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类重铸计划 > 第五十九章 惊天土雷,贼寇大败

第五十九章 惊天土雷,贼寇大败


  
州马县城外。
数十排壮汉声势浩大的屹立在城下,为首的是位长相温雅的白面书生,身穿一袭浅蓝色长衣,坐骑一匹汗血宝马;此人名叫赵鸿云,是这片势力最大的土匪头子。
三天前因与当县县令李卿阳发生冲突,立下战约,而今日便是这决战之日。
“李卿阳,快快出城与我一战!”赵鸿云手握折扇指着城门上的李卿阳叫阵道。
李卿阳则不以为然,淡淡一笑嘲讽道:“狗东西,当我傻吗?你那边这么多人,我出去岂不是白白送死?”
“难不成是你怕了?”
“对!”李卿阳实诚的点了点头,承认自己确实怕了。
“你...”赵鸿云从未见过像李卿阳这般厚脸皮的人,竟然能把怂表露的如此淋漓尽致。
两人又叫骂了一阵,赵鸿云觉得这样只会耽误自己的宝贵时间,索性不再继续;吩咐身后的副将带领大部队强攻城门。副将领命,随机带人准备攻城;却不料这时城门突然大开,骑马跑出一名身披盔甲手拿环刀的将军。
“赵鸿云,老子先来会会你!”老二提着环刀只身一人杀向赵鸿云。
一刀一剑兵锋相对,一时间二人竟打的不分仲伯。城上的赵星河见状微微一愣,言道:“没想到一介书生身手竟会如此了得。”
“怎么?大哥打不过他吗?”
赵星河不屑解释,淡淡说了句:“打他我一只手就够。”
说话间,城外二人又过了数十回合。赵鸿云很欣赏老二的身手,于是暂时与其拉开距离,主动抛出橄榄枝:“来将何许人也?能与我交手到现在的很少见,要不要加入我的摩下,保你衣食无忧,享尽荣华富贵!”
“你在想屁吃!”老二怒骂了他一句,随后摘下头盔露出自己模样:“你可知我是谁?就想拉我入伙?”
过了这么多年,赵鸿云早已不识老二是谁,但看他的模样确实又有几分面熟:“你是不是在州马县生活过?”
“正是!老子名叫季瀚海,当年你带人屠城所杀害的县令季高义就是我亲爹!”
赵鸿云听闻愣了一下,随后大笑道:“哈哈哈,本以为那晚把整个季家屠光了,没想到还有个落网之鱼啊。好啊,看样子诏安你是不可能了,那就下去陪你的全家吧!”
说完,赵鸿云率先驾马冲来与老二再次展开交手;老二虽说勇猛但对面以柔克刚的赵鸿云多少还是有些施展不开手脚,每次打去的杀招都能被他巧妙化解。久而久之,老二终于耐不住心性,猛叫一声举起大刀准备劈死赵鸿云。
反观赵鸿云就比较理智,见老二举刀时全身都是破绽,先是伏在马背上躲过攻击,然后抓住机会顺势挥剑刺向老二的身体。
而老二下意识向后躲了一下,结果直接从马背上摔下来。
赵鸿云见老二摔落马下,嘲讽道:“三脚猫功夫,丢人现眼。”
老二拿起环刀还想与赵鸿云再战,却不料突然被城上观看的李卿阳叫住:“二爷,速速回来,我等不是她们的对手!”
听闻老二只好作罢,怒骂了他一句后起身上马退回城内。
见敌将败阵逃走,土匪们瞬间士气大振,赵鸿云随即挥剑指向州马县城门:“小的们,给我杀!”
望着近在咫尺的土匪们,李卿阳丝毫没有慌张,继续坐在椅子上喝茶,嘴里自顾自念叨着:“3 2 1...”
话音刚落,只听城下嘭的一声,埋于外面的地雷直接炸裂。随着接二连三的地雷被敌人触发,一时间整个州马县城外尸横遍野,土匪帮伤亡惨重。
赵鸿云大惊,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清楚自己绝对是中了敌人的埋伏,连忙下令让其他人撤回。不过却为时已晚,只见老二再次骑马杀出,并且这次身后还多了几百人。
“杀啊!取敌将首级者必有重赏!”
500名义如同饿狼一般冲进人群开始大杀四方,此时的土匪早已大乱,只顾得逃命哪还有心恋战。就这样,存活下来的土匪也惨死在义士们的乱刀之下。
赵鸿云不敢相信,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自己那2000多名部下就全军覆没,他开始害怕了,转身就要跑。老二自然不会放他逃走,驾马便追。
可是赵鸿云坐下宝马并不一般,曾是某将军的一骑汗血宝马,能日行千里且速度极快;见老二已经被人甩了好远,城上的赵星河默默拾起一颗石子,诡笑道:“既来之则安之。”
大力一甩,石子准确无误打到赵鸿云那匹汗血宝马腿上;宝马痛叫一声翻倒在地,赵鸿云也顺势滚了下来。
老二紧接赶到,骑在马上看着这个将自家灭门的仇人,眼神充满了杀意:“你败了。”
“将军勿要杀我,求你绕我一条小命吧,我还不想死。”
“当年你杀我全家时我家人求你放过他们你又做了什么呢?”此刻老二对他没有丝毫怜悯之心,默默抬起环刀:“爹娘,姑姑,小妹,管家爷爷今日瀚海终是为你们报仇了。”
手起刀落,作恶多端的赵鸿云终是死在了老二的刀下。
最后砍下赵鸿云的首级举高给李卿阳他们看,正式宣告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望着一片狼藉的战场,李卿阳终是松了口气,吩咐赵星河以及程储带人去打扫战场,自己则先回了县衙。
经过这一仗,李卿阳心中不禁会去思考‘神’将自己带到这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单纯的为了取悦他们吗?还有这真的是自己想要做的吗?虽说自己将这一世视为一场‘游戏’,可是依靠这种方式回到生前世界会觉得心安吗?
一系列问题让他陷入沉思,走在回去的路上,李卿阳抬头望了眼天空,很晴朗却又有些寒意,就如同现在自己一样。他不知道日后还会有什么危险在等着自己,但他明白如果自己不硬抗下来的话,这场‘游戏’永远也不会‘通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