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吐血磕头

吐血磕头


整个会议室除了这个人的癫狂的笑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夏孤寒懒洋洋地扫了在场的人一眼,两个天师协会的天师暂且不提,从陈助理到经纪人再到齐正云手下的艺人,面上都面露惊恐之人。

有人低垂着头,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的情绪,有人假装镇定,垂在身侧的手却把衣服揉捏出皱痕……

就连他身旁的周志强,也是一副瞳孔涣散的模样,越发不敢看向许思雅,仿佛许思雅就是那人口中索命的厉鬼一般。

夏孤寒顿觉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动了动身体,在椅子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昏昏欲睡。

许久之后,周志强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小声的为夏孤寒解释道:“他是齐正云手下的艺人,名叫范天浩。”

范天浩是个标准的小鲜肉,五官是时下最流行的柔和鲜肉脸,甚至还有一些男生女相。

但是此刻,他的面容已经完全扭曲,眼眸里泛着血光,嘴角勾着诡异地笑意,状若癫狂地看在在场的所有人。

夏孤寒往范天浩的方向看了一眼。

并没有在范天浩的身上看到血光黑雾,而他也是在场的人里,唯一不带黑雾的人。

就连站在中央的两个天师,都没范天浩那么“清白”。

那穿长衫的天师不仅周身是黑的,脸也是黑的。

想他身为天师协会的一级天师,走到哪儿不是被人供着的存在?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断他说话。

长衫天师看向陈助理,“陈助理,这是怎么回事?”

陈助理面色沉凝道:“我这就赶他出去。”

说着就走向范天浩,想要把范天浩拖出会议室。

但范天浩的力气出奇地大,陈助理一个人控制不住他,又让他挣脱了。

“你们还坐着干嘛?还不快来帮忙!”

几个经纪人和艺人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和陈助理一起,把范天浩拖出会议室。

几分钟后,他们又回来坐到原来的位置上。

穿长衫的天师又开始了他的慷慨陈词。

末了,又说道:“你们什么都不说是吧?不说也没关系,以我的能力也能抓住那东西。你们大可不必担心那东西找上你们报仇。”

话落,他看了自己的小徒弟一眼,“小白,和师父去查探一番。”

师徒俩便大摇大摆地出了会议室。

直到会议室的门关上,会议室里炸开了锅。

“陈助理,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是她回来报仇了?”

“艹!她是自杀的!我们又没害她!她凭什么找我们报仇?”

……

陈助理听着会议室里嘈杂的声音,冷然地开口,“慌什么?没看到有关部门派人来解决这件事了吗?有他们在,保准你们没事。”

或许是陈助理的声音太过冷静,他说完话后,会议室里的众人跟着平静了下来。

又听陈助理说道:“记得管好自己的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们应该知道。”

有人的面色僵了僵。

有人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陈助理很满意他们的反应,“好了,周志强你留下,我有话和你说,其他人可以走了。”

其他人鱼贯而出,表情已经恢复平静,好像真的相信了陈助理的话,他们没事的。

只有周志强觉得不对劲,如果长衫天师真的是来调查齐正云离奇死亡的事,范天浩刚刚透露出来的口径不就指出调查方向吗?长衫天师不仅不继续追问范天浩,还让陈助理把人赶出去。

这太奇怪了。

要不是周志强知道确定对方是有关部门派来的人,不然一定会以为对方是个神棍。

周志强正纳闷着,突然觉得有一阵阴气扑面而来,他抬头,便对上许思雅黝黑的眼眸。

这双眼睛里不带任何情绪,却犹如一口古井,深不见底,仿佛可以将他吸进去一般。

周志强整个人僵住,那一瞬间,他的灵魂好像出窍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忍不住往夏孤寒的方向靠去。

许思雅嗤笑一声,跟着其他人一起走出会议室。

直到许思雅走远,周志强才觉得自己仿佛从密闭的空间里活过来,呼吸都变得顺畅了。

他抬头,却看到陈助理盯着许思雅婀娜的背影,微微眯着眼,眼里泛着淫邪的光,全然没有之前的冷静自持。

会议室的门再次关上,陈助理才把注意力放在周志强身上,同时也看到坐在周志强身旁,已经睡着的夏孤寒。

陈助理皱了皱眉头。

这里什么时候有一个人了?他怎么一直都没注意到?

陈助理正想开口让夏孤寒出去,可看清夏孤寒的样貌后,陈助理便改变主意了。

他重新把视线落回周志强身上,“周志强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周志强面露难为之色,自从知道许思雅的诡异之处后,他就不敢再考虑这件事。

陈助理也是个人精,看出周志强的犹豫不决,冷笑了一声,“当初你在王总面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真以为自己靠着许思雅飞了?周志强你可别忘了,当初是你求着王总让你成为正式经纪人的,你有今天少不了王总的提携之恩。”

陈助理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周志强,嘴角带着一抹讥诮,“王总可以把你捧到现在的位置上来,肯定也能一把把你拉下来,你可别不知好歹。”

话落,陈助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房卡,递到周志强面前,“你如果想清楚了,今晚就带着许思雅过来。”

周志强盯着陈助理手中的黑色房卡,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仿佛房卡上有什么脏东西一般,不敢伸手接过。

陈助理不管周志强在想什么,直接把房卡放在周志强面前的桌子上,然后俯身在周志强耳边说道:“王总让我先验验货,你要是识相,就知道怎么做。还有……”

陈助理的目光落在一旁正在熟睡的夏孤寒身上,嘴角浮出一抹淫邪的笑,“你签的新人姿色不错。”

周志强心内一凛,赶紧解释,“陈助理您误会了,他不是我……”

陈助理没让周志强把话说完,拍了拍周志强的肩膀,轻轻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周志强知道陈助理这是看上夏孤寒了,他的心怕得在打颤,正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和陈助理解释清楚的时候,就看到陈助理整个身体向前扑倒。

“陈助理!小心!”

周志强想伸手扶着陈助理一把,可动作还是慢了一步,陈助理已经撞上了椅子的尖角,好巧不巧,门牙正好磕在椅子的尖角上。

鲜血从陈助理的嘴里涌了出来。

然而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陈助理竟然没立刻查看自己的伤势,而是以跪倒的姿势原地转了180度。

或许陈助理扑倒的动静太大了,吵醒了夏孤寒。

他一睁开眼睛,便看到满口鲜血的陈助理跪在自己面前,重重地把脑袋往地上一磕。

夏孤寒懒洋洋地撩了撩眼皮,“倒也不必给我行这么大的礼。”

周志强目瞪口呆。

看向夏孤寒的眼神变得更加崇拜和敬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