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50章 下马之威

第50章 下马之威


夏孤寒在门外围观了全程, 望着小米得意洋洋的脸,没忍住笑了出声。

看来自己是白担心了。

也是,当初能从高家村逃出来, 小米又岂是柔弱的人?她看着软糯呆萌,天真无邪, 可她的内心肯定有坚韧的部分。

小米听到声音, 看到站在门口的夏孤寒,知道夏孤寒看到自己刚刚做的事了, 也不尴尬, 反而哈哈笑了几声,“师兄,你都看到了?”

“嗯。”夏孤寒走了进来, 顺嘴问道:“师父呢?”

“正在开会呢。”小米招待夏孤寒坐下,边去给夏孤寒泡茶, 边说道:“政府的特殊管理部门不是成立了吗?现在各地的天师协会都在开会讨论以后和政府的合作方式。”

这是一种委婉的说法。

天师协会这边有不少天师对特殊部门有怨言,毕竟谁也不想被怀疑,不被信任的感觉并不是很好。特殊部门成立,传递的就是政府已经不信任天师协会这个信息, 有些人自然不高兴。

但接连两个大案都和天师协会有所牵扯, 也算是天师协会理亏,不怪政府怀疑,想要抛开天师协会建一个完全由政府监管的部门。

反正小米是能理解, 但天师协会里借此闹事的不少,雾州市也有几个,协会会长又是个甩手掌柜,小米来雾州市这么久了,连人都没见到。好在夏培河是个明事理的, 由他出面把闹事的人压下去。

但这几天,夏培河也累得够呛。

想到这里,小米不禁嘟囔道:“有什么好处理的?天师协会权利太大,以权谋私的人太多,又不受监管,政府不取缔已经很给面子了好吗?”

夏孤寒接过小米递过来的茶杯,轻呷了一口。

正是因为如此,那些人才要闹。

尝过权势滋味的人,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权势被人收走呢?

夏孤寒喝完一杯茶,就看到夏培河一脸气鼓鼓地走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了红色衣服的原因,衬得他

的脸格外的红。

当然,有可能是气的。

这几天夏培河经常气鼓鼓的回来,小米已经习惯了,立马从办公室的小冰箱里拿出一罐肥宅快乐水递给夏培河。

夏培河狠狠地灌了一口,才感觉心气顺了点。

“小徒弟,你来啦。”看到夏孤寒,总算有了一点笑的模样。

也不用夏孤寒开口问,夏培河倒豆子似的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天师协会这些年是真的威风惯了,大事还知道遮掩,小事便明目张胆,上面早就看不过去,所以才会在年初总会老会长退休后插了一手,让夏云开顶上,成为协会的会长。

同时也在酝酿成立特殊部门的事,只是这件事没向天师协会透露,直到以雷霆之势成立了特殊部门,天师协会才知道这件事。

于是全国的天师协会炸开了。

有些天师有怨言还能理解,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仗着天师协会以权谋私,但有些人就纯粹想给上面不痛快,想要给特殊部门一个下马威。

说到这里,夏培河又来气了,再一次仰头灌下一大口肥宅快乐水,顺了顺气,才继续说道:“这次出事的是w省降州市,案子都转到天师协会手上了,天师协会就是不出面处理。当地的会长还阴阳怪气地扬言说,‘上面不是成立了特殊部门吗?找特殊部门去呗,我们就一无权无势的民间组织,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事实还不仅如此,降州的会长还不让登记在降州的协会名下的天师以私人名义出手解决这件事。协会里有人看不过去,出手帮忙,结果不仅被除名,还被降州的天师排挤,现在除了那个案子,再也接不到其他案子。

降州市的天师协会是最早成立的分会之一,独立性比较强,老会长还在的时候,就没怎么管降州分会的事。夏云开当上会长没多久,手还无法伸那么长,自然管不了降州市的事。

这件事说起来是降州市的天师协会在无理取闹,其实

是趁机给整个特殊部门下马威,如果特殊部门能解决这件事,那第一步算是迈出去了。但若是解决不了,最后还向天师协会求助,就相当于被天师协会扇了一巴掌,以后想要压制天师协会恐怕会一更难。

谁都看得出来,特殊部门的成立可不仅是上面想要一个完全可受监管的特殊事件处理部门,之后还想监管全国的处理特殊事件处的组织,包括天师协会。

上面想给天师协会制定准则和标准,防患于未然。但天师协会里的一些人未必愿意按照上面的准则做事,这场冲突是迟早的。

也正是因为知道降州这个事件所代表的意义,夏云开和其他地方的天师协会不能贸然出手,不然特殊部门就无法真正的立起来。

回到香火店,夏孤寒躺在崭新的按摩躺椅上,难得没睡着,一脸若有所思。

顾晋年坐在他身旁,伸手抚平夏孤寒紧蹙的眉头,“还在想特殊部门的事?”

“嗯。”

夏孤寒是赞成成立特殊部门的,更赞成特殊部门能够建立和完善监管机制。鬼蛊和鬼胎的案子已经初见端倪,若是没有监管,任由天师协会发展下去,这样的事只会更多。

“想去降州看看?”

夏孤寒不说话了。

顾晋年也没再问,安静地陪在他的身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孤寒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帮我看看。”

手机在柜台上,夏孤寒懒得伸手去拿。有顾晋年在,他也不需要伸手。

顾晋年拿过手机,点开微信,“是爸的消息。”

夏孤寒懒洋洋地睨了顾晋年一眼,人都没见过呢,爸就喊上了。啧,老鬼的脸皮也忒厚了。

顾晋年直接把手机递到夏孤寒的面前,让夏孤寒看信息。

【云开月明:孤寒,麻烦你去降州一趟。】

【云开月明:案件的资料我发你邮箱了。】

这是夏孤寒被家族除名后,夏云开第一次给夏孤寒发信息。不过父子俩以前在家也

没什么交流,夏孤寒早就习惯了,让顾晋年回了一个知道了过去。

然后顾晋年打开了夏孤寒的邮箱,果然在邮箱里看到一封新的邮件。

顾晋年打开邮件,快速地浏览了一遍。

降州这两个月来发生了几起自杀事件。当然,如果只是单纯的自杀事件,案件就不会提交到天师协会。

事情的诡异之处在于,一个人自杀的同时,降州市同一时间段就有人莫名其妙死亡。

这个死亡的人,没有基础疾病,不是死于意外,身体很健康,就突然倒下没了呼吸,最终的尸检报告也未查出病变。

一点都不符合科学常理。

死得太过诡异,警察也查不出问题来。刚开始并没有将突然死亡的人和自杀的人联系起来,直到上周星期一,有个民警无意中对了下死亡时间,才把两者联系起来。

有一两起时间相同可以说是巧合,可两个多月连续发生了十多起自杀和突然身亡的事故,死者的死亡时间都一模一样的,就不是简单的巧合能解释得通的。

办案的警察立马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就去找天师协会帮忙。降州市的天师协会却把这个案子当成给特殊部门下马威的机会,说不接就不接。

就这么一周的时间,又发生了两起自杀带走两条无辜的生命的案件。

降州市天师协会简直罔顾人命!

听完顾晋年的转述,夏孤寒慵懒的眸光忽然变得锐利起来,他从躺椅上坐起来,看向顾晋年,“有没有觉得这个案子很熟悉?”

顾晋年:“赵晓晨。”

夏孤寒点头,“对,就是他。”

顾晋年又一次把手机给夏孤寒看。

原来在转述案子的过程中,顾晋年给夏云开发了信息,问他赵晓晨差点被桃花煞害死那天,降州市是否有自杀的人。

因为这个案子,降州警方那边有详细的记录,没多久,夏云开就回了

信息过来。

夏云开的回复肯定了夏孤寒和顾晋年的猜测,那天那个时间段确实有个女人自杀身亡。但没有找到相对应死亡的人,这个自杀案就被剔除在案件之外。

夏孤寒怎么都没想到,赵晓晨的事竟然和降州的案子有所牵扯。

他扯了扯嘴角又躺了下去,闭上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孤寒本以为这次和夏云开的交流到这里就结束了,过了大概有三分钟吧,夏孤寒又收到来自夏云开发来的信息。

顾晋年看了一眼,说道:“还是爸。”

这个“爸”,他是越叫越顺口了。

夏孤寒以为夏云开有什么重要信息要补充,“说什么了?”

顾晋年:“我已经回了。”

夏孤寒:“哦。”

一会儿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劲,朝顾晋年伸出手,“把手机给我看看。”

顾晋年脸不红气不喘地把手机递过去。

手机的屏幕还停留在和夏云开聊天的界面上,夏孤寒接过手机就看到了。

【云开月明:听孤江说,你交了个男朋友?】

【夏孤寒:爸,我叫顾晋年,是孤寒的男朋友。】

【云开月明:???】

【夏孤寒:说男朋友好像不准确,我们已经签订了同生共死契约,严格来说应该是伴侣。】

【云开月明:!!!】

夏孤寒:“…………”

这么直接的吗?

他直愣愣地看向顾晋年,顾晋年笑得温柔无害,一脸无辜。

夏孤寒直接扑上去,双手抓住顾晋年的脸,向两边扯开。

笑,我让你笑!

作者有话要说:  顾晋年:爸,我是孤寒的伴侣。

夏云开:!!!!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二更~

感谢在2021-06-21 23:53:31~2021-06-22 17:30: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吃药了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

液的小天使:月入半霜 20瓶;小白菜上班中 17瓶;啊尼阿尼呀 10瓶;山有木兮木有枝 5瓶;aniiiita、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