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82章 人以群分

第82章 人以群分


灵气烟花足足放了半个小时才停下来, 小路易看得如痴如醉,整整半个小时眼睛就没有从烟花上离开过,时不时发出惊呼声, 仿佛见到真的海洋生物一样。

而一旁的夏孤江和小米也有些目瞪口呆。

像一般的天师想要调动灵气不是借助法器就是要借助符箓, 还要计算着用。哪里像夏孤寒一样, 说拿灵气放烟花就放烟花,而且一放就是半个小时。

绕是夏孤江和小米对夏孤寒有一定认识, 这会儿看到夏孤寒这么大手笔的手段后, 还是止不住惊讶。

夏孤江没忍住问道:“夏孤寒, 你的实力是不是见长了?”

“或许吧。”夏孤寒倒不在意这些, 听到夏孤江的问题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实力似乎真的在潜移默化地增强。

他想了想, 这种增强是和顾晋年在一起之后才发生的。

难道“双修”真的有助于修炼?

夏孤寒立马抛开脑中不合时宜的想法,转而问小路易,“你是想继续留在家里还是和叔叔走?”

小路易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要跟着叔叔走。”

曾经,爸爸是他心里最高大的人。但是那天爸爸把他带进一栋破旧的房子里, 不顾他的哭喊,亲手挖下他的眼睛后, 那个高大的身影就已经破碎,爸爸变成了魔鬼。小路易还经常想起当时的画面——

“路易, 爸爸就要死了。”谷维源痛苦中带着些癫狂的说道:“你不是说要保护爸爸吗?你把你的眼睛给爸爸,爸爸就会没事了。”

小路易被绑在一根柱子上,不停地哭不停地央求爸爸把他放下来,但谷维源都没反应,一手扣住小路易的后脑勺,另一只手的手指直直地插进小路易的眼睛里。

小路易从未感受过那般剧烈的疼痛,现在回想起来, 那种剧烈的疼痛仿佛跟随而来,深深地刻在他的记忆里。

一只不是很温暖的手压在小路易的头顶,清澈的声音从小路易头顶传来,“好,你跟我回家。”

疼痛和阴冷一下子被驱散,小路易仰头朝夏孤寒

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夏孤寒牵起小路易的手,牵着他下床。

或许因为有夏孤寒在身旁,小路易勇敢了许多,他看向小米,喊了一声“阿姨。”又软糯糯地说道:“请阿姨代我和酱酱说一声谢谢她的关心,我很好,让她不要担心我。”

小路易懂事的样子让小米红了眼睛,最后还是忍住没在小孩儿面前哭出来,只点了点头,温和地说道:“好,阿姨会和酱酱说的。”

夏孤江听见小路易要跟夏孤寒走的时候,已经开始着手帮小路易收拾行李了,把小孩儿留在这里实在是太遭罪了。

至于谷维源回来之后发现小路易不见了?

那也要谷维源有命回来才是。

他不仅得了口舌业,还妄想用儿子的眼睛消除业障。这样做或许可以暂时除去口舌业,殊不知口舌业一旦产生,一切恶念都是口舌业的温床!

毒害亲子的恶念,足以让口舌业壮大反噬。

小路易见夏孤江收拾行李,抿着唇和夏孤江说了一声“谢谢叔叔。”露出脸颊两边的两个小酒窝,很是可爱。

夏孤江花了极大的力气才忍住没去戳小孩儿脸上那两枚深深的酒窝。

一切都收拾妥当,一行人才离开小路易的家。

而那个偷奸耍滑的保姆在体会了几天口不能言的痛苦后,收到家政公司的辞退通知。有人把监控举报给公司,公司查明之后,给保姆应得的惩罚。

一行人回到香火店,顾晋年还没回来。

之前出发去找小路易的时候,夏孤寒就给顾晋年一个任务,让顾晋年去找谷维源。

张宇飞的死,势必会引起谷维源的恐慌,毕竟张宇飞也得了口舌业,也曾“治愈”过。谷维源肯定会从张宇飞身上联想到自己,从而去找那个治疗他们的大师要个说法。

夏孤寒让顾晋年去盯着谷维源,便是想通过谷维源找到那个大师。

不过这会儿顾晋年既然还没回来,说明谷维源还没有找过去。

而现在,夏孤寒要做的就是把

小路易安顿好。

香火店空间有限,楼上只有一间卧室,要隔出一间给小路易住有些困难。

夏孤江犯了难,“让小路易和你一起睡?”

夏孤寒没回答,直接上楼。

夏孤江后知后觉这个问题有些白痴,且不说夏孤寒愿不愿意,顾晋年肯定是不愿意的。

不过他正好奇夏孤寒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见夏孤寒从卧室里拿了一串钥匙,打开了距离楼梯口不远处的一扇门。

是的,那里有一扇门。夏孤江来香火店这么久了,从未发现那扇门,自然也不知道门后还有别的空间。

那扇门走进去是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客厅,客厅不远处还有一间卧室。

不过一直没人住,客厅和卧室的家具上面罩着白布。

看看这两个宽敞的空间,再想想自己每次来香火店都睡在逼仄的躺椅上,夏孤江心里充满了怨念。

他哀哀怨怨地看向夏孤寒,“你以前怎么不打开这门?”

夏孤寒理直气壮:“懒。”

打扫卫生要时间和精力,夏孤寒懒得弄,反正夏孤江过来也就住几天,睡躺椅凑合凑合。

夏孤江:“你可以用清洁符。”

一张符一天,根本就不用自己动手。

夏孤寒还是那个字,“懒。”

他连清洁符都懒得画。

应该说,所有他觉得没必要的东西他都懒得弄。

夏孤江:“……”

夏孤江彻底没话说了,最后和小米一起动手,整理了客厅和卧室的卫生。工作量倒不是很大,毕竟一张清洁符下去,都干干净净了,主要还是帮小路易把卧室整理出来。

小路易始终好奇地跟在夏孤寒后面,他知道这个房间是要整理出来给自己睡的,就想要动手帮忙,结果自然被夏孤江和小米拒绝了。

于是小路易就盯着夏孤江手中的清洁符看,一会儿之后,他扯了扯夏孤寒的衣角,“叔叔,我可以画。”

手指指向清洁符。

他也想帮忙,但看了一圈,好像只有画画是他可以胜任的



夏孤寒察觉到小路易的心情,没拒绝他,带着他来到一楼的店面,给了他一张黄表纸和一把毛笔,还特意在毛笔上沾上朱砂。

夏孤寒并不指望小路易能挂画出什么来,只是小孩儿提出要求,夏孤寒不想敷衍了事。

不过最后小路易画出来的符,有些出乎夏孤寒的意料,虽然线条断断续续的,但还是能看得出是清洁符的符箓线条。

虽然说清洁符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符箓,可小路易在此之前并未受过专门的培训,更别说他今年才四岁。也就是说,他就看了几遍夏孤江手中的清洁符,便把清洁符的线条记下来,并且画下来了。

这里面固然有那双灵气化成的“眼睛”的缘故,这双“眼睛”可以让小路易清晰地看到符箓上的线条走势。但看见和画下来完全是两个概念。

夏孤寒还真没想到,小路易有这方面的天赋。

小路易把画完的符交给夏孤寒,眼眸中波光流动,充满了期待,“叔叔,我画得还可以吗?”

夏孤寒捏着符,还真在符纸里感受到一丝灵气波动。这丝灵气波动很轻,很快就散了,但足以说明小路易的天赋。

对上小路易波光粼粼的眼睛,夏孤寒点了点头,“画得很好。”

小路易立马笑开了,“那我多画几张,这样的话小米阿姨和孤江叔叔就不用那么累了。”

其实他们并不累,但夏孤寒还是揉揉小路易微微卷曲的头发,“好。”

小路易高高兴兴地继续画符。

他是真的有天赋,画了几张之后,符纸上的线条更加流畅了不说,符纸里蕴藏的灵气也更充裕了。

夏孤寒偷偷扔了一张,清洁了一块瓷砖大小的面积。

他微微挑眉,最终选择不动声色地看着小孩儿继续画符。

等小路易画完符箓停下来的时候,夏孤江和小米已经把楼上的卫生打扫好了。看到小路易画的符,两人都震惊了。

不过两人都没有在小路易的面前表现出来,倒是夏孤江偷偷地和夏孤寒调

侃了一句,“你怎么连救回来的小孩儿也是天才?”

夏孤寒:“大概人以群分。”

言外之意就是我也是天才。

虽然不情愿,但夏孤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顾晋年是晚上七点左右回到香火店的,他回来的时候,夏孤江和小米都已经离开了。

“你把他带回来了?”顾晋年看着跟跟屁虫一样跟在夏孤寒身边的小路易,眯了眯眼。

夏孤寒在躺椅上翻了个身,用灵气隔绝了小路易的听觉,才回答顾晋年,“暂时留在这里,等这个案子结束,就交给特殊部门安顿。”

他连自己都懒得照顾,怎么可能再去照顾一个小孩儿?

“嗯。”顾晋年应了一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和夏孤寒说起谷维源的事。

顾晋年:“谷维源死了。”

他有机会救,但没有救。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定时点成直接发表了!!!

这一章算是营养液破4500的加更,明天还有两更。

被自己蠢哭tat

感谢在2021-07-07 18:34:16~2021-07-07 23:41: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温白、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在神游天外、执念 20瓶;芫荽 10瓶;潭月、梨苏白卿、泥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