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二十章 赵星河

第二十章 赵星河


  
赵星河,实龄一十四岁,家住台山县临门胡同三号院;家中世代习武,赵家的一手石子功夫在江湖大有名气;其父赵会更是被道上朋友尊称‘遮天圣手’,其因就是功夫了得,随便拾起一把石子便可作为武器,指哪打哪。
但赵父为人低调,从不过问江湖之事,再加上有了赵星河之后,更是沉迷乡间野火的闲散生活;教会赵星河功夫也只不过是不想世代传下来的东西就此失传。平日里赵父以捕鱼为生,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一家人过得也算安稳。
直到有一天,不知从哪里来了位号称‘地太岁’的同道中人,也是精通一手石子功夫,听闻台山县有为‘遮天圣手’赵会与自己共有相同本领所以亲自过来讨教。说是讨教,外人也清楚这是故意来找场子的。
自古就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假如只有赵会一个人会石子功夫还则罢了,那你就是第一人;可是现在又出来了个‘地太岁’,自然要比一比谁才是最厉害的那个。
赵父其实不愿与他争斗什么,毕竟对于这么虚无的头衔他早已看淡,可是‘地太岁’这人好斗心极强,当知道赵会不想与自己比试后,想出一个毒辣的计划,那就是放火烧家。趁着某天夜黑风高之时,‘地太岁’偷偷烧着了赵家的房子,险些让赵星河还有他的母亲葬身火海。
赵会不想也知是‘地太岁’做的,一气之下当即决定与他好好较量一番,以泄心中之怒。二人定下三天后在南街(民间都有专门比武的擂台,以供百姓欣赏)比试。
三天后很快来到,不管是邻里百姓还是道上好汉都过来看热闹,一时之间台山县热闹非凡。比试有三项,一为基本操作,无非就是平日里练得基本罢了;二为列盘,就像现代我们常见的飞碟射击比赛;三为切磋,两人正经一对一PK。
要不然说是‘遮天圣手’,基本功夫却是了得!又加上常年用石子扑鱼抓鸟,前两项碾压性取胜。直到第三场,二人一对一PK,技高一筹的赵会整局压着‘地太岁’打。但他们有个规定,若是对方不亲口认输,那么比试就一直下去,直到死。
本就遵循点到为止的赵会见已经没有继续比试下去的余地,心软打算放过他。谁知就在自己刚刚转身离开擂台那一刹那,‘地太岁’一颗石子狠狠打在赵会腰间脊柱,那个力道足以将一个成年人的脊椎打碎。只听赵会‘啊呀’一声,疼得他当场昏厥在擂台上。
事后,‘地太岁’虽说是以这种不正当手段赢得,但也被人们认定石子届第一人。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过程不重要,看结果。
回到家中的赵会因为‘地太岁’那一击导致脊骨粉碎性骨折,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赵星河每当见到父亲这副模样,心都在滴血,如今这一切全都是拜‘地太岁’所赐,他恨死这个人了,一心想帮父亲报仇。可是奈何自己实力不够,去了也是白白送死,赵星河开始迷茫,心想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为父报仇了。
知道他听说了李卿阳的事,就是他用火铳杀了山贼头子那件事,听人们说,李卿阳手中有一把杀人于无形的暗器,指哪打哪,一击毙命,赵星河听来这不正合自己身上本领差不多吗?于是当即决定去找李卿阳这人,拜他为师学的火铳本领,这样就可以为自己父亲报仇了。
可是赵星河曾多次去往陶府拜见李卿阳,皆被门外看守的护卫拦住,这也是陶老爷的注意,他不想让李卿阳与其他外人有过多接触,担心那样的话李卿阳会和徒有用心之人拉帮结派与自己为敌。一来二去时间就来到了中秋当晚,赵星河在街上陪母亲散心,正巧碰见因中秋提前放假回来的邻居陈二。
陈二在陶府打杂,跟赵家关系甚好,在陶府也算杂工中的小领班。当得知赵星河要见李卿阳时,就跟他说:“害,你也别废那力了,老爷是不可能让外人见他的。不过我听说这两天他会回家探亲,你不妨去河山村碰碰运气,或许还能遇到他也说不准。”
听到这个消息后,赵星河瞬间有了希望,本打算带着母亲回家收拾行李连夜前往河山村蹲守李卿阳,结果就被不远处的烟花吸引。也就是因为这烟花,让赵星河一时放下回家念头,沉迷其中无法自拔,若不然今日绝对也不会再山林之中遇到李卿阳,更不会出手相助帮李卿阳解决生命之危。
为何这么说呢?前文说过,烟花在这个时代还是第一次出现,赵星河不想也知道这绝对就是李卿阳所为,见就在附近就打算去试着寻找一下踪迹,结果谁知放完炮竹的李卿阳就带着陶珍珠回家了,正好与赵星河失之交臂。
再加上邻居好心劝阻,说:“等明天我在帮你好好打听打听,看看他哪天回去,你先别急。等我明天的信。”也就让赵星河又在家熬了一天。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在路上听完赵星河将自己故事全部讲完后,李卿阳不禁为那晚自己做烟花的事感到庆幸,同样还未那个及时阻拦的伙计充满感激。若不是这两样,自己恐怕就不会有今天这般好运了。
“具体问题我都知晓了。”李卿阳坐在板车上毫不犹豫的表明自己态度:“你是我救命恩人,现如今又知道了你有这种难事,卿阳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多谢师傅!”赵星河听到李卿阳会帮自己,激动的在板车上准备再次跪拜,却被李卿阳打住。
“至于拜我为师这件事就不要想了,一来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帮你自然,二来你比我年纪还要多长几岁,拜我为师实属不当。”
“那我怎么才能报答你这份恩情呢?”
“哎,恩情不敢说,你救我我帮你也算相互抵消了。”李卿阳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要不然这样,你若不嫌弃的话,等到了我家,以我父母为证,我们皆为异性兄弟如何?”
赵星河是习武世家,对于江湖义气之事相当得意,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如此甚好!甚好!”
其实赵星河不知道的是,对于李卿阳来说哪有什么江湖道义,他只不过是看中了赵星河这一身本领,日后想必会对自己有用,所以才想将他拉到自己身边,方便利用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