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64章 巫蛊之术

第64章 巫蛊之术


床上的陈文俊发现有人来了, 立马转过头来。他刚开始还有些恐惧,待发现来的人不是之前那个戴着兜帽的神秘人后,松了一口气。下一秒眼中便迸射出希冀的光芒, 希望来人可以把自己救出去。

他现在看起来狼狈不堪,哪里还有一点陈医生的风度翩翩的样子?但陈文俊这会儿也顾不上这些, 只想从这地狱一般的地方逃出去。

陈文俊都不知自己到底被关在这里几天了, 自从那天被神秘人关在这里之后, 他就没有呼吸过一口新鲜的空气, 也没有见到过一缕阳光。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陈文俊还能忍受。但也是那天开始, 他的衣服被扒光,被迫地做那些事,这么长时间竟是没有休息过。

很多时候, 陈文俊都忍不住想, 不如死了算了。但那个神秘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他确实一次比一次虚弱下去, 但意识却一次比一次清晰。

真正体会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苦。

隐隐约约中,陈文俊看到一张张熟悉的脸。他记得这些女人,她们都是被他pua过的“猎物”。在他的精神控制和人格侮辱之下,这些女人对他言听计从, 他让她们做什么她们就做什么, 就算是让她们死, 她们也会以能让他满意的姿态死去。

和其他pua的人不同,陈文俊pua这些女人并不是享受战绩带来的虚荣感, 他只是享受内心得到满足的控制欲。

陈文俊疯狂地迷恋着自己的姐姐,他不是没想过让姐姐独属于自己,但陈娜的警觉性非常高, 人格独立而自信,根本就不受陈文俊影响。

陈文俊对陈娜求而不得。

于是他便把这份求而不得带来的痛苦转嫁到其他人身上,他看着那些女人在自己的脚下求着自己施舍一点点爱意,感受着那些女人被自己控制后的狂热,陈文俊便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践踏他人的真心,摧毁他人的尊严,让他人对着自己摇尾乞怜。这

种可以肆意控制别人的快乐让陈文俊渐渐忘记了对姐姐求而不得的痛苦。

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接受现在这种情况。

那些他曾经伤害过的女人,此刻神色癫狂地看着他,她们亲吻他的脸他的唇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她们像是没有意识一般,不再受他的控制。不,不是没有意识,而是只剩下一种意识:爱陈文俊,不顾一切地爱陈文俊。

这是陈文俊曾经灌输给她们的魔咒,而现在魔咒应验在陈文俊自己身上。

没人能阻止这些桃花云对陈文俊的爱意和执念,她们会永生永世地爱下去。

这些桃花云应该是灵医从“神明”的魂体里抽出来的,都是陈文俊的情债。

现在陈文俊在偿还自己的情债,也算是求仁得仁。

陈文俊或许还没意识到这一点,或许也意识到了,却不愿意承认。他双眼瞪向夏孤寒的方向,嘴巴被堵住,发不出声音,他就用眼神传递自己强烈的求助欲望。

一只手却突然抚上夏孤寒的眼睛,顾晋年的声音在夏孤寒的耳边响起,“太难看了,还是别看了。”

“确实。”夏孤寒轻笑了一声。

确实难看,看多了他还害怕长针眼呢。

夏孤寒不再理会陈文俊的求救,转身离开。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间民房就是“神明”用来储存偷回来的血液的地方,还未进来之前,夏孤寒就感受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民房一共两层,面积不是很大,一楼就一个客厅和一间房间,看起来和普通人的家差不多,血腥味是从二楼传下来的。

夏孤寒从陈文俊的房间里出来后,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和一楼一样都没有灯,黑色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天光,屋内黑漆漆的一片。

夏孤寒却可以清晰地看到二楼的景象。

二楼只有一间房间,房间里摆满了架子。架子上装着巴掌大的瓦罐,和炖罐店里装炖汤的瓦罐差不多大。灌口封着黄表纸,夏孤寒走进一看,发

现黄表纸上写着名字和生辰八字。

显然这些瓦罐里装着受害者的血液。

房间中心的位置有个水泥砌成的操作台,台上血迹斑斑。

夏孤寒走过去的时候,发现操作台上还放着几个桐木制作的木偶人,木偶人身上刻着生辰八字。

夏孤寒伸手拿起一个木偶人细细观察。这是一个已经制作完成的木偶人,只有一根手指大小。夏孤寒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从木偶人身上传来的生人的气息。

那种感觉很真实,就像真人站在夏孤寒面前一般。

“巫蛊之术。”夏孤寒微微眯着眼,说出了木偶人的来历。

巫蛊之术是宫斗剧中经常出现的桥段,大部分都是在木偶人身上写下名字和生辰八字,对着木偶人扎针或者把木偶人埋在地上,就能让被写了名字之人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当然在宫斗剧中,所谓的巫蛊之术只是陷害他人的一种斗争手段,而不会真正起到用木偶人害人的作用。

但夏孤寒手上的这个木偶人不一样。

除了不是活人之外,它所逸散出来的气息和活人丝毫不差。虽然也无法通过木偶人伤害到正主,但在某些事情上可以取代正主。

“神明”便是利用了这个特性,找了许多“替死鬼”。

那些渣男们对“猎物”实行pua的时候,身上定然带着木偶人。木偶人不仅仅改变了渣男自身的命格信息,还容易让人产生幻觉,使得他们的容貌更加贴近木偶人上的正主。于是“猎物”并不知道真正和自己“谈恋爱”的是谁,产生的桃花也只能顺着木偶人的气息,去找“替死鬼”。

当“猎物”自杀之后,桃花煞爆发,顺便带走“替死鬼”的生命。“神明”早就在桃花和“替死鬼”身上打上标记,一旦“替死鬼”死亡,“替死鬼”的冤魂和桃花煞都会被“神明”收回吸收,化作增强“神明”魂体的力量。

现在房间里还存着上百个装着血液的瓦罐,若是没有及时发现,那么会有

一百多条无辜的生命将在悄然无声中死亡。

夏孤寒的目光晦暗不明,周遭的灵气开始沸腾涌动。

“滋啦啦。”

炙烤的声音响起,每一个瓦罐里燃起无形的火焰,将瓦罐中的血液燃烧殆尽。

无形的火焰不仅焚烧了瓦罐里的血液,也将一室的血腥味都焚烧干净。

操作台上的木头小人也在火焰中荡然无存。

做完这些,夏孤寒走到床边。

“撕拉。”一声,厚重的窗帘应声裂开,窗外的天光蜂拥而至。

这间不知道封锁了多久的房间,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任由阳光打在自己身上,夏孤寒难得感受到炽热的阳光带来的暖意。

他在日光下站了许久,顾晋年就陪着他站了许久。

“老鬼,回去吧。”夏孤寒偏头看向顾晋年。

顾晋年牵住夏孤寒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经过陈文俊房间时,一人一鬼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尖叫声,那是陈文俊绝望的哭嚎。

夏孤寒脚步不停,和顾晋年一起离开民房。

房间内,桃花云幻化出来的人形已经不满足亲吻这样的亲密了,她们充满了不安全感,明明陈文俊就在身边,她们却觉得陈文俊会离它她们远去。

也不知道是那一朵云先开始的,张口咬在了陈文俊的脸上,尖锐的牙齿硬生生地撕下一块血肉。

剧烈的疼痛让陈文俊发出痛苦的尖叫,他瞪大的双眼里映出一张美艳的脸,那张脸的主人却以一种极其享受的姿态啃咬着从他脸上撕咬下来的那块肉,迷恋而疯狂。

连血带肉地吃下去,把陈文俊融进自己的身体里,那么就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了。

其他的桃花云不仅不阻止,甚至受到了启发,纷纷张开嘴,露出尖牙,发狠似的在陈文俊身上咬上一口。

每一口都撕下一块血肉,每一朵桃花云近乎痴迷地把血肉啃食进去。

她们的脸上露出疯狂的满足之色。

对,就这样。

只有这样,陈文俊就不会再抛

弃她们,彻彻底底地和她们融为一体,再也不会分开了。

“啊啊啊!”

陈文俊发出惨烈的叫声,渴望外面的人听到的喊声进来将他救出去。然而这间房间自成一个世界,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动静,陈文俊的所有哭嚎都只是无用功。

当陈文俊以爱之名用极其残暴的手段逼“猎物”自杀的时候,他从未想过将来有一天,他的“猎物”也会以爱之名一口一口的撕咬下他的血肉,以同样残忍血腥的方式置他于死地。

前者的爱是充满谎言的虚假,后者的爱是陷入绝望的癫狂。

陈文俊种下这个因,也只能得到这个果。

陈文俊死了,他死不瞑目。

不,他连眼珠子都没了。

他身上的每一个器官、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血肉于桃花云而言都是令她们迷恋和欲罢不能的一部分。

她们撕扯他的身体、挖下他的眼珠子、嚼碎他的骨头,把它们当做世间最珍贵的宝贝一样吞吃入腹。

陈文俊最后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甚至连灵魂都被桃花云分食干净,彻彻底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当陈文俊消失后,桃花云终于心满意足地停止了这顿“大餐”。

她们夙愿以偿,可以永远和陈文俊在一起。

最后汇聚在一起,融为粉红色的光团,飞向窗外,在阳光下慢慢散去。

作者有话要说:  团子又来加更啦。

感谢在2021-06-29 11:39:12~2021-06-29 17:48: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白菜上班中 20瓶;竹子 11瓶;肖王子的白牡丹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