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一章 意外身亡

第一章 意外身亡


  
“哇,爸爸你看,我上榜啦!”
“好耶!这次终于考上了!”
“哈哈哈,儿子你看,你的名字也在上面!”
“...”
伴随着周围众人的喜悦,男人依旧没在公告栏上看到自己的名字,这让他觉得在人群里显得格外的丢人。而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参加考试了,可每次信心满满去应考,结果到最后总会被现实的结果打击的体无完肤。
男人名叫李卿阳,是个年过三十的大龄无业游民。自从大学毕业以后,李卿阳就在努力找所谓的‘铁饭碗’,因为家里的老人经常和他说,只要有了‘铁饭碗’这辈子就可以衣食无忧。
所以在家里常年的教育下,李卿阳很小的时候就将找‘铁饭碗’定为自己的终生目标。
不过说来可笑,上学那会儿自己可是班里出了名的优等生,可是不管如何备考充足,每次在各大单位招聘考试中总会与其失之交臂。这也导致李卿阳到了三十岁还没有一个正经工作,常年靠父母救济。
怀着失落的心情,李卿阳灰溜溜的离开人群。他现在怀疑自己其实是个废物吧?不然为什么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自己还没考上过一次?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往家的方向走着,结果却被路边一位算命老头突然叫住。
“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可会有凶兆降临,不妨让老夫帮你破一破。”
看着一脸白须的老头,李卿阳瞥了他一眼:“我说老头,现在都21世纪了,还用这么老套的说辞,你是把我当傻子吗?”
算命老头并没有因为李卿阳怼他感到生气,反而却笑道:“小伙,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不管什么世纪道法从不会骗人。我只是说出了我所看到的问题,信不信由你而定。”
被算命老头这么一说,李卿阳还真来了兴趣,丢给算命老头十块钱:“兜里就这十块,你愿意帮我破就破,不愿意拉到。”
算命老头笑着将那十元揣进兜里,然后示意李卿阳坐下。
“来,在这里面抽根签。”
李卿阳照做,在数十根竹签中随便拿出一根递给算命老头。老头看了眼竹签上的讯息,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我说小哥,你是不是这几年一直都很不顺?”
“何止几年?我都不顺了几十年了。”李卿阳没好气的说。
老头把竹签放回竹筒中,然后又将那十块钱掏出来还给李卿阳:“这钱还你,你这忙老夫帮不了。”
李卿阳被算命老头这古怪的操作吓得不轻,连忙询问:“大师,你可别吓我啊,我是不是冲到什么了?”
其实在李卿阳刚走过来的时候,老头确实看出他印堂发黑,带有凶兆,本想帮他随便破一破然后再转弯坑点钱。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刚刚抽的签竟是大凶,那煞人的凶气就算把自己死去多年的师傅从坟里抛出来也无能为力。
见算命老头不语,李卿阳心里更加慌了,猛地抓住他的手焦急的问:“大师,你说句话啊,你这样我很慌啊!”
“哎~今天想吃什么就吃吧,不然过了今天就没机会了。”
“啥玩意?!”李卿阳先是蒙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说我今天必死?”
算命老头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把桌上的东西收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道:“小伙子,这几年你不顺是有原因的,你上辈子做了很大的亏心事,所以这辈子来偿还,到了今天就是你还完的时候,今晚阎王爷必来收你性命。”
“大师,有办法救我吗?我给你钱,多少钱都行,你帮帮我吧!”
“抱歉,我帮了你反而会把我一同连累,小伙子,下辈子再好好做人吧。”说完,算命先生松开李卿阳紧抓自己胳膊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算命老头走后,李卿阳在原地又愣了好久才缓过来一点,现在他是又恨又怕,抱怨自己干嘛闲的没事找老头算命?老老实实直接回家不好吗?现在可好,直接让人给自己说死了。
就这样,李卿阳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走回了家。回到家后也不顾上落榜的事直接一头扎进自己房间,任由家里人怎么关心,也不搭理一句。
可能是因为落榜再加算命老头的事给自己吓得不轻,李卿阳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梦中,他梦到一个长舌白衣男子和一个黑衣冷脸男不知何时来到自己床边,并对他幽幽的说:“小兄弟,醒醒了,该跟我们一起上路了。”
就这一句话,直接让李卿阳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好在只是个梦,擦了擦头上的虚汗,下意识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这个时间正是家里晚饭时间,李卿阳顾不上白天的事,心想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就算真的死了也不能当个饿死鬼啊。
换了身松快的衣服后,李卿阳走出房间,此时家里人正坐在客厅用餐,看到李卿阳出来,母亲率先关心道:“儿子,你这是怎么了?一进家就怪怪的。”
在这个家中,只有他这位通情达理的母亲最体谅他,从前不管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母亲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身边帮忙开导;这次也不例外,当李卿阳刚回家看到那脸色时,母亲就知道这次又落榜了,所以也没好意思多问什么。
“没事妈,就是这两天太累,有些吃不消罢了。”李卿阳自然不敢告诉路上遇到算命先生的事,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应付了过去。
“呵,你还舔着脸说太累?要是真累的话这次也不会再落榜。”这时,坐在一旁的父亲冰冷着脸责备道。
“...”
李卿阳不语,他早已习惯自己这位父亲的脾气,每次自己考试失败后,总会受到这样的‘冷嘲热讽’。
“行了,你快别说阳阳了,孩子也不容易。”母亲为了不让李卿阳的自信受到打击,不停在旁边劝解。
父亲则不以为然,放下手中的碗筷继续指责李卿阳:“你看看你,都三十岁了还没考上个编制,你再看看隔壁的乐乐和大强一个是国企的干部,一个是大公司的老板,怎么就你这么废物呢?”
李卿阳扭紧拳头敢怒不敢言,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失败,可是听到别人这么说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忿。
“妈,我不饿,你们吃吧,我出去走走。”
母亲看出李卿阳心里的不爽,跟着他走到门口随后偷偷塞给他三百块钱:“你爸就这脾气,你别跟他生气,这三百你拿着出去想吃什么就吃点,千万不要因为这次失利自责,我相信我儿子下次一定会成功的!”
看着手中那三百块又看了看母亲两边鬓角略显得白发,那一刻李卿阳鼻尖突然一酸,他真的觉得自己好没用;活了三十年都没为自己母亲买过什么,吃过什么,反而自己一直再花他们的老本。
“不用了妈,我这还有些钱。”
“别骗我了,我还不知道你兜里有多少?”
见母亲执意塞给自己,李卿阳最终还是不好意思的收下了;离开了家,李卿阳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而且他也不敢跑太远,毕竟白天算命老头的话让他很慌,生怕走远点出点意外就一命呜呼。
索性在家附近的夜市找了个烧烤摊,要了几个串以及一打啤酒,打算借酒消愁一下。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而且李卿阳也不是那种太能喝的人,几瓶啤酒下肚,回想在家里父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以及每次考试失利,李卿阳就越想越气,越气喝的就越多。最后喝到一定的点后,李卿阳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愤怒,指着天大骂上天不公。
“老天爷,小爷是哪里惹你了吗?这辈子这么针对我?你不是看我不爽吗?想整死我吗?来啊!小爷今天还就不怕你!你今天整不死我,你随我姓!”
周围的人听闻纷纷转过头看他出洋相,李卿阳不以为然,借着酒精肆意对周围大喊:“看什么,没见过帅哥骂街?”
就在李卿阳嚣张之时,让人没想到的是,头顶的棚子突然散落,就只听李卿阳大叫一声;再等周边的好心人合力将帐篷拿开时,只见李卿阳被帐篷支撑中间的的铁棍直直插在身子上,当场没了生命体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