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龙族之模拟人生重开 > 第一百零五章 疯狂的阿姨们(第一更)

第一百零五章 疯狂的阿姨们(第一更)


  施耐德顿了顿,强硬生硬冷硬如他也觉得说出这个安排有点不容易,需要斟酌词语:“这次行动,专员是‘S’级路明非,你的工作是协助他,你要听从他的安排,记住你们这次是暗中进行计划,不要闹出太大动静。”

  “明白了。”楚子航的语气仍是淡淡的,他是个不会争执的人,“具体时间呢?”

  “北京时间晚十点。”

  挂断电话,楚子航推开衣橱的门,角落里躺着一只黑色加长型网球包,拉开锁链,黑色鲛鱼皮包裹的刀柄紧紧贴着球拍。他握住刀柄,刀出鞘一寸,青铁色的光溅出,冰冷的气息沿着手腕迅速上行。

  御神刀·村雨,传说中杀人之后自然会渗出春雨洗去血迹的妖刀。有人用再生金属铸造了这柄本不存在的刀,并把它供奉在神社中十年,以养它的戾气。

  ————

  “你的铂金包买到没有?我都等候名单上排了两年了,你说他们是不是只卖给VIP啊?”

  “买到了啊,上次去欧洲,我在Hermes家买了几万块的小东西,店员悄悄跟我说还有个现货,我想都没想就拿下了,不过是潜水鳄的皮,纹路不明显。”

  “臭美吧你!买到就不错了,什么时候借我背背!”

  “小娘子,把小脸给大爷亲亲就赏你好啦。”

  “去死去死!”一个女人蜷缩在沙发上,用光脚去踢对面的女人,被对面的女人抓住了。

  四个阿姨辈的女人咯咯地笑着,都蓬头垢面,彩妆在脸上煳成一团,正穿着丝绸睡裙在沙发上打滚,喝着红茶解酒。昨晚的三瓶干邑太给劲了,把她们全都放倒了,就这么乱七八糟地在楚子航家睡到第二天下午。

  “快晚上了,吃什么?”有人忽然觉得饿。

  门无声地开了,瘦高的男孩走了进来,扫了一眼满地易拉罐,还有四个年轻时漂亮得满城皆知的女人,他皱了皱眉:“真乱来,叫佟姨帮你们收拾一下不行么?”

  “哎哟子航好帅哦,来来,陪阿姨坐会儿嘛。”姗姗阿姨高兴地说。

  楚子航穿了条水洗蓝的牛仔长裤,一件白色的T恤,全身上下简简单单,斜挎着黑色的网球包,头发上带着刚洗过的檀香味。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算个真正的“男性”,但漂亮阿姨们没有要避讳他的概念,该玉腿横陈的照旧玉腿横陈,该蛇腰扭捏的照旧蛇腰扭捏。

  他们是看着楚子航长大的,姐妹们里楚子航老妈第一个生孩子,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玩具,阿姨们很喜欢。楚子航幼年的记忆是惨痛的,隐约是两三岁的自己被浓郁的香水味和脂粉味笼罩,四面八方都是烈焰红唇,阿姨们抢着抱来抱去,修长的玉手掐着他的小屁股......

  “不坐了。我帮你们订了餐,鳗鱼饭两份,照烧牛肉饭两份,“楚子航说,“一会儿就送来。”

  “子航真体贴!”阿姨们都星星眼,楚子航记得她们每个人爱吃什么。

  看了一眼裹着薄毯缩在沙发里的妈妈,楚子航摇头,“空调开得太狠。”他从地下拾起遥控器开始调节,“空调房里干,多喝水。”

  他又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这边对着外面的公共走道,你们穿成这样都给外面的人看见了。”

  睡裙姐妹团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纷纷点头,拉拉睡裙把大腿遮上,以示自己知错则改。

  “出去打网球?”妈妈问。

  “嗯,可能晚点回来,跟高中同学聚聚,”楚子航说,“你喝的中药我熬好了,在冰箱里,喝起来就不要间断,不然脸上又长小疙瘩。”

  “嗯呐嗯呐!乖儿子我记得啦,你可越来越哕嗦了。”39岁的漂亮妈妈蹦起来,双手把楚子航的头发弄乱,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明明是才见面,母子二人却没有多少生疏,就像是朋友一样自然。

  哕嗦么?大概是那个男人的基因遗传吧?楚子航想。

  “记得就好啊。”他转身出门。

  后来他明白了男人为什么老惦着“喝牛奶”这件小事,大概是明知道失去的什么东西要不回来,也不敢去要,只想做些事情表示过去的那些不是虚幻的,自己跟过去还有联系吧?

  那是通往过去的、长长的丝线,似乎只要不断,就还没有绝望,就还可以不死心。

  “我对你家儿子这种不笑又有派头的男孩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啊!氪金狗眼瞎了又瞎!“姗姗阿姨大声宣布。

  “不由得花痴了......这儿子真实萌死了萌死了!我要是年轻二十岁,非把他从你家里拐走!”安妮阿姨捂着胸口。

  “轮到你?我还没出手呢!莹莹把子航给我当干儿子吧?“EB阿姨尖叫起来。

  “你们就做梦吧!我家儿子哪能被你们这些老女人拐走?”老妈得意洋洋的声音,忽地转为咯咯的笑,“哎哟哎哟别挠了别挠了,开玩笑开玩笑啦,姗姗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儿子的二妈了可以吧......挨哟唉哟不该告诉你我痒痒肉在哪里的......”

  楚子航在后背带上门,把女人们的喧闹和自己隔开。

  车库里,奔驰S500的旁边,停着一辆新车,暗蓝色,修长低矮,像是沉睡的样子。

  保时捷Panamera,“爸爸”新买的大玩具。

  爸爸曾慷慨地表示楚子航要用车随时用,首先楚子航是个好司机,几乎不可能把车弄坏,其次爸爸很乐意继子代替忙碌的他向同学彰显自家的财力和品味。

  楚子航坐在驾驶座上,扳下遮阳板,对着化妆镜凝视自己的脸。线条明晰的脸,开阔的前额,挺直的鼻梁,有力的眉宇,以及那双温润的黑眼睛,看起来就像个好学生。他天生就是这幅长相,就算照片贴在通缉文件里,看到的人也会误以为那是学校的三好学生证书。

  他低头,从眼眶里取出两片柔软的黑色薄膜。强生日抛型美瞳,畅销的“蝴蝶黑”色,所有潮女都爱的品牌......楚子航闭目凝神,缓缓睁眼,双眼之光像是在古井中投入了火把。

  他拨了拨头发,缓慢而用力地活动面部肌.......镜中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那张脸坚硬如冰川,而瞳孔深处飘忽的金色微光就像是鬼火,没有人会愿意和此刻的他对视,如矛枪般的狞厉之气无声地扩散,看他的眼睛,就像眉间顶了一把没扣保险的枪。

  有时候楚子航也会搞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他戴上黑色墨镜,“启动!”

  4.8升V8引擎高亢地咆哮,7速PDK双离合器的齿轮绵密地咬合,动力均匀地送至四轮,宽阔的轮胎如同野兽扑击之前蜷曲的爪子那样抠紧地面。

  卷闸门缓缓地提升,阳光如瀑布洒在挡风玻璃上,楚子航松开刹车,油门到底,引擎欢呼起来,Panamera如发硎之剑刺破盛大的光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