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88章 符箓斗法

第88章 符箓斗法


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 夏孤寒皱了皱眉头,倒不是因为受到质疑而感到不快,纯粹是被人扰了清梦而不快。他今天本就醒得早, 本想趁着座谈会还没开始先睡一觉, 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那人的质疑声透过门板清晰地传了进来, 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充满了正义感, 似乎下定决心要当着全国各地天师的面揭穿特殊部门的腐朽。

是的, 外面的所有喧闹大部分还是冲着特殊部门来的, 夏孤寒只是他们发难的借口罢了。

正如那个人所说, 特殊部门成立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为了监管全国各地的民间天师组织,由政府出面, 为天师制定规则,也防止天师组织腐败。

而现在,规则还没制定出来,特殊部门就因为某些原因, 让一个“废物”成了顾问,岂不是带头腐败, 带头破坏规则?既然如此,特殊部门又有什么资格给别人制定规则?又有什么资格监管别人?

当然, 这其中拱火的人,也有不少在特殊部门的选拔中落选的人。不过他们是真心实意想为自己讨一个公道,凭什么“废物”夏孤寒可以不经选拔就成为顾问,而他们却无法通过选拔?还有公平可言吗?

这些人被人当了筏子而不自知,还以为自己正在为推进特殊部门的公平公正做出贡献。

于公于私,这一次夏孤寒都不能躲懒,必须站出来。

夏孤寒打了一个哈欠, 又伸了懒腰,这才慢吞吞地起身,拖着懒洋洋地步伐朝门口走去。

门外已经围了很多人,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

楚君珩站在他们中间,试图解释什么,但这些天师的情绪已经完全被煽动起来,他的解释不仅徒劳无功,还被认为是在包庇夏孤寒,更加引得群情激奋。

特殊部门的其他成员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作壁上观。说起来他们还要感谢这些起哄的人,若是没有这些人,他们怎么可能有机会见证顾问的“实力”呢?

“真的不为夏老板解释一下?”苗盈盈看向身旁的夏孤江

,有些担忧地问道。

夏孤江负手站在角落里,闻言轻嗤了一声,“还看不出来吗?那些人哪里是冲着夏孤寒来的?只是没找到特殊部门其他方面的漏洞,以为抓住一个夏孤寒,就能把特殊部门打压下去。”

看来降州的事还没给这些人足够的教训,所以这会儿就跟闻着腥味的苍蝇一样,嗡嗡地围了上来,烦人得狠。

“也是,”苗盈盈不傻,哂笑道:“不过他们的如意算盘估计又要再一次打空了。”

虽然她不知道夏孤寒真正的实力如何,但是能驱使鬼王的天师,又能差到哪里去?

有些人现在跳得欢,不过是急着把脸伸出去给人打罢了。

这边动静闹得这么大,参加座谈会的大佬们肯定都听到动静了。

得知了前因后果后,有些人的目光就直接落在夏云开身上。

“夏会长,还是你们夏家厉害,一个被驱逐出夏家的子弟都能成为特殊部门的顾问。”一个留着两撇八字胡子的中年男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一句话里既内涵了夏家势大,竟然能把手伸进特殊部门里。又内涵了特殊部门不过是乌合之众,一个被家族驱逐的废物都能成为特殊部门看重的顾问。

说这句话的人,名叫黄锦诉,来自天师世家驱鬼一脉的黄家。黄家以驱鬼为主,他们以千年之前的第一世家的分支身份为傲,这份傲气这些年一直持续着,并认为黄家是高人一等存在。就算现在夏家成了第一世家,他们还是不愿承认。

现在的第一世家和千年之前的第一世家有的比吗?夏家连提鞋都不配!

因为一些历史渊源,黄家一直都和夏家不对付,又因为几个月前黄锦诉和夏云开竞争天师协会会长的位置,不敌夏云开,所以黄锦诉看夏云开不顺眼。没刺都要挑一下,更何况有个这么大的破绽就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不讽刺几句呢?

不过黄家对特殊部门的抵触纯粹是不想被管着,他们可是第一世家的分支,血液里流着第一世家的基因,本应该是最高贵的存在,凭什么被监管,平

白低人一筹?

因而听到三楼的宴会厅因为夏家的一个子弟闹开了,又牵扯到特殊部门,黄锦诉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最好这件事可以让夏家丢了颜面,并让这次特殊部门座谈会的议题进行不下去。

现场除了黄锦诉站出来挑衅夏云开之外,其他天师界的大拿们倒是都沉得住气,没对这件事发表意见,但看热闹的心思却是一样的。

夏云开的目光逡巡了一圈,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轻轻笑了一声,下一秒,又摆上了认真地神色,严肃地说道:“各位有所不知,我接手夏家后就改了规矩。夏家下一任家主人选,都要‘暂时驱逐’出夏家,主动摘下夏家的光环独自打拼。夏孤寒是我儿子,也是夏家最出色的继承人,他能被聘请为特殊部门的顾问,是他的本事,我为他感到骄傲。”

这一段话不仅否认了黄锦诉阴阳怪气的内容,同时也公开了夏孤寒的身份。

之前将夏孤寒从夏家除名,是希望他可以远离夏家,远离未来未知的危险。但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再把夏孤寒推开已经没必要了,那还不如为夏孤寒正名。

夏云开的话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只是到底是夏云开挽尊的话还是真的煞有其事,还要看过夏孤寒的实力才知道。

这么想着,就有人敲响了会议室的门。

进来的是楚君珩,他铿锵有力地说道:“各位大师,楼下的宴会厅有天师斗法,请你们下去做个见证。”

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天师追问:“斗法?可是你们的顾问和各大世家的天师斗法?”

“正是。”

会议室里的大拿们一个接着一个站起来。

“走走走,看看去。”

“我倒想看看夏云开指定的夏家继承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黄锦诉看着夏云开,轻蔑地笑了笑,“夏会长,夏家的继承人,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夏开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根本看不到丝毫的紧张,“当然,我只求我儿子能给在坐的各位一点面子,不让各位的徒子徒孙输的太难看。”

态度可

谓嚣张至极。

时间回到十几分钟前,夏孤寒从休息室里出来那一刻。

夏孤寒姿态懒散地倚靠在门框上,睡眼惺忪地看着门外吵成一团的人,仿佛那些人声讨的不是他,外界一切纷纷扰扰都和他无关一般。

正在和楚君珩对峙的人见到夏孤寒,停了下来,审视的目光落在夏孤寒身上。

其他人也跟着安静下来,纷纷看向他。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暧昧地笑了一声,“我说他怎么当上特殊部门的顾问呢,敢情是靠着一张脸啊!”

说完他还特意发出一些以为不明的声音,直接内涵夏孤寒靠脸和身材上位。

然而还不等夏孤寒开口反击,那人突然从人群中飞了出来,重重地撞到墙上去,疼痛让他本能地发出呻/吟,却发现嘴巴像是被人用强力胶糊住一般,开不了口了。

夏孤寒睨了身旁的顾晋年一眼,眉眼中染上淡淡的笑意。

变故来得太突然,在场的其他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之后,人群才像是沸腾的开水,炸开了锅。

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人看清楚夏孤寒是如何动手的!

“不会说话,那就不要说了。”对上众人惊讶的目光,夏孤寒漫不经心地打了一个哈欠,才缓缓说道:“不是质疑我德不配位吗?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尽管刚刚那一手不是夏孤寒露的,但在场的人并不知道,都以为是夏孤寒的手笔,很多人被震慑住,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夏孤寒的问题。

楚君珩这时走了过来,小声和夏孤寒商量了一会儿,又重新走到中心的位置,中气十足地提议道:“不如斗法吧。你们质疑夏老板的能力,那就让夏老板和你们斗法。不拘门派,不限手段,也不禁人数……”

说到这里,楚君珩停顿了一下,锐利的目光看向站在人群外的特殊部门成员,继续说道:“更不限制斗法之人的身份,特殊部门的成员亦可参与其中。谁能把夏老板斗倒,就算夏老板输,从此夏老板便辞去特殊部门顾问一职,而作为前期人才引

进的负责人之一,也会同夏老板一起辞职。”

“如此赌注,在坐的各位可还满意?”

这个提议一落下,引起满室的哗然,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正打算响应的时候,夏孤寒清澈地声音却响了起来,“我不满意。”

立马有人应声。

“夏孤寒你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滚回家吧!”

众人也忘了夏孤寒刚刚的震慑了,哄堂大笑起来。

夏孤寒不在乎,他站直了身体,竖起一根手指,“一万块。”

众人还在为这一万块困惑着,夏孤寒的最佳代言人夏孤江就站出来了,他满脸笑意地说道:“好处总不能让你们都占了吧?只让夏老板和楚队长出赌注,你们什么都不用出,岂不是不公平?所以想要挑战夏老板的,得先出一万块,赢了钱可以拿回去。输了,钱归夏老板。”

“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夏孤江笑眯眯地看着众人,他就等着数钱了。

在座的都是天师,一万块钱对他们而言并不多,正如夏孤江所说,夏孤寒都把前程和名声压下了,他们要是什么都不出也是一种不公平。

而特殊部门的天师得知自己也可以和夏孤寒斗法,倒也不在乎那一万块钱,纯粹就想会一会夏孤寒,看看夏孤寒到底有没有资格压他们一头。

于是斗法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楚君珩去楼上会议厅把天师界的大拿们请下来作见证,而这一会儿的功夫,夏孤寒已经让酒店的服务人员打印了收款码。夏孤江自动接过收款的任务,笑眯眯地对上一众天师。

苗盈盈和苏彼想了想,加入夏孤江收款的队伍中间,帮着夏孤江一起收钱,不过苗盈盈还是有些担心,“夏老板真的没问题吗?”

“等着收钱就是了。”夏孤江自信满满,“夏孤寒和我们不一样。”

这是夏开云曾经和夏孤江说的话,夏孤江现在也可以特装逼地和别人说了。

如此,苗盈盈没问题了。但她还是用手肘撞了撞苏彼,“你也相信夏老板?”

“相——信——”

从她的傀儡娃娃莫名亲近夏孤寒开始,她就认为夏孤寒这个人深不可测。

两人正说这话,就看到陈末朗拿出手机扫了码,转了一万块过来。对上苗盈盈和苏彼疑惑地目光,陈末朗笑了笑,“别误会,我不是怀疑夏老板,我比较好斗,想和夏老板切磋切磋。”

没过多久,天师界的大拿们下来了。

夏孤江和苗盈盈他们也登记出了一份斗法名单,夏孤寒一方只有夏孤寒一个,而他的对立方,写满了半张a4纸。夏孤江还按照每个天师的派系分门别类了一番。

只能说,有些人情绪煽动过头了,名单上不少人是脑子一热转了钱,当然也有很多真正想要和夏孤寒斗法的人。

夏孤江把这份名单交给夏云开,“夏会长,斗法的名单在这里,请过目。”

“给黄家主吧。”夏云开没接,“我儿子斗法,我肯定要避嫌。”

黄锦诉不做任何推辞地接过名单,看到上面的名字时,忍不住挑挑眉,“陈家的陈末朗,我黄家的黄礼勤,周家的周济今……这可都是说得上名字的天才人物,夏会长现在让你儿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夏云开就笑,不做回答。

黄锦诉也就假模假样地劝了一句,夏云开不退缩正合他意,他看了一眼名单,后扬声说道:“夏孤寒是夏家人,众所周知,夏家以符箓见长。那第一轮斗法,就比斗符箓吧。”

他又问身旁的大拿们,“大家认为画什么符呢?”

在这一点上,大拿们倒都是有志一同,“引雷符吧。”

引雷符是天师最基础的符箓之一,但是越简单的符箓上限越低,若是谁能提高引雷符的上限,谁强谁弱自然是一目了然。

“那就画引雷符。”黄锦诉给出第一题,“十分钟之内,画出一张引雷符,威力大者胜。威力同等,用时短者胜。”

擅长符箓的天师很多,黄锦诉说完考题之后,齐刷刷地站出了二十几人。

他们中有早就闻名天师界的天才。修为最高的一个是三级天师,名叫陈茂,现在是景州天师协会的副会长。他上个月参加了四级天

师的认证,差一点点就取得了四级天师的认证,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成为四级天师。

另外一个受关注的名叫李晨曦,来自世家李家,李家也擅长符箓制作,李晨曦这次进入特殊部门,今年还未而立,已经是一名二级天师了。

还有几个叫得出名字的天师,其他的都是在特殊部门选拔中淘汰的天师,情绪被煽动,气不过站了出来。

这是一场交流会,会上自然准备了黄表纸和朱砂等物。黄锦诉说完“斗法开始。”就有工作人员送上黄表纸和朱砂。

每个人画符都有自己的习惯,有些人需要焚香沐浴,有些人要静坐冥想……但现在条件不允许,十分钟的时间看起来不短,但于画符而言,却也不长。

别看引雷符是最基础的符箓,可画符要通过朱砂将灵气压缩进黄表纸里,有的符箓看似简单,却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

正因为如此,十分钟其实很紧凑。

斗法一开始,所有参与符箓斗法的天师立马执笔画符。

唯有夏孤寒还慢吞吞的,让工作人员给他拿来一条凳子,他懒洋洋地坐在凳子上,也不动手,闭上眼歪倒在顾晋年身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围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猜测夏孤寒时不时放弃了?毕竟十分钟画一张引雷符对三级以下的天师而言确实是一个挑战。

时间过得很快,八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

最左边的陈茂深吸一口气,放下朱砂笔,完成了引雷符。黄表纸上的线条流畅,隐隐有雷光闪烁,是一张上等的引雷符。

他很满意自己画出来的符,但还是看向夏孤江,想看看夏孤寒完成得如何了。

这一看,才发现夏孤寒刚刚睁开眼,起身拿起朱砂笔。

握住朱砂笔的那一瞬间,夏孤寒身上的慵懒瞬间消失,漆黑透彻的眸光里满是认真之色,朱砂笔随着夏孤寒的动作在黄表纸上笔走龙蛇。

他画符的时候沉静内敛,但笔上、纸上、朱砂上察觉不到任何的灵气,就好像一个普通人在写写画画,所谓的专注一看就

是在糊弄人。

一分钟不到,夏孤寒收笔,引雷符在他的手上完成。

相较于陈茂那张引雷符上繁复的线条,夏孤寒这张符纸上线条就简单了许多,虽然笔锋遒劲有力,但怎么看怎么不像引雷符。

“这张符废了。”有懂符的人说道。

不仅线条简单,还没有任何灵气波动,不是一张废符是什么?

“叮!”

十分钟的时间到,一大半的人没画完符,有些气恼的扔下笔。

李晨曦压线完成自己的符,符箓的完成质量还算不错,算是正常水平发挥,她还算满意。

几个受关注的就紧赶慢赶完成符箓,为了赶时间,自然牺牲了质量,符箓上的线条比较凌乱,虽然不是废符,但离废符也不远了。

“时间到。”黄锦诉站了出来,问:“你们谁先验符?”

“我先!”陈茂率先站了出来。

夏孤寒话已经到嘴边了,可惜晚了一步,他还想先验了,赶紧进入下一轮。

黄锦诉看向陈茂,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请引动你的引雷符。”

判断一张符箓的好坏,一是看符箓的威力,二是看引动的时间。关键时刻,引动越快,对生命安全就越有保障。

陈茂心念一动,宴会厅里便响起了雷鸣之声,不久之后,一团乌云在宴会厅里聚拢,几乎覆盖了半个宴会厅,一道水桶一般粗细的闪电从云层中劈了下来,发出一声轰鸣巨响。

好在宴会厅提前设了禁止,这才没让宴会厅出现损坏,但众人还是感觉脚下的土地震动了一下。

“不错,不错!”黄锦诉抚着自己嘴巴上的两撇胡子,很满意这张引雷符的威力,“十分钟之内能画出威力如此巨大的引雷符,陈副会长实力不容小觑。”

陈茂谦虚地笑了笑,“黄家主谬赞。”

黄锦诉又问其他天师,“还有谁要来验符?”他还特意看了夏孤寒一眼,想看看夏孤寒见了陈茂符箓的威力后是什么反应,有没有感到怕了后悔了?

没想到夏孤寒只是打了个哈欠,缓缓地站了出来,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验

我的吧。”

黄锦诉嘴角抽了抽,冷笑道:“请吧。”

很快,他就能感受到世界的参差了。

然而黄锦诉的“吧”字刚落下,天色一下子阴了下来,大有一副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有人指着窗外说道:“快看窗户外面!”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窗外投射过去,只见前一刻还碧空万里的天空,眨眼之间就被阴云笼罩,电光在阴云中闪现,犹如游走的雷龙,轰隆隆的雷声不绝于耳。

谁也无法预测那条雷龙到底有多大,劈下来会造成什么损失。

宴会厅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一是因为窗外的雷云太过恐怖,二是因为即将造成的损失。

谁也没想到夏孤寒的那张“废符”会有这么猛烈的威力。可众所周知,符箓一旦引动,绝不可能再收回去,夏孤寒就算心中有气,也不能拿无辜之人的生命开玩笑啊!

天师和大拿们神色复杂地看向夏孤寒,谁能知道废物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

但他们又不能谴责夏孤寒什么,毕竟这场斗法不是夏孤寒主动的,甚至可以说他是被逼上梁山的。

“快布下禁制,不能让引雷符伤到无辜之人!”有大拿反应比较快,既然引雷符无法阻止,只能尽量减少损失和伤害。

其他大拿纷纷反应过来,正想合力布下禁止的时候,就听夏孤寒说道:“不用麻烦,我收回来就是。”

哈???

所有人一下子看向夏孤寒,这玩意儿还能收回来?

夏孤寒用行动告诉他们,引动之后的引雷符真的能收回来。

只见夏孤寒手上的引雷符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空中阴云里的雷云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缩成一个光团。

光团看着小,但在场没人怀疑光团的力量,只是远远看着,强大的力量威压就扑面而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这个光团在夏孤寒面前,却无比听话,乖乖地落回夏孤寒的掌心,钻进引雷符里。

窗外的乌云已经散去,再次露出万里晴空。

而宴会厅里,几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