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总裁文里当秘书[穿书] > 第100章 第一百章

第100章 第一百章


何子宁坐在沙发上, 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陆放刚削的苹果,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极了。

陆放洗了个手坐到沙发上, 她习惯性的靠了过去, 将自己半个身体的重量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陆放的手便落在了她的肩上,时不时地抚摸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问:“你最近忙不忙, 要不要考虑去旅游?”

“现在多冷,去哪儿玩啊?”

陆放笑了起来,回答说:“当然是去暖和的地方玩了, 你上次不是说还没有去海边,我们可以去海边度假。”

“我何止是没见过大海,我是压根就不会游泳!”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内陆城市,连江边都很少去, 更别提大海了。虽然她大学生活在海边的室友吐槽过生活在海边其实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浪漫, 但是人嘛,总是会对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东西抱有美好幻想的。

“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陆放的话让何子宁有些心动, 试想一下,蓝天白云, 阳光沙滩吧, 耳边是海鸥与海浪的声音,自己躺在沙滩椅上, 时不时来上一口冰镇的果汁,一扭头就能看到陆放穿着泳装,躺在自己身边……

此情此景,如何让人不心动!

于是她立刻改口说:“嗯……我来考虑一下。”顾司夜回来了一段事情, 堆积的事情也完成得差不多了,离年底也还有一点时间,这个时候请假好像也不是不行,她唯一的顾虑可能就是老顾总之前说过年会给予她嘉奖的事情,所以她一直想着在年会之前都表现地好一些。

于是她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陆放想了想说:“我也是提议一下,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嗯,好。”随即何子宁想到陆放应该是挺喜欢旅游的,如果完全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对他未免太不公平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陆放:“你是不是很想出去玩呀?”

“倒也没有,只是觉得隔一段时间出去放松一下比较好。”

“这样的想法我以前没上班的时候也有,但是等真正工作之后,感觉自己既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最主要是没有那个资本。”一想到旅游会花掉大量的钱,她便会不自由自主地开始计算这些钱她得买多少东西,说到底就是格局小了,一共只挣这三瓜俩枣的,再花掉实在是太可怜了。

“可偏偏我这人呢,又不愿意将就,既然打算出去玩,就痛痛快快的,如果再每一分钱上还要计较,那还不如不出去好了。”

“我明白,你不用考虑这些。”

“我是知道你肯定不在意这些啦。”何子宁忽然很严肃地对他说:“你要搞清楚哦,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你的钱!”

陆放忍着笑意,点点头:“我知道。”

“所以你千万不要用金钱腐蚀我,我怕最后会对你有了依赖心理,一旦这样我就会变得不像我了,我们的关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平等了。”

她和陆放能够如此平等的交流,一方面是因为双方的理解和包容,另一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本身何子宁自身经济独立,是不需要依附陆放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徐紫文和傅寒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她不清楚,但是从目前能看到的状态的确是徐紫文的依靠于傅寒,一旦闹掰之后徐紫文就沦落到大马路上,唯一能帮到她的陆放也是傅寒的人脉。

“如果用钱就能让你一直在我身边,那我还这是求之不得,不过我很清楚,何子宁不是这样为了钱的人。”

何子宁乐得眯起了眼:“诶,这话说的我爱听。”

“如果你是这样的人,当初你早就答应傅少的要求了。”

“主要是我还没有做好被金主包养的准备吧,另外我也是比较诧异傅寒会看上我,实在是有点离谱。”何子宁摊摊手说,“不过有一说一,如果我要是徐紫文的话,我可不会现在得罪傅寒,起码也要忍气吞声呆两年,攒点钱出去当个小富婆。”

有这种想法也无可厚非,一是在没钱没身份的情况下,傍金主无疑是比较稳妥的生存方式,另一方面就是近些年小说里常常流行这种金主文,也在潜移默化之间开始对读者的道德观有了一定的影响。

一说完她就看到陆放看她的眼神不太对,立刻纠正道:“当然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就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我是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的。”她也就是这么说说,卖笑这种事情她肯定是做不到的,还是卖苦力比较好。

“看来你不是没有想过?”

“哎呀,我就是开玩笑嘛。”何子宁干脆整个人都挂在陆放身上,故意撒娇卖痴地说:“我跟你开开玩笑都不行了吗嘛,你要这么上纲上线的话,以后我都不敢跟你说真心话了。我对傅寒没有兴趣,没有兴趣,绝对没有!”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

“还有说吗,当然是稳重可靠对我又好的陆放了呀。”何子宁本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本人的原则,把陆放夸得天花烂坠,世间难寻的绝世好男人,再加上最后自己刻意勾引,极力献好下,这事情才算是过去了。

不过第二天,当她腰酸背痛地从床上爬起来时,看到精神奕奕,嘴角还挂着笑的陆放,忽然觉得这一切好像都是个阴谋。对方好像是看准了她每次心虚愧疚,为了弥补错误就会毫无底线地顺从他,所以就故意上演了这么一出“我生气了”。

对方穿好衣服,看到何子宁还坐在床上发发呆,便提醒她:“还不起来?上班要迟到了!”

何子宁醒悟过来,顺手抄起一个枕头丢过去:“你骗我!你昨天肯定骗我了!”

陆放挪动脚步,轻轻松松躲开攻击,并且还接住了枕头,顺手放到了床上,“好了好了,赶紧起来吧,不是说要给公司一个好印象不能迟到吗?”

“你不要故意坑不回答问题,你就是在阴我!”

何子宁正在气头上,胸口上下起伏着,她忽然发现陆放的视线忽然下移了几分,她低头一看,发觉围在胸口的被子因为刚才自己的剧烈运动溜下来,胸口露了一大半,赶紧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气呼呼地说:“你不要看我!”说完裹着被子,钻到了卫生间洗漱。

再出来的时候,陆放正在厨房做东西,客厅里传来一股食物的香气。

看着对方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背影,何子宁的气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了,情侣之间的情绪就是这么毫无逻辑规律可言,情绪上头时说快也快,散的时候也是相当的快,就好比刚才的她刷牙的时候还在控诉陆放拿捏她的想法,现在又感动于对方替她做早餐。

她犹豫了一番,最后什么也没说,回到房间换衣服。换好之后,出来就坐到了餐桌边,碗里装着的是热腾腾的馄饨,何她只觉得惊奇:“这馄饨是什么时候买来的?”刚才陆放也没出门,就算出门也不可能这么快。

“上次你说那家路边摊的馄饨好吃,所以我就在那里买了一些生馄饨放在冰箱里。”

自从陆放来家里之后,他经常会在冰箱里翻翻找找的,何子宁也没有在意过,因为她自己的确不怎么用冰箱,有大把空间给陆放折腾,至于他在冰箱放了什么,她也不会去看,因为她就是这样性格的人,如果懒得折腾,那么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厉害诶!”何子宁发出惊叹,开始吸溜吸溜地吃馄饨,吃完两个人一块有说有笑的出门,醒来之后的小插曲就这么结束了。

临下车前,何子宁问他:“那你今天是不是就回家住了?”

“嗯。”

“哎呀,一想到你不在家里,我还有点想你了怎么办。”

“那我搬过来?”

何子宁立刻改口:“咳咳……还是给彼此一点喘息的时间吧。”虽然说她在陆放面前表现的已经算是比较真实的自我了,但是也算是有点克制了,比如她的懒散还没有发挥到最真实的水平,另外就是她的想法还是比较传统一点的,男朋友偶尔过来过夜可以接受,但是同居就要非常郑重了,起码是要已经有结婚的打算才会考虑的事情。

“看来你很希望我回去。”

何子宁老实地回答说:“怎么说呢,偶尔过来住住还觉得挺甜蜜的,但是时间长了,完全黏在一起,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了,好像也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我那公寓太小了吧,我们俩要是一人一间房会好一点?”

“有这种可能,不过有也正常,慢慢来吧。”

陆放拍拍何子宁的头,和她做了告别。

何子宁进了大楼,才后知后觉地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她竟然已经想到结婚了?!自己跟陆放才谈了多久的恋爱,横竖不过三个月,这么一看两个人的进度实在是太快了,按照她以前的想法,从恋爱到结婚起码得要个两年吧,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物恋爱纯度都比较高,所以才过了三个月,就让她已经有了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的想法了?

这么想想,好像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恋爱一两个月状态就已经老夫老妻了,自己和陆放会这样也不奇怪了?

但是只要一想到结婚这个字眼,何子宁还是觉得有点头皮发麻,自己才二十五岁,现在想这些是不是为时尚早,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亲戚会催婚,身边的熟人也大多都是事业心比较强的人,相互之间都不会给对方压力……

恋爱是浪漫的事情,但是婚姻就是很现实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小说的结局都止步于婚礼的原因,很少有人会去写结婚后的油盐酱醋,因为每个人身边都是无数个活生生的例子,再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你,婚姻到底是什么样的。

以前她的观念一直都是,世界上一定会有幸福完美的婚姻,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因为她自己都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怎么可能会拥有完美的婚姻呢。

不过在遇到陆放之后,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百章打卡!!!

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写到一百章

我有个朋友92年的,然后她自己属于不太想结婚,但是父母一直施加压力,所以她也在积极的恋爱吧、

现在的男友其实是认识了好几年的熟人,相互之间都比较熟悉,就是前段时间才走在一起的,谈了不超过半年吧,

男朋友比她还大两岁,前两天去了男方家里吃饭

然后我们聊天的时候我问 你这是不是算见家长了

朋友的脸色已经很不妙了 :算是吧

我:这是不是有点早啊,我记得你俩谈了不到半年吧。

朋友: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我:你男朋友家里是不是催婚啊。

朋友:别说了,我已经开始害怕了。

对不起,没有给大家看到甜甜的恋爱,只有焦虑的现实

感谢在2021-10-07 23:08:49~2021-10-09 23:4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书一年 10瓶;果子c 5瓶;瞭望塔 3瓶;过年了照样穷、斯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