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猛啾嗷呜啾! > 第115章 第 115 章

第115章 第 115 章


“你、你这混账家伙快放手啊!你怎么能在小鸟面前不穿——”

不穿衣服呢!!!

就算是洗澡也不对!

只是下一秒, 牵着邱秋的靳凛便从水中出来挥手的一瞬间,黑色的浴袍也随之披在了身上,只是墨色的发丝间, 却不自觉地滑落了一滴水珠。

“怎么现在过来了。”

有些低沉的声音询问了邱秋,而淡金色的龙瞳却看向了一旁的树。

明明不带任何情绪, 却因为过分高大的身型,以至于垂眸间的压迫气息格外的强势。

树抬眼的这一瞬间都有些僵硬, 下意识地想要逃跑,可是自己的小鸟又在这里!

“阿凛, 我们来找你有事的,我请大树先生帮忙。”

就在气氛凝滞的这一刻, 被牵着带到跟前的邱秋出声轻轻解释了起来。

很奇妙, 就像是一滴水落入了幽幽的潭水里, 瞬间让凝滞的气氛微微荡开。

“你要不要先去擦一下头发?还是湿的。”

轻声细语的询问下, 仿佛一点也感受不到那份压迫感。以至于同样松了口气的树都产生了一种狐疑,如同刚刚那只是一种错觉。

眼前的黑龙,甚至称得上有些驯服。

“陛下——您已经结束了吗?要不要将……你是什么人!?”

只不过听到古怪动静的安吉亚刚刚拿着衣物放在了隔间, 便震惊地看见了站在了门边的树。

而且自家陛下沐浴的期间……怎么会有三个人的声音传出来!?

“等等!安吉亚姨姨,是我来找阿凛的 ,我们好像来错时间了!”

听到安吉亚声音的邱秋连忙探出了脑袋,有些脸热地解释了起来, 一旁的树都手足无措了。

一只龙, 两只龙……甚至周围还闻到更多龙的气息!

自己怎么会掉进了龙窝里!?

[大树崩溃]

安吉亚迟疑地看向了缓缓一块跟着出来的自家陛下, 靳凛面色淡淡, 显然默认了这样的说法。

“阿凛,你洗澡为什么要带着鳞片?下次放在书桌上就好了……”

只不过被阿凛牵着,邱秋还是有点脸热地看了眼被阿凛搁在衣袍里那枚跟自己手中对应的半月形龙鳞。

还好没有带进水里。

要不然自己岂不是跟大树先生一块掉进阿凛的浴缸里了?

“……”

而靳凛垂眸看了一眼后, 同样莫名地思索起了这个问题。

会掉进浴缸里吗?

[龙龙甩尾]

好像也不是很差。

当然,不带这棵树的话。

“什、什么,宝贝,你要把我的分叉养到龙池里!?”

树呆滞震惊地被带来了龙池边,瞳孔地震地看着自家漂亮小鸟举起了自己的第二根分叉,正趴在了龙池边。

“我只是在考虑这个办法,可以不可以实现。”

“大树先生你需要能量的话,龙池里的能量应该足……”

“啊啊啊啊,龙族怎么可能那么慷慨?这不是他们的至宝遗迹吗?!宝贝你不要……”

“阿凛,你觉得呢?大树先生可以帮忙凝聚能量和净化。”

“但是可能需要你分给他一点点能量。”

就在树抓狂达咩之际,邱秋看着一旁的靳凛解释了起来。

某种意义上,能量最为浓郁的龙池,哪怕逸散出一小缕,都足以让其他种族受益匪浅了。

“可以。”

不待树说完后半句“龙族都是小气又霸道贪婪的守财奴”时,靳凛便直接微微颔首示意了起来。

以至于一旁指着手的树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这什么情况!?难不成自己这次恢复力量沉眠了太久,龙族转性子了!?

更何况……当初自己拿出了一半的树髓做了那把匕首,这大黑龙不可能不知道吧?

就在树震惊怀疑地看向靳凛的时候,靳凛却只是看着一旁正在认真研究龙池异样的邱秋。

唯独察觉到树的目光后,才收回了视线,淡淡地瞥来了一眼,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仿佛根本不知道先前的那些事情一样。

又或者说从一开始就不在意,甚至没有没有放在眼里。

“大树先生,阿凛很好的,你的树苗种在这里,一定可以很健康的长大。”

似乎意识到了树跟靳凛之间的氛围,将分叉放入水中的这一刻,邱秋抬眼看了过来。

对于能量不足的大树先生,阿凛他们龙族的能量几乎是全星际里最强大的存在了。

而且互惠共生的话,精灵族跟龙族的关系,也许就比原书里更加稳定了。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你迟早会被龙叼走的!我的宝贝!!”

树狠狠挠着头发,直接痛苦面具地在靳凛面前提醒起了自家漂亮小鸟。

这大黑龙绝对是故意要给小鸟留下一个好印象才这么说话!

自家漂亮小鸟怎么会跟龙族关系这么好啊??

“叼走……?阿凛嘴里不喜欢咬东西的。”

一般会把变成小鸟的自己放在头顶。

邱秋有些小声地笑着解释了起来,然而手里的树枝刚刚被浸入龙池的这一刻,奇迹般的画面便瞬间发生了……

就像是落入了充沛至极的能量海洋之中,原本单调的一截树枝铺天盖地般地生根发芽了起来,连带着中央那处鸟巢也被托举在了枝叶之间!

快速生长起来的精灵古树却像是变异了一般。

两个远古种族的合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效果。

从苍绿色变成了纯然的淡金色枝叶,就连枝干也瞬息间长成了三四个人难以合抱的粗壮程度。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自己的树枝居然还真的完美兼容了龙族的力量?!

震惊看着这一幕的树,连瞳孔都微微缩小了。

这怎么可能!

自己这么厌恶龙族,分明应该什么反应都不会发生的,但是……

茫然地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掌心,从未有过的充沛力量,让整个精神都感受到了一种放松。

最关键的是,这里面怎么会有小鸟的味道!?

“阿凛也陪着我在这里沉睡了八年,大树先生,您也很喜欢吗?”

“而且您把我的鸟巢举在树上了。”

邱秋抬头看着眼前瞬息而成的金色参天古木,总觉这里面有种说不出的令人敬畏的感觉。

不过自己的鸟巢也被大树先生的树放在枝叶间了,看起来还很和谐。

听到邱秋的解释后,树几乎瞬间看向了一旁的靳凛。

无论如何再想要怀疑,感受到的气息却是不可否认的。

自己甚至能触摸得到那份沉眠时的安心感。

而龙池这里的巨大动静很快连长老会都被惊动了。

“天啊,陛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长出了一棵树!”

金色的巨树甚至远远就能让人看见一道氤氲的金雾,凑近了才发现居然是葱茏的树顶。

而龙池里金色的水,却随着树顶氤氲能量的聚集,一点点肉眼可见地变得浓郁了起来。

尽管仅仅是树根附近的一圈变成了赤金色,却已经能够想象日后的盛况。

“希伯爷爷?”

邱秋一眼看见了希伯,还有身后的一大批龙族长老们,几乎是久违的见面了……

“哦呦,小家伙怎么会过来了!”

光是看着抬眼望过来的邱秋,希伯便下意识笑的眼尾细纹都出来了,直接伸手接过了跑过来的小家伙。

这亲王府的小鸟,还当真越长越讨喜!

光是看着都觉得舒心。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qaq”

而树看着这一幕,总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在颤抖。

这些古板又高傲的龙族长老,居然对自己的漂亮小鸟意外的亲和?

就连亚伯拉罕那个家伙脸色都和缓了几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把匕首,你明明绝对知道的。”

当初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自己就根本没想过不被发现的可能性……

以龙族的脾性,绝对会狠狠报复才是。

然而这一切居然到了现在什么也没有发生。

远远看着正在给希伯一行龙认真讲解情况的邱秋,树直接对着靳凛语气认真地询问了起来。

这也太古怪了。

“他高兴这么做,那自然也不介意给你。”

自从那天从亚伯拉罕那里得知了真相后,看得出来这小妖怪一直在想着怎么解决,偶尔发呆的时候都显得眉眼有些不安。

他从来不喜欢给人添麻烦。

所以自己才一开始就不想让他知道龙池的变化。

树:!

“可恶,你这什么意思?我的这根枝丫长出的树,绝对可以帮你们龙族提升十倍的凝聚速度才是。”

“而且水里的这些杂质……精灵树都能帮忙净化的。”

看着靳凛这幅漠然的神色,树瞬间有点被戳到自尊心。

就像他们精灵族蹭了龙族的便宜一样!

“要不是看在小鸟的请求份儿上,我才不会愿意拿出一截树枝种在这里。”

还诡异的变成了金色,树干的形状都隐隐带着些龙形的意味,完全就是被龙族给同化掉了!

跟亲王府的那一棵完全不一样。

绝对力量的悬殊下,自己只能从这棵分树里感受到力量的反哺,但是再多的控制与感应,就牢牢地被龙族的力量隔绝在外了。

一如既往的领地意识霸道又专横……

还真是龙族的臭脾气。

“阿凛,你在跟大树先生聊天吗?”

远远注意到这里的邱秋,却有些意外地发现阿凛居然在跟大树先生聊天?

难不成两个人的关系破冰了?

说起来自己其实感觉得到,大树先生对龙族的敌意始终像原书里一样很浓郁。

【但是您现在作为外来者,让龙族跟精灵族这两个古种族意外的建交了?这棵树看起来好厉害啊。】

小系统呆呆地看着眼前原书里绝对不会发生的剧情,莫名也有些小激动。

除了自家宿主,大概谁也不能促成这样的局面发生?

这似乎得叫精灵龙树了!

“啊啊……我才没有跟他聊天,宝贝,我只是在跟他说明情况!”

无论如何,自己也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树郁闷又困惑地看着眼前的靳凛,总觉得自己似乎始终看不透这个家伙。

“你真的不打算报复我们精灵族吗?”

先前可是想刺杀你的……这家伙明明知道。

“……”

树有些紧张的询问声还是响起在了耳畔,而靳凛也终于看向了眼前精灵族的这棵近乎在挑衅的树。

视线过分淡漠,以至于微妙地多了种说不出的傲慢感。

甚至只是瞥了一眼,便重新移开了视线,看向了邱秋。

动了精灵族,他会伤心。

“但如果真的想动你们,他也是不会知道的。”

只要自己愿意。

灭族的可能性很多,选择一个恰当的途径,几乎能够将龙族从里面摘得干净。

对于这些挑衅,龙族以往的确从来不会放过。

“你什么意思?”

树甚至感受到了那份龙族的气息,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掌,强撑着看了过来。

这家伙好大的口气……

“但是他不希望看到我那样。”

就在树忍不住出声质疑的这一刻,靳凛却低声地说起了话。

像是在对树做出回答,又像是在提醒自己。

“他喜欢成为一名好君主的阿凛。”

勾起唇角的这一刻,连先前有些淡漠的情绪都被冲淡了。

伸手便牵住了跑过来的邱秋。

“阿凛,你们好像聊得很开心?”

跑得有些气喘吁吁,邱秋笑着询问了起来,身后的长老一行人都面色古怪地看向了精灵族的这棵树。

树:……!!!

这也太多龙了叭!?

[窒息僵硬冷汗挂落jpg]

“嗯,聊得不错。”

伸手替邱秋拨了拨耳畔的碎发,靳凛低声地回应起来。

“真的吗?”

“真的。”

哪怕是看着这双淡紫色的眼眸里滑过笑意,都会有种难以自制的满足。

想看着他永远都笑着。

而不是安静的睡着了连呼吸都感受不到,又或者带着些心事重重的神色看着自己,患得患失。

想要成为他的期待。

让他所有的心愿都能被自己亲手实现……

而自己恰好能够做到。

但这很奇怪。

明明很久以前都非常讨厌给予,尽管对于自己而言,向来并不难做到。

欲望被满足后,总会被一步一步地放大。

一旦让对方知道自己能够轻而易举地实现很多,甚至会破坏掉最初的某种期待。

就像小时候那样。

摩挲着手里的半月形鳞片,靳凛扶着宫殿里的扶手,看向了窗外秩序之巅的壮阔星空。

“你以为接近你的那些人,试图跟你做朋友的那些人,是真的觉得你很好吗?”

妇人带着忧郁的声音响起在耳畔,而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小少年,却有些迟疑地抬眼看了过去。

“傻孩子,你是你父皇唯一的子嗣,更是如今整个龙族唯一的纯血。”

“只要接近你,就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一切。”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最初不知道你身份的那些人,知道你的身份后,你觉得他们的心态不会变化吗?”

妇人像是知道了什么,美丽的面容也带上了一丝细微的愤懑,瞥了一眼身后的小少年。

“你知道不知道,你认识的那个老花匠,都求到安吉亚那里去了。”

“……不可能,他不会知道。”

又怎么会找到安吉亚。

靳凛沉默之后,语气漠然。

“傻孩子,除了你,你觉得还有谁能一句话就让他负责另一块花园?”

妇人直接半蹲了下来,担忧地看向了自己唯一的儿子。

“你看,你最初认识他的时候,他也许的确把你当做普通小孩子,但是一旦知道了你是殿下,自然就会产生更多的欲望。”

“你错在一开始就不该心软,知道吗,我的孩子。”

“你父亲小时候也从来没有朋友,一位君主从来是不需要朋友的。”

妇人说完话后,认真地看向了沉默不语的小家伙。

“……”

“怎么,那就让安吉亚给他父亲安排一个职位?当然,这对你而言的确轻而易举。那么接下来他儿子、弟弟、祖父母都来求你,你又要怎么处理。”

似乎感受到了沉默下的不认同,妇人带着几分郁色地询问了起来。

“……我知道了,母亲。”

微微后退了半步,小少年也垂眸答应了下来。

随着低头的动作,有些破碎的黑色龙角从发丝间露出,又让妇人心疼愧疚地伸手抚摸起来。

“抱歉,上次妈妈精神状态不好,这几天才稍微恢复了过来……”

“没关系的,母亲。”

一如既往的淡淡声线,却听不出来任何情绪了。

“还好你没有遗传妈妈的这种状况,你将会是整个龙族的骄傲,更胜过你的那个父亲,我的孩子。”

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原本始终有些郁郁寡欢的妇人,却又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仿佛看着全部的希望。

就连一切的苦难,都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陛下?陛下——?!”

“您又在想念先皇后了吗……?”

一旁端着茶点过来的安吉亚一连喊了好几声,才沿着自家陛下的目光,看向了那片星光风景最为漂亮的山崖。

当年先皇后经常会带着小陛下过去呢。

当然,这也是在先皇后精神状态不错的情况下。

“……放桌子上好了。”

被打断了思绪的靳凛终于收回了视线,吩咐着安吉亚将手里的托盘送到书桌上。

“邱秋小少爷差不多再过三分钟就要过来了?我还准备了不少新甜点。”

安吉亚心情也很好,笑着看向了靳凛。

“嗯。”

只是这一次,摩挲着手里的鳞片,靳凛却逐渐露出了几分不自觉的神色。

但是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是不一样的。

甚至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只有这一个,无论如何都要留在身边。

利用也罢,索取也罢,什么都可以。

除了不要离开。

更何况,他也从来不会。

所以……鳞片放在哪里呢。

看了一眼时钟后,突然想起了早上的遭遇,靳凛莫名若有所思起来。

几分钟后,靳凛看着被摆在被子里的鳞片,轻轻咳嗽了几声。

“……”

黑色的龙尾又探了过去,直接又将鳞片往床上推了推。

最后得意地摇了好几下。

还有一分钟就要过来啦哈哈哈~!

[尾巴开心jpg]

靳凛:……

= =

面色莫名微妙地僵直地几十秒后,靳凛还是忍不住脸色微妙严肃,一下子将床上的那枚鳞片拿了起来。

打算放回书桌上。

只是就在拿起鳞片的这一刻,传送的光芒便直接浮现了起来……!

“阿凛?!我没有压到你吧?”

猝不及防地从半空中掉落,直接一下子狠狠地撞到在了一道有些微妙韧性的“垫子”上。

只是扶着脑袋认真反应了几秒后,邱秋才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砸到了阿凛!

一下子掉入了怀抱之中,距离称得上近近在咫尺。

“没有。”

好轻。

下意识地将人抱入了怀里,连淡金色的发丝都垂落在了耳畔,跟黑色的短发交融了起来。

“你、你怎么回事啊……这个时候拿着鳞片,我肯定会砸到你的,我可不是故意的。”

有些脸热地对视了起来,邱秋才一把扶着阿凛的肩膀坐直了身体。

只不过还是被扣着后腰,有点下意识地怕痒。

然而试图后退挣脱的下一秒,就被黑色的龙尾巴圈住了。

“好轻。”



“我不轻,是你太重了阿凛。”

窘迫地反驳了起来,生怕阿凛也跟爸爸妈妈哥哥他们一样说自己不好好吃饭。

“小时候是你抱我,现在我已经能抱你了。”

然而靳凛抬眼看着邱秋明显有些窘迫的神色,却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你个子长得太快了,也许马上我也会跟着长,阿凛,你先松开。”

“真的有点痒。”

痒得甚至想笑,却又莫名带着些脸热的味道。

然而离开的举动刚刚做出来,就被靳凛下意识地抱紧了几分。

微妙的刺激之下,连白色的羽翼都猝然冒出试图扇动挣脱离去,同时又痒得有些没力气地笑着蜷缩了起来。

“阿凛,就算是我撞到你,我跟你道歉,你也别欺负我了……你今天怎么回事?”

忍着痒认真地盯向了靳凛,邱秋有点想跟这家伙讲讲道理。

“没有欺负。”

根本舍不得欺负才对。

放在掌心里,都会觉得舍不得触碰。

“只是要喝龙血了,脸色又变白了。”

靳凛认真地说起了话,语气却镇定十足,看不出半分破绽。

黑色的龙尾巴,却在看不见的地方微妙地翘了起来。



“可是上次不是才喝过吗?哪里有这么快。”

对于这件事,邱秋向来有点不习惯,下意识地就想拖后。

“那棵树都被你照顾好了,什么时候来照顾自己?”

而靳凛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

“……那我也不能总是喝你的血。”

“也许,也许还有其他什么办法呢?”

顾左右而言他地说起了话,邱秋总之打算先扇着翅膀跑远一点。

今天的阿凛有点危险。

大概是小鸟的直觉。

“那我们应该认真一起试一试,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比龙血更有效。”

只是下一秒,就被靳凛牵住了手腕,语气认真地提议了起来。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

但是看着阿凛淡金色的眼眸,邱秋下意识有些不知所措的脸热。

认真一起试一试?

作者有话要说:  松鼠举起邱秋手办一个百米冲刺——抓不到嗷~!!

感谢在2021-10-18 06:47:56~2021-10-19 00:02: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uz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霜降、每日学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桃白白 70瓶;犽儿 40瓶;哒宰桑太迷人 33瓶;磕磕磕~~~ 22瓶;霜降 20瓶;冰棒啊、夏天777、astra、26731109、、米旋、兔毛小老虎、九烟、54957962、想要换个昵称呢、颖宝、吧噗草香、柚子绒、bx95、时浅 10瓶;crush°、离昭 8瓶;loey 7瓶;熊猫不睡觉 6瓶;鹿呦、九宫、捻芜、小安、玛卡巴卡、秾墨 5瓶;河边上的贝壳、风华绝代的细胞、一只小仙女、邹小猪 2瓶;万马奔腾、落ψ、babo、小草、南栀倾寒、爱吃草莓的猫、aniiiita、馬卡貝拉、萌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