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65章 塌房了吧

第65章 塌房了吧


夏孤寒回到酒店的时候, 正是中午了。

特殊部门的队员都已经回来,正在顶楼的总统套房等夏孤寒。

他们都知道夏孤寒做什么事去了,心中确实有些担心, 但更多的却是对夏孤寒的信任。

夏孤江和楚君珩亲眼见过夏孤寒的能力,对夏孤寒的实力有定认识, 他们认为夏孤寒有能力处理好案件。其他三人则不然, 他们认识夏孤寒没多久, 对夏孤寒还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 他们之所以信任夏孤寒,是因为知道夏孤寒身边有鬼王。

早晨的异象他们全都见识到了, 也都知道那是鬼王出世,下了鬼王令的原因。刚开始他们还没把夏孤寒和鬼王联系在起,等回到酒店得知夏孤寒去处理“神明”的事后, 陈末朗等人心里就有了猜测。

有鬼王在, 他们根本就没必要担心。

难怪特殊部门那么看重夏孤寒,原来夏孤寒手里捏着如此重磅的王牌。

楚君珩大概能够猜出队员们心中的想法, 想了想还是解释了句,“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夏老板和鬼王认识。”

所以并不存在因为鬼王才看重夏孤寒的事。

“真的?”陈末朗最沉不住气,惊讶的表情全都写在脸上。

如果特殊部门事先并不知道鬼王的存在,为什么会那般看重夏孤寒?当然, 陈末朗会这么想, 并没有否认夏孤寒在这个案子中起到的作用, 只是夏孤寒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实力。

夏孤江看不惯他对夏孤寒的质疑, 没忍住反驳道:“你要是不相信,等他回来和他斗斗法呗。”

没等对方回应,夏孤江又嗤了声, “不过我估计他懒得和你斗,你还不够格!”

陈末朗闻言并没有生气,反倒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之处,态度立马软和下来,“不好意思,是我思虑不周。”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个能役使鬼王的天师,又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呢?是他对年轻人产生了刻板印象,这世上从不缺天才

,夏孤寒或许就是难得见的天才也说不定。

陈末朗服软,夏孤江也没再咄咄逼人逼人的必要。如果不是夏孤寒不愿意,夏孤江早就把前面两个案子拿出来和陈末朗他们好好说说了,好让他们看看夏孤寒到底配不配得上特殊部门的特殊对待!

般这种争吵楚君珩都不会站出来调解,队伍刚刚组建有所摩擦在所难免,重要的是每个成员之间对待错误的方式。比较幸运的是,现在队伍里并没有死要面子的队员。就算爆发再激烈的争吵,在意识到自己犯错的时候,都能及时冷静下来,该服软的服软,该道歉的道歉。

行人等待了差不多有个小时,夏孤寒终于回来了。

看到沙发上的五人,他并不觉得惊讶,打着哈欠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面对五双求知欲爆棚的眼睛,夏孤寒没有吊他们的胃口,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

当然,他隐瞒了灵医的存在。不过夏孤寒也知道,就算他这会儿不交代的灵医的事,上面的人也会知道。

或许有可能灵医的到来,就是上面授意的。

把事情讲清楚后,夏孤寒就不在客厅多待,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起身回房间去了。

简单的洗了个澡,夏孤寒头发还没干就趴到床上去睡觉了。头发不用他吹,自然有人会帮他吹。

果然夏孤寒还没睡着,顾晋年的手就贴到他的头上,力道适中地给夏孤寒按摩的同时,也帮他把头发烘干了。

夏孤寒舒服地发出哼哼的声音,没多久就陷入深眠之中。没办法,他今天早上醒得太早了,又做了不少事,这会儿困得不行。

几分钟后,顾晋年也上了床,把夏孤寒搂进怀里,看他睡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忍不住伸手轻轻弹了下他的额头。

小没良心的。

卧室外,特殊部门的人还在谈论这次的案子。他们把讨论的地点转移到小会议室,还放低了声音,就怕吵到夏孤寒睡觉。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又行动起来。

些收尾的工作还要做,最重要的是天师协会还等着处理。

天师协会的会长许昌明已经被鬼王收拾了,几个高层也没落得好,现在天师协会正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正是拿下天师协会的最好时机。也是时候借着这次机会,震慑下其他地方的天师协会。

等夏孤寒睡了个漫长的午觉醒来的时候,总统套房里只剩下他个人。

肚子发出饥饿的抗议,夏孤寒才想起来从早上被电话叫醒到现在,他什么都没吃,甚至连口水都没喝。

顾晋年不愧是和夏孤寒签订了同生共死契约的人,夏孤寒这边才刚感觉到饿,他就把晚餐准备好了。他进到房间,正好看到顶着头混乱的呆毛坐在床上发呆的夏孤寒。

夏孤寒听到动静望过去,声音里还带着刚睡醒的含糊和沙哑,“老鬼,我饿了。”

“饿了就起来吃饭吧。”顾晋年直接走过来将夏孤寒从床上拉了起来,又把他推进浴室里,牙刷挤好,水倒好。完全不用夏孤寒动手,顾晋年给他准备得妥妥当当。

夏孤寒边刷牙边想,自己越来越懒,绝对有顾晋年纵容的功劳。

洗漱完,夏孤寒才慢吞吞的前往餐厅吃饭。

吃到半的时候,赵晓晨从医院里回来了。看到夏孤寒,他眼睛亮,登登登地跑了过来。

“夏大师,我的事情解决了?”

夏孤寒慢悠悠地喝了口汤。

赵晓晨这才想起夏孤寒在吃饭,便不再问了,乖乖地坐在旁。

等夏孤寒吃饱喝足,他还十分殷勤地把碗筷收了,桌子擦了,切弄齐整了之后,才重新坐夏孤寒身边,再次问道:“夏大师,事情解决了?”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夏孤寒,渴望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然而夏孤寒只回了他个简单的“嗯。”

赵晓晨只能继续发问。

“我没有生命危险了是吗?”

“嗯。”

夏孤寒明知道赵晓晨最想听的是什么事,偏偏不说出来。来他懒,二来嘛,偶尔逗逗小朋友还

是挺有趣的。

赵晓晨再着急也不能逼夏孤寒开口,只能耐着性子个个问出来,语速越来越快。

“我外婆没事吧?她……还是好人,对吧?”

“嗯。”

“那我舅舅呢?我爸真的是他杀的?就连我的……也是吗?”

这回夏孤寒不再回答“嗯。”了,而是直接不说话了。

然而沉默就是最肯定的回答。

赵晓晨的肩膀下子塌了下去,却还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是找到证据了吗?”

夏孤寒看向他,认真地点了点头,“对。找到证据了。”

“可是……”

“可是……”

赵晓晨直喃喃着可是,却可是不出个所以然来。

为什么呢?到底是为什么?

舅舅明明是那么好的个人,从小就对他很好,几乎他要什么就给什么。他怎么可能杀了爸爸,又怎么会想杀他呢?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真相真正降临的时候,赵晓晨却还是无法接受。

他脸迷茫地看向夏孤寒,似乎想要寻找个答案,又似乎只是在喃喃自语,“夏大师,为什么?”

“不知道。”夏孤寒回答得很干脆,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赵晓晨,眼神有点冷,“我不想知道他犯罪的原因。无论什么原因都无法抵消他犯罪的事实,也不该成为他犯罪的借口。”

话落,夏孤寒转身离开。

赵晓晨先是呆呆地坐着,像是被夏孤寒震慑到了,后又陷入了沉思,面上的迷茫之色渐渐散去。

夏大师说的没错,问为什么没有任何意义,难道他知道舅舅为什么这么做了之后,切就会变得没有发生过吗?他爸爸还会复活吗?

当陈文俊想要杀他爸爸的那刻起,无论他伪装得多好,就已经不是他的舅舅了。

赵晓晨想通了,也感觉心里的枷锁突然解开了,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走到夏孤寒房间的门口,朝里面喊了声,“夏大师,我明白了,谢谢你。”

说完正转身离开,又想起陈娜女士

吩咐的事,于是又说道:“夏大师,我后天就要开学了,得回响灵市去。你什么时候回雾州?我妈让你回去的时候通知声,她给你买机票。”

会儿之后,房间里传来夏孤寒清澈的声音,“我明天走。”

赵晓晨:“那我这就去和我妈说。”

降州这边的事解决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扫尾工作不用夏孤寒出手,夏孤寒什么时候回去都没差别。

出来这么多天,夏孤寒还真是有些想念那间小破香火店和二三了。

顾晋年不仅什么都随着夏孤寒来,还主动开始收拾行李,根本就不用夏孤寒动根手指。

夏孤寒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坐在床上优哉游哉地晃着脚,欣赏顾晋年“贤惠”的身影。

手机滴了几声,进来两条信息。

条是陈娜订的飞机票的信息,明天中午十点的飞机,八点半的时候酒店这边会有专车直接送夏孤寒到机场。

第二条信息是驾校的教练发来的微信,教练问夏孤寒后天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到驾校学车。

夏孤寒会开车,科二科三考试没问题,但奈何现在驾考的规定是必须学满课时,才允许报名科二。

夏孤寒虽然懒,但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从不会推迟。

便立马给教练回了信息。

【夏孤寒:有空,我会准时到的。】

回复完信息后,夏孤寒整个人呈大字型后仰倒在床上,脸生无可恋的嘟囔,“还以为能休息几天呢。”

顾晋年已经收拾好行李了,只脚屈膝跪在夏孤寒的身侧,俯身凑近他,“要不换种休息方式?”

夏孤寒盯着顾晋年漆黑深邃的眼睛看了会儿,直接把顾晋年推倒在床上,自己跨坐到顾晋年的腰腹部,“换。”

第二天早,夏孤寅听说夏孤寒要回雾州还有些失落。他m记的兼职已经结束,如果不是开学在即,他还真的有可能跑雾州去玩几天。

不过他还是上了酒店送夏孤寒去机场的专车,说是要送夏孤寒程



但前往机场的路上,夏孤寅时不时地往夏孤寒的身边看。会儿看看左边,会儿看看右边,把心思都写在脸上了,夏孤寒不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是懒得搭理他。

最后还是夏孤寅自己没忍住,凑到夏孤寒身边问他,“哥,嫂子他……真的是鬼王吗?”

鬼王诶!

那可是只能在典籍里见到的人物,竟然成了他嫂子,他哥也太牛逼了吧!

夏孤寅眼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目光灼灼地盯着夏孤寒看。

夏孤寒懒洋洋地瞄了他眼,“你可以亲自问问他。”

“我不是看不见嫂子在哪嘛?”他才只是级天师,连普通的鬼都看不见,就别说鬼王了。

夏孤寒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顾晋年,“喏,弟弟有事想问你。”

这声没有毫不见外的弟弟,让顾晋年通体舒畅,于是很愉快地显露出自己的身形。

之前见顾晋年的时候,夏孤寅只觉得对方是个俊美的男人。现在再看到顾晋年,有了鬼王这个光环,顾晋年给夏孤寅的感觉就不样了,变得特别得高大上,浑身闪烁着万丈光芒。

简而言之,顾晋年手鬼王令直接让夏孤寅成为他的忠实迷弟。

“嫂子。”夏孤寅讨好地喊人。

顾晋年正在看小说,正是高/潮的部分,便也没抬头,只漫不经心地应了个“嗯。”

鬼王就是不样,瞧瞧这气度!三分专注三分散漫还有四分威严。夏孤寅心中赞叹。

又凑过去,正打算小声把问题重新问遍,余光不小心瞄到了顾晋年的手机界面,正好看到了屏幕顶部的小说书名——《穿成恶毒男配后怀了霸道总裁的崽》

所有的问题下子卡在喉咙里,夏孤寅整个人斯巴达了。

不!

这绝对不是他心目中的鬼王!

之后路上,夏孤寅都不再问关于鬼王的问题了。

鬼王闪烁着金光的高大上形象在他的心里崩塌,只需要部小说的书名。

顾晋年终于把高/潮的剧情看完,就见夏孤寅带蔫蔫地坐在位置上,不解地问:“他怎么了?”

夏孤寒这几天和赵晓晨在起的时间比较多,也学会了几句饭圈用语,想了想回答道:“大概是……塌房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明天要去排队打第二针疫苗,二更更新时间不定。

感谢在2021-06-29 17:48:20~2021-06-29 23:09: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乂o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6239511 40瓶;无名者 20瓶;俩条小鱼干 9瓶;夏木 8瓶;哎呦喂 4瓶;41532483、qwq、山有木兮木有枝、客从青山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