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二十二章 传授火铳的使用方法

第二十二章 传授火铳的使用方法


  
赵星河年长尊为大哥,李卿阳为二弟。不过李卿阳并没有为此感到不爽,毕竟现在的他还只是个七岁小孩。
所有祭拜完成后,赵星河先是跪在李卿阳父母面前叫了声‘爹娘’。随后二老也没有所谓的现实应酬,扶过赵星河各自拥抱了一下,表示承认了这位‘儿子’。
对于这种朴实的礼节,李卿阳觉得很不错,你想,现在这时代倘若真的认了一个义子,是不是要随手给个红包表示‘谢意’?
最先搀起赵星河的是张氏,对于她来说现在的张星河就是自己亲生儿子一样:“星河啊,莫要行此大礼。日后我等便是一家,倘若我兄长(赵会)有何困难,我等必然全力以赴去帮助。”
赵星河应道自己‘娘’这么诚恳的答复也不再隐瞒家中那些事:“娘啊,你可有所不知...”
于是,赵星河将家中所经历的劫难跟二人又重说了一遍。二老也是实诚的人,听完赵星河的遭遇甚是同情。
“我儿莫怕,今日你与我小儿皆为兄弟,我们便是一家人。放心,这件事我们必然会管!”
李卿阳心想,好家伙,有了新儿就把我卖了是不?不过李卿阳也想会会这‘地太岁’,不为别的,就是单纯好奇他到底有什么天大的本事能成这石子届第一高手。
深情的寒暄几句,李卿阳便带着赵星河回到自己曾经住的屋内。
李卿阳躺在自己久违的木床上,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随后突然问道!:“大哥,你可与我真的是交心交底?”
这句话彻底把赵星河问住了。不是赵星河心虚,只是不明白李卿阳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若非已经成了兄弟,他还不相信我不成?
“二弟啊,怪兄长才疏学浅,不知此话何意。”赵星河对自己这位‘弟弟’深鞠一躬说道。
“若你只是为父报仇才和我结拜,那么小弟自认倒霉。倘若...”
还没等李卿阳说完,赵星河率先将自己手掌放在桌上,拾起一块木屑准备自断一指。
李卿阳见状,认定这人确实是把自己当成了亲兄弟。赶忙阻止:“哥哥呀,莫怪弟弟,只怪当今社会确实不能让我相信任何人啊。”
赵星河听闻询问:“二弟,此话何意?我可是与你结为了异性兄弟,你为何还不信我?”
李卿阳这才将自己在陶府所经历的一切全部告知给赵星河。其实这之前确实有些怀疑赵星河的动机,毕竟在他那世界中从没有真正的朋友,双方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但,这次不一样。这个赵星河的诚心深深打动了自己。
赵星河听完李卿阳所言,大叫一声:“哎呀,我真不知二弟在陶府如此难过。”
李卿阳会心一笑,坐回床上:“兄长,还望勿怪,如今的我也是被逼无奈才试探与你。”
“自然不会,反而我更加同情二弟。”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弟弟也不再隐瞒。那么你我兄弟二人现在就谈正事!”
随后,李卿阳将自己现如今以及未来的计划一五一十告知给赵星河,不为别的,只是李卿阳信任了这人,需要他为自己以后的大业形成帮助。
赵星河对于李卿阳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他也认定自己这个二弟日后绝对会在乱世之中崭露头角。
“二弟啊,正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所言确实不假,虽你为二弟,但日后中,大哥必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卿阳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样来看赵星河确实打算跟自己混了。拿出随身携带的火铳放在桌上:“大哥,此物就是我的必胜法宝,若是有了这个,你便可以轻松取胜那‘地太岁’。”
赵星河拿过火铳仔细研究了下,在路上时是看过一眼,但具体细节赵星河还是不明白的。
“二弟啊,这火铳到底怎么使用?”
李卿阳会心一笑,带着赵星河来到院子中,空旷的院子里有很多李启成搬回来的石头(副业石雕)。李卿阳找了块品相不错的,将填好火药的火铳对面石头,扣动扳机一发打去。
梆的一声,石头在巨大的冲击下四散而开。
这一幕让赵星河彻底傻眼,他没想到李卿阳这玩意会有如此大的杀伤力,在火铳面前,自己这石子功夫恐怕不及它十分之一厉害。
“这...这就是火铳的威力?”赵星河还没从震撼中缓过神来,呆呆盯着粉碎的大石诧异问道。
“对。”李卿阳也没多解释什么,只是将火铳重新交给赵星河:“方法就这么简单,你可以亲自试试。”
赵星河迫不及待接过火铳,按照刚刚的方法自己操作了一番,不得不说赵星河真的是天生当抢手的料。李卿阳还需要瞄一瞄再打的,可是赵星河只是简单打了两发后就可以不需要瞄准,指哪打哪。
可能是外面的响声太大,引起了屋内夫妻二人的注意。听到巨响二老急忙跑出来查看情况:“怎么了?”
看到父母出来,李卿阳没有在意,淡淡说道:“爹娘莫慌,我只是在教我哥如何使用火铳。”
“火铳?”李启成知道这东西,毕竟是他亲手锻造的:“那正好也让为父瞧瞧,自打这物件出来后,为父还不知他到底有何用处。”
李卿阳觉得没什么,于是让赵星河再打两发。
赵星河对火铳真的喜爱,欣然接受提议,啪啪两发再次打出。这可让二老吓了一跳,李启成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做的这玩意竟然是这般恐怖的存在。
顾不上心疼自己那些辛苦找来的石头,李启成一把抢过火铳,莫名发火道:“儿啊儿啊,你为什么要做让我做这种东西出来?”
李卿阳愣了一下,他搞不明白自己父亲为什么会突然生气:“爹,您此话何意?”
“还何意!”别看李启成平日里什么都不管,但想的要比其他人多得多:“如今乱世之中,如是被有心之人发现这东西,你觉得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安稳在家吗?”
李卿阳明白了李启成的意思,确实这东西出世就足以震惊当今时代一百年,倘若被别有用心的诸侯王爷知晓,那么自己很可能落入更大的危险之中,李启成也只不过是担心自己日后会因为火铳的关系遇到危险。
“爹,不瞒您说,此物已经被当县知府知晓,您现在再说已经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