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51章 这么爱你

第51章 这么爱你


这次的降州之行, 就算夏云开没开口让夏孤寒过去,夏孤寒也得去一趟。

将桃花转移给赵晓晨的人很有可能就在降州,夏孤寒既然已经收了陈娜的报酬, 肯定要帮赵晓晨解除隐患。

不过前往降州之前,夏孤寒还有事要问赵晓晨。

赵晓晨当天晚上就来到香火店, 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大一大二大三这三个小的。

大一大二上次吃下的桃花云有点多, 到了这会儿还没消化完,对赵晓晨依旧存着几分迷恋。但今天夏孤寒看到大一大二, 总感觉姐弟俩对赵晓晨除了迷恋之外, 还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真要说的话,好像有些害怕。

可大一大二是天不怕的不怕的性子,除了顾晋年, 夏孤寒就没见过它们没怕过其他人或者事。怎么这才和赵晓晨相处了几天,就对赵晓晨产生畏惧了心理了?

大一大二看到夏孤寒像是看到救星, 挪着小碎步一点一点靠近夏孤寒,大三坐在大二的肩膀上,支楞着下巴,明明纸人看不到表情, 夏孤寒却觉得他也是一脸忧愁的模样。

夏孤寒问赵晓晨:“你都干什么了?”

赵晓晨一脸茫然, “我最近可老实了,除了读书就是读书。”

落了一年的学习,就算他以前是学霸, 现在也要花很多时间才能补上。他都觉得时间不够用了,怎么还有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夏孤寒又看向三小,“怎么了?”

大一嘤嘤嘤:“小老板,你能不能让我回来看门?”

大二点头如蒜捣:“我也要回来。”

夏孤寒又问:“你们不喜欢赵晓晨了?”

“喜欢啊!”大一大二毫不犹豫地回答,“但不想和他住在一起了!”

喜欢和不住在一起不冲突的!

大三借着身体小的优势, 直接飘到夏孤寒面前,张着嘴啊啊啊说个不停,充满了对赵晓晨的控诉。

夏孤寒听了一会儿,懂了。

“你教它们学习?”夏孤寒挑挑眉,有些意外。

赵晓晨竟然

有耐心教三小读书写字。

作为一个家长,自然不能惯着孩子,夏孤寒把三小推回了赵晓晨身边,“好好教。”

赵晓晨本来还有些忐忑,夏孤寒这么一说,就雄心壮志地说道:“我一定好好教。以后我赵晓晨学什么,一二三就跟着学什么,一定把它们教成长在阳光下活在新时代里的……纸人!”

一二三直接蔫了。

大一大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感觉不会再爱了。

大三呲溜一下,滑进柜台抽屉的缝隙,躲进去不再出来。

夏孤寒拍拍大一大二的头,鼓励道:“好好学习!要买教辅书和我说一声,我给你们买!!”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一定要让一二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夏孤寒凑到顾晋年面前,“老鬼,要不你也跟着学学?新时代了,咱不能当文盲啊。”

顾晋年:“……”

顾晋年生硬地转移话题,“你不是还有问题要问赵晓晨?”

夏孤寒笑了笑,倒也没逼着顾晋年去学习,转而问赵晓晨,“你去过降州吗?”

根据夏云开发过来的资料,那些因为自杀而死亡的人,要么是降州本地人,要么因为工作或者学习在降州常住。只有赵晓晨例外。

“降州啊……”赵晓晨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外婆家在降州,高中之前,每年暑假都要去降州看外婆,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也就是说,赵晓晨是在降州过暑假的时候,被人抓住当替死鬼的。

夏孤寒表示了解,“我明天要去降州,你和我一起过去。”

赵晓晨虽然不知道去降州做什么,但还是应了下来,“好。”

当天晚上,临睡前,顾晋年就把夏孤寒的行李收拾好了。

夏孤寒躺在床上昏昏欲睡,都快睡着了,还没看到顾晋年上床,也不知道在干嘛。

在顾晋年怀里睡习惯了,这会儿身旁没有顾晋年,夏孤寒竟觉得有点睡不着了。

“老鬼?”

夏孤寒喊了一声。

没得到顾晋年的回应,却敏锐地感觉到

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划过,软软的,带来一些麻麻痒痒。

夏孤寒的警觉性瞬间提升,伸手你去抓,抓到了一支幻化出来的毛笔。毛笔在他手碰上去的瞬间,就化为无形。

“老鬼,你想干嘛?”

夏孤寒一直都知道,只要顾晋年愿意,谁也无法看到他的存在。只是没想到,有一天顾晋年会在他的面前隐藏身形。

思忖间,顾晋年又幻化出一支毛笔,挑开了夏孤寒的睡衣。下一秒,夏孤寒清晰地感觉到顾晋年压了下来,冰凉的气息喷洒在他耳边。

“我想向你证明我不是文盲。”顾晋年哑着嗓子说。

夏孤寒依旧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见人。

“顾晋年!”

“我在。”

夏孤寒还想开口,唇就被含住。

不可预见,猝不及防。

顾晋年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文盲,写了大半夜的字,笔走龙蛇,遒劲有力。

等顾晋年练完字,把夏孤寒带进浴室里清理。夏孤寒困极了,头点在顾晋年的肩膀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嘟囔了一句,“你是不是又上花市了?”

不然花样怎么越来越多了?

顾晋年笑笑不说话,清理完把夏孤寒抱回床上,又揽进自己的怀里,轻抚他的后背。

没多久,夏孤寒就陷入深眠之中。

翌日中午,夏孤寒和赵晓晨坐飞机前往降州市。

等抵达降州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夏孤寒才下飞机就接到了夏孤江的电话。

夏孤江:“夏孤寒,你在哪儿?”

他现在人就在香火店的门口,但香火店大门紧闭,他喊了几声也没人来开门,这才给夏孤寒打电话。

“降州。”

“降州?”夏孤江有些惊讶,“你也是为了降州的案子?”

来接夏孤寒的车来了,赵晓晨殷勤地过来给夏孤寒开门。

“嗯。”夏孤寒应了一声,坐进车里,没和夏孤江说是夏云开让他过来的。

这件事是天师协会和特殊部门在较劲,夏云开虽然是天师协会

的会长,却也不方便出手。他又不想看到有人因为天师协会搞出来的闹剧死亡,就把拜托夏孤寒去解决这个案子。不然按照夏云开的意思,夏孤寒能不出面就不要出面,最好永远把自己的天赋藏起来不要让外人知道才好。

夏孤寒不明白夏云开这么做的目的,但好在这种做法迎合了夏孤寒懒惰的性子,夏孤寒自己也有点求之不得的意思。

夏孤江的声音把夏孤寒从思忖中拉了回来,“正好,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请你一起去降州。”

“我明天和楚队长一起过来,”夏孤江深谙夏孤寒的性格,又道:“记得把机票和住酒店的□□留下来,这算是出公差,有报销的。”

夏孤寒是特殊部分高薪聘请的编外顾问,报销自然有他一份。

不过这次倒不用报销,陈娜听说夏孤寒要带儿子去降州解决问题,买机票订酒店都是陈娜一手包揽的。甚至连后面的吃饭问题,都不用夏孤寒自己解决,陈娜都安排好了。

知道夏孤寒人已经在降州,夏孤江和他约了个时间见面,就挂了电话。

楚君珩就在夏孤江旁边,“夏老板已经前往降州了?”

上面很重视降州的事,天师协会想给特殊部门一个下马威,特殊部门自然要迎战。只是部门刚成立没多久,有一些人还没有招揽到,上面的意思是想请夏孤寒出手,要反击就反击得漂亮一些。

倒是没想到,夏孤寒已经先一步抵达降州了。

楚君珩:“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降州。”

和天师协会较劲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案子早一天解决,就能多挽回一个生命。

夏孤江也知道这个理,当即和楚君珩一起前往机场,买了凌晨一点左右的机票。

同他们一起过去的还有特殊部门的其他成员,一行一共五个人,三男两女。

第二天一大早,飞机就降落在降州机场。

夏孤江和夏孤寒约在酒店见面,为了之后交流方便,一行人也入住了夏孤寒所在的酒店。

从机场到酒店要半个多小时

的车程,等他们到的时候,夏孤寒已经在酒店大堂等着了。

夏孤寒懒洋洋地坐在酒店等候区的沙发上,倒不是很困,就倚靠在沙发上等人。他在脸部抹了一层灵气,普通人看不清他的真容,倒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他。

一辆车在酒店门口停下,下来五个人,一起往酒店走进来。

夏孤寒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只认识夏孤江和楚君珩。

对方也看到他了,在楚君珩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双方见面,自然少不得介绍一番。

楚君珩一看就是这行人的主导,先把夏孤寒介绍给自己的队员,“夏孤寒,你们可以称他为夏老板。”

夏这个姓在天师界是大姓,倒不是因为人多,是因为夏家太有名。再加上这个和夏孤江类似的名字,当下队伍里的那个男的就下意识地问道:“夏家人?”

“不是。”毕竟已经被除名了,早就不是夏家人了,夏孤寒微笑道:“开香火店的。”

他还准备了名片,这东西是顾晋年出主意印刷的,不然每次都要手写太麻烦。

夏孤寒把名片给他们递过去,为自己招揽生意,“有需要可以到我店里看看。”

一行人:“……”

楚君珩双手接过名片,又郑重地放进口袋里。其他人见他对夏孤寒如此敬重,也高看夏孤寒一眼。

虽然一见面就送名片,有点销售那味儿了,看起来也不靠谱,但保不准是高人的特殊癖好呢?

楚君珩给夏孤寒介绍自己的队员。

夏孤江就不用介绍了。

“他是陈末朗,三级天师。”

就是那个问夏孤寒是不是夏家人的那个男人,他看起来四十岁左右,大热天还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衫,带着一副圆框眼镜,斯斯文文的。

陈末朗朝夏孤寒点点头,“夏老板,你好。”

“你好。”

夏孤寒没见过陈末朗,但知道对方应该是陈家人。陈家也是天师世家,擅长于阵法。

“这位是苗盈盈,蛊师。”

苗盈盈是苗疆人,但她

并没有穿苗疆的特色服饰,而是一身简简单单的t恤牛仔,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她人长得比较娇小,那旅行包又太大,好像随时能把她压垮一样。

她笑着和夏孤寒打了个招呼,“你好呀,夏老板。”苗盈盈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这使得她看起来很亲切。

楚君珩把最后一个人介绍给夏孤寒,“苏彼,傀儡师。”

苗盈盈是个甜美美人的话,苏彼就是高冷美人。她的身高超过一米七五,很瘦,手和脚都很长,衣服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她的手指很粗糙,遍布老茧和细长的疤痕,是操控傀儡留下来的。

她似乎不会笑,动作也显得有些僵硬,转头看向夏孤寒的时候,还能听到咔咔的声音。

“你——好——”她说话也平平的,听不出情绪。

但是夏孤寒却感觉到有东西扯了扯自己的裤腿,他低头,便看到一个还不及他膝盖高的娃娃傀儡,闪着一双桃心眼,用机械的声音说道:“你好呀,你长得好好看诶。”

还没等夏孤寒回应,苗盈盈就噗嗤一声笑了,“苏彼,你的傀儡又出卖你的心声了。”

苏彼没回应,白皙的面皮却肉眼可见的红了。

她的手指动了动,空气中有一条看不见的丝线牵引着傀儡娃娃。傀儡娃娃被拉扯着不断后退,最后被苏彼藏到身后,还探出一颗脑袋,咧开嘴对夏孤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幽蓝色的眼睛亮亮的。

夏孤寒朝它招了招手,算是打过招呼。

傀儡娃娃便嘿嘿嘿地笑了出声。

这性格倒是和大一大二有点像。

互相介绍过后,楚君珩提议,“夏老板,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找个地方先聊聊案情。”

夏孤寒:“去我房间吧。”

“夏老板请带路。”

“请吧各位。”

一行人坐上电梯,直接来到顶楼的总统套房。

这家酒店是国际知名的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一晚的价格抵得上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

陈娜为了让夏孤寒能够休息好,就订下了这间套房



夏孤寒也是到了酒店才知道。

赵晓晨当时就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夏大师,你别太有心理负担,这家酒店我妈算是半个老板。”

言外之意就是自家的酒店,随便住。

夏孤寒再次体会了一把有钱人的快乐。

所以这会儿特殊部门的一行人来到套房里,都有些震惊,看上去儒雅斯文的陈末朗事实上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他说道:“夏老板开的不是香火店,而是香火制造厂吧?”

夏孤寒没解释,带着他们进了总统套房自带的小型会议室。

夏孤江落在最后,和顾晋年说道:“嫂子,这是夏孤寒订的?到时候报销估计不会全报。”

“赵晓晨也来了,房间是陈女士订的。”顾晋年和夏孤江解释了一句,走到夏孤寒身边。

夏孤江又酸了,什么时候他才能接到如此阔绰的客户,早日实现财富自由?

夏孤江只是感慨了一句,就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开会。

这次开会的内容和夏孤寒从夏云开那里拿到的资料差不多,不过楚君珩提供了更多受害者的信息。

但无论是自杀的人,还是突然死亡的人,两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他们素不相识,有的甚至连面都没见过,命格也没有相似或者有牵扯的地方,但奇怪的是,他们的生命却真真切切地联系在一起。你死我亡,连一分一秒的误差都没有。

现在整个案件就是一团乱麻,别说缠绕在一起的丝线了,就是连线索都没有。

楚君珩说完看向夏孤寒,“夏老板,你有什么看法?”

“替死。”夏孤寒缓缓说出两个字,“和被害人有联系的不是自杀的人,而是施害者。”

“施害者?”

众人不解地看向夏孤寒,等待夏孤寒的答案。

就在这时,楚君珩的手机响了起来,急促的铃声在狭小的会议室极其刺耳。

楚君珩接起电话。

“好,我知道了。”

“我现在马上过来。”

简短的通

话结束,楚君珩面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

“双子楼那边有人自杀,我们要过去看看。”

看看能不能拦住想要跳楼自杀的人,也看看能不能得到线索。

众人心里虽有疑惑,但人命关天,众人马上起来,赶去双子楼。

双子楼是降州的地标性建筑,距离酒店并不是很远,十几分钟后,众人赶到双子楼。

此刻双子楼前的广场上围了不少人,消防已经就位,警车救护车的鸣笛声在空旷的广场响彻。

夏孤寒抬头往上看了一眼。

双子楼太高了,站在楼底仰着头都看不到顶楼,更看不到站在顶楼想要往下跳的人。

可夏孤寒却看到有丝丝缕缕的粉红色飘了下来,不知要飘向何方。

现场已经封锁起来,楚君珩出示了证件之后,一行人被放行。

直接搭乘电梯前往顶楼。

这是一间窗明几净的房间,房间除了一台投影仪和一张沙发之外什么都没有。

此刻,投影仪打开,影像投射在洁白如雪的墙壁上,清晰地映出了双子楼顶楼的场景。

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翘着脚,嘴里哼着小曲,轻轻摇晃手中的红酒杯。

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有消息进来。

【直播开始了?】

【seven牛逼啊,这是这个月第几个了?】

【我什么时候要有seven的战绩,我能把牛皮吹上天。】

【还是seven哥厉害,素素可是出了名的难搞,seven哥两天就搞定了。现在一个月还没到吧,素素就能为了seven哥不要命。】

【喔喔喔,seven哥的战绩了注定要添上一笔了。】

【zeng:seven求教程。我最近也遇到一个难搞的,攻了几天了都没拿下。】

【zeng:[图片]】

【啧啧,这未成年吧?长得可真嫩。】

【哈哈哈原来你好这口啊。】

男人拿起手机,点开群里的照片,好好欣赏了一番,眼里没有喜欢,只有猎物的兴奋。

呵,真嫩

啊。

他往群里发送信息。

【seven:哪儿认识的?】

【seven哥出来了,膜拜!!】

【seven这么问,是感兴趣了吗?】

【曾:我们协会的同事,叫夏小米,是个孤儿,别看她长的嫩,今年已经二十五了,本来想趁着还鲜嫩的时候搞来玩玩,但死活不上钩。】

【孤儿啊,那不是更容易搞到手?zeng你不行啊。】

【seven:把资料给我。】

没多久zeng就私聊seven,把夏小米的资料发了过来。

男人盯着照片看了许久,缓缓笑了。

嫩又难搞,有挑战,他喜欢。

群里还在因为这场直播畅聊,男人的目光却落在投影上。

那是他的战绩,是他的荣耀。

看,肉/体砸到地上盛开的血花正在为他加冕。

双子楼顶楼。

警察、消防员、心理专家小心翼翼地站在距离跳楼女人两米远的地方,心理专家正在尝试和女人沟通,但女人嘴里始终囔囔着一句话,目光呆滞地看着远方。

她穿着一套职业西装,或许是近段时间瘦了,西装并不合身,将她衬得更加瘦骨嶙峋。

显露出来的皮肤上伤痕累累,有刀伤有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顶楼的风很大,呼呼得犹如人的悲鸣。

女人就站在边缘的地方,脚踩着高跟鞋站在差不多一只手掌宽的地方,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下去。

一个消防员在女人看不见的角落悄悄接近女人,可才走了差不多一米的距离,女人就发现他了。

女人没有歇斯底里地让消防员离开,而是满脸凄楚和自我厌弃地说道:“你不要救我,我不配被拯救。”

这句话就像是她对这个世界的告别一样,话音随风落下,她也纵身一跃。

消防员赶紧扑了过去,却没能抓住她。

空气中却有看不见的丝线迅速飞射过来,紧紧缠绕住女人,千钧一发之际把她拉了回来。

周围的人赶紧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