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总裁文里当秘书[穿书] > 第101章 高中同学

第101章 高中同学


不过好在何子宁也不是一个纠结的人, 她信奉的理念是先把眼前的日子过好,志向远大的人会构建未来的蓝图,而像她这样的普通人, 更多的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也许到了另一个阶段,她会从恐惧变成迫切想要和陆放结婚也说不定。

回到座位上, 她放下东西整理了一下情绪,开始将注意力投入进工作当中。

九点顾司夜破天荒地没有来公司, 迟到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十点钟顾司夜还有一个会议的情况下,平常他都是会提前到的。

何子宁看了眼时间, 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抬头问姜佩珍:“姜秘书,顾总今天上午有什么安排?十点的内部会议需要取消吗?”

“取消干什么?”姜佩珍一边说一边查看时间,很快她也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 “都九点了?”

“是啊,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那我给顾总打个电话吧。”说完她便拨打了顾司夜的手机, 电话里的系统音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听,何子宁觉得不太对劲, 心里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总不能是出事了吧?

“顾总是回家住了,还是在他的公寓里?”

姜佩珍坐不住了, 立刻起身拿包:“我去看看。”

何子宁点点头,越是这个时候,她们反而得镇定。“你路上小心点。”

姜佩珍匆匆离去,何子宁继续坐守办公室, 一边处理工作,一边等着消息。

眼看着指针即将指向十点,她都打算发通知宣布会议延迟了,走廊里忽然响起了一快一慢两个脚步声,何子宁一听到那标志性的脚步声便知道一定是顾司夜来了,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将准备好的文件抱在怀里,等顾司夜一进门便把资料递上去。

“顾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顾司夜也深知时间紧急自己要迟到了,几人加快步伐赶去会议室,不过即便如此,她们还是迟到了,顾司夜一到场便向在场的职工道歉,之后才正式开始了会议。

两个小时后会议结束,顾司夜回了办公室,何子宁和姜佩珍则是在处理刚才的会议记录,闲聊之余何子宁问起了顾司夜迟到的事情。

姜佩珍的回答相当避重就轻,只说是今天路况不好,堵在了路上,不用想都知道姜佩珍是在说谎话,八成是为了维护顾司夜的形象,所以才这么说的,何子宁一听也知道自己大概是问到了不该问到的点上,很知趣地绕开话题没有再提。

不过顾司夜的反常还是从方方面面中表现出来。

先是开会迟到,到后来就连何子宁都能看出顾司夜的状态欠佳,眼睛里布满血丝,一脸疲态。

这其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不清楚,她只知道再这么下去顾司夜的身体状况一定扛不住。

她已经很委婉地征求顾司夜的意见,要不要把咖啡换成其他的饮料,但是被顾司夜拒绝了,看着他一杯又一杯地灌着咖啡,何子宁一边摇头一边走出了办公室。

“发生什么事了?”姜佩珍看到问。

何子宁将视线投到姜佩珍身上,在这件事情上显然对方是知情的,她是改变不了顾司夜的想法,但说不定姜佩珍会有办法,于是她就把这事情给说了出来:“顾总这几天喝咖啡喝的太厉害了,我想劝他少喝点,但是好像没有用。”

姜佩珍听后果然有反应,轻皱着眉头,一副担心的表情:“喝得很多吗?”

何子宁赶紧点点头,用毫不夸张的语气说道:“比以往要多多了,我寻思最近工作也不算忙,顾总加班也不算厉害,怎么每天还要喝这么多咖啡呢?”

姜佩珍欲言又止:“他最近睡眠不是很好。”

“那是不是要去医院看看?总这么喝咖啡也不是个办法。”何子宁回忆了一番记忆中的顾司夜,那是何等的英俊潇洒,而现在虽然颜值没有太大变化,但是精神头明显是不如之前,甚至还带着一点颓废的气息。

下午顾司夜并没有加班到点就走了,和他一起走的还有姜佩珍。何子宁收拾收拾东西之后,也打算去找陆放了,据说陆放的朋友新开了一家餐馆,邀请陆放去捧场,何子宁自然是要陪同的。

按照惯例,陆放开了车来接她。在车上,她好奇地打听起陆放的这位朋友来,因为平常很少听到陆放提及朋友这个话题,她对这位陆放亲自盖章称之为朋友的人还是比较好奇的。

“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这个朋友?”

“其实平常也不怎么联系,每年会见上几面。”

“能保持这样的频率联系已经算是关系很不错了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一个高中的,当年关系挺好的。”

“原来是这样,那我一定要跟他打听打听你高中是什么样的了。”

陆府听后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地:“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不就好了。”

“那万一你骗我怎么办,我都找不到人求证,当然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的事情比较客观了。”

当然她也只是说说而已,真见了面自然得给足男朋友面子,不能在朋友面前问他的糗事了。

不过见到陆放的高中同学之后,何子宁才总算有了点见到普通人的感觉,她身边的人都太优秀太精致了,哪怕是天天熬夜或者是吃喝玩乐,身材也不会走形,脸上也不会长痘痘,更别提陆放这样生活自律,按时锻炼的人了。

陆放今年二十九岁,他的同学年龄应该跟他相仿,是个五官底子看上去不错,身材普通的年轻男人,能看出来他高中时期应该也是个俊秀的小帅哥,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泯然众人矣了,和陆放站在一起,感觉就像是两个画风的人。

虽然只是第一次和何子宁见面,但他已经开始用弟妹称呼起来,态度也很热情,虽然稍显油腻,但为人处世都非常圆滑,怎么看都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社会人士。

听着陆放和朋友聊着生活近况,何子宁一会看看陆放,一会看看他的朋友,心中一阵感慨,也许很多人都梦想着以后能成为像陆放这样的人,但现实却是成为了和他朋友一样的普通人。

吃完打了个招呼两人就先走了,陆放问:“你刚才一直在看老胡干什么?”

“这你都发现了。”她还以为自己动作很隐蔽呢,不过瞒不过陆放的眼睛也是正常。“没什么,我就是挺感慨的。”

“感慨什么?”

“老胡高中的时候长得挺帅的吧?”

陆放想了想回答说:“还不错,那时候经常有女生跟他表白。”

“我猜也是的,你看他当年也是个帅小伙,现在就……这样了,你懂我意思吧?”

陆放迅速明白了何子宁想表达的意思,“你在担心以后。”

“是也不是吧,我知道人以后肯定是会变的,但是我很怕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虽然我知道这是我抵抗不了的命运,大概率我就会变成那样的人吧。”

“我是觉得每个年龄阶段想法都不一样,也许你只是这个阶段很讨厌那样的人,等到了那个阶段就会有不同的感悟了。”

“也许吧,不过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坦然接受,因为我爱我自己,我的阅历都是我的财富!”这句话何子宁说的慷慨激昂。

“说的很对。”陆放翘起了唇角,对何子宁的发言感到十分满意:“成功失败都是你的财富,能有这样的想法已经很不错了。”字里行间透露出不愧是我看中的人的骄傲感。

何子宁得意地笑了笑,“好了好了,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很不错了,不过我们现在干嘛去?”

陆放看了眼时间说:“快下雨了,你想去哪里?”

“嗯?今天要下雨吗?我怎么不知道?”

“看天气像是要下雨了。”

“好吧。”在这方面何子宁从不质疑陆放的判断,不过就这么直接分开她又觉得很舍不得想要多呆一会儿,人真是太矛盾了,之前天天在一块觉得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分开之后又想黏在一起,“那你给个方案吧。”

“去我那里看电影?”、

“也行啊。”陆放家的电视和音箱配置都比何子宁公寓那套好多了,或者说她压根就没这方面追求,对电视的要求就是能看就行。“那走吧!”

车开到半路上就开始下雨了,而且看样子雨势还不算小,雨水打在车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陆放车里是常备着伞的,两人从停车的路边共撑一把伞走进小巷里,雨天的石板路是最不好走的,石板坑坑洼洼会积水不说,走路还容易打滑,何子宁穿着是带跟的裸靴,一路上紧紧地挽着陆放的胳膊,生怕自己会摔倒。

巷子又长又深,借着零星的路灯很难看清楚路,不过何子宁还是眼尖地看到了院子门口有个人蹲在那里。

她指着前方,语气惊奇地说:“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个人?”

陆放看了一眼,竟一口喊出了徐紫文的名字。

“啊?你说那是徐紫文?”何子宁不相信地又看了几眼,可怎么看都是黑漆漆的人影,根本看不清楚是谁。

等走近一看,发现还真的就是徐紫文,她浑身上下已经被淋湿了,长发胡乱地贴在脸上,十分狼狈。

“徐小姐,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在这里啊?”

“何秘书?”徐紫文看到何子宁也十分的惊讶,她错愕地看着何子宁紧挽着陆放的手,“

你们……”

还没等何子宁开口,陆放便回答了她的问题:“她是我女朋友。”

“原来是这样啊。”

下着大雨,何子宁也不想在外面停留,赶紧催促陆府开门,拉着徐紫文往里面走:“这雨下这么大,你怎么不找个地方避雨呢,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我……”

进去后,何子宁拿来拿毛巾递给徐紫文,陆放端来了热水,但是她看徐紫文衣服实在是湿的厉害,根本不是擦干就能解决的问题,便提出带徐紫文上去换衣服,她之前在这里留了两套衣服,现在可算是派上用场了。

把衣服交给徐紫文之后她就退出了房间,坐到了陆放隔壁。

陆放摸了摸她的胳膊和肩膀说:“你的衣服也湿了。”

“是吗?”她也摸了两把,两个人打一把伞在所难免会淋湿的,不过好在范围不大,她随意地拍了拍:“没事的,就一点点。”

“去洗个澡吧。”

“也行,那我去了,徐小姐那边……你搞的定吗?”虽然她不清楚徐紫文找陆放的具体原因是什么,但是也能猜到一点点,这剧情是有点似曾相识,徐紫文是不是女主她不知道,但是陆放也不是男主啊。

“八成是工作上有问题吧。”陆放回答地很笃定,就像是已经预料到了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

“除了这个找我还能有什么事情?不过我有听领班说徐紫文和其他服务生关系不是很好。”

“那找你……”之前也说过服务生这行员工素质层次不齐,再加上人流量也大,如果比较擅长社交的话,想在里面混其实也挺困难的。

从这个方面她还是比较同情徐紫文的,但是这也不是你半夜蹲在领导家门口的理由啊,而且今天还下着雨,这剧情桥段也太像苦情戏了。

所以她还是有点担心陆放不能妥善处理这件事情,并不是说陆放能力不足,而是套路太花他应付不来,

“其实找我事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提供不了更好的工作,也不可能让其他员工迁就她,她只能选择要么自己适应环境,要么换一个环境。”

何子宁看到陆放将事情看的如此通透,自然也没别的话可说,“我就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她不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啊?”看她刚才惊讶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应该是第一次听说。

这下轮到陆放流露出困惑的表情了,他看着何子宁问:“这是我的私事,有必要告诉员工吗?”

“……好的,我没有问题了,我去洗澡。”

作者有话要说:  先道歉……前两天生病了,我们这边忽然降温,就生病了

在床上躺了两天,今天能写就赶紧起来写一点了。

_(:3」∠)_

我是想上来解释一下的,但是一直睡觉,迷迷糊糊的,就忘了这个事情。感谢在2021-10-09 23:43:46~2021-10-12 15:0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o谢顶之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蒲公英的独舞ing 18瓶;蝎子 10瓶;斯数 4瓶;这个奶酪是汤姆、40526628 2瓶;红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