动静还有点大, 笑死,主人你放心,反正他们一个都追不上我!您的奥特涅斯是这世界上最强悍的龙!”

“仅次于陛下~”

只不过奥特涅斯回头看了一眼, 便斗志昂扬地开始了加速。

“奥特涅斯……你这样,好像让那些龙都吓到了,我最好还是说一声?”

完全没想到奥特涅斯路上打的包票就是直接闯进来,邱秋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身后。

淡金色的碎发烈烈张扬,然而熟悉的面容却落在了所有追击而来的龙族眼中。

“抱歉——我们是来找阿凛的,事后再让他补一个出入证可以吗?”

邱秋试着喊起了话。

“哎呀,您跟他们废话什么,谁叫他们追……”

奥特涅斯说了一半,便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主人挥手道歉了起来。

诡异的是,那群疯狂扇动翅膀追来的龙,还当真急刹车到差点撞在一处!

“好像有用,奥特涅斯,他们没有追过来了。”

邱秋眨了眨眼睛,又凑到奥特涅斯跟前小声地说起了话。

“……嘶,这。”

奥特涅斯抽空看了一眼,总觉得……这未必是那群龙真的听劝了。

更像是被吓到了。

“阿、阿凛……?”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胆敢喊出这种称呼!?

为首年迈的侍卫长龙震惊地停滞在了半空中,声音都有些颤抖,下一秒就被另一只龙捂住了嘴。

“啊啊啊您疯了,怎么敢喊陛下的这种称呼!!”

理论上来讲,直呼名讳都已经是僭越了!

“我的天,还直接冲向了陛下所在的主殿!?这可如何是好?”

年迈的侍卫长龙呆滞地看着那道红色的身影直冲云霄,整个龙都不好了!

“可是,那不是亲王府的那只漂亮小鸟吗?”

侍卫队里年轻一点的龙,倒是一眼认出了邱秋。

“那又怎么样!亲王府!?那岂不是还得立刻通报长老院!”

“不不不,侍卫长,您简直落伍了!如今的亲王府,可是陛下喊伯父的关系!”

?!

只是还没有等侍卫队里讨论出来一个真相,主殿的方向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堪称震动天地的虎啸声。

雷鸣一般的咆哮,仿佛要将整个秩序之巅削平!

龙族侍卫队:qaq

今天的秩序之巅,是肿了么?

而被奥特涅斯载着飞到主殿之外的邱秋,瞬间微微睁大双眼,直接看向了从殿门外先后飞出的两道身影!

“阿凛?爸爸?”

黑色的年轻巨龙一飞而起,尽管看得出动作依旧游刃有余,却又透露着几丝说不出的微妙僵硬。

不时还会回头瞥一眼,仿佛在计算着彼此之间的距离一般。

而后面饿虎扑食一样追上来的白虎,完全像小山一样山崩地裂地压倒了过来,整只老虎一时间甚至有种吞噬天地的气魄——

“爸爸?不可以这样的——!”

“主人!?”

奥特涅斯正大吃一惊,就发现自己背上一轻,主人居然直接飞过去了!

这也太危险了!

无论是陛下还是邱崇山那只大老虎,简直称得上宇宙间的最强战斗力了……

“你个混小子——!居然还敢给老子跑!站住,你再飞十米你试试看——啊嗯??”

邱崇山简直越想越气,尤其是刚刚那会差点蹭过来的龙尾巴。

这混账小子还敢用尾巴碰自家乖崽儿!?

给你一尾巴扯掉!

“邱崇山阁下,还请您冷静!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的!”

就连安吉亚也匆匆地追了出来,只不过奶茶色的龙形在一虎一龙的衬托下都小了许多。

然而还不待安吉亚出手劝住,前一刻邱崇山轰鸣般的咆哮声,下一秒便突然变得支支吾吾了起来,甚至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自己身后。

“乖、乖崽儿!?你怎么来了啊——啊?”

甚至来不及收回虎爪里锐利的寒芒尖刺和狰狞的脸色,便炸毛一样呆呆地看向了抱着自己脖子的邱秋。

仿佛被突然按下暂停键!

小家伙的白色翅膀在风里显得软绵绵的,淡紫色的眼眸却定定地看向了眼前的爸爸邱崇山,一眨也不眨。

“爸爸,骗子。”

明明答应自己的。

骗、骗子!?

而前一刻还像是要吞食天地的大老虎,被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到毛绒耳朵里,虎瞳剧烈地震,连尾巴都开始了打圈。

“哈?什么、什么骗子?”

“明明答应我的,爸爸,你说要跟龙族好好相处的……”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阿凛,邱秋却情绪有点低落地看向了爸爸。

连眉尖都微微蹙起了。

邱崇山:!!!

“乖崽儿,你怎么啦?爸爸什么时候骗人了……爸爸也没怎么样啊!”

邱崇山扭着身子,直接随手从宫殿上拍碎了一截大理石,哼哼唧唧地抱在了爪子里。

“那什么你看,爸爸只是爪子指甲有点长了,这不是,刚想找个石头磨一磨030”

石头:达咩?!

(-i_-)

“你看,这个石头,磨起来还挺舒服的哈。”

自顾自地磨了半天石头后,邱崇山眼巴巴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崽儿。

周围听到动静后赶来的巨龙们,愕然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都不知道是不是该直接动手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跑来秩序之巅就为了磨指甲?

你觉得会有人信吗!?

“……”

然而看着爸爸,邱秋却始终没说话,只是一下子从邱崇山那里拿回了那片黑色的龙鳞。

“啊——乖崽儿!你拿走干什么啊……”

有点委屈的声音突然就从邱崇山的嘴里喊了出来,不仅爪子都收起来了,摇着尾巴就小心翼翼地跟着邱秋身后追了上去。

想要伸出大爪爪摸摸自家崽儿,却又有点期期艾艾。

最后只是可怜巴巴地拨了好几下翅膀上的羽毛。

“爸爸,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被邱崇山拨了第三下羽毛后,邱秋才握着鳞片站定,重新看向了邱崇山。

而黑白相间的大猫俨然蹲在了跟前,明明体积大了几倍,却诡异地有点落寞,连大脑袋也垂下了。

“什么不是小孩子,爸爸眼里,那永远都是乖崽儿……”

只不过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耍赖一般地探头过去蹭了蹭。

长长的虎须都软乎乎地贴来了,然而下一秒就被邱秋伸手推到了跟前,严肃地抬头看了过去。

邱崇山:qaq!

居然连爸爸撒娇都不理了吗!!

至于另一旁的安吉亚松了口气,飞到了自家陛下身边,哪怕这会现场的全部龙族都下意识地看向了邱崇山那只大老虎。

这到底搞什么呢!?

当年打上秩序之巅的那只大老虎,这特么是个什么意思??

到底是猫还是老虎!?

而邱秋看了一眼邱崇山后,直接拍着翅膀飞到了靳凛跟前。

“邱秋小少爷……”

一旁的安吉亚担忧地看了眼已经在地上脸色逐渐变得不可置信的大猫,又看了眼正伸手牵住了自家陛下的邱秋。

“受伤了吗?爸爸的爪子很锋利的,力气也很大。”

“平时在家不小心都会捏坏东西。”

轻轻的声音传了出来,下一秒便抬眼看向了眼前的靳凛。

“鳞片让爸爸拿走了,对不……”

“没有受伤。”

“而且,心情很好。”

只是道歉的话刚刚说出来,靳凛便出声打断了这一切,垂眸看向了自己被牵住的手。

又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地面上没有翅膀的邱崇山。

前一刻威风凛凛的大老虎,这一刻脸色都已经快哭了,越看脸色越不可置信。

明明应该担心会不会让自己印象更差,但是……

还是忍不住地勾起了唇角。

“不用管爸爸……他这个家伙,总是这样。”

邱秋检查了一遍阿凛的确没有被爸爸伤到后,才沿着阿凛的目光看了一眼地上的老爸。

“那什么……欢迎来做客?邱崇山阁下,还有邱秋小少爷。”

安吉亚愣了几秒后,连忙带着一群侍者化解起了场面的尴尬。

“可恶——!”

只可惜邱崇山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谁要做客,你们龙族混账呜呜——”

“特么居然敢抢我崽儿!”

突然莫名想炸毛儿爆哭,邱崇山觉得自己这辈子还没受过这种委屈!

还害的自己被崽儿讨厌了!!

明明以前最喜欢爸爸的好不好!

远比先前更大更悲愤的一道咆哮声,几乎沿着秩序之巅直直传开了几公里!

“啊呀,这还真是难办啊……”

围观的奥特涅斯都挠了挠脑袋。

说起来,当初陛下明明是您自己带回来的……

不过这事最好还是别被这大老虎知道了。

要不然简直不知道得发生些什么。

万一真的找根面条上吊了,主人肯定还是得伤心的……

[奥特涅斯点头jpg]

“议长大人,可以请您留步一下吗。”

而本该散场的星际贸易联会,此刻分别追逐着亚伯拉罕和邱景屿的记者们,都集体震惊地看向了眼前突然出现的来人。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边气压已经快是负值了!居然还敢出现。

只不过当看清对面的青年后,这份震惊却又诡异地变成了一种敬畏的沉默。

居然是传说中第八星域的那一位!

代表第八星域出席的胖达,俨然正微笑着看向了面色冷漠的邱景屿,浑然不在意地伸手试图握手。

“议长大人,这位是莱蒙德的后裔,小少爷当年的同学……”

科尔诧异之余,反应过来后也迅速小声地提醒了起来。

这次开会议长大人光顾着想要回家了,倒是的确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而看着胖达,邱景屿当然回忆起了当年的那些事。

那只黏在弟弟身边的熊猫?

既然跟弟弟有关,邱景屿垂眸看了一眼青年伸出的手掌,沉默片刻还是握手了一瞬。

双方握手的这一刻,现场几乎瞬间亮起了一片闪光灯。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就让人下意识地想拍下来!总觉得里面充满了看不懂的氛围!

“很荣幸今天能见到您,家父家母也很想念邱崇山大人他们。”

“此次我代表第八星域官方,想邀请您和家人前往第八星域进行贸易考察,不知道是否有机会?”

!!!

而胖达的这一番话刚刚落下,整个场地里都响起了抽气声。

天啊,前几天才发生的贸易外交大成功,如今居然一下子就拿到第八星域的邀请了?

无论如何,第八星域作为九大星域里著名的贸易星,简直理所当然的富饶!

而邱景屿却抬眼淡淡地看向了如今的这一位莱蒙德后裔。

当初黏在弟弟身边的那只熊猫,如今可跟从前大不一样了。

至于线上的弹幕区早连带着一块震惊到了。

【哇……今年星贸会好热闹啊?这就是第八星域的熊猫吗?据说是很珍稀的物种?】

【卧槽!珍稀物种我也不同意!!第八星域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没有自己的脑婆?!】

【啥邀请考察,我看就是想让舅哥带着脑婆去第八星域玩叭!!醉翁之意不在酒,达咩——舅哥达咩啊!】

对于来自第八星域的邀请,第一星域的全体几乎直接疯狂炸毛了。

不过由于是星贸会,留言区倒是罕见的全星域联通,第八星域的民众自然也不甘示弱。

【怎么啦,邀请一下不行吗?我们胖达少爷可是熊猫呢!!当初还跟脑婆一起玩的你们忘啦?】

【就是就是,细细查一下,当年亲王大人他们都跟莱蒙德大人他们见过面啦!《黑天鹅》的首映礼!两家绝对世交!】

【嘻嘻嘻,脑婆~嘿嘿嘿~脑婆!拿来吧你!第一星域!![大猫口水馋涎jpg]】

而当年的口误“岳父”新闻被再度翻出来后,第一星域的民众们很快越想越不对劲。

【等等,突然觉得这就很离谱?第八星域的熊猫都喊过岳父了!为啥我们陛下才喊了个“伯父”??陛下,你是不是不行![大猫捶桌]】

【就是啊,靠,气死了,我们怎么能输呢!陛下,你应该赶紧喊脑婆!我们也要喊!我们不能输!】

【??迷惑,你们前面还说着要跟陛下公平竞争的呢???而且舅哥明显没承认哇!】

对于口径突然一转的现状,很快有迷糊地家伙冒了个泡泡。

明明前面大家还都在笑的……

【前面的给爷闭嘴!这已经不是我们与陛下的私人恩怨了,而是两个星域之间的战斗!脑婆怎么能给别人抢走呢!】

【没错,陛下可以追不到脑婆,但是第八星域绝对不行tut陛下——】

“……胡闹,简直是胡闹。”

至于现场的亚伯拉罕,冷笑地看着这一幕,近乎不以为意。

什么媒体曝光,都是胡编乱造!

“但是亚伯拉罕长老,为什么我们不能也接受这种新的传播方式呢?比如,我们可以辟谣。”

而亚伯拉罕身后的紫晶龙长老,看着这一幕却若有所思。

“……?”

“什么意思。”

亚伯拉罕看了一眼后,神色莫名。

“您看,亲王府既然这么擅长利用媒体的力量肆无忌惮,那我们龙族岂不是更可以!”

“我们完全可以找几个记者前往秩序之巅,让民众了解到我们龙族的威严与秩序。”

“绝无可能跟传闻里说的那样,简直一派胡言!”

什么陛下喊伯父,又是什么龙族都很喜欢追星……

光是想想最近全星际对龙族堪称没大没小的那些流言,都没有任何一只龙族会不感到被冒犯!

从前提到龙族,那可都是敬畏与恐惧!

“……”

而亚伯拉罕拄着拐杖,若有所思。

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呵呵,参观,有什么好参观的?你这小子……”

在一群侍者的陪同下,邱崇山罕见地参观起了这座皇宫,哪怕崽儿就在一旁盯着,都心情莫名诡异。

以前倒也来过很多次,就是从来没走过正门。

“拍摄指南,从入门到精通???你小子还看这个!?”

只是当邱崇山看见靳凛桌子上的这本大厚书后,忍不住狐疑地睁大了眼睛,看向了一旁的靳凛。

就连邱秋也好奇地看着阿凛。

而在全场的目光下,靳凛仅仅是抬眼看了下邱崇山。

一言未发,却诡异地让原本嫌弃撇嘴的邱崇山一秒钟内get到了这个眼神里的意思。

艹,不会是为了跟自己聊天才看的这书吧!?

光是脑袋里滑过了这个念头,邱崇山都恶寒到狠狠地甩了几下脑袋。

自己一定是疯了,这分明就是诡计。

大猫冷笑。

“呵呵,你以为老子会很感动!?别做梦了,休想——!”

大猫冷酷纠结。

“爸爸?”

邱崇山直接拍了一把桌子,下一刻就转身一溜烟跑了。

惹得邱秋都无奈地追了上去,又回头看了看阿凛。

爸爸怎么像是有点害羞了……

而站在原地靳凛仅仅是勾起了唇角,眼底的笑意却丝毫遮掩不了。

“……”

不知道为什么,邱秋耳尖也热了一下。

“爸爸,你别乱跑!”

阿凛这家伙,有时候不说话也让人觉得好奇怪……

“邱崇山阁下,这边是龙族的君主画廊,那边是后花园……如果您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去顶楼的露台俯瞰全景。”

安吉亚看着一旁重新被邱秋亲手押解回来的邱崇山,难得小心翼翼地讲解着。

自己都许久没有亲自带人参观过皇宫了。

说起来,恐怕整个皇宫都难得像今天这样热闹。

像这样敢大嗓门在陛下寝殿附近说话的存在,几百年里都没有出现过一个了……

“至于这边,是陛下的会客厅,旁边的话就是书房。”

“还有寝殿。”

讲解之余,宽敞的走道里几乎很久才能看见一排侍者路过,往往也是欠身后很快离去了。

而自从邱崇山被邱秋押回来强逼着“做客”委屈得不再说话,全程都似乎只剩下了安吉亚不急不缓的声音。

在空寂的走道里,甚至能够听到几分悠悠的回音。

就像这座宫殿一样,一切秩序井然,却又冰凉空旷得过分。

白天都已经如此,很难想象夜晚会是如何。

“你小子这么一只龙,住这么大个房间?浪费不浪费!果然都是龙族的臭脾气!”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恼火万分的邱崇山跟着逛了一圈后,都被这股氛围弄得心口有点闷闷的。

忍不住超大声地反驳了一句,打破了那股有些窒息的安静后,才舒坦地甩了甩尾巴。

从未接待过像邱崇山这样大胆访客的安吉亚愕然失声,下意识看了眼自家陛下,周围的侍者更是深深地低下了头。

“爸爸……”

邱秋无奈地喊了声老爸,邱崇山立刻甩着尾巴,乖乖闭嘴了。

说起来,亲王府虽然也大,但是的确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

莱曼管家会带着人随时出现,给花瓶里的鲜花换水或者擦擦灯,又或者告诉自己厨房里烤出了新的小蛋糕。

二哥回来后更是会很热闹,聊着聊着就一定会跟爸爸拌嘴。

而大哥表面上看起来不屑于参与,但总会有点恶趣味地不介意暗中加把火。

这时候妈妈就会忍无可忍地给每个人一拳头,然后给自己塞来一块小点心。

偶尔奥特涅斯也会挥着翅膀飘过,举起扫帚喊着主人开心扫地……

这些时候,阿凛在干什么呢?

“在想你。”

就在邱秋微微走神的这一刻,耳畔却响起了一道压低到了极点的悄悄话。



“什、什么啊?”

自己一不小心居然问出来了……

本想捂住耳朵脸热地出声凶这家伙一下,不要凑到耳边说话,真的很痒的。

“在想你还有几分钟过来。”

“会数着时钟。”

只是邱秋还没有来得及出声,靳凛便趁着邱崇山兴致勃勃地看着训练场里的设备,认真地说完了后半句话。

如果那段时间是晚上八点过来,那么七点半的时候就会感到期待。

就连等待的这三十分钟,也会多出一种说不出的心情。

就像是压抑着情绪冷静地在王座上端坐了一天,即将得到最后的那一颗奖励糖果。

连一丝味道,都不想遗漏。

周而复始,从离开的下一秒,就开始期待第二天的到来。

“……!”

不知道为什么,抬眼看着身旁的阿凛,耳畔还回响着刚刚听到的悄悄话,邱秋却莫名读懂了金色瞳孔里的这份情绪。

有这么夸张吗,阿凛。

然而哪怕只要爸爸一回头,就会看见阿凛这家伙牵着自己的手,这一刻也不是很忍心甩开。

反而……想要更牵紧几分。

“喂,崽儿,你来试试这个哦,有意思呢——”

邱崇山对于龙族训练场里的设备倒是十足感兴趣,终于想起来回头的这一刻,靳凛却也刚好的侧过身,遮掩住了牵起的手掌。

骨节大了一圈的掌心,刚刚好能够包裹住白皙的手掌。

一如小时候被黑色龙尾巴圈在中心的奶金色小团子。

“……爸爸,你自己试试,我、我不是很感兴趣。”

有些结巴地回应了起来,邱秋看着爸爸。

“……?”

“喂,你小子走远点,别一不注意就靠过去,烦不烦?你自己不会走路??”

邱崇山狐疑地甩着尾巴就走来直接隔在了中间,跟座小山一样。

“爸爸!”

看了一眼抿唇的靳凛,邱秋也窘迫地一把揪住了老爸。

一时间不知道是阿凛过分点,还是爸爸过分一点……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安吉亚,却突然露出了几分笑意。

好像吵闹一点,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

“亲王大人,这里就是龙池了。”

“小少爷当时,也就被陛下留在了这处巢里。”

随着逛完了主殿,安吉亚在众人的目光下微微犹豫片刻,看着陛下并没有制止的意图后,才最终带着人走到了这处格外恢弘的古迹。

而邱崇山光是看见龙池中央那处鸟巢时,便下一秒地扣紧了掌心下龙池的龙纹石边沿,一眨不眨地看了过去。

哪怕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就是能够很奇妙的感受到,那处金色的“鸟巢”里,的确有着自家乖崽儿的气息。

而且,是很安心的味道。

自家乖崽儿,睡觉睡得很安心……

邱秋看着爸爸这样一动不动的反应,原本紧绷的心也莫名感受到了爸爸的情绪。

以至于下意识地变成了小鸟团子,扑棱着翅膀便落在了爸爸的肩膀上,用绒毛儿轻轻蹭了蹭。

“爸爸,我身体现在好着呢,壮壮的,胖胖的。”

有些软绵绵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下一秒就被邱崇山给逮着捉到了手里。

“胡说,你看,都是虚胖!全是你的这些毛儿。”

熟悉的话从嘴里再度说出来,只是邱崇山看着掌心里小家伙嫩生生的漂亮绒毛微微凹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抬起头,眨了眨眼睛。

“一握就都没了……”

尾巴也甩了甩。

“可我已经努力在好好吃饭了。而且,爸爸……是阿凛给我的龙血。”

“就像当初医生说的那样。”

扑棱着翅膀,轻轻啄了啄爸爸的耳朵,邱秋犹豫了片刻,便歪着小脑袋认真地说起了话。

而始终看着这里的靳凛,也直视起了邱崇山愕然投来的目光,冷静而没有任何躲避。

“乖崽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的龙血,怎么可能是这家伙给的……!”

邱崇山语气有点嘶哑,却下意识地试图抱着崽儿给隔开视线,总之不愿意给那混小子看见或者摸到。

“邱崇山大人,您可以感觉到的,陛下的本源气息,早就融入到小少爷的血脉里了。”

安吉亚轻声地解释了起来,又看了看自家陛下。

“胡说——!这小子为什么呢!?”

“我根本就……”

就在邱崇山怒瞪着靳凛走到跟前的时候,靳凛却伸手一把握住了邱崇山明显没用力气的手掌。

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龙池门外却传来了新的动静。

“陛下怎么会这个点来了龙池?”

苍老的声音几乎熟悉到了骨子里。

“长、长老阁下,我们真的可以来这里采访吗?”

另一道像是在佯装镇定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微妙地紧随其后出现了。

“荒谬,吩咐你们今日来,自然是要给整个龙族辟谣,将那些虚妄的谣言全部粉碎——”

“可是,您确信?”

亚伯拉罕嫌弃地看了一眼这群记者,只是推开大门后却发现这群记者一动也不动了,举着手里的相机,呆呆地看着远方。

“您确定,这是要辟谣?qaq”

而不是官宣吗???

领头的记者组长颤颤巍巍地抬头看了一眼亚伯拉罕大长老后,亚伯拉罕才狐疑地蹙眉转身看向了门内。

邱崇山那大老虎,俨然看起来像是在跟陛下握手!?

这岂有此理!?陛下何等尊贵的身份!



“你这个老匹夫——怎么会在这里!!卫兵呢?卫兵——”

“哈哈哈笑死个人,老子凭什么不能在这里??你怎么不问问老子我怎么上来的!”

同样愕然的邱崇山看着大惊失色的亚伯拉罕,却诡异地心情膨胀了起来。

恨不得的看着这当年的老对头气到吐血!

而现场的记者们,惶恐地看着这一幕,已经彻底说不出来了。

原来两族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吗?!

对不起,果然还是大家太过保守了

作者有话要说:  嗨呀~~~大猫猫!

松鼠这几天忙得有点吐血,真是抱歉,么么,掉落小红包补偿~感谢在2021-10-14 00:02:46~2021-10-15 04:47: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uperbia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每日学习、啾一口星星w、月亮朝我奔来la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狼青 40瓶;小黑、往昔、蜗牛爱柚子 30瓶;花落知时节 27瓶;咸鱼优忒毗 25瓶;别烦可心了、昨天的回忆 早已离去 20瓶;麻锦 18瓶;轻舟 16瓶;wifi、辰森、茶颜悦色野生代言人、四匆、红豆沙小元元、九宫、lucky、里、知之、我穷的睡不着觉、沐玖ya啾、白日梦长 10瓶;白桃梨 6瓶;凉水喝茶、納涼龜、子衿 5瓶;晚柠、夕颜 3瓶;月亮朝我奔来lai、析木木木、河边上的贝壳 2瓶;不走寻常路的猫、小踏雪、daydream、待我长发及腰、babo、落ψ、清梨、aniiiita、小草、在线秃头、孤舟一片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