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成乱臣贼子的女儿 > 第20章 受气

第20章 受气


白天她基本上是睡过去的,醒来了就是给她的小宠物们喂食。

每只宠物她都有给取名字,白兔子叫奶糖,灰兔子叫大灰狼,小狗叫学霸。

她现在不能说话了,被人欺负了也就算了,它们也来欺负她。

撒了一把粮食在地上,它们“仨”视若无睹,她去抱过来一个,再去抱另一个时,先前的那个又走了。

平常她可以用她的大嗓门表达她的愤怒,叫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崽震一震,现在。。。

莘袖和小果子站在门口边,很是无语的看着她和三个小不点的较量。

皇帝只是不允许她说话,又不是不许她发声,于是她趴在地上,学狗叫,跟“学霸”对骂。

“汪汪汪汪~”

皇帝路过进来看的时候,恰好见到的就是这一幕,他无法表达这一刻他复杂的内心,唯一的想法就是,天怎么不快点黑?

太阳下山,南烛的另一个惩罚随即也来了。

她抱着《女戒》一瘸一拐的跟着段公公往御书房里走。

段公公把她送进去后就离开了,殿里就只有她和皇帝。皇帝正在办公,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冰冰的说,“自己找个地抄。”

南烛瞪了他一眼,可怜的珠子扫视了殿里一圈,她选择了卧榻,拉过方桌,脱下鞋子,她爬了上去。

这本《女戒》的工作量不少,有的她忙活了。

想起来她既无纸张又无毛笔,穿上鞋,她下榻去,走到皇帝跟前,她抽过几张宣纸又拿上一只笔。

皇帝停下动作默默的盯着她的动作。

安置好宣纸和毛笔后,南烛得寸进尺的过去搬砚台。

皇帝抓住她的肩膀,“好大的胆子!”

南烛用手给他比划,指了指砚台,又指了指《女戒》,意思是:你叫我罚抄,没有墨怎么写字?

皇帝大概知道了她的意思,毫不留情的拿回砚台,“自己过来沾。”

南烛骂骂咧咧的滚回了自己的地盘,写了几个字就过去一趟,来来回回,力气都用在沾墨上了,《女戒》其实也没抄几个。

她读书时就总会被老师罚抄写,一般都是五到十遍,那种罚抄她可以用两支笔来作弊,可这里不行,一整本《女戒》,每一章节的内容都不同。

干嘛不许她白天抄啊?

就非得晚上来这里挑灯夜读吗?

中考那年她都没这么拼过,原本还想把第一次留给高考的呢,没想到败在《女戒》手里了。

皇帝处理完了政务,敬事房的公公也端着各宫娘娘的绿头牌上来了。

南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从他的面前过去,沾了沾墨水,面无表情的往回走。

敬事房公公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懂事,明明都已经有主子在这里了,他还敢端着牌子进来,这不是找死吗?

敬事房公公小声的说,“陛下,既然宸妃娘娘已经在这里了,不然就翻宸妃的牌子吧?”

皇帝朝南烛的脸上瞟了一眼,她还是一副认真的好学生模样,半点没有收到尘世的干扰,他笑,目光放到陈列的绿头牌上,拿过淑妃的绿头牌随意一丢。

敬事房公公会意的端着牌子离去。

不久后淑妃就过来笑着行礼了,“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皇帝靠在椅子上,捏了捏眉心,招手要她起身。

淑妃拉过他的手,懂事的帮他捏肩膀,娇媚的声音动听极了,“陛下近来公事繁忙,可要保重身体呐。”

南烛过来沾墨,看到淑妃,眉头一皱。

淑妃也是才发现她,尴尬的笑了笑,“宸妃怎么在这儿?”

南烛抬了抬手上的毛笔,意思是:我来受罚。

淑妃“噢”了一声,语气又是副阴阳怪气的招人厌,“宸妃妹妹是来抄《女戒》的啊,陛下上次和亲王的事情宸妹妹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她为南烛打抱不平了,“您怎么能这样惩罚宸妃妹妹呢?还一天不许她说话,她到底是犯什么错了啊?”

皇帝疲倦的闭上了眼睛,“不必管她。”

南烛拿着毛笔狠狠地甩了几下,墨水飞散,每个人的身上都有。

淑妃尖叫一声,真的是有些大惊小怪了,“宸妃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啊?”

南烛不能说话,就只能给傲娇的小表情。

皇帝拿开了淑妃放在自己太阳穴上的手,勾唇一笑,“看来是惩罚不够啊!”

南烛气,一拍桌上。

淑妃得意了,赶紧添油加醋,“宸妃,陛下可是九五之尊,岂容得你这般胡闹?原本就是在受罚,还不知道收敛。”

南烛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眼眶里瞬间就蓄满了水。

皇帝笑笑,“委屈?”

南烛咬着牙不说话,何止是委屈,都有些想杀人了,再多憋她一炷香,她可能真的会发疯。

皇帝盯着她笑,心里想的是,她也是厉害了,进来这么久也不见说话,可自己又不能拉下脸来让她说话,就只能这么憋着双方。所以说,到底还是他先憋不住了,所以想出这么个损招。

淑妃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

“没话说,那好……”他看向门外,准备叫段公公了。

南烛撑着桌子看他,一口气说出来,没有半个停顿,“你太过分了凭什么罚我抄《女戒》和不许说话你这个小企心眼的男人不给我墨水故意叫我走明知道我脚受伤了还这么欺负我我恨死你了再也不想搭理你了这是一句话算一板子——”

憋了一天了,终于是一口气全给说出来了,说完这一大串的话她有些缺氧,小手撑着小腰仰头大口喘气。

听完,淑妃脑袋还是懵的,皇帝扶着眉心藏笑。

南烛趴在书桌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喉咙里冒烟的感觉叫她拿起皇帝面前的茶杯就灌了下去。雨前龙井的清香叫她烦闷的情绪瞬间消解下不少,她咬着牙瞪他,不甘示弱,也绝不后退。

他凑近,看着南烛的眼睛轻声说话,“那就来挨板子吧。”

南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