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成乱臣贼子的女儿 > 第29章 吓唬

第29章 吓唬


芸妃搬来那日,南烛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说什么也不肯出去见人,此举又引得阖宫上下嘲讽。

只是眼下南烛已经顾及不了,她自以为脸面算是丢尽了。

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碰上个这么皇帝,年纪轻轻的眼睛就瞎了耳朵也聋了,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就乱罚人。

她被降为嫔后,寿宴的事也就移交给了芸妃操办。

三国鼎立演变成为了楚汉争霸。

“主儿,”莘袖急急忙慌的进来,“陛下来了。”

南烛冷了她一眼,“关我什么事?”

莘袖口干舌燥的咽了咽口水,“陛下现在在芸妃那里,你得过去伺候。”

南烛:“?”

宫里规矩,皇帝来正宫娘娘这里,侧宫的妃嫔需前去伺候用膳和沐浴。南烛搜集完信息后,直接甩出去一句话,“打死我也不去。”

皇帝听到她的话后,摇头笑了笑,跟段公公说,“段宜,你去告诉她,不来,那就去刑房里走一趟。”

听到段公公传过来的话,南烛不怕,反而是不屑一笑,“又是这些吓唬人的东西,又不是没被打过板子。”

段公公看了一眼莘袖:悻悻的说,“宸嫔娘娘,走一趟的意思是……所有的刑罚都试一遍。”

南烛:“?”

段公公的三十二道刑罚才说到俩,南烛拎着裙子就跑了出去。

三十二?

光一个烙字她就快吓尿裤子了。

她跑得急,直接冲进了殿里,喘了一口大气,她往皇帝和芸妃吃饭的地方去。

皇帝和芸妃都还没有开动,就在等着她呢。她过去,一口气没上来,低着头又咳了好久。

皇帝拉过她,拍了拍她的后背给她顺气,南烛伸出尔康手制止他,摇着脑袋保持清醒,“咱俩绝交了。”

皇帝不懂她的意思,只是觉得她这副倔强又可怜的模样好笑。

芸妃说话,“妹妹要不要坐下来先休息一会儿?”

她又伸手打住芸妃的话,抬起脑袋,“不用,早完我早走。”

皇帝忍俊不禁的抚住了眉心。

芸妃笑笑,笑容是甜的,“妹妹你可真会说笑。”

南烛懒得搭理他们了,开门见山的说,“怎么……怎么伺候啊?”

她的记忆里没有这道工序,作为云南王的女儿,怎么可能学这个。

芸妃拿过公筷给她,“帮陛下倒酒夹菜就可以了。”

她接过筷子,踮脚看了看菜,余光瞟了皇帝一眼,夹上一片红辣椒到他碗里。

芸妃愣住了,皇帝阴阴的看向她,南烛无视他,继续往他碗里夹辣椒。

芸妃看不下去了,出来说话,“宸嫔妹妹,陛下不爱吃这些。”

南烛满不在意的耸了耸肩,“不好意思啊,臣妾不知道嘛。”她对着皇帝单纯的眨了眨眼。

皇帝眉角一抽,扯嘴笑了笑。

南烛绕开辣椒又去给他挑芹菜,抽出一根放进他碗里,抿着唇看他。

皇帝一歪头看了眼自己满碗的香料,冷冷清清的笑着,“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

南烛也不怕他,挤出假笑,“陛下,您这是什么话啊!臣妾又不是存心的,臣妾只是依着臣妾自己的喜好来揣测陛下罢了,假使这样也有罪的话,那确实是臣妾太过愚笨了,不能像几位姐姐一样,可以懂您。”

皇帝用筷子拨了拨自己碗里的菜,看了她一眼,抬手又夹了好些辣椒进自己的碗里,举着碗到她面前,“宸嫔既然喜欢,那朕就赏给你。”

完蛋!

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南烛不敢接,手脚一直在发抖,她吃不了辣椒和芹菜的,尤其是芹菜。

皇帝眉一抬,莞尔一笑,“宸嫔不是喜欢吗?朕赏你了。”

“我错了,”她迅速跪下,“真的错了。”

“错了?”皇帝的尾音打转,听得人心里发慌。

南烛伸着手进碗里,抓着辣椒和芹菜往身后一扔,“哪儿都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错得离谱,错得人神共愤。”

看着空空荡荡的碗,他笑了,勾起南烛的下巴警告她,“下次再犯……”

南烛保证,“我自己去刑房里走一趟。”

从芸妃处出来,南烛是一肚子的火气,说来她确实是惨,太惨了。

……

清晨集会,位置大变,纯妃居上座,芸妃次之,她其次,而后是降为秀嫔的淑妃。

“这是寿宴的策划表。”芸妃把策划表让宫人递给纯妃。

纯妃接过看了看,发现她被安排在了皇帝身边,眉心不禁舒展开来,“芸妹妹辛苦了。”

芸妃笑笑,“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福分。”

纯妃看向她,“宸嫔。”

“啊?”南烛看过去。

纯妃说,“母后寿辰当天需有人在寿康宫守灵一日,你去如何?”

她不太懂,转头看向莘袖,莘袖摇头。

她回,“可以不去吗?”

纯妃冷下了脸,“为母后守孝,那是天大的福分,你来自云南,胆也大些,所以想着你去,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胆大?

南烛使劲摇头,“这福分给你吧。”

她这话一出来,纯妃是不管她愿不愿意了,直接下了个命令叫她守灵,她是今非昔比,小小嫔位,怎么跟人家正宫娘娘相较?

她住在芸妃宫里,所以与她一路同行。

芸妃轻声安慰她,“鬼神只说都是假的,你放心,宫里那么多人呢,不会出什么事的,要你还是不行,那我就去向你回禀陛下。”

芸妃确实是个好人。

原来的南烛兴许不怕,但现在是她啊,她不被自己给吓死就已经算好了,还等真的鬼出来。

“好了,”芸妃在分岔路口停了下来,“我要去御书房伺候笔墨,你自己回去吧。”

南烛点头,转身走了一步又过去挡着芸妃的路,“那个……”

“嗯?”芸妃单纯的看着她。

她有些难以启齿,“你可以带我去见见我家崽崽们吗?我已经有……有好些天没见它们了,也不知道皇帝吃没吃它们。”

“……崽崽们?”

……

养心殿的大门一开,龙榻上躺着三只胖球,一动不动。

南烛兴奋的跑过去,抱着奶糖在怀里蹭了蹭又亲了亲。

芸妃宠溺的笑着,过来摸了摸,“你的兔子狗狗怎么在陛下这里?”

南烛坐了下来,露出一丝失落,“他抢走的。”

芸妃不解,“陛下抢走它们?”堂堂皇帝,需要抢走几只随处可见的小动物?

南烛点头,摸了摸学霸长长了的白毛,“他看上它们了,要把它们从我身边抢走,你看啊。”她跟芸妃抱怨了,“之前我养它们的时候可亲了,现在都没什么反应了,肯定是被他给洗脑诱惑了。”

芸妃还是笑,这次改摸她的脑袋了,喃喃自语道,“陛下这么聪明,竟然败在你的手上了。”

南烛放下奶糖,起身去寻剪刀。

这三小只,几日不见,毛发都快把眼睛给遮住了,再不修修就要眼瞎了。

她抱着学霸在身上,细心的给它修剪。

不知不觉,夜就深了。

皇帝走在外面就听见了里面两个女人的对话声。

“它叫学霸。”

“学霸?”

“就读书特厉害的意思,学霸都是狗。”

门一被推开,里面的两个女人一致性的看了过来。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目光扫到床上的一层动物毛发时,他瞬间变脸,怒冲冲的过去,一把拎着南烛把她带下了床。

芸妃起来行礼,“陛下。”

皇帝指着床上的狼藉看南烛,“你做的好事?”

南烛怯生生的点了点头,也是此刻她才发现了自己在作死。

皇帝咬牙切齿的掐了掐她的肩膀,“宸嫔,你可真是厉害啊!”

南烛骨头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芸妃过来解围,“陛下,其实这也不能怪宸嫔妹妹,她也只是……只是爱子心切。”

皇帝烦躁的掐着腰,忍着怒气叫芸妃先走。

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后,南烛更慌了,赶紧抱着她的三个崽跪下,自己跪下还不算,抱着一个个的给他磕头求饶。

她抱着学霸,抓着它的前蹄,“学霸,快给陛下道歉,就数你的毛最多了。”

“你……”皇帝一过来她就拧紧了脸蛋。

皇帝闭了闭眼睛,深呼了好几口气,睁开眼睛与她平视,眼珠在她瑟抖的脸上打转。

半天没见动静,南烛弹开了一只眼睛,然后又迅速闭上,她的声音在颤抖,“我真的知错了,你不要叫我去刑房走一趟啊,我细皮嫩肉的经不起折腾的,假如你真的要出气的话,那你就惩罚它们吧,毕竟狗毛出在狗身上,你要砍就砍它脑袋,而且它们还不给你道歉。”

皇帝手凑到她脸前面,脸上的表情纠结成了一块苦瓜,他想要去触碰南烛,可是理性告诉他不能,就像他这些天好像把南烛抱在怀里,最后也只是抱着这三只来“充饥”一样。

“你这是要弃車保帅啊!”

这是她教他象棋里面的词语。

南烛睁开一只眼睛,“是它们舍身取义。”

好歹我也是为了它们的身体健康才动的手。

皇帝:“你不是它们额娘吗?”

南烛狡辩道:“那你还是它皇阿玛呢。”

皇帝:“……”

皇帝哭笑不得,掐着她的腰把她从地上给带了起来,“你们云南人都你这么巧言善变?”

她抓了抓眼睛,认真的说,“我是语文课代表。”

皇帝听到了荒唐。

先不管这么多,他晚上总得有个地方睡吧。

“要不……”她抱着怀里的奶糖悻悻提议,“去我宫里?”

皇帝盯着她,笑了,“你倒会打算!”

她松下一口气,鬼才想你去呢!

皇帝咬牙一拍她脑门,“真想掐死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