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成乱臣贼子的女儿 > 第5章 沐浴

第5章 沐浴


和亲王妃先前还站在她身后,不知是哪里来的小石子打到了她的腿上,猝不及防,人就一头栽进了御湖里。

湖中的荷花多半已经枯萎,只剩下些烂了的莲叶茕茕孑立在枝头,水里飘着股恶臭,不知是死了的植物的还是死了的动物的恶臭,人一扑腾,瞬间就满面扑来,浑浊了整个碧池。

“娘娘,救命……”和亲王妃使劲的挣扎。

想起在电视新闻中看到的救人事件,南烛努力的叫自己保持清醒,她抱着脑袋,自言自语的寻找方法,“棍子,棍子。”

到处找树枝,面前就是一片小竹林,她边朝湖水里面的人安慰,“你别急昂,我马上就来救你。”新鲜的竹条岂是她小胳膊小腿能动弹的。

看着湖水里的人越来越危险,她果断的放弃了第一个方法,脱下自己的外套往湖里丢,皇后的华服厚实得很,一入水就沉了下去,这意味着第二个方法的告吹。

“皇……”和亲王妃已经是要下沉了。

南烛四处环望了一圈,脱下鞋子,下脚试水,走了几步,她伸出手去拉她,和亲王妃是拉到了,只不过与她料想的有些不一样,她力气小,人被拉向了和亲王妃那边的危险区域。

“救我……”和亲王妃抓着她的手不放。

南烛咕噜出两个水泡,一边往上冒头,一边讽刺她,“您真会聊天,我这边也出事了好……吗……咕咕……”

“是皇后娘娘。”段公公指着湖里的人朝皇帝说。

皇帝看过去,南烛立马朝他招手了,看不见脑袋,就只有一直手浮在水面上,湖水里冒泡,是她在喊救命,出来的声音就只是咕噜咕噜。

两人人被救上来以后,南烛捶着自己的胸口叫污水给吐出来,胃里的波涛汹涌,吐了个干干净净后,人才算勉强缓过神来,她随手拉了扶着她的人身上的衣服去擦嘴,自己好了之后才有时间去看和亲王妃。

和亲王妃比她要惨些,掉入湖水中那么久,上来时,人都快没气了,太监们拿来副担架就把她送去了太医院。

现下清净,她疲倦的往后一靠,缓缓的吐着气息,有种劫后余生的安宁。

皇帝浅浅下笑着,看着靠着自己怀里的小姑娘,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陪着。

南烛闭上眼睛小憩了一会儿,等缓过神时,脑袋往后一转,恰好对上了皇帝深邃的星眸,她盯着他看,一时间也忘了收敛,皇帝的眼珠很黑,但有星光隐匿其中,得细看才能发现。

皇帝一歪头,面含笑意,“皇后好些了?”

南烛口干的张了张嘴,目光从他的红唇上移到他的眼睛,“嗯。”

她乖巧的点头。

皇帝扶着她离开些自己,起身,居高临下的看她,“既然皇后好些了,那朕就不送你回去了。”

“喂,”南烛迅速抱住他的大腿,浸了水的凤眸明亮得紧,隐隐闪光,惹人怜惜,“没……没怎么好透彻。”

“那皇后想怎样?”皇帝饶有兴趣的接她的话。

南烛吞咽下眼馋的口水,张开双手,小狗似的等待着,“要你抱我回去。”

皇帝好笑的蹲下身来与她对视,不自禁的上手抹去她眼角挂着的一颗水珠,摸着她的脸侧,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许多,“皇后这是在邀宠吗?”

南烛可爱的摇头,很是认真的给他解释,“我鞋子没了。”她露出藏在袍子里的小脚。

刚掀起过一阵巨浪的湖面已经平静下来,湖水中央飘着一只少女的小鞋袜。

皇帝抱着她往坤宁宫方向走,南烛窝在他怀里,百无聊赖的把玩着头上摘下来的发簪,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珠穗。

皇帝皱着眉头盯她看了一会儿,转头朝段公公说话,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无情的君主,“段宜,去把皇后的鞋子捞上来。”

南烛闻声仰头看他,“不用了,那鞋子我也不太喜欢。”

皇帝没理会她,只是看了段公公一眼,段公公会意的后退离去奉命。

把人放上床,莘袖忙着差遣人备给南烛沐浴更衣。

皇帝摸着她冰凉的小脸看了一会儿,话里含笑,“皇后可知,女子的脚是不能外露的?”

这些道理她还是知道的,盯着皇帝的脸,她无辜的说,“可你是外人吗?”

皇帝勾唇,盯着她笑,眼睛里的意思有了些许变化,坐下来,摸着她的一边脸,唇极具挑逗性的凑了过来,南烛往后退,他就变本加厉的贴近,手上的力度带着她仰着脑袋,大手磨在她的侧颈,气氛突然就变得暧昧了起来,有些旖旎的味道,水汽氤氲。

南烛不敢看他,想要回避偏又叫人强势抓了回来,四目相对,皇帝不盯着她的眼睛看,目光总在她唇上走,气息更加是,他笑着说,“皇后与朕自然不是外人。”

南烛暗吸了一口气,目光也应他的打量而变得又似呆滞,她好像在看着皇帝,实际又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进眼里,她回应,结结巴巴的,“皇……皇上,我……刚刚才……吐……吐了。”

“……”

皇帝忍俊不禁,另一只手上来,握着她的下巴摸了摸她的小嘴,把它挤在一块,饱满软润,他的目光转到她呆滞的眼睛里,“皇后以为朕想干什么?”

我没想和你接吻!!!

好吧,说再多也是无事于补了!

他这是在报复她不邀请他赏菊的事吗?

南烛保持这个仰头的动作实在是有些吃力,她上手握住皇帝捧她脑袋的手,动了动脖子,想挣扎出来,老实的说,“不舒服。”

皇帝越发来了兴趣,这是第一个敢跟他说不舒服的人,试问在皇宫,哪个人有如此大胆,敢跟皇帝说她不舒服,就算是在床|笫之上,那也是得由着他来,妃嫔再难受只能默默承受,这是祖先定下来的规矩。

南烛扒了扒他的手,皇帝其实也没太用力,一下就下来了,她低着脑袋动了动脖子,单纯的看向莘袖,莘袖已等候她多时了,只不过一直不敢上前来打扰。

南烛闭着一只眼睛抓了抓,正在踟蹰着该怎么请自己面前的这个祖宗出去,不料祖宗先她一步说话了,“皇后不去沐浴?”

南烛笑笑,抓了抓锁骨上的小红包,“我其实也不怎么难受。”

皇帝盯着她脖子看,她的皮肤白,而且敏感,只是落了一次水,身上就有了好些小虫子留下的痕迹,勾得人起了些旖旎的幻想。

皇帝坏坏的勾出一抹笑容,“不难受?”

南烛实在是忍不住了,抱着手臂抓了抓,东张西望了会儿,脸上依旧是副无辜呆愣的模样,“昂。”

皇帝慢悠悠的点了点头,“皇后今日落了水,想来心绪还有些没太恢复,朕今夜守着你。”

不要吧!

南烛咬着下唇,眼眶原本就红着,现在冒出了些可怜的气息就更加奶了,鹅蛋小脸,白里带红,皮肤通透又明亮,湖水的臭气与房间里的熏香交织在一起,风吹过,时而是香气扑鼻,时而又是臭气恶人。

皇帝盯着她笑,南烛抬着眼皮偷偷瞟他,瞟了一眼又一眼。

难不成真要在皇帝面前沐浴更衣?现在人都在这里了,又顶着皇后的身份,迟早是要给出去的,可想着她还有机会出去寻找新的生活,不愿意的情绪又蹭蹭蹭的往上涨了好几倍。

可她现在浑身难受!

越想越难受!

保不齐身上还有虫蚁在爬呢!

她委屈极了,说出来的话里带着些鼻音,睨眼看他,“我不舒服,要洗澡。”

皇帝眉尾上扬,给她让开了道。

莘袖识趣的过来,扶着她下床,进了浴室皇帝也跟着进来了,坐在摆了酒席的矮桌前,单腿屈着,宫女们倒了杯酒到他面前,他没有接,而是撑着脸看她。

南烛小偷小摸的小眼神总是要往他身上去,莘袖抬起她的手开始为她更衣了,她像个木头人似的由着莘袖摆弄。

“皇上不是忙吗?”她忍不住的搭话。

皇帝一笑,拿起面前的酒杯,“与皇后行欢好,也是朕的大事。”

彻底完蛋!干脆挑明!

莘袖推着她转了个小圈,把最后一件带有花纹的衣服脱下后,里面就是三件素色的白衣了,另一个宫女已经将她盘着的秀发放了下来,她头发是湿的,丝毫没有电视剧里的鼓风机吹出来的飘逸效果。

她抓了抓脖子上的红疹,小嘴微噘,眼神从一开始进来到现在就没变过,带着青涩的孩子气,还有明显得不能再明显得畏惧和羞耻感。

这皇帝的眼神是要将她凌迟处死啊!一刀一刀的剥落她身上的衣服,不是色相的,反而有些帅气和妖媚。

“莘袖,”到了最后一件衣服,南烛赶紧抓住莘袖的手,带着些哀求的意味,“给我留一件。”

莘袖为难的往皇帝方向瞟了一眼,压着声音在她头顶厮磨,“主儿,这可是皇上,假如您真能讨皇上欢心,这也是件好事。”

南住抓紧最后的防护,咬着牙说,“你别在那里跟我扯些有的没的,要你这样,你不臊?”

莘袖没了话。

南烛把衣服扯回来,就着最后一件打底白衫和白裤,抱着胸口一步步的往浴池里走,如仙境般的热气包裹着她的身体和她的精神。

皇帝放下酒杯,唇角浅勾,“皇后的相思病好了?”

“……啊?”南烛不明所以的看向莘袖。

皇帝走过来,半蹲着拨弄着温泉,抬眸深邃,“前些日子朕过来,皇后还是副病怏怏的模样,今日突然就好了?”

知道南烛没听明白皇帝的话,莘袖出声了,“前些日子皇上来看过我们家娘娘后,娘娘的病情就好了很多。”

皇帝不引为意的笑笑,“原来如此,看来皇后对朕用情颇深啊!”

南烛抢话,很狗腿的巴结他,“皇上,臣妾可想您来着,日日都想。”

要想活命,撒娇卖萌还是很重要的,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皇帝盯着她,眼睛被热水染上了一层朦胧美,模糊得人也猜不透他的心思,他朝她招手,南烛咬咬牙还是得过去,抱着胸口,从下仰望他。

皇帝捏着她右手衣袖的小角拿开了她的手,刚放下,她又抱回去了,严严实实的捂住胸口。

皇帝眉毛一抬,有些警告威胁的意思,南烛赶紧把右手垂落在水中,皇帝下巴一抬,示意她把左手也拿下去,南烛拿是拿了,可故意往水里缩了缩,露出水面的就一个小脑袋,其余的,什么也看不见。

皇帝口干舌燥的舔了舔唇,他总觉得自己是在跟个小屁孩浪费时间,低沉的声线传出来,“皇后进宫有多久了?”

南烛皱了皱眉头,认真的给他回忆,“七个月?”

皇帝点了点头,“皇后嫁给朕已有大半年,可从未与朕有过夫妻之礼……”

“那是你自己的原因好吗?”南烛脱口而出,这是事实,这小皇帝一个月来后宫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能数清楚,现在到来质问她的不是了,是不是不要脸?

皇帝不说话了,笑着看她,南烛点头表示歉意,把话语权归还给他。

皇帝额角一抽,沿着岸边坐了下来,收拾着袍子放好,侧眼看她,“现在朕来了,皇后当如何?”

这是赤|裸|裸的暗示!

南烛咽了咽口水,大义秉然的找词拒绝,“臣妾觉得,皇上励精图治,勤勤恳恳的为国家为百姓操心是好事,应该值得鼓励,至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觉得还是不要干扰了皇上,而且皇上您还小,得保重龙体,全国上下还倚仗着您呢。”

“朕还小?”皇帝饶有兴趣的噙着她这句话品了品。

还未满十九岁,刚上大学的样子,这放在现代社会里就是个没进社会的小孩子。

不小吗?

“对啊,我们现在这个时候,身体还正在长身体阶段呢!”南烛一本正经的说着,“贪图眼前的享受会导致发育不良的。”

皇帝勾了勾唇角,站起身来,叉着腰看她,“那皇后说说朕哪儿没长好了?”

南烛:“……”

她下意识由下而上的打量了一番皇帝,无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皇帝发育得简直不能再好了,身材高大,轮廓也好,能看到的已经是这样,其他的……等会儿,南烛,你想哪里去了?什么叫其他的?女流氓嘛!

皇帝盯着她笑了一会儿,走的时候没有留下半句话。

皇帝一走,南烛委实是松下了一大口气。

跟皇帝待一起,真的是要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