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成乱臣贼子的女儿 > 第26章 闹鬼

第26章 闹鬼


南烛倒是没哭多久,擤了擤鼻涕眼睛,人窝在皇帝怀里,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皇帝一手托着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护着她的后背,真跟带孩子一样。

莘袖抱着学霸默默地跟在后面。

回到养心殿,皇帝还没把南烛给放下,皇帝就叫段公公去找来了太医,看段公公火急火燎的,太医还以为是皇帝出了什么大事,来才知道是要给个畜生看病。

皇帝还是抱着南烛,关键是南烛搂着他的脖子没有撒手,他就顺水推舟的抱在了怀里,坐在床上,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皇帝面无表情的问,“腿还有得治吗?”

太医低着头,哪里敢看皇帝和南烛,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说出来的声音竟然是抖的,“臣尽力而为。”

皇帝点了点头,握着南烛的脑袋,垂眸看了看她被泪水弄得黏糊糊的脸蛋。

每天晚上南烛基本上都会说梦话,今晚也不例外,只不过与平常不同,有了另外一个人终于进了她的世界。

“皇上,你不要……不要吓唬我,我胆儿特别小,还特别记仇,你对我不好,我会记一辈子的。”

皇帝勾唇浅笑,掐着她的小肉脸摇了摇,“朕哪里敢对你不好。”

“可是你……你总罚我。”竟然神奇的接上了话。

皇帝忍俊不禁,对着她被迫挤在一起的小嘴亲了亲,“小屁孩。”

……

大雾后天大晴,风吹去了落叶,也吹去了忧愁。

“你们听说了吗?昨夜,一名宫女遇见了鬼,白衣服,长头发,没有脸。”

闻言南烛凑了过去,蹲在地上看她们,“真的有鬼啊?”

两名正在洗衣服的宫女连忙朝她行礼,南烛摆了摆手,示意她们继续说。

宫女往四周瞟了瞟,压着声音说,“当然有鬼了,都看见了的。”

另一名宫女接话,“咱们宫里都是些女人,阴气实在是太重了,像皇上那边,鬼都不敢去。”

南烛赞同的点了点头,她也觉得殿里总是阴森森的,就皇帝的养心殿不是。

莘袖找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在这里发现了她,拉着她出去,边走边说,“主儿,纯妃娘娘要您过去抄写经文为故去的太后祈福。”

“抄经文?”南烛排斥性的往后一退,“她干嘛找我?”

莘袖无奈,“纯妃娘娘说您的字好看。”

南烛惊愕,“她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莘袖说着都有些憋不住的想笑了,“不然皇上把您的字裱起来?”

南烛:“……”

她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这算是公然处刑吗?

皇帝与朝臣们在御书房里议完事后,冯大人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不知皇上挂着的那字是出自哪位书法大家之手啊?臣孤陋寡闻,还请皇上指点。”

皇帝不仅擅长骑射,对于书法字画也颇有造诣,冯大人就有幸教过他几年,知道皇帝的眼光高,一般东西都入不了眼,尤其偏爱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可这副还没有完成的画作竟然取代了《兰亭集序》,这叫他起了兴趣。

来过御书房不下三次,他左看右看也没有品出这字的过人之处,心中好奇,所以开了这个口。

皇帝心中默念冯大人口中的“书法大家”四字,忍不住绷了唇角,扶着眉挡了挡,他静下声音来回他的话,“朕独爱罢了,冯大人不必在意。”

回完冯大人的话,他转回头去好好的欣赏了一番南烛写的字,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待到两位大人走后,他站在裱字面前细细看了一番,不细看还真没发现,南烛有很多繁体字都是用简体字来代替的。

南烛的记忆里有繁体字,可她先字画复杂,就把一些较难的字主动翻译成了简体字。可是,在皇帝的认知里面,简体字是不存在的。

皇帝沉下眸子,想想,唇角不觉勾了勾。

经华殿,夜已深。

南烛坐在佛像面前,一根红烛已经燃了一大半,莘袖在一侧给她翻书。

南烛下意识摸了摸空瘪瘪的肚子,转头看莘袖,“莘袖,我好饿啊。”

南烛是傍晚就过来的,抄了一大半了,确实是有些许体力不支。

莘袖起身,“那主儿您在这里别乱走,奴婢去给你寻吃的来。”

南烛点了点头,拍了拍莘袖的后背,嘱咐她小心。

寒风一吹,蜡烛的光恍恍惚惚,南烛赶紧用手挡着,护着它茁壮成长,看着蜡烛慢慢恢复士气,南烛眉心舒展,手一松开,蜡烛瞬间就灭了,灭了这一个还不算,屋子里其他的蜡烛也都尽数没了。

这是要拍恐怖片的气氛啊!

今夜的月色不太爽朗,能照进来的就更加是屈指可数了。

南烛撑着腿起身,赶紧往外跑,站定在宫殿门口,她才算是安下一颗心。

经华殿僻静,很少有人来。

一个人站在黑夜里,刚泯去的恐惧感瞬间成千百倍升了上来,想想,南烛决定还是打算去找莘袖,有点正事干,也不会那么害怕了。

想起日间在宫女们口里听到的那些传闻,她总觉得有人跟在她身后,可一转过去,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她抱着身体,脚步越来越快,灌进耳朵里的冷风像是恶鬼的咆哮,拉着她已经提在了嗓子眼口的小心脏往上冒。

这次是脚步声了没错,南烛侧目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定定的站在她身后,几乎没来得急多想,她逃命的脚步比风要快是好几倍。

哪里是什么女鬼,其实就是个插在宫墙上的黄旗,只不过她的心理素质不好。

她原本是想着去御膳房找莘袖的,可一逃起命来,哪里分得清东南西北,有路就跑,还是朝着最亮堂的路去。

整座宫殿,最是璀璨的地方还是皇上的养心殿。

段公公瞧见一个疾奔的人影,眯着眼睛盯了一会儿,等识出人,他赶紧过去问话,“宸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南烛口干舌燥的抓住段公公,急着说,“有鬼追我,有鬼追我。”

“鬼?”段公公与小果子对视了一眼。

南烛往养心殿里一瞧,推开段公公冲了进去,段公公的那句“纯妃娘娘在里头”也被她挡在了门外。

小果子不知所措的看向段公公,“师傅,皇上怪罪了可怎么办?”

段公公摇头笑了,“不管了不管了。”

皇帝和纯妃已经上了床,两个人,一人一床被子相安无事的睡着。

听见开门的声音,皇帝比纯妃先一步的撑着身体起来往外看。

南烛直奔龙榻,鞋子一丢,压着皇帝的肚子,人爬了进去。

皇帝还没反应过来,肚子一凹疼,他和纯妃的被窝中间就夹了一个人,兔子似的窝着不动,静了一秒钟,抽着纯妃的被子出来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纯妃彻底的懵逼了,从南烛进来到钻进她的被窝,愣是一句话也没有。

养心殿里的烛光只熄了一点点,屋子里还是很亮堂的。

皇帝好笑的舔了舔唇,侧脸看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纯妃从惊恐中回过了神,拉开被子把南烛的脑袋露了出来,严厉质问她,“宸妃,你这是干什么?”

南烛抱着头看她,可怜兮兮的说,“我撞见鬼了。”

纯妃os:我才是撞见了个鬼!

纯妃匪夷所思,“宸妃,你用不着编这么个慌吧?”

南烛坐了起来,很是认真的跟她解释,“是真的,是真的,她穿着白衣服,一直跟着我,我跑,她也跑,一直在我耳边吹气。”

纯妃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绕开话题,“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南烛如实回答,“我跑错地了,我本来是去找莘袖的。”

皇帝也懒得听她胡扯,拉开了自己的被子给她盖着腿,自己继续躺了回去,双手枕在脑后,闭目养神。

纯妃看了眼皇帝,用手推南烛,“行了,你快走吧。”

南烛咬了咬唇,可怜兮兮的说,“我不敢回去,就让我蹭一个晚上吧?”

蹭?——寝!

南烛顺势抱住了她的手,“让我跟你睡吧,我求你了。”

纯妃差点想一脚把她给踹下去,上次才打了她,现在又来这里卖惨?

南烛肯这么抱着纯妃的原因还是在于学霸的腿并没有真正的断了,在太医的照顾下已经慢慢地好了起来,再加上她确实是害怕。

“求你了,求你。”南烛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纯妃压着快要爆炸的声音,“本宫侍寝,你过来,合适吗?”

“但……”南烛看了眼两个人之间的被子,“你们不是没运动吗?”

皇帝一手指弹在了她的脑门上,咬牙切齿的说,“信不信朕拉你做运动?”

南烛识趣的闭嘴,转过去拉着纯妃说,“你行行好,而且我也不太占地。”

纯妃还是不肯,只说,“你就非得来这里是吗?你不可以叫你的宫女守着你吗?”

南烛垂下眼睛,没有回话。

皇帝静静地看着她,声音变得又轻又柔,“为什么来朕这儿?”

她可以说她是真的乱跑的吗?她要是不解释清楚,这两人好像都不打算放过她了。

南烛咬着下唇看他,凤眼闪亮,“宫里就你有阳气。”

皇帝:“……”

皇帝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不管她怎么解释,这两人还是不愿意留她下来三人行。

南烛无奈的拉上鞋子,往旁边一瞧,皇帝正在往身上套衣服。

比她更加困惑的是纯妃,“皇上,您这是要干嘛?”

皇帝侧目,“把她送回去。”

说完话,皇上拉着她的小手就出了门,段公公和小果子一惊,连忙跟上。

南烛小腿走得不快,双手拽着皇帝的手,小碎步哒哒哒。

皇帝嫌麻烦,转过来,一把她抱在了怀里,眼皮也不抬的看着前方的夜路。

怎么有点帅气?

皇帝喜欢托着她在怀里,一手护着她的后背,一手托着她的屁股,这种抱姿莫名的叫人有安全感,也莫名的宠。

南烛上手搂住他的脖子,轻轻的说,“走那么快干嘛?”

皇帝勾唇,痞痞的,“只要你够快,鬼就追不上了。”

南烛羞耻的埋下了头,侧脸靠着他的肩膀。

纯妃在养心殿里等了一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