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成乱臣贼子的女儿 > 第11章 寿宴(上)

第11章 寿宴(上)


因为“文字狱”一事后,南烛又在坤宁宫里待了半月有余,她长时间的被禁足宫中,后宫事物都由纯妃和淑妃打理。

皇帝的寿宴终于到了,按理说她应该过去的,可是皇帝那边没发话,她就不好动身了。

她现在开始养宠物了,寝宫里一共有两只兔子,一灰一白,还有一只纯白的小狗,她坐在殿门口与她的“孩子们”嬉戏,将凡尘的纷纷扰扰辟除在外。

莘袖看不下去,过来说,“娘娘,今日是陛下十九岁的寿宴,您真的不过去吗?”

南烛嘬着嘴逗它们,笑容甜蜜,抓着一几片叶子丢在地上,把莘袖的话彻底的当成了耳旁风。

莘袖抢过她手里的食物,气鼓鼓的,“娘娘,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今宫里的人都说要废后了。”

提到这事,她也烦好吗,但是无论她怎么做都没有用啊,她刻意讨好那皇帝,皇帝也说要杀她。她就是来凑数的,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

“莘袖,不是我不想,可……”她站起来,无奈的拍了拍手背,“你看啊,我上次拉他来玩象棋,他……他就把它给禁了!”

她也是想过用美人计来保命的,可结果总是差强人意,苦恼啊啊……

莘袖小声嘀咕,“那不是您说了那两个字。”

南烛无语,“这年头,竟然还能叫我逮着个文字狱,也算是没白活。”

莘袖知道她又在说胡话,拉扯她,“那不是一次特例嘛,您不能因为一次失败而放弃了努力啊!”

南烛抿着唇,忍不住拍手称快,“看不出来啊,莘袖你有这见识。”

莘袖被她夸得有些飘,聊着聊着也就忘记了皇帝寿宴的事。

黄昏沉沉,皇帝准备往太和殿里去。

其他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他往身侧一看,既没有南烛的人影,也没有设立她的位置。以往都是皇后坐在右侧,如今他的身侧换了人,右侧是纯妃,左侧是淑妃。他瞬间垮下了脸,招来段公公:“皇后呢?”

段公公尴尬,二位妃嫔也尴尬。

皇帝勾唇一笑,有点阴,“找来。”

“……是。”段公公下去。

皇帝叫住了他,又说,“告诉她,如果没有叫朕满意的礼物,那就用她的脑袋来贺寿。”

段公公瑟瑟发抖。

段公公赶到坤宁宫时,南烛正在殿里沐浴,衣服脱了,头发也湿了。

段公公进不去,只能用他急厉的话来表达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娘娘啊,陛下正在责怪您为何没有去参加寿宴。”

南烛舀着水浇在身上,不屑的回他,“是他叫我禁足的,我可听话了呢!”

段公公急得跺脚,“娘娘,陛下要您马上赶过去。”

南烛不耐烦的甩了甩手,拿着湿布擦脖颈和胸口处,“那你替我回他,我都洗澡了,这么过去也不合适。”

古代人讲究礼仪,披头散发的万万不可面见宾客,更何况她还是一国之后。段公公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夹在中间为难,他又不能回去再请一趟旨意,只能硬着头皮说,“还是请娘娘过去一趟吧。”

莘袖也为难,此番她都不知道该不该叫南烛出去,不出去就是违抗圣旨,出去就是不成体统。

南烛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泉的浸泡,声音跟着变得温和平静,“段公公,不是我刻意的为难你,这实在是面子上挂不住啊!”

软的不行,段公公只能拿出杀手锏了,“娘娘,陛下还说,要您在一炷香的时间带着叫他满意的礼物出现在他面前的话,那您的脑袋……”

南烛彻底无语了,拉上衣服就往身上套,莘袖抱着衣服跟在她后面,她是边跑边穿,等到达太和殿时,她的衣服歪歪扭扭的穿得也差不多了。这才发现自己没有穿袜子,就只套了双鞋。

莘袖给她理了里湿漉漉的头发,急得眼泪都冒了出来。

南烛咬了咬牙,还在纠结要不要进去时,就听见守门太监的传报,一声声往里去。

“——皇后娘娘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