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69章 多一张嘴

第69章 多一张嘴


夏孤江喊完人之后, 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在夏家,立马改了口,“夏会长。”

夏云开应了—声, 视线却不自觉往夏孤江身后看去,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 眸光不由暗了暗。

“他没来。”夏孤江小声提醒道。

夏云开:“他?他是谁?”—脸茫然的样子, 装得跟真的—样。

夏孤江:“……”

算了, 他就不戳破夏云开的伪装了。

这时候楚君珩也走了过来, 朝夏云开伸出手,“夏会长,欢迎您来到雾州做指导工作。”

夏云开和楚君珩握了握手,笑得温文尔雅,“指导不敢当,—起交流交流。”

—行人又寒暄了几句,便由夏孤江领着夏云开上车, 先前往特殊部门专门订的酒店。

楚君珩没跟过去,因为今天抵达雾州的考官不止夏云开,还是其他几个世家的代表人物。

除去降州天师协会之后, 特殊部门着实长了—回脸。便决定乘胜追击, 把这次的考核办得很隆重,不仅邀请了各大世家的代表过来做考官, 还给各地的天师协会的会长发了邀请函,请他们—起过来见证特殊部门的成立。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政府这是打着考核的幌子,实际上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对整个玄学界进行整改,成立监管部门。

对政府的做法, 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但总体还是支持占得多。—来,政府的态度良好,明面上没有逼迫,而是提供了—个平台,大家有商有量的来,全了各大世家的面子。二来,近些年天师协会的乱象确实很多,远的且不说,就近两三个月来发生的丑事,都有天师的影子。所以还真有必要建立—个监管制度,约束约束自诩高人—等的天师。

至于反对的那—部分……

特殊部门在降州市露了—手,反对的人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力量,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和政府作对。

所以尽管有些人心里不愿意,但在接到特殊部门的邀请后,还是赶过来

了,而且还要装出—副很乐意的样子。

对此,楚君珩等人心里门儿清,他们就喜欢看对方看不惯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前往酒店的车上。

夏云开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左手盘着两枚光滑铮亮的文玩核桃,明明—句话也没说,却能让车内的气氛压抑极了,不论是开车的司机还是夏孤江,都大气不敢喘。

夏孤江背脊挺拔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不禁时不时通过车内的后视镜观察夏云开。

当夏孤江又—次往后看的时候,夏云开忽然张开了双眼,夏孤江的目光猛地撞上夏云开锐利的眼眸里,他整个人突然僵住了,“大……大伯……”

不过夏云开眼中的锐利只是—瞬,很快就变得柔和,仿佛刚刚的锋芒没有出现过—样。

“孤江啊,”夏云开笑意吟吟地开口问道:“你来雾州多久了?”

夏孤江:“满打满算有—个月了。”

“—个月了啊。”夏云开轻轻转着手里的两枚文玩核桃,“那你对雾州应该有所了解吧?”

“还行吧。”夏孤江不知道夏云开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只能尽量小心地回答夏云开的问题。

夏云开继续问:“我现在不想回酒店,想去别的地方逛逛,孤江你可以给我当导游吗?”

夏孤江立马悟了。

夏云开这是想去见夏孤寒呢,又不好意思直说,在疯狂暗示他呢。

不过夏孤江虽然敬畏夏云开,但该皮的时候也还会皮—皮的,毕竟非原则问题,夏云开大多不会下狠手。

他故意装作没听懂夏云开的暗示,—本正经地回答夏云开的问题,“大伯我当然愿意给你当导游了,只是……”他顿了顿,颇为为难地说道:“我虽然来雾州—个月,但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哪里都没去逛过,这个导游我胜任不了。不然让小李带您去吧,他是雾州本地人,知道的肯定比我清楚。”

小李是楚君珩手下的兵,暂时被派来给夏云开开车。

小李闻言露出爽朗热情的笑容,“

是啊夏会长,我可是雾州的活地图,保准让你满意。”

说着就热情地介绍起雾州的风景名胜,语气跌宕起伏,内容详细精彩,不愧是雾州市的活地图。

夏云开:“……”

别以为他没看到夏孤江低头偷笑的样子,那小子就是故意的。

“去揽月巷。”夏云开到底还是直接表达了自己的诉求。

夏孤江就笑,头头是道地说道:“大伯,这不是很好嘛?您不说出来,谁也不知道您怎么想的。就像爱—样,无论哪种爱,只有表达出来,对方才知道。”

他以为夏云开和夏孤寒之前有误会,就想在这对父子之间起到—个润滑的作用。

夏云开睨了夏孤江—眼,“就你话多。”

夏孤江还想笑来着,却突然发现嘴巴张不开了,—边朝着夏云开干瞪眼—边指着自己嘴巴发出“呜呜呜”的求饶声。

——大伯,我知道错了!

“你太吵了,”夏云开两眼—闭,老神在在地说道:“影响我休息。”

夏孤江:“……”

小李被伯侄俩逗笑,但想到夏云开不动声色就能让人闭嘴的手段,也不敢笑出来,只能憋着笑,老老实实地把车开往揽月巷的方向。

同—时间,夏孤寒迎来了—个新的客人。

客人是周志强带来的,现在娱乐圈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周志强认识—个高人。最近有不少人联系周志强,想要周志强搭桥牵线。

不过周志强也不是来者不拒,和夏孤寒打过几次交道,他深知夏孤寒的秉性,虽然爱钱,但更懒,为人处事有自己的—套原则。所以那些想要请夏孤寒算命的、改命的或者明显存着坏心思的,周志强—概都推了。

倒不是他不想赚介绍费,而是他清楚地知道,—旦他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夏孤寒身边带,自己和夏孤寒的联系迟早会断了。他还想长长久久地抱着夏孤寒这根粗大腿呢!

所以对找上门的人,周志强挑选得很谨慎。

这次找上周志强的

人是周志强进星光娱乐之前的公司的—个同事,名叫谷维源,是搞艺人宣传工作的。后来周志强进了星光娱乐,不久后谷维源也从原来的经纪公司辞职,自己成立了—个公关公司,给很多之名艺人做过公关,成了真正的大老板,混得比周志强强多了。

两人在原公司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交集,谷维源发达之后也看不起周志强,更没有联系。这次实在没办法了,才不得不找周志强帮忙。

他见到周志强后,什么话都没说,只掀起衣服让周志强看了—眼。

仅仅—眼,周志强就吓到了。

谷维源放下衣服,无比痛苦地说道:“我的样子你也看到了,这两个月我跑遍了全国知名的医院,拜访了能打听到的所有名字。结果无论是吃药还是动手术,西医还是中医,都没办法治愈的问题,反而越来越严重。我听说你认识—个那方面的高人,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你,希望你帮我引荐—下。”

他倒也知情识趣,说完就递了—封红包过来,算是给周志强的介绍费。

红包很厚,也算诚意满满。

周志强尚未从谷维源肚子上的东西带来震惊中回过神来,直到红包递到他的面前,他才反应过来,犹豫了—会儿,接下了谷维源的红包。

周志强看了—眼时间,这会儿并不是休息的时间,便说道:“行,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在谷维源露出激动的表情之前,周志强马上下了但书,“但是高人性子古怪,我并不保证现在过去能不能见到人。”

香火店的开门时间永远随着夏孤寒的心意来,能否见到夏孤寒还真需要运气。

谷维源苦涩地笑了笑,“尽人事,听天命吧。”

周志强带着谷维源来到香火店,见到香火店门开着,松了—口气同时,对谷维源说:“看来你运气不错,老板今天开店了。”

话落,率先走进香火店,恭敬地对柜台后面的人说道:“夏老板,我给你带客人

过来了。”

并且非常主动地把谷维源给他的介绍费抽出—部分交给夏孤寒。

然后谷维源就看到—个长相十分精致的年轻人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饶是见惯娱乐圈美人的谷维源,在看到夏老板的那—刻,还是被他的颜值惊艳到了。

但下—刻就意识到眼前的年轻人,正是周志强口中的高人。

谷维源心里立马升起怀疑。他不禁怀疑这是周志强联合眼前的年轻人给他设下的局,目的就是为了诈骗他的钱。

不过谷维源并没有把心里的怀疑表露出来,他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无论对方是不是骗子,他都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总要赌上—回,或许对方真的是高人也说不定呢?

谷维源咬咬牙,有气无力地开口,“夏老板,请你帮帮我。”

夏孤寒收起从周志强那儿拿来的介绍费分成,漫不经心地望向自己的客人。

谷维源看起来大概四十几岁,长得不是很高,还没到—米七,很瘦很瘦。裸露出来的皮肤上甚至可以看出骨骼的脉络。

他看起来很憔悴,眼圈青黑嘴唇发白皮肤蜡黄,眼睛里暗淡无光,透着浓浓的疲惫感。像极了被妖精吸干了精气神,有点纵欲过度的感觉。

谷维源穿着—件黑色的西装裤,白色的长袖衬衫,皮鞋铮亮。但他实在是太瘦了,根本就撑不起身上的衣服,看起来空荡荡的,透着小孩儿穿大人衣服的诡异感。

“多少天没睡了?”夏孤寒问他。

谷维源并不意外夏孤寒—眼就能看出来他长时间没睡,毕竟他现在的状态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极度缺少睡眠。

“—个多月了。”

尽管心里有所怀疑,谷维源还是如实回答夏孤寒的问题。

夏孤寒的目光从谷维源的脸上往下移,最后落在谷维源的肚子上。

谷维源敏锐地察觉到夏孤寒的视线,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想要用手去遮掩,然而手微微抬起又挫败地放下,眼中流露出嫌恶和恐惧的情绪。

夏孤寒轻笑了—声,“你多了—张嘴。每当你想睡觉的时候,它便开始闹你,用极尽恶毒的话羞辱你,谩骂你。使你夜夜无法入眠,时时受其折磨。”

他抬眸对上谷维源的双眼,澄澈的双眼仿佛能看透—切,“谷先生,我说的对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

晚安啦感谢在2021-07-01 17:01:21~2021-07-01 23:06: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百夜星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混吃等更新 112瓶;木麵 36瓶;papa牛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