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81章 生日礼物

第81章 生日礼物


夏孤寒的话音落下, 香火店便陷入一阵沉默之中。

最后还是小米忍不住开口,“为什么呢?”

明明她那天在幼儿园门口见到小路易的时候,他对他父亲是那么依赖, 那么欢喜, 也可以看出小路易是一个十分体贴的小男孩。

谷维源为什么要让人取走小路易的眼睛?那是他的儿子啊!他怎么舍得!

“去看看吧。”夏孤寒没有回答小米的问题, 屈指往资料上点了点,正好落在小路易的地址上。

夏孤江和小米自然没有异议。

谷维源的家位于雾州市定武区, 小区名叫滨江苑, 是雾州有名的富人小区。小区的安保系统很完善, 若没有业主的带着, 外来人根本就进不去。

不过这对三人来说并不算困难,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谷维源的家。

据夏孤江了解, 今天虽然是周六,谷维源却还在公司加班,所以现在家里就剩下小路易和照顾他的保姆。

夏孤江上去按响门铃,不一会儿保姆出来开门, 正想问三人的身份时,眼神忽然一滞, 像是被控制了一般,什么话都没问, 就打开了门。

谷维源的家是个平层,面积很,装修更是极尽奢华。客厅里的电视开着,正播放着时下最热门的电视剧,快到饭点了,可厨房里却没有开火的迹象。

保姆给三人开了门之后,就完全忽视了三人的存在, 坐回沙发上看电视,坐姿四仰八叉,一看就知道这是趁着主人不在,暂时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主人。

“我去找小路易。”小米挂念着小路易,进来后没看到他,心里有些着急,和夏孤寒他们说了一声,先去找小路易。

小米才刚走开,保姆的手机铃声响起。

保姆下意识把电视的声音关小,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见并不是雇主打来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略显得意地接起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保姆笑得很开心,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一点职业操守



“我就给老板看儿子。”

“嗐,就一个不会说话的瞎子,我给什么他就吃什么呗,挑食?他爱吃不吃。”

“反正老板忙得很,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个小时都不着家。也不怎么管儿子,就是冷了瘦了,老板估计也不在乎。”

“这份工作可太轻松了,每天都很闲,反正小孩儿又不爱说话,我还怕他告状不成?”

……

保姆越说越得意,仿佛自己做了多么不得了的事,全然没有一点欺负小孩儿的愧疚感。

夏孤寒闻言微微蹙眉,屈指弹了一下。

一点看不见的力量钻进保姆的嘴巴里,她想说话,张着嘴啊啊啊了几声,竟是突然说不出话来。

夏孤寒不再理会保姆,正好小米找到小路易的房间,他转身走了过去。

小路易的卧室位于平层的左手边,装修的主色调是海蓝色,墙上还画着各种各样的q版海洋生物,活泼可爱,正适合小路易现在的年龄。

从装修上可以看出,谷维源确实在自己的儿子身上花过很多时间和精力,也确实宠爱自己的儿子。

只是这些宠爱和谷维源自己比起来,就变得微不足道。

夏孤寒和夏孤江进到小路易的卧室里,并没有看到小路易。

卧室中央摆放着潜水艇形状的床,此刻潜水艇的舱门是关着的,小米蹲在床边,轻轻地敲着舱门,尽量温柔地和躲在床上的小路易说话。

“路易,我是酱酱的阿姨。酱酱她很担心你,所以让我来看看你,你给阿姨开个门好吗?”

其实只要小米伸手一推,甚至都不用多用力,就能打开舱门。但小米害怕吓到小路易,只能劝着,让小路易主动开门。

小米哄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床上传来动静,不由得担心道:“小路易,你没事吧?阿姨打开门了喔,你放心,阿姨不会伤害你的。”

她一边说话,转移小路易的注意力,然后一边轻轻地推开了舱门。

当舱门推开的一瞬间,蜷缩在角

落里的小路易似乎听到动静,颤抖了一下,更用力地把自己蜷缩起来。

小米见他这样,也不敢贸然靠近他。

小路易把自己的脑袋埋在膝盖里,小米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那里缠着一圈绷带。小路易还穿着星星幼儿园的校服,手紧紧地攥着衣服。

小小的一个人,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身体还在不断地颤抖,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细细的呜咽声。

骤然失去光明,而他最依赖最信任的父亲却把他留给那么一个不负责的保姆,别说小路易还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就算是人,也会恐惧和不安。

小米又哄着小路易说了好多话,可小路易周围就像是有结界一般,把自己牢牢地困在龟壳里面,任谁过来,都不敢打开龟壳。

“我来吧。”夏孤寒走到床边,温柔的目光轻轻地落在小路易的身上。

夏孤寒看得真切。

小路易的头上萦绕着一圈黑色的雾气,雾气中渗透着几缕血色。夏孤寒在雾气中感受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力量波动——熟悉是因为雾气中含着灵医的能量,而陌生,则因为雾气更加阴冷邪恶,全然没有灵医的良善和温和。

夏孤寒闭上眼,灵气循着黑色的雾气弥漫而去,很快就将雾气包裹其中。

黑色的雾气像是见到了克星一般,滋啦啦地响了几声,便在灵气中蒸腾殆尽。

小路易缓缓抬起头来,动了动脑袋。他的眼睛蒙着一层纱布,鼻子红红的,嘴巴很苍白。婴儿肥也消失了,看起来比小米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瘦了不少。

他伸出左手,像是要感受什么,极其小声地说了一句,“好暖和啊。”

自从眼睛不见之后,他就觉得好冷好冷,他好久没感受到温暖了。

夏孤寒观察到小路易的反应,便将灵气凝成光团落在小路易的手掌上,灵气光团淘气地在小路易的手上跳跃着。小路易什么也看不到,但能清晰地感受到温暖在自己的掌心跃动,到底还是小孩心性,没忍住伸

出另一只手。两只手捧着灵气光团,就像是捧着这世间最珍贵的宝贝。

小路易小心翼翼地把脸贴近光团,温暖轻抚在脸上,渐渐驱散他眼里的冰寒。

他看不见发生了什么,却本能地想要接近光团。

小米和夏孤江不敢发声,深怕再次吓到小路易。

夏孤寒静静地盯着小路易,目光最后落在小路易裹着绷带的眼睛上,缓缓开口:“小路易,告诉叔叔,你现在最想要什么?”

他的声音温柔极了,就像灵气光团一样温暖,小路易并不害怕,反而循着声音的方向抬起头来,“望”了过来。

“小路易,你现在最想要什么?”夏孤寒重新问了一遍。

“它能实现我的愿望吗?”小路易小声地问道,声音软软的,有些沙哑。

“对。”夏孤寒笃定道:“它能实现你的愿望。”

“那……”小路易捧着灵气光团犹豫了许久,才轻声说道:“我想重新看见。”

他知道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树是绿的、花儿是多彩的……

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黑的,没有形状,没有颜色,他什么都看不见。

他还想看看多彩的世界,他想去幼儿园上课,那里有老师,有小朋友,还有酱酱。

“叔叔,”小路易的声音坚定了起来,“我的眼睛没有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如果我向它许愿,我要重新看见这世界,它能听到吗?它能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吗?”

“他能。”夏孤寒斩钉截铁地说道。

灵气光团像是听懂了夏孤寒的命令一般,在小路易的手上分成两团,一起飞向小路易的眼睛。

小路易只觉得有暖融融的东西进入自己的眼睛,瞬间驱散了眼睛里冰冰凉凉的感觉。

眼珠子被取出来之后,小路易的上下眼睑是合上的,现在两团暖融融的光团进来之后,他慢慢睁开了双眼。

夏孤寒不知何时来到小路易的身旁,伸手解开缠在小路易眼睛上的了绷带。



过为了让小路易可以适应突如其来的光明,夏孤寒的一边手挡在小路易的眼前。

光从手指的指缝透了进来,瞬间驱走所有黑暗。

“哇!”

小路易张开嘴,呆呆地发出一声惊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不舍得眨眼,害怕一闭上眼睛,眼前的一切就会消失。

夏孤寒估摸着小路易已经适应光亮,悄悄地放下手,把多彩的世界重新送回小路易的世界里。

“好漂亮啊!”小路易向前爬了几步,趴在舱门上看自己的房间,小小的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

明明是以前见惯的卧室,此刻就像是一个新世界一样展现在小路易的面前,哪哪儿都是新的。

小路易那双漂亮透彻的湛蓝色眼睛已经不见了,此刻镶嵌在小路易眼眶里的甚至称不上眼珠。他的眼眶里没有眼白,更没有瞳孔,像两泓碧波,随着小路易兴奋的心情微微荡漾着。

透彻而诡异。

小路易趴在舱门看了好久,小手紧紧扒着门框,他想揉揉眼睛,证明自己没有看错,可他不敢,怕一碰到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许久之后,小路易才转身面对夏孤寒,小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叔叔,谢谢你。这是我收到的最最最最……好的生日礼物。”

小孩儿词语匮乏,一个最字他说了好多次,于他而言,这双灵气形成的“眼睛”确实是这世上最珍贵的礼物。

倒是夏孤寒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小路易的资料上的生日日期,已经是几天前了。但显然没人给小路易过生日,小路易的世界又是一片黑暗,他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便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生日还没过。

“小路易,生日快乐。”夏孤寒笑弯了眉眼,伸手揉揉小路易的发顶,温柔地说道:“叔叔再送你一个生日礼物。”

灵气从夏孤寒身边扩散开来,在房间的虚空中聚拢,而后像烟花一样散开,爆出五彩的光芒。

光芒映亮了小路易小小的脸庞,他沉迷地看着突然在房间里盛放的烟花

,时而是庞的鲸鱼、时而是凶猛的鲨鱼、时而又变成绚丽多彩的水母……

丰富多彩的海底世界在小路易面前展开,一点一点地驱散缠绕在他内心深处的阴影。

或许若干年后想起这段过往,小路易想到的不是父亲的背叛,也不是骤然失明的痛苦和恐惧,而是那一场绚烂至极的海洋烟花。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不好意思来晚了。

感谢在2021-07-06 23:46:40~2021-07-07 18:34: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enme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染之桦 56瓶;小白菜上班中 49瓶;与君岁岁见 46瓶;小曼 43瓶;芮小松 37瓶;本宮的這片天下 22瓶;27125678、fakebuck、风过无痕 10瓶;权子木 8瓶;归途 5瓶;爱linbao、花时子 3瓶;薄暮呀、啊尼阿尼呀、遗怀 2瓶;一瓶吴邪、梨苏白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