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五十一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兄弟二人出隔阂

第五十一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兄弟二人出隔阂


  
见陈百发终于决定坦白,李卿阳再才让人松开,继续换做笑脸模样看着他:“说吧,都说出来就不折磨你了。”
已经疼到没有知觉的陈百发根本不敢再隐瞒,将自己所有知道的事全部告知给李卿阳:“我大哥名叫赵鸿云,原本是州马一位秀才,只因乡考落第成了闲人;但赵鸿云不仅头脑聪明,在为人处事上也相当圆滑,所以被人称作‘八面书生’;后来得东边的土匪帮头领赏识,叫到山上当了军师,很快就混成了帮里二当家。再后来官府派兵剿匪 他们老大不幸遇难,赵鸿云就顺势接管了帮派,成了现在的头领。”
“我说怎么觉得总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原来果真是个‘文化人’。”李卿阳摸着下巴回想赵鸿云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
“不过我还是劝你赶紧逃吧,真的惹我大哥生气你们是不会有好下场的。”陈百发此时还不忘记吹嘘自己大哥实力,他相信早晚有一天自己大哥回来救自己。
“你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还嚣张!”李卿阳狠狠大了一下陈百发的头,继续问道:“既然你说你大哥很厉害,那我问你,他的帮派叫什么?共有多少人?”
“落草东置山名为血雾帮,具体多少人我也不清楚,总之不下千人就对了。”
“哦吼,看样子势力的确不小。”李卿阳不再询问其他,转身将篮子里的止痛药以及饭菜拿到陈百发面前:“行了,你表现的不错,这些就算我奖赏你的,赶紧吃吃完还得上路呢。”
陈百发一愣,缓缓抬头看向李卿阳,此时的李卿阳依旧是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但不知为何就是给自己一种寒意:“你...你要干嘛?”
“字面意思。”
两边的衙役也傻了,他们自然明白李卿阳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想不到这句话会从一个‘小孩子’嘴里说出来。
“老爷,你不会...”其中一名衙役试探性问道。
李卿阳摇了摇头,笑着说:“放心,最起码他也是你们原先的主子,我不会让你们做的。大哥!”
一直站在外面的赵星河吓得激灵一下,他现在终于知道当时为什么把程储支走只让自己跟他过来了。
“那个,二弟真的要吗?”
“新官上任三把火嘛,第一把火就决定烧在他身上吧。”李卿阳转过身嬉皮笑脸的对赵星河说:“况且这种人本就该死,当了这么多年县令也不知道残害了多少百姓。我们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听到李卿阳这么说,赵星河觉得有道理,想想那屋中的金银珠宝全都是他这么多年的罪证,杀了他也不为过。
“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来。”赵星河支开两名衙役,又对陈百发冰冷问道:“还有什么遗言吗?”
“别...别杀我。”
面对已经被吓尿的陈百发,赵星河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一句,直接拔出腰间宝剑一刀砍死了他;旁边的衙役其实明白的,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二把就是烧给他们的,李卿阳这么做就是想警告他们这波人不要再有其他没用的想法,不然下场就会和陈百发一样。
看着死在血泊中的陈百发,赵星河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他的尸体安葬:“你们两个把这里打扫干净,然后找个好点的地帮他埋了吧。”
“是是...”
处理完了陈百发,李卿阳还有赵星河率先出了监牢;这是赵星河第一次杀人,一时间根本缓不过来,只是呆愣的跟在李卿阳后边走。
“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
赵星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没办法,若是我们不心狠的话,那么必定不会在这乱世之中立足,以后我们还会杀更多像陈百发这样的人,你好好做下心理准备吧。”
说完,李卿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双眼发直的赵星河楞在原地想着什么。
一夜无书,直到第二天早上,李卿阳浑浑噩噩打着哈气来到衙门大堂工作。老二自从当上了班头后对待李卿阳的态度更加亲密了些,看到他没精神立马过来关心道:“二哥,怎么了这是?难道睡得不习惯吗?”
李卿阳笑着摆了摆手并没有将昨天晚上的事说出来,而是交给老二一张纸条:“带人去把上面写的东西买回来,有多少买多少,店家不卖的话就直接抢。”
“是!”
接过纸条,老二便带人离开;此时的大堂只剩下李卿阳和赵星河兄弟二人(程储也跟老二去了),经过昨晚的事,赵星河内心开始出现了顾虑,对于李卿阳所做的事并不是很认同,所以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说句话。
李卿阳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去主动搭理他,自己沉默的坐在大堂上处理州马县往年的公文。因为常年无人管的原因,很多之前的冤案等等都没得到有效的处理,李卿阳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解决这些,借此来拉拢民心。
虽说不想主动开口跟赵星河说话,可是无奈现在只有他是闲着的,只得吩咐下去:“大...大哥,去把这张告示贴在门口,顺便去四处走访一下,看看有没有哪家有要上诉的案件一直没敢过来的。”
“是!”赵星河严肃领命,随后转身离去。
“那个...”李卿阳见赵星河快要离开,又尴尬叫住了他:“我做的事永远都是对的,希望你能相信我。”
“我自有判断。”
赵星河冷言回了句后直接离开了县衙,李卿阳无奈摇头,心中认为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也就不再去多想;趴在桌上看着一沓沓厚厚的公文陷入了沉思:“这最后一把火要烧在谁身上好呢?”
就在李卿阳还在发愁先处理哪个案件时,一阵风突然刮过将叠成山的公文吹落一地,其中一张正好掉在李卿阳脸上;李卿阳拿起瞅了瞅,突然大笑道:“哈哈,看样子是天命啊。那好,就决定烧你身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