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二十七章 夜间谈话

第二十七章 夜间谈话


  
李卿阳彻底幡然大悟,不等陶珍珠他们询问缘由快步跑出饭庄。
当时南凉有个新生的职业,名为‘信带’,不是那个借款信贷,类似于现在的信差一样,专门负责帮人送书信。
李卿阳找到‘邮政局’的门店,喘着粗气对店员说道:“快,给我那笔墨,我要送一份信出去。”
店员拿来笔墨,李卿阳只是简单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便交给了店员:“帮我把这个送往台山县临门胡同三号院赵家,记得速度要快,莫要耽搁!”
“您放心,本店的跑腿伙计绝对都是一等一的飞毛腿,全国范围,火速必达!”店员笑呵呵收起信封,又示意了下:“就是这钱...”
“哦,这是费用,不必找了。”说着李卿阳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但务必要在明日晌午钱送达!”
“得了,您瞧好吧!”
至于李卿阳是写给谁的呢?无非就是自己那位结拜大哥赵星河;毕竟在整个台山县能信得过的也就只有他一人了,李卿阳现在已经确定葛老的死绝对是被奸人损害,只要找到葛老死前留下的证据,那么所有事都可以迎刃而解。
所有事都办妥当以后,李卿阳怀着忐忑的心情重回饭庄。
“你刚才跑出去干嘛去了?”回来后,陶珍珠就直接问道。
“没什么,突然尿急出去找厕所了。”
李卿阳这个借口不免让旁边两名护卫有些怀疑,明明饭庄内院就有茅厕,为何会跑出去这么长时间?虽有疑惑,但二人也没挑明细问,只是默默记下李卿阳这一奇怪举措。
吃过晚饭后,一行人回到客栈之中,刚开始安排的是陶小姐单独一屋,李卿阳和护卫三人一间房,但李卿阳以人多睡不着为借口,再加上陶珍珠的宠爱便又给他另外开了间房。
独自坐在屋里的李卿阳还是在担心葛老那个柜子的事,好怕害死葛老的那些人会提前一步找到柜中物品。就在李卿阳还在为这事心烦时,有人敲开房门。
“谁啊?怎么晚不睡觉?”李卿阳蹑步走到门口,眉头紧皱问道。
“是我,珍珠。”
听到是陶珍珠来找自己,李卿阳才松了口气,打开门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还以为是谁呢,大晚上不睡觉找我来干嘛?”
陶珍珠也知深更半夜一个女孩子家家过来找男生不好,红着脸小声说道:“人..人家认床睡不着,所以过来找你聊会天...”
“唉,行吧。”李卿阳无奈让进陶珍珠,但叮嘱道:“事先说好,你只可以在我房间待半个时辰,不然我怕他人说闲话。”
“我知道。”陶珍珠该去平日呆萌可爱,大大咧咧的性格,只是娇羞般点了点头。
突如拜访的陶珍珠让李卿阳也一时不知聊些什么,两人就这么尴尬坐着,谁也没说话。过来好久,陶珍珠终于忍不住才开口率先打破尴尬的氛围:“那个卿阳,明日见了王爷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李卿阳想了想:“倒也没什么,他问什么就答什么呗。”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这么好的机会你难道就不打算在王爷面前某个一官半职?”
“那没想过。”李卿阳喝了口水,不以为然说道:“我只是个七岁小屁孩罢了,就算有这心估计王爷也看不上我啊。”
“那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陶珍珠说这句话时明显比较激动,李卿阳看着举止古怪的她心中疑惑:“你激动什么?感觉你怪怪的。”
“不是。”陶珍珠瞬间小脸一红,下意识低下头:“我就是觉得能有这么好的机会不想让你错过...”
其实陶珍珠在想的是,如果李卿阳此次能在王爷面前谋个好差事的话,那么也算有了稳定工作,就不再是自己的书童。如此一来二人身份也就能平起平坐,最后就可以在父亲那里提一提有关自己日后的事。没错,陶珍珠很中意李卿阳这人,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李卿阳不喜欢‘萝莉’。
“算了,搞不懂你们这个年纪的人在想什么。”李卿阳不明觉厉的耸了耸肩,反问道:“那你呢?明天见到王爷后有什么想说的?”
“我啊,有很多!比如百姓们的生活啊、当前局势啊、女子们日后的规划等等,好多的。”
李卿阳噗嗤一笑,用手敲了下陶珍珠的脑袋:“想什么呢,你觉得王爷会听你说的这些吗?”
“怎么不会!王爷可是整个煦州的信仰,他会听每位煦州人民的建议的!”陶珍珠捂着小脑袋瓜信誓旦旦的说。
“好好好,小姐说的是。”李卿阳懒得和她较劲,随便附和了一句算了算时间:“半个小时到了,你可以回去了,我要休息。”
“啊。再聊一会嘛。”
“不聊了,我要睡觉,不然明天见王爷精气不足怎么办?”
“好吧。”陶珍珠撅着小嘴扭捏的请求道:“那我在最后问一件事可不可以?”
“快说。”
“如果你到时候真被王爷看中,会不会离开我啊?”
“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如果王爷想留你在王爷府,你是不是就不跟我回台山县了?我们是不是就再也不能见面了?”
话聊到这里,李卿阳猛地坐起身,面带严肃的反问道:“那我问你,倘若有一天我们真到了分别之时,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陶珍珠先是愣了一愣,随后认真回答:“我也不知晓,我父母还在家。只是在台山县还好,若是去了远处还是放不下二老的。”
李卿阳懂了,陶珍珠终究只是个小女孩,很多东西她并放不下,于是这一刻也就放弃将她一起带出陶府的想法。
“恩,很正常。”
陶珍珠似乎听出李卿阳是话里有话,进一步询问:“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真打算留在王爷那里吗?”
“没有啊。”李卿阳笑着摇了摇头:“只是随口问问罢了,放心,我不会留在霞安殿的,拜见完王爷我便和你回台山县。”
“那就好,倘若你当真负了我,小心你...”
陶珍珠没有说完,只是做了个剪刀的手势。李卿阳下体瞬间感到一丝凉意,下意识捂住:“可别!小的还准备用它传宗接代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