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73章 胡说八道

第73章 胡说八道


一场连绵的秋雨后, 天气渐渐转凉。

夏孤寒本来就体寒,对凉意的感知也更加明显。这就导致了他每天早上比以往会醒得更晚一些,赖在床上的时间也更长一点。

这天明明八点多就醒了, 他偏偏要在被窝里磨蹭到快十点,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

顾晋年十分了解他的秉性, 连早饭的时间都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

十点整, 夏孤寒洗漱好下楼。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店门也开了,外面下着小雨,一二三就蹲在店门边上的角落里。见夏孤寒下来,学着夏孤寒懒洋洋地声调,和夏孤寒道了一声“早安。”

大三还不会说话,“啊啊”地叫了两声,但也把夏孤寒的声调模仿得十成十。

夏孤寒看了它们一眼, 三小就往角落里缩了缩, 赶紧换上正常的语气, 又说了一声“早安。”

“早。”夏孤寒这才回了一句。

夏孤江举着伞走到店门口, 正好听到了,不禁揶揄道:“都快中午了, 还早啊?”

夏孤寒没理他,接过顾晋年递过来的拌面,坐在柜台边上开始慰藉早就开始唱空城计的肚子。

天气一变凉,夏孤寒就跟需要冬眠的动物一样,比以往更懒了。以前在夏家的时候,一入秋,夏孤寒就开始深居简出,到了冬天就更难找到他, 几乎一整天都窝在被窝里。

夏孤江十分熟悉夏孤寒的这个习性,今天才挑了这个点来找他。

他走到柜台边上把一把钥匙放柜台上,“喏,大伯听说你要考驾照那天买的。之前送去改装了,现在才到雾州。他因为忙着特殊部门考核的事走不开,让我帮他给你送过来。”

那是一串车钥匙,夏云开照顾到夏孤寒低调的性子,买了一辆普通品牌的小轿车。这辆车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的车子差不多,却经过特殊的改装。据夏孤江所知,仅仅改装费就超过了车子本身的价格。

更准确地道,是超过了好几辆车子的价格。

既然是夏云开送的

,夏孤寒不客气地收下。

夏孤江:“车就在巷口的停车场,你要不要去试试?”

“不去。”夏孤寒把车钥匙扔进柜台的抽屉里,整个人懒懒散散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对男人吸引力巨大的新车,于夏孤寒而言都是浮云。

夏孤江一点都不意外,小轿车哪里有睡觉来得有魅力?

他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给夏孤寒送车的,现在车子送到了,他有事就先走了。

走之前倒也没客气,在柜台的抽屉里扒拉了一圈,把夏孤寒画废的符都给拿走了。

夏孤江朝夏孤寒扬扬手,“跑腿费。”

夏孤寒倒不会和他计较几张符,现在他有钱了,也“财大气粗”了许多。

当然,这都建立在画废的符箓上,如果是完好的符箓,就算是夏孤江那也是要亲兄弟明算账的。

夏孤江带着符箓心满意足地离开。这些符对夏孤寒而言是废纸,但拿出去都能卖高价。对他们这些天师而言,更是关键时候的保命符。

夏孤江不得不承认,夏孤寒确实和他们不一样。

香火店前脚刚送走夏孤江,没多久迎来了周志强。

他今天过来不是给夏孤寒介绍客人的,而是来传递消息的。

就算已经过去大半天,周志强心中的震惊还未完全散去。

周志强是急匆匆地往香火店这边赶来的,并没有打伞,被绵绵秋雨浸透得浑身湿漉漉的。

“夏老板……”开口的时候声音还带着喘,“我今天看到谷维源了。”

夏孤寒躺在躺椅上没什么反应。

周志强早已经习惯自说自话,一边用纸巾擦拭脸上的雨水,一边喘着气说道:“他……他完全好了!看起来和一个多月之前没什么区别,不知道还以为他没生过病。”

其实并不是周志强看到谷维源,而是谷维源主动找的周志强。

周志强刚开始还以为谷维源是想继续向夏孤寒求助才回来找的他,直到见到谷维源的那一刻,周志强才知道谷维源是来炫耀的。

明明才三天不见,谷维源身上的

憔悴和颓丧竟然一扫而光,整个人恢复到一个多月以前的状态,不再骨瘦如柴,反而还有些发福。

如果不是谷维源明里暗里踩着夏孤寒,嘲讽夏孤寒学艺不精,年纪轻轻就出来草菅人命,周志强都要误以为是夏孤寒治好谷维源。

等谷维源一离开,周志强马上就跑来见夏孤寒了。

这会儿把情况说完,周志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上了谷维源的当。

谷维源心中怨恨夏孤寒给他出了一个散尽家财的办法,又不想明着得罪夏孤寒,于是跑到周志强面前挑衅一番。

周志强脑子一热,自然就来找夏孤寒,把谷维源的意思如数转达给夏孤寒。

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的周志强有些无措地站着,双唇嗫嚅,“我……我……”

“我知道了,”夏孤寒并不理会周志强的心理,懒散地挥了挥手,“你回去吧。”

“夏老板,你……你没事吧?”周志强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周志强的认知中,夏孤寒这是被人比下去了,毕竟夏孤寒提出的解决办法是要让谷维源散尽家财。但谷维源后来找到的高人,不仅只用了短短的两天时间就治好了谷维源,而且谷维源似乎并没有付出什么,看起来风光依旧。

夏孤寒大概猜到周志强在想什么,却懒得回答他的问题。

周志强担忧地看了夏孤寒一眼,见夏孤寒好像真的不在意,这才转身离开香火店。

夏孤寒却一点都不意外周志强带来的消息。

但周志强又哪里知道谷维源到底付出了什么?自然也不知道谷维源根本就没有痊愈。

谷维源的心烂了,去除表面的脏污,只能给他带来暂时的光鲜亮丽。

且等着吧,不用多久,他会遭到更严重的反噬。

夏孤寒有千百种办法治好谷维源肚皮上的那张嘴,但唯有散尽家财多行好事这一种办法方能治疗谷维源烂透的心。

不过既然谷维源的心已经烂透了,又怎么会选择夏孤寒提供的那一种办法呢?

说到底,还是谷维源这个人

不值得救。

雾州农业大学。

徐岚上完植保的专业课,有些问题不是很明白,趁着授课老师还没走,拿着书本上去问。

想上去问问题的不止徐岚一个人,还有班上的其他女生。但是像徐岚这样单纯只是来问问题的却在少数,找机会和老师说话的占了多数。

徐岚这节专业课的授课老师叫朱博涵,今年才至而立,就已经拿到副教授的职称了,而且据说教授的职称已经在评定中了,不用多久就会下来。

最重要的是朱博涵长得好看,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每年都成功当选农大最受欢迎的老师。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全身心献给学术的原因,朱博涵至今未婚,据说连女朋友也没有,学校里不少同事要为他说媒,都被他拒绝了。

有一个如此优秀又单身的副教授,学生们难免有些小心思,但朱博涵就跟块木头似的,谁的示好都不接受。

徐岚等了几分钟,排在她前面的同学再次铩羽而归,终于轮到她问问题了。没等她开口,突然有人拿着手机问朱博涵,“教授,你是不是同性恋啊?”

这个问题直接而犀利,不知礼貌为何物。

朱博涵愣了一下,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问问题的同学接着说道:“喏,学校的表白墙有人爆料。”

这个同学一说,其他同学纷纷拿出手机查看。这才发现,不仅学校的表白墙有人爆料,贴吧、树洞……等等社交网络,只要和雾州农大相关的,都有人爆料。

爆料内容大同小异——

【雾州农大某个年轻的副教授z,是个同性恋。到现在没结婚没谈女朋友的原因是他对女人不行,他是下面那个。别看他表面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其实私下里玩得很疯。说句难听的,他枉为人师!还听说哈,他副教授的职称来路不正。至于怎么个不正法,大家自由心证。】

爆料没指名没道姓,其他吃瓜群众或许不知道是谁。但朱博涵在农大很出名,农大的学生一看到爆料,立

马就解码了“z”是朱博涵。

其实这个爆料连个像样的证据都没有,可是因为涉及到农大的名人朱博涵,讨论度还是挺高的。

大部人学生都选择不相信,毕竟什么证据都没有。

而敢直接把爆料当着当事人的面问出来的,不是蠢就是坏。

朱博涵得知前因后果之后,一张脸涨得通红,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极少发脾气的朱博涵差点破口大骂,最后还是极高的素养阻止他在学生面前说脏话,只愤怒地说道:“胡说八道!简直胡说八道!”

那些爆料没一条是真的,全部都是胡编的。

这时候许多同学和徐岚一样,都是相信朱博涵的。虽然相处的时间尚短,但通过学长学姐的描述,还有这段时间的观察,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朱博涵是个什么样的人。

除了上课时间,朱博涵几乎所有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不然就去野外采集标本,哪有时间出去乱搞?还玩得很疯,简直是个笑话。

至于是不是同性恋地问题……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真的没多少人在乎。

到了这一刻,雾州农大还是有很多师生相信朱博涵的。

然而谁也没想到,到了晚上,事情会进一步发酵。

微博上有个自称是农大学生的用户爆料自己被大学的老师性/骚扰,这次不再是遮遮掩掩的写一个字母“z”,而是指名道姓,直接说朱博涵。

爆料的微博写得声情并茂,紧扣网友关注的热点。

不仅如此,爆料人还po出了微信聊天记录,聊天记录上的词语污浊不堪,狠狠地“揭露”出了朱博涵人皮下的禽兽本质。

这篇爆料出来不到一个小时,转发评论均上万。

一个半小时后,雾州农大朱博涵这个词条空降热搜榜第三的位置。

而白天,雾州农大的表白墙贴吧等等地方的爆料都是为了这场舆论战造势,当微博的爆料出来后,白天这些似是而非的爆料也都被挖出来,贴在全国网友面前。

早上看起来满纸荒唐的爆料,

在微博爆料的印证下,好像都成真的一样。

于是朱博涵的罪名就这么被定下了,“广大网友”在官媒在最新微博下面、在空间里、在所有能被看到网络里无所顾忌、肆无忌惮地扩散这件事。

把朱博涵打成“恶心的基佬”、“强/奸犯”、“禽兽”……

看似是一场盛大的狂欢和辱骂,然而谁也不知道躲到电脑屏幕后面的到底是正义路人还是毫无感情的水军。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突然加更的日常~

感谢在2021-07-03 11:55:20~2021-07-03 18:32: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loz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anyuyu 30瓶;某读者 10瓶;泺云卿 5瓶;遗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