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四十一章 叛军退兵,大宴赠马

第四十一章 叛军退兵,大宴赠马


  
大军慌乱之中陶荣哪还顾得上李卿阳的嘲讽,火速命令全军撤回,可带兵杀过来的鲍高旻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立功机会?一大当先横扫千军,一路杀到陶荣面前。
“叛贼哪里逃?”
鲍高旻提起手中长枪要刺死陶荣,‘刺啦’一声,一人果断挡在陶荣面前与鲍高旻刀锋相对。
细看此人,身高八尺有余(一尺合今16.95cm),手拿一柄连环大刀,面带刀疤眼神凶煞。鲍高旻认得他,正是凉国皇帝在世时的御前护卫,现如今焱州左丘丹的先锋将军——呼延文成。
“果然是你们焱州在里面搞的鬼!”鲍高旻见到呼延文成明白了其中勾当,也不废话直接提枪与其打斗起来。
经过简单的几回合交手,呼延文成不愿恋战,于是抓住机会弹开鲍高旻,带着陶荣赶紧离开。见人要跑,鲍高旻自然要追,叫上麒麟军对陶荣穷追不舍;结果叛军中一队人马突然停下,转身就对鲍高旻一顿乱射。只听身边的麒麟军应声倒地,鲍高旻不知此物是何东西,只得鸣金收兵。
但刚刚的响声却把坐在城门上的李卿阳吓到,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表情惊讶的看着跑远的陶荣军,心中不由犯嘀咕,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快就能把火铳制造出来?难不成他已知晓硝酸钾的提取方式了?
敏感的王爷洞察到李卿阳古怪的脸色,同样也好奇刚刚叛军使用的是何物,于是便问道:“李爱卿,难不成你知道那东西?”
李卿阳犹豫了一下,紧接着摇了摇头:“臣也不知,不过我曾在一本古书上见过与他相似的武器,名为火铳,能够在数百米开外杀人于无形之中。想必陶荣手中的那物可能就是吧。”
李卿阳之所以没有将火铳的事告诉王爷是担心若是说了的话又会给自己带了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这东西对于这乱世太多诱惑,谁要是拥有绝对会被其迷了心窍走上歧途。当时告诉陶荣火铳的制造方法也是形势所迫,不得已才那么做的,却没想到今日就让自己尝到了苦头。
这时出城杀敌的鲍高旻负伤归来,在刚刚的追赶时同样让他中了一枪,好在陶荣所制作的火铳杀伤力不是太足,再加上距离较远,只是让他肩膀受了些擦伤。
“王爷,末将该死!”鲍高旻跪在王爷面前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鲍将军,此事并不怪你,就连本王也没想到叛军会有那种暗器,将军莫要自责。”王爷连忙扶起鲍高旻,看着他肩膀上的伤,心疼的流下眼泪:“若不是将军今日勇猛,恐怕叛军早已攻破长河,杀入霞安殿。是将军你立了大功啊。”
“可是那些陪我一起的兄弟...”
“将军放心,我必会好好安葬死去的战士,不会让将军失望的。”
“唉!”鲍高旻哀叹一声,便被人带下去疗伤。
看着两个人从这里给自己飚了一波演技,李卿阳可算明白了什么叫:虚情假意。就如刚刚看到的一样,二人就是在演戏,鲍高旻深知自己急于立功犯了穷寇莫追的兵家大忌,担心被上司问责所以才演出这副模样;而王爷为了拉拢人心也就顺势陪他一起表演。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李卿阳也看清了王爷的为人,什么像传言所说,是个明君;知意义,抚民情全都是装出来的;他就和自己一样,只不过是个笑里藏刀的伪君子罢了。
李卿阳望着狼藉的城外,长长叹了口气,真不知这乱世之中到底谁才能信得过。
晚上,王爷为了庆祝本次作战胜利,特意在霞安殿大摆宴席,李卿阳和赵星河自然也被叫了过去,其实也想叫老二他们一起的,毕竟这次他们也同样有着不小的功劳。可是老二却果断拒绝,曾身为山贼的他们似乎对官府的人有些不小的仇恨,于是赵星河只好给他们一些钱财自行解决。
在霞安殿宴会上,王爷与文武百臣相谈畅饮,能看得出他确实为这一战的胜利感到高兴。待到酒过三巡之后,王爷叫出李卿阳准备再次嘉奖他。
“李爱卿,此战你功不可没,本王依旧要嘉奖于你,说吧想要些什么?”
李卿阳站在大殿中间,先是深鞠一躬表示谢意,随后笑道:“多谢王爷,只是臣的确已经无欲无求。”
“哦?好一个无欲无求!”王爷越发欣赏李卿阳的大胆交谈,站起身醉汹汹走到他面前看了看他:“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怎么个无欲无求。”
说着,王爷示意人搬来一箱黄金,看着这满满一箱的黄金,在座的大臣们无不眼馋。
“送一黄金万两如何?”
李卿阳低头没有理会。
王爷见状,又让人拿来百匹昂贵绸布。
“送你上等丝绸百匹如何?”
李卿阳依旧低头没有理会。
“好啊李卿阳,当真小瞧了本王啊。”王爷逐渐被李卿阳的不领情激怒,喝掉杯中美酒较真道:“那你来说想要什么东西?哪怕天上的月亮本王也给你摘下来!”
听到王爷把话说的这个份上,李卿阳脸上闪过一丝狡诈笑容:“王爷说笑了,微臣不要这万两黄金和丝绸百匹是因为当州百姓还处于贫困状态,若是能将这些送与他们我想煦州会更加安定和谐;也不要那天上的皎月是因为月亮在天微臣不管在何处只要抬头一看便能与王爷随时相见(煦州百姓把王爷看做月亮)。若是王爷真有心赠送微臣礼物,那么我只要十匹骏马,好我去州马县能有个脚力。”
正所谓话是拦路虎,衣是渗人的毛啊,被李卿阳说到这个地步,王爷倒吸一口凉气,深知自己中了这家伙的圈套。要知道当代最贵重的就是马匹,因为常年战乱,马匹作为最有利的‘武器’被大量投入在战争中,所以就连王公大臣家中都不曾有一匹马(这也正是当时陶荣去河山村接李卿阳回去时候用的是人力轿夫的原因)。
王爷心中默默算了下,十匹马的价钱完全超过了黄金和丝绸的总和,肯定是亏的。可是都走到这一步,自己要是反悔的肯定会在文物百官面前失了威信。
李卿阳也明白自己要价要的太狠,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哎呀,瞧我这臭嘴怎么把话说错了呢。王爷刚刚是臣错话了,臣不是要十匹,而是三匹。”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卿阳那一巴掌是侧面告诉王爷说话要做注意分寸别到时候打了脸,顺便再给他一个台阶下,不由默默佩服他的机智;王爷也不傻,得知人家从十匹降到三匹,就算憋屈也只能强装大方同意:“哈哈,区区三匹,本王准了,来人啊,将霞安殿最好的三匹骏马给李爱卿牵来!”
三匹骏马被人牵来大殿,李卿阳甚是欢心,连忙拜谢王爷慷慨。而坐在一旁的邢明知目睹完李卿阳‘整场表演’,深知此人必不可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