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29章 就很离谱

第29章 就很离谱


夏孤寒朝小女孩招招手。

小女孩犹豫了一会儿, 慢吞吞地从巷口移出来,还是有点害怕,踌躇不前。

黑猫跑到她身边, 轻轻蹭着小女孩的脚, “喵呜~”

像是在安慰, 又像是在鼓励。

夏孤寒并不催促,打了一个哈欠靠在顾晋年的身上,耐心地等待小女孩过来。

大概有几十秒的时间,小女孩抿了抿嘴唇,慢慢地向前迈了一小步,红色的裙摆轻轻晃了晃。

黑猫拿毛茸茸的脑袋拱了拱她。

小女孩垂眸看了一眼黑猫。

“喵呜~”黑猫又叫了一声。

小女孩这才鼓起勇气, 走到夏孤寒的面前, 胆怯地喊了一声“哥哥。”

“嗯。”夏孤寒应了一声, 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热情, “跟我进来吧。”

他的不热络反而让小女孩自在多了, 跟在夏孤寒的身后走进香火店。

一进入香火店,一股阴凉便扑面而来,没了太阳的照射, 让小女孩感到很舒服,又放松了不少。

“坐吧。”夏孤寒从柜台后面翻出一条小凳子,放在小女孩的面前,自己本打算回柜台里的躺椅上坐着, 又想到一坐下小女孩就看不到自己, 便把老鬼专用的塑料凳搬到柜台前,在距离小女孩一定距离的位置坐下。

小女孩看了他一眼,才坐到小凳子上,仰着头看夏孤寒, 漆黑水亮的眼睛里有胆怯,也有好奇。

黑猫懒洋洋地趴在小女孩的脚边,像一尊守护神一样守着她。

大一大二躲在不远处朝黑猫龇牙咧嘴,看样子还想和黑猫打上一场。夏孤寒一个眼神过去,两个纸扎小人老实了,一动不动当个真纸扎小人。

“说吧,你找我做什么?”夏孤寒不知道怎么和小孩儿相处,但也尽量柔和的问道,因为不习惯,语气显得有些僵硬。

小女孩低下头,双手无措地搓着红色的连衣裙,声音小小的,“我想离开,我不想留在这里。”

黑猫似乎察觉到她的情绪,挨近她蹭蹭她。

女孩的声音很

小,但夏孤寒还是听见了,并且知道女孩所谓的“这里”是人世间,她不想活着。

但身为鬼胎,她无法决定自己的生死。

夏孤寒皱起眉头,正想进一步引导小女孩说出更多的时候,门外有喧闹声传了进来。

有一道脚步声夏孤寒格外熟悉,直接让夏孤寒冷了脸,眉眼间隐隐闪过无可奈何的神色。

小女孩却突然从小凳子上窜了起来,像是应激反应一般,整个人躲进摆放香烛元宝的桌子底下,把自己蜷成一团,漆黑的瞳孔放大,眼神开始涣散,整个人都在发抖。

有让她害怕的东西或者人进来了。

夏孤寒目光一凝,扔了一张符箓到小女孩的脚下,“拿着它,只要你不愿意,便没人知道你在这里。”

小女孩迟疑了一会儿,颤抖地伸出手指捏住了脚下的那张金黄色的符箓。没有令人害怕的灼烧感,周围的一切也没有变化,但莫名的,小女孩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周围形成,她好像安全了。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夏孤寒已经躲进柜台里,装出一副已经陷入熟睡的模样。

一旁的顾晋年诧异地挑了挑眉,夏孤寒是真的“躲”进去的。

难道来的那些人里,也有夏孤寒害怕的人不成?

那倒有趣了。

顾晋年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反倒有些期待了。

外面的声音渐渐近了,还没看到人影,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先传了进来,“小徒弟,为师来了,速速出来迎接。”

很快,一个穿着花衬衫挂链牛仔裤、戴着超大墨镜的老头出现在顾晋年的视野中。

与老头儿一起来的,有一个娃娃脸少女以及昨天的那对夫妻。

“夏孤寒?”

“孤寒小徒弟?”

没得到夏孤寒的回应,夏培河接连喊了几声,大有不把夏孤寒叫醒不离开的决心。

不过先回应夏培河的不是夏孤寒,而是躲在角落里的两个纸扎小人。

纸扎小人从角落里蹦跶出来,冲向夏培河,“爷爷!爷爷!”

阴恻恻的声音里多了一点迫切,两个

纸扎小人终于迎来了真正的靠山。

夏培河一边一个抱住纸扎小人,看到秃了一块的大一,心疼道:“爷爷的小宝贝哟,你的头怎么了?”

大一都快哭了,但也知道这会儿不能暴露小女孩的存在,只能瘪着嘴投入爷爷的怀抱。

爷孙终于重逢,自然一派温馨热闹。

可裴泽和苏悦薇看到两个纸扎小人竟然开口说话,吓得脸都白了,下意识抓住娃娃脸少女的手,寻求保护。

娃娃脸少女安慰他们,“别担心,他们很乖很可爱。”看着纸扎小人的眼神充满了喜爱,恨不得伸手去揉一把。

乖?

可爱?

裴泽看了一眼纸扎小人蜡黄的脸,觉得自己的审美和他们这些高人格格不入。

挣开裴泽和苏悦薇,娃娃脸少女走到柜台边上,冲躺在躺椅上装睡到的夏孤寒喊道:“师兄!我和师父来见你啦!”

夏孤寒继续装睡。

夏培河安抚完两个宝贝孙孙,也走了过来,娃娃脸少女退开一步,主动为他让位置。

“小徒弟,醒了没?”

夏孤寒:zzz~

夏培河眯了眯眼,看来是要上大招了。

他看向娃娃脸少女,“小米,去车上把为师的装备拿来。”

少女桀然一笑,幸灾乐祸道:“好嘞,我这就去。”

话落蹦蹦跳跳地跑出去了,很快很积极。

自始至终都在看热闹的顾晋年明显感觉到夏孤寒的背脊僵了一下。

完了,他对夏孤寒师父的装备越来越好奇了。

没几分钟,被称为小米的少女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

唢呐。

夏培河接过唢呐,直接给夏孤寒吹了一首《今天是个好日子》。

香火店本来逼仄,唢呐一吹,回音更大,耳膜都开始跟着音乐震动。

睡死过去的人,都会被吹起来,更何况是夏孤寒。

谁说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

那是因为没用唢呐啊。

夏孤寒只觉得耳膜一股一股的,连着额头上的青筋也跟着抽动了起来,最后实在忍不下去,从躺椅上

坐起来,

他睡眼惺忪地看向夏培河,慢吞吞地叫人,“师父。”

动了动脚,很“不小心”地踢到顾晋年,带着泄愤的力道,谁让他刚刚一直看热闹来着。

踢了就踢了吧,顾晋年并不在意,难得看到夏孤寒吃瘪,怎么说也不能错过。

见夏孤寒醒来,夏培河依依不舍地把唢呐交给小米,乐呵呵地走过来把夏孤寒抱了个满怀,“小徒弟,为师可想起你了。”

夏孤寒八风不动,只扯着嘴角呵呵笑了一声。

小米在一旁脆生生地喊道:“师兄。”

夏孤寒看向她,也看到她手中的唢呐。

小米甚是警觉,立刻把唢呐往身后一藏,躲过了一道疾射而来的劲风。

夏孤寒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把扒在自己身上的老头儿推开,“师父,你怎么来雾州了?”

一点都不为自己装睡被叫醒的事感到尴尬。

“你还不知道吗?”夏培河找了个地方坐下,“我来雾州接手雾州的天师协会,现在是天师协会的副会长。”

“哦。”

夏孤寒想起来了,夏孤江离开之前确实和他说过会有人接替方以年成为天师协会副会长,却没想到这个缺会落到他师父身上。

别看夏孤寒这会儿反应平平,但一想到之后每天都要面对夏培河,他头都要大起来了。

夏培河资质平平,修炼了一辈子,才将将成为二级天师。但他学识渊博,素有天师界移动的图书馆之称,有关于天师的问题问他,他大多能回答,一直以来都是夏家子弟的老师。

夏孤寒也是他的学生,却是最懒的学生。

多年来,为了让夏孤寒能主动学习,夏培河与夏孤寒斗智斗勇,早就研发出一套对付夏孤寒的办法。

夏孤寒以为离开了夏家,就不再受到夏培河的荼毒,那曾想家里的老头子直接把夏培河派到雾州来。

顾晋年从夏孤寒脸上看出了那么一点生无可恋,终于良心发现,手指轻轻一弹。

拿着唢呐的小米只觉得手

上一沉,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唢呐已经无火自焚,转瞬之间连渣都不剩。

小米:!!!

小米:“师父,唢呐没了!”

夏孤寒给了顾晋年一个赞赏的眼神。

夏培河的注意力被突然消失的唢呐吸引,走过去看着小米空荡荡的手,陷入沉思。

一会儿之后,师徒二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讨论了起来。

夏孤寒这才把注意力放到裴泽夫妻俩身上。

夫妻俩进来很久了,见师徒叙旧也不敢上前打扰,又心焦又尴尬地等待着,这会儿见夏孤寒终于看过来,夫妻俩一起走了上来。

“夏老板,”裴泽率先开口,态度恭敬,已然没了昨天的倨傲,“我对昨天的失言感到万分抱歉,还请夏老板大人不计小人过。”

能成为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他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也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深深地藏起自己的情绪,对夏孤寒满是恭敬,和昨天判若两人。关键是他自己一点都不尴尬。

苏悦薇比他更急迫一点,没等夏孤寒回应,就着急忙慌地开口说道:“夏老板,你昨天和说我们如果遇到其他问题可以来找你,不知道现在还做不做数?”

夏孤寒点点头,目光却落在苏悦薇和裴泽脚下。

那里有一个浑身带血的小婴儿,这会儿正坐在地上,脐带还没剪掉,拖在地上。婴儿肉嘟嘟的,四肢跟藕节似的,他一只手把玩着自己的脚,另一只放在嘴巴里啃着,如果忽视他浑身是血的模样,其实和普通的小婴儿没什么区别。

但认真看的话,夏孤寒就发现了,婴儿的眼中少了几分灵动,看起来木愣愣的。还真像老鬼说的那样,三魂七魄少了一魄。

“说说你们遇到的事吧。”夏孤寒收回目光,散漫地往后一靠。

裴泽便详细地把半夜敲门的事复述了一遍,又道:“只要夏老板能帮我们把问题解决了,一切好商量。”

他很上道,连红包都准备好了,直接用双手递了过来。

夏孤寒没什么顾忌的接过红包,薄薄的一封。他直

接当着裴泽的面打开红包,里面放着一张支票。

看了一眼上面的数额,夏孤寒很满意地收了起来,直接从柜台里拿出两块玉递过去给裴泽和苏悦薇,“戴着这个,他不敢再靠近你们。”

却不会伤害到那个鬼胎。

裴泽并不满意这个结果,拧了拧眉头,“夏老板,您就不能把那个东西除掉吗?钱不是问题,多少我都愿意出。”

夏孤寒当面打开红包的行为,让裴泽认定夏孤寒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只要钱给得够多,夏孤寒什么都愿意做。

苏悦薇在一旁没有表示,但她的眸光微闪,有过一点犹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渐渐变得坚定。

夏孤寒突然看过来,问她:“你也想让我除掉他吗?”

苏悦薇毫不犹豫地点头,“麻烦夏老板了。”

夏孤寒又问:“即便除掉之后,你们将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如此还愿意吗?”

夏孤寒的话让裴泽夫妻俩陷入沉默之中。

裴泽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东西和他以后有没有孩子扯上关系。

苏悦薇却目光闪躲,避开了夏孤寒的视线,“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夏孤寒了然了。

看来苏悦薇对于鬼胎的存在并不是完全不知情。

不然以她迫切想要怀孕的心理,听到有东西会决定他们是否会有孩子,苏悦薇一定会选择打破砂锅问到底。

但现在,苏悦薇选择了躲避。

真相不辩就明。

夏孤寒挥挥手,“既然不是真的想解决问题,就走吧。”

至于那张支票和两块玉算是钱货两讫了,夏孤寒不可能退回去。

“夏老板!”裴泽不打算离开,上前一步,“可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除掉那脏东西,我就会没有自己的孩子?难道薇薇这么久都没怀上,是因为那东西吗?要怎么做才能让那东西在不伤害我们的情况下,让薇薇怀孕?”

裴泽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显然是着急了。

昨天那个在孩子问题上云淡风轻的人,其实

并不是真正的云淡风轻,他内心里还是非常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的。

可苏悦薇愿意让真相浮出水面吗?

她拉过裴泽的手,急得声音都哽咽了,“老公,你昨天说得对,他就是一个神棍!什么脏东西没了我们就没有宝宝的话,肯定是他编出来的,为的就是吊住我们的胃口,然后再狠狠敲诈我们一笔。我们走,我们回家吧,我们都期待着宝宝的到来,宝宝肯定感受到了,也肯定会来找我们的。”

夏孤寒看了看她脚下不远处的鬼胎,心道:可不是吗?宝宝就在你脚下,早早就来找你了。只是你自己不想要罢了。

裴泽没有打断苏悦薇的话,其实他也在评估苏悦薇话里的内容,狐疑地看向夏孤寒。

夏孤寒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往躺椅上一躺,任由苏悦薇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不为自己解释一句。

裴泽被夏孤寒不在意的态度给弄迷糊了,深深地看了夏孤寒一眼,决定先缓缓。

他伸手揽住苏悦薇的肩膀,把人搂进怀里轻声安慰着,见苏悦薇情绪平稳了一些,才充满歉意地说道:“夏老板,实在抱歉。薇薇太渴望有个自己的孩子了,您一说我们将永远无法拥有自己的宝宝,薇薇难免情绪失控。我先带她回家,待薇薇冷静这来,下回再来找您。”

却也没说下回是什么时候。

裴泽内心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果夏孤寒真的想从他手里赚到更多钱,见他回去势必会沉不住气,开口让他留下来。

如果不是的话……

裴泽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时间单独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夏孤寒并不在乎裴泽夫妻俩是否离开,直到裴泽和苏悦薇走出香火店,夏孤寒都没有叫住他们,甚至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裴泽的脚步顿了顿。

这个夏老板是真的沉得住气,还是……

苏悦薇扯了扯裴泽的手,“老公,我们回去吧。”

或许是慌了,她并没有完全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流露出一点迫不及待来。



泽看了他一眼,温柔宠溺道:“好,我们先回家。”

可仔细一看,他的眼中却没有多少情绪,像是在思量着什么。

裴泽夫妻俩一离开,香火店就安静下来了。

夏培河和小米研究了许久,也没研究出唢呐为什么会自己燃烧分解,见客人走了,马上去问夏孤寒。

夏孤寒懒得应付他们,便把顾晋年推了出去。

唢呐是顾晋年弄坏的,自然要由顾晋年出来做个解释。

顾晋年哪里不知道夏孤寒就是懒。

伸手揉了揉夏孤寒的脑袋,主动显现出身形来。

他看看夏培河,“师父。”

又看看小米,“师妹。”

称呼全部跟着夏孤寒走,非常自觉上道。

但夏培河和小米却被突然出现的顾晋年吓到,下意识地应下顾晋年的称呼,又机械地看向夏孤寒。

师徒俩疑惑的眼神仿若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明晃晃写着两个字——

这谁?

夏孤寒有点卡壳,不知道怎么介绍顾晋年,干脆都扔给顾晋年,自己去找小女孩。

顾晋年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师父,师妹,我是夏孤寒的爱人,我叫顾晋年。”

“爱……爱人?”

不是朋友,不是男朋友,而是用爱人,一般结过婚的才这么介绍。

夏培河惊讶地下巴差点掉了。

不过夏培河是个接受能力很强的人,很快就接受顾晋年和夏孤寒的关系。他关心的反而是另一个问题,他直勾勾地打量顾晋年,毫不客气地问道:“顾晋年是吧?你是人还是鬼?”

是人却可以轻易隐藏身形,连天师都看不出来。是鬼却没有一点鬼气,显现出身形的时候,看着就是一个正常的人。

夏培河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样的……

不,也不是没见过。他有在书中看到过相似的记载。

猛地想起书中的内容,夏培河骇然地瞪大了双眼。

顾晋年微微一笑,算是承认了。

夏培河花了好些时间才消化了这个消息,再

看向自己懒散的徒弟时,目光复杂极了。

——徒弟啊徒弟,你可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不得了的存在?

小米扯了扯夏培河的衣服,小声问:“师父,师……师嫂到底是什么啊?”

夏培河摇摇头,弹了小米一个脑瓜崩,“小孩子家家的,好奇心不要太大。”

小米瘪瘪嘴,嘟囔了一句,倒也听话的没再问了。

师父不说肯定师父的道理。

夏孤寒没理会顾晋年和夏培河之间的机锋,他走到摆放货品的桌子旁蹲下,和小女孩说道:“他们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小女孩怯怯地看过来,瞳孔依旧是涣散状态的。

夏孤寒没有催促她,只是坚定地看着她,并向她伸出一边手。

“有我在,别怕。”

小女孩偏了偏头,眼睛慢慢恢复了神采,看到夏孤寒递过来的手,犹豫着把自己的手抬起来,轻轻地放上去。

“我带你出来。”夏孤寒动作温柔地把小女孩从桌子底下带出来。

小女孩不适应太多人,出来后一手抱着黑猫,一手拉着夏孤寒的衣摆,躲在夏孤寒身后,只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水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香火店里的其他人。

夏培河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知道小女孩认生,只看了一眼便将视线调转到夏孤寒身上,手指在顾晋年和夏孤寒身上扫了一圈,“你们女儿?”

既然夏孤寒都能和顾晋年结婚,那他们之间有个女儿,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哇哦,”小米惊叫一声,“我当姑姑了?”

又好奇地问道:“师兄生的还是师嫂生的?”

夏孤寒:“……”

顾晋年:“……”

就很离谱。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夏孤寒: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夏培河:那是你没有见识到唢呐的威力。

夏孤寒:……

是在下输了。

祝高三的小天使们高考顺利,旗开得胜,考的都会,做的都对~

感谢在202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