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


报仇的执念已经深入许思雅的骨髓里,随着血液注入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完全可以说,她活着就是为了报仇。

在许思雅换上许听娴的眼睛那一刻,许听娴的怨气和执念已然取代了许思雅的理智,她成了许听娴,许听娴成了她。

为此,她明知道自己有可能不敌夏孤寒,却依然选择冒险,想要杀了夏孤寒,让自己更有把握完成复仇计划。

许思雅不怕死,只怕大仇无法得报。

夏孤寒看向许思雅,目光微凝,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在他的眼里,许思雅不仅仅是许思雅,她的身上还浮着一道人形。这道人形很淡,像是笼罩在许思雅周身的光晕,随时都有可能和许思雅融合在一起。

“你并不希望你妹妹为了报仇而牺牲自我是吧?”夏孤寒毫无预兆地开口。问的不是许思雅,而是笼罩在许思雅身上的那个人形。

夏孤江惊讶地看了过去,除了许思雅,他没看到别的东西。但他相信,既然夏孤寒这么说了,许听娴的灵体一定还没有消散。

不仅夏孤江,就连许思雅都感到震惊,她忽然抬头殷切地看向四周,双膝跪地膝行了好几步,“姐姐?姐姐是你吗?你还在吗?”

没有人回答许思雅。

晶莹的泪水从许思雅的脸庞上滑落,并未滴在地上,有一道无形的手接住它,又化作几道细小的流光,消散无踪。

“姐姐!”许思雅声嘶力竭地呼喊,她知道这是姐姐在回应她。

她紧紧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也抱着许听娴,哭得泣不成声。

夏孤江递了一个眼神过来,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厉鬼和活人进行器官移植之后,厉鬼身上的怨气便会转移到活人身上。怨气是厉鬼赖以生存的根本,一旦怨气消散,厉鬼的魂体也终将破散,不再存于天地之间。

按理说许听娴将眼睛给了许思雅后,她的灵体不日便会消失,怎么可能还存在着?

“执念。”夏孤寒轻声说道。

那其实不是许听娴的灵体,而是许听娴最后的执念。

这道执念不同于复仇,它纯白无瑕,闪着萤火之光,名为守护。

许听娴想要许思雅好好活着。

正因为有这缕执念,许思雅在杀了那么多人,夺了那么多怨气后,还能保持理智,没有被怨气吞噬,成为一个只知杀戮的活死人。

夏孤寒一直没有发现这缕执念。

直到刚刚,许思雅感觉到死亡的危机,夏孤寒才在浓黑中窥见微光。

许听娴确实想要复仇,这道执念毋庸置疑。许思雅应是目睹了姐姐的惨死,便也有了执念,换上许听娴的眼睛之后,两股执念相融汇成一股,从而遮住了守护的微光,连夏孤寒都看不到。

而且有趣的是,夏孤寒发现灵医的标记竟打在发光的执念上,而不是直接打在许思雅的灵魂上。

也不知道是灵医被摆了一道,还是一时心软不想取走许思雅的灵魂。

“执念?”夏孤江重复着这两个字,琢磨了许久,恍然大悟。

夏孤江:“所以说移植眼睛完全是你的主意,许听娴并不希望你为她报仇是吧?”

所以守护的执念才会久久不散,在许思雅面临绝望的时候浮出。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许思雅双眼失焦,眼中蒙着一层水雾,不断重复着我不知道四个字,间或失神地喊着“姐姐。”’

似乎只有这样,那个爱她呵护她的姐姐就能回来一样。

许久之后,许思雅才冷静下来,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目光直愣愣地看着远方。

“我和姐姐相差三岁。在我五岁那年,我父母车祸去世,我们住在爷爷家里,是姐姐保护着我长大。”

回忆起过往美好的画面,许思雅神经质的扯了扯嘴角,表情却柔和了下来。

爷爷家穷,并不想养两个“赔钱货”,如果不是强制九年义务教育,许思雅和她姐姐估计连小学都不可能上。

许听娴上完初中就辍学了,爷爷不想供许听娴继续上学,还给许听娴说了一桩亲事。许听娴不从,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离家出走了。

去了哪里许思雅并不知道。

三年后,许思雅初中毕业,面临着和姐姐一样的困境。

有了许听娴的教训,爷爷和伯伯们这回将许思雅关起来,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许听娴是在许思雅最绝望的时候回来的,她带着县里妇联的工作人员回来,解救了被囚禁起来等待嫁人的许思雅。

不仅如此,还将许思雅带出闭塞的小山村,供许思雅读完高中。

许思雅高三那一年,许听娴被星探发掘。许听娴为了能让许思雅安心上大学,签卖身契一般,将自己签给星光娱乐,由此得到了一大笔钱。

她把这笔钱如数交给许思雅,嘱咐许思雅要好好学习。

当时许思雅只知道姐姐签了娱乐公司,以后要当大明星,完全没想到这纸合约会将许听娴推向深渊。

高考还未来临,许听娴就踏上了前往h国当练习生的道路,她比谁都刻苦努力。没有基础,每天就练习到深夜,一个一个动作去抠,一个一个音去纠正。

两年后星光娱乐的经纪人齐正云将许听娴从h国带回来参加国内的选秀,打算推她出道。

许听娴回国后,就住进选秀的大厂,手机被上交,许思雅根本就联系不上她。

选秀播出,实力和颜值均出众的许听娴火了。

许思雅为姐姐感到高兴,姐姐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她也终于可以舒一口气,告诉自己,姐姐和她的命运终于改变了。

……

说到这里,许思雅放声大笑,眼中尽是讥诮和绝望。

命运改变?

她们怎么可能改变命运?

她以为前面是坦途,结果却是深渊。

深渊深不见底,犹如巨兽张着血盆大口,等着她们自投罗网。

许思雅笑着笑着,用双手捂着脸,声音在手掌里发闷,“决赛夜来临,姐姐是出道呼声最高的选手,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姐姐会出道,以为这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

许思雅所在的粉丝群甚至已经开始庆祝许听娴即将c位出道的事。

仅仅一步之遥。

许听娴没上去出道位,莫名其妙被淘汰了。

那晚许思雅和许听娴数百万粉丝一起怒斥资本,把节目骂上热搜,疯狂艾特官微,希望他们可以彻查主办节目的公司,把许听娴的出道位还回来。

结果石沉大海,无济于事。

不仅如此,选秀结束第二天,许听娴的丑闻上了热搜,各种谣言甚嚣尘上,仿佛要将许听娴淹死在网络暴力中。

许思雅担心许听娴出事,正想去找许听娴,许听娴就主动联系她。

分别了两年多的姐妹终于见面,却没有寒暄。许听娴是为了许思雅回来的,她得知妹妹考了电影学院,特地回来告诉许思雅,以后就算进娱乐圈,也千万不要和星光娱乐签约。如果可以,离星光娱乐远远的。

许思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许听娴的话里可以听出许听娴一定是受了星光娱乐的迫害。

她劝许听娴和星光娱乐解约,然而许听娴当初和星光娱乐签的是霸王条款,光违约金就高达几千万,许听娴根本拿不出来。

不过许听娴没有告诉许思雅这件事,她再三叮嘱许思雅不要进星光娱乐后就离开了。

之后为了不让许思雅受到波及,许听娴主动和许思雅断了联系。

许思雅在心里笃定许听娴肯定是出事了,不顾许听娴的劝嘱,自作主张和来电影学院物色新人的周志强签约,成为星光娱乐的艺人。

她没有莽撞地去找许思雅,而是悄悄打听许听娴的情况,成功打听到许听娴居住的公寓。

当天晚上许思雅就去找许听娴。

没想到才走到许听娴的公寓楼楼下,一个人影从天落下,“砰”得一声重重砸在许思雅的面前。

正是许听娴。

记忆里,一个阳光温柔的姐姐只在眨眼间变成一滩碎肉,鲜血溅了许思雅一身,唯有那双好看的眼睛还瞪得大大的,瞳孔里却再也映不出许思雅的样子。

许思雅已经想不起来自己那时候是什么反应。

她木愣愣地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

香火店里安静极了,只余许思雅的抽泣声在轻轻地回荡。

没有人逼她再继续说下去。夏孤江红了眼眶,眼中一片湿润,垂在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恨不得现在就去锤爆那些恶魔的狗头。

夏孤寒仰躺在躺椅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可细看之下,才会发现他卷翘的眼睫在微微颤动着。

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夏孤寒感知到顾晋年回来了,睁开眼看向他。

顾晋年安静地在夏孤寒身边坐下,把夏孤寒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轻轻地揉捏着。

夏孤寒睨了他一眼,又继续闭上双眼。

另一边,许思雅从破碎痛苦的记忆里抽离出来,用暗哑的声音说道:“也就是那时候,一个穿着斗篷的人来到我面前。”

宽大的兜帽遮住了那人的样貌,声音粗哑得像是火烧过一样,分辨不出性别。

那个人对许思雅说:“你姐姐的灵魂已经被人锁定,她即便化作厉鬼,也永无宁日。想为她报仇吗?那就把你的灵魂交给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