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四十四章 边道山上遇贼寇,自报家门惹人嘲

第四十四章 边道山上遇贼寇,自报家门惹人嘲


  
此时天色已逐渐明亮,一行车马在边道山快速驶过。李卿阳见走了这么半天也没发生状况,心中不由庆幸自己运气好,并没有遇到老二口中所说的那伙土匪强盗。
“二爷,还有多远就能穿过边道山了?”李卿阳坐在车里面对询问老二情况。
老二看了看周围的景象,算了一下答道:“马上了,照这个速度也就再有个几步就能出去了。”
得到答复,李卿阳长舒了口气,探出头得意的对众人说道:“感谢我吧,要不是我说提早赶路,恐怕我们这会儿已经被那群强盗劫了。”
“是是是,我二弟甚是明鉴。”骑马在旁边护送的赵星河故作玩笑回了一句。
现在他们人不是很多,总共只有四个,剩下的在出了长河县以后就被李卿阳安排回台山县寻找赵星河的父母;毕竟现在的情况很复杂,陶荣要是知道赵星河也参与其中而且还是王爷的亲外甥绝对不会放过他父母的。
又走了一会儿,老二看到前面的告牌,开心的大叫道:“二哥,前面就是出口了,我们安全了。”
李卿阳暗自一笑,虽说这一路让他也是惊心胆颤的,不过好在都熬过来了,吩咐老二加快马车的速度赶紧驶向出口。眼见一行人马上就要出了边道山,不出意外的话就会出意外,两名身材健硕的男子突然从两边草丛杀出,老二见有人跑出赶紧勒住马及时停了下来。
还未等两人开口,车内的李卿阳率先开场道:‘逮,此山是我开....’
李卿阳这一番话打的二人措手不及,愣了好久才缓过神来:“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说什么的?”
“怎么说呢,被劫的次数多了自然就会了。”李卿阳坐在车里翻了翻白眼,心想这事我最熟了,只要在山林间遇到人那指定就是自己又要被劫了。懒得再去吐槽自带的属性,李卿阳走下马车笑呵呵问道:“二位是哪里的好汉爷啊?”
两名壮汉很是自豪的报出家门:“我俩正是这边道山天虎帮的人,我是大哥‘蝎尾虎’董宁。”
“我是二弟‘羯首虎’董宇。”
等二人自报完名号,李卿阳戳了戳旁边的老二,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二爷,这是真同行,别压了咱们这边的气势。”
老二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面前的二董,又看了看李卿阳:“二哥,你确定吗?”
“大家都是同行,有啥好怕的!”李卿阳对老二相当有自信,大声吆喝道:“怎么?难不成混江湖的还有人不认识我二爷咋地?!”
无奈之下,老二只好照做:“在下台山县惊龙帮的大当家季瀚海(老二真名),人送外号‘百琵琶’是也!”
这还是李卿阳第一次知道老二的真名,觉得这名字还不错,听名字就给人一种富贵少爷的感觉。
二董也是天虎帮的小头领,对于其他山头的事也略知一二,不过听到老二这名号却突然嘲笑道:“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劫道被人反打,整天被欺负的季瀚海啊。你还有脸自报家门?身为同行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
“...”
李卿阳和老二同时哑口无言,李卿阳没想到的是老二名声这么不尽人意,老二则是觉得被同行这么一说很是丢人。
而旁边的赵星河却不乐意了,直接飞出一颗石子打在董宇脸上:“注意说话的方式,我的人你也敢说?”
这一石子直接将董宇的后槽牙打掉两颗,捂脸大骂道:“狗东西,找死!”
而二弟董宁见状,立马拔出腰间环刀向赵星河劈来。赵星河侧身躲闪,像对付这种水平的敌人还是不在话下的,顺势一拳打在董宁下颚。看着倒地昏厥的董宁,董宇也顾不上疼痛,猛地向李卿阳这边袭来。
老二此刻正气不打一处来呢,见董宇杀来,首当其冲一脚直接将其踹翻。
“还小看我不小看我了?”
明知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董宇躺在地上大声呼叫,那声音震耳欲聋:“来人啊,这边有人找事!”
众人立刻提高警惕,紧盯周边环境,此时两边的草丛窸窣乱动,随着动静越来越大,数十名壮汉瞬间杀出。
“六爷,人在哪里?”
“你瞎啊,不就在你眼前吗?”董宇指着李卿阳等人骂道:“就是这群狗杂碎把七当家的打晕的。”
土匪们看到躺在地上昏厥的董宁,知道这伙人指定不好对付,互相示意一眼后打算一起上。
赵星河也知情况对自己这边不利,对着李卿阳等人淡淡说道:“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想走?怕很难哦。”说话间,又一名壮汉出现,只见这壮汉虎背熊腰,身高九尺来丈,那强壮的身材宛如一只棕熊一般。
老二看到此人吓得赶紧躲到赵星河身后,并弱弱的提醒道:“大哥,这就是那天虎帮的头领!”
“呵呵,这不是惊龙帮的大当家嘛。”天虎帮大当家认得老二,淡淡一笑:“想不到你竟然混成这样,让比自己岁数下这么多的屁孩当老大,真是丢人啊。”
老二不敢多言,但旁边的李卿阳却没什么好怕的,他知道这次不同以往,这回是个生死劫,如果不打退他们死的必然是自己。
“这位好汉怎么称呼?”
“天虎帮大当家‘通天神虎’阎罗王。”大当家也没瞎说,他确实姓闫,只不过后来觉得自己名字不够霸气,才改做了阎罗王。
李卿阳临危不惧,淡定的点了点头:“好名字,够霸气够响亮。”
“我从不杀无名之辈,小子也报出你的名字吧,我也想知道是哪里的高人能让惊龙帮都认投。”
李卿阳哪有什么名号,只是实事求是的回答:“抱歉,在下并没有任何名号,只不过是一届七品县令罢了。”
“哦?县令?”阎罗王对于李卿阳突然来了兴趣:“没想到你区区一个孩童竟然是个县令,敢问哪里当差?”
“现任州马县县令一职,正准备前去赴任。”
阎罗王一听,大笑道:“哈哈,我也知那州马县是什么鬼地方,去了那里也是受罪;倒不如尔等今日死在我手中,也省去日后的折磨。”
李卿阳没有说话,默默伸手摸向藏在腰间的火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