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国:我败成最强猛将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去找许褚比武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去找许褚比武


  “将军,咱们不是要回琅邪吗?为何往南走?”

  在宿营地过了一夜,潘凤带着陷阵营向南走。

  走出三四里,有军侯忍不住问道。

  “我常跟你们说,为人要忠义,韩冀州乃吾等故主,如今他葬于陈留,咱们也该去祭拜一下。”

  听说是要去祭拜韩馥,众人不再说什么,默默跟随。

  韩馥死于陈留,张邈将他葬于城外,他们这些冀州旧士,是该去祭拜祭拜这位故主。

  陈留与东郡接壤,潘凤领兵向南直行,几日之后,来到陈留城下。

  潘凤吃了个闭门羹。

  陈留城关闭城门很正常,如果知道潘凤来了还不闭城,那才是不正常。

  真那样的话,潘凤或许也不敢进城,谁知道张邈葫芦里卖什么药。

  潘凤先后进了任城和昌邑,劫粮散民,又领兵去攻打濮阳,虽说濮阳有夏侯惇守卫,攻打不下。

  但他来了陈留,绝不会是给陈留带来好事,张邈怎么可能会不防他。

  不过以陈留城内数千守卒,潘凤要想用两三千人攻下,那也不太可能。

  张邈站在城楼上,其弟张超站在身旁,望着城外的潘凤,喊道:“潘将军,你带兵来此,莫不是想要攻打我陈留?想要将我城内之粮散给百姓?将军若真有此想法,还劝将军趁早断了此念,速速离去,免得留尸于此。”

  城内兵多,张邈说话就是硬气。

  “张太守,我攻打陈留何用?我来此,只是想要祭拜故主韩文节,绝无他意。”

  潘凤也不怒,回应道。

  “将军来此,真是要祭拜故主韩文节?”

  张邈不太相信,这个潘凤向来说话虚虚实实,让人难辨真假。

  “不错,潘凤非为忘恩负义之人,韩冀州待我恩厚,我既来了兖州,岂有不来祭拜之理。”

  “虽如此,我亦不可让将军入城,韩文节葬于城南十几里外,请将军自去祭拜。”

  “那就请张太守派一位吏士带我前去。”

  潘凤知道张邈不会让他进城,他也不想进城。

  本来还想跟张邈多说几句,提醒他以后曹操如果再征徐州,可去迎接吕布来偷袭夺占兖州。

  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怕说得多了反而不好。

  现在也不知道曹操是否还会二征徐州,就算再征,张邈要反,他自己也会反,不需要潘凤来提点。

  张邈派了一个郡吏出城,带潘凤去韩馥埋身立坟之处。

  跟着郡吏来到韩馥坟前,望着一个小小的黄土堆,墓前连一块墓碑都没有,潘凤百感交集,涕泪俱下。

  李响及陷阵营之士见状无不唏嘘相随。

  他们都没有想到,昔日风光的冀州牧,死后竟是如此境地。

  “韩冀州来奔,死于此处,张太守竟如此相待,唉!”

  潘凤叹了一声,他不想去追究韩馥的死因。

  追究也没意义,就算知道是袁绍使人谋害的又能如何?

  倒是张邈如此薄葬,不免让人寒心。

  “昔日在冀州,我们皆为韩冀州之属,我们都为韩使君捧上一杯土吧!”

  潘凤转身对身后陷阵营之士大声说道。

  陷阵营这两千多人都是他从冀州带来的,也是跟随着韩馥去参加酸枣会盟之兵。

  潘凤为先,从远处以双手挖土,捧着放到韩馥坟上。

  接着是李响和军中司马军侯,以及每一个兵士都双手挖土,捧来堆在韩馥坟上。

  两千多捧土虽然不多,但总算看起来像个坟墓了。

  潘凤在韩馥墓旁安营,住了三日,带领兵士继续负土将韩馥之坟堆高,又从别处移来十几棵松柏,种在墓前,同时让郡吏去请来工匠,为韩馥之墓刻碑,上书:“汉故冀州牧韩君之墓。”

  本来还想请工匠雕两只石虎置于墓前,但听说曹操已经回到兖州,怕自己留在陈留,会引来曹操大军,便没有久住,带领陷阵营祭拜了韩馥之后东向梁国,往谯县而去。

  潘凤在兖州的所作所为,曹操一清二楚,他派了探骑一路跟踪探视。

  听说潘凤与陷阵营之士为韩馥捧土为坟,又种树刻碑,不由感叹:“潘凤之忠,令人感佩,其所领陷阵营之士亦皆忠义,此人若不执意与我为敌,那该多好!”

  “潘凤不忘故主,念故主之恩,确实难能可贵。但此人有雄志,乃将军之劲敌,将军万不可起恻隐之心。”

  戏志才在旁劝道。

  “嘿嘿,韩馥庸才,得此良将而不知善用,竟将其逼走,难怪他会是如此下场。”

  “潘凤往梁国走,应是绕道回琅邪,呵呵,我之前料他必从青州绕回琅邪,还劝将军遣兵前往阻拦,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此人啊。”

  戏志才自嘲道。

  曹操眯起眼睛笑道:“不只是你,我也不够了解此人,或许,他往梁国,是有其他目的也说不定。”

  事实正如曹操所料,潘凤绕道梁国,其实是想去寻找虎士许褚。

  许褚的武力,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90以上,至于具体是多少,潘凤不知道,但应该不会低于95。

  如果在许褚这里能再得到2点武力值,那潘凤的武力值将会达到98。

  这样一来,潘凤就没必要再去四处找人比武获取武力值,而是专心招兵买马,开始筹划夺州之策了。

  有败将系统在,兵马容易有。

  只是人才方面始终是个让潘凤头疼的问题。

  他现在身边,除了臧霸可堪用,其他人都只是一般般。

  李响耿武这些人对自己是比较忠心,但他们的能力实在太普通了。

  守一郡之地可以,要想争霸天下,单靠他们绝对不行。

  而自己的出身又太差,要想招揽到那些历史上有名的人才太难。

  不说那些世家名士,就是那些勇猛的武将都不好招揽。

  许褚现在还没有投靠曹操,带着一帮侠客纵横豫州。

  此前汝南葛陂的一万多黄巾来攻,他聚众自守,倒拖牛尾拉行百余步,将黄巾震住,牛都不敢要就退走了。

  他从此闻名于豫州,让人闻其名而惧,也让不少侠客之士慕名来投。

  潘凤有想过要招揽许褚,但要如何招揽是个问题。

  不可能自己往他面前一站,他就纳头便拜。

  许褚这种豪杰之人,或许不管你是不是世家身份,主要是得让他服你,他才能心甘情愿的跟你,就像那些侠客来跟着许褚一样。

  但是以潘凤目前的武力,要想打败许褚比较难,或者说是不可能。

  而且,要想在他那里得到武力值,就必须让他对自己的敌意值达到100。

  敌意值太高,要想招揽他就是难上加难了。

  潘凤这些日子以来,几乎每日每刻都在思索良策。

  他想到一个办法,但能否成功却没多大把握,目前只能暂且试一试。

  将要行到谯县时,探骑回报,许褚如今正与一帮侠客在许家聚,也就是许褚聚众抗击黄巾的地方。

  许家聚在谯县城南五六里处。

  潘凤闻报,且喜又忧。

  喜的是找到了许褚,忧的却是郭贡。

  谯县是豫州刺史所治地,豫州刺史郭贡如今就在谯县。

  自己带兵而来,只怕会引起郭贡误会,说不定他会以为自己是来攻打豫州,或者是来劫粮散民的呢。

  如果他领兵来战,那自己的麻烦可不小。

  为此,潘凤写了书信,派人送给郭贡,向他表明自己只是路过,毫无侵犯豫州之意,让他不要担心。

  但郭贡是否相信他的话,那就不得而知了。

  潘凤带领陷阵营来到谯县城南,距许家聚五里外安营,准备去找许褚比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