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 第79章 79

第79章 79


“提婆耆, 你心里的业障太深了。”

“你要学会放下,放下了,自然也就不会痛苦了。”

“——你再也不是我的儿子了。”

“离开丘檀, 走的越远越好。”

“——不要再回来。”

各种声音就像是潮汐一样, 午夜梦回的时候, 跟随着月亮的阴晴圆缺,狠狠拍打着入梦者的心脏。

荣枯再次醒过来的时候, 浑身都被汗水给浸湿了。

他看了一眼外头的月色, 惊觉自己其实睡了还没有满三个时辰, 他现在浑身都像是被盐水过了一番那样, 连嘴唇都有些苍白。

于是荣枯做起来, 从水壶里浇了一点水在铜盆里稍微擦了一下自己的脸和光溜溜的头, 又换了一身干净的僧袍,盘腿坐在床榻上敲起了木鱼。

木鱼的“笃笃”声中,他的心跳逐渐平稳了下来。

李安然在白天的那一个问题,唤醒了他努力压在心底的梦魇, 令他当夜便噩梦连连。

他远比李安然想得了解她,就在她询问自己到底是不是被篡逆的丘檀王室之后的时候, 荣枯就已经明白, 自己在她眼里, 多出了比修整菩提更大的价值。

——比如,借着“复国”的名义,出兵丘檀和高昌,将整个西域同大食、贵霜、天竺,乃至于更远的地方贸易的走廊全数拿下, 握在大周的手上。

至于“复国”——以李安然的性格, 到了她手上地, 这块地又肥沃而丰饶,你还能指望她吐出来不成。

然而,这又是他唯一能回到丘檀的机会。

他当初离开丘檀的时候年纪实在是太小了,对于这片土地并没有多么熟悉、深厚的情感。

早慧的他唯一记得的,只有父亲的枉死,以及母亲的眼泪。

以及事到如今,他只不过是有一次面对了一个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他并没有像是师父所期望的那样,放下一切,修得罗汉,将一切藏起来,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并不叫“大彻大悟”,这只是逃避而已。

由是,羞惭填满了他的心房,令他不敢抬起头来,再看一眼那皎洁的明月。

像是要平复收紧的心脏一样,诵经声逐渐变大起来。

再仔细听,却是不合时宜的《地藏经》。

……

李安然这一觉睡得倒很香甜,荣枯老实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倒是解除了她心中萦绕已久的疑惑。

翠巧听到她起床的声音,连忙掀开隔开耳房的纱帘走进李安然的卧室,要伺候她起来更衣梳妆,却看见李安然歪在床上,一头长发披散着,身后堆着几个枕头靠得更舒服一些。

她似乎正在出神思考什么,并没有打算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想法。

于是翠巧在边上安静得等候着。

她这段时间不用再在文承翰面前隐瞒自己的身份,于是又开开心心地回去做李安然的侍女了。

李安然在想荣枯。

她在想当初若是丘檀没有发生将军篡位的事情,荣枯应该会在丘檀出生长大,未必会成为现在的“荣枯上师”。

她忍不住开始如果他没有成为和尚,自己是否会在丘檀抵御大周军队的队伍里见到他。

——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她单手拖着下巴,眼神略略有些迷离,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像是自嘲一样“呵”地笑了一声。

高昌、丘檀,不仅自己盛产黄金,土地肥沃,气候多变,更是横亘在大食、贵霜的商道之上两头收税。

同时,他们也满足李安然想要的“那块土地”的条件。

想到这里的时候,李安然的眼神变得冷酷了起来,在这一瞬间,她似乎又成所有人眼中那个善于经营,眼角眉梢永远带着笑的妩媚女子,变成了昔日那个以铁骑碾碎东胡、回鹘的战神——又或者说,其实她从来没有变过,只是别人时常看到她笑,便以为她变得柔软了罢了。

若是真的在战场上见到荣枯……他估计会死吧。

李安然并不是不用降将,甚至之前跟着自己征战东胡的将军高长生就是淳维的降将。但是荣枯的性格,他估计死也不会降的——

不对,自己想这个做什么呢?

李安然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事实是事实,假想是假想,既然事情已经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了,又何必去揣测那些没有来得及发生,将来也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呢?

她掀开被子做起来,翠巧连忙上前捧着茶碗伺候:“殿下?”

李安然接过茶碗,用盐水漱了一下口,笑道:“你等了多久?”

“也没等多久。”翠巧笑着伺候李安然梳头发,一边梳头一边道:“奴看殿下笑得高兴,可是想到了什么好事?”

“也不算是好事。”李安然伸手托了托自己的发髻,“只是感叹命运无常罢了。对了,文承翰呢?”

翠巧道:“文刺史和崔御史一起出去了,说是文刺史要带崔御史去看看威州渔民延续至今的旧俗‘酬龙王’准备的怎么样了。”

威州开海境,放渔民捕鱼会从四月一直持续到七月,渔民捕鱼归来之后,就会在鱼市贩卖自己捕捞到的海货,也会自己带回家加工,送到更远的中原地区去,李安然在天京的时候,就曾经品尝过从威州上贡来的,上好的腌黄鱼——那滋味,真是如今叫她夸一夸,她还能说出一箩筐的溢美之词。

渔民认为海底有龙王,掌管着天下水族,要把“龙王”手底下的水族给捞走,那得先把龙王爷的胡须给捋顺了,好好酬谢一番,保证出海风调雨顺、满满载着收获,安安全全、整整齐齐得回到家里。

虽然这些年海上有海匪肆虐,威州附近又有东夷、新罗、扶桑的小股流寇作乱,却依然挡不住渔民出海讨生活的决心。

“什么?这么好玩的事,为什么不叫我啊。”李安然抓过翠巧递上来的粗面馒头,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米汤,瞪大了眼。

“殿下睡得香甜,他们两个只睡了两个时辰,丑时就拿着腰牌出发了,夜禁都拦不住呢。”翠巧嘴里说着,手上伺候李安然的动作却没丝毫慢下来,不一会便伺候宁王殿下穿戴完毕,上好了妆。

李安然道:“如今去还来得及吗?”

翠巧道:“奴婢备好车马了,就等殿下您发话呢。”

这下李安然高兴了,伸手拍了翠巧一下:“贴心。”

她之前把荣枯说的那几个做过水匪,却护送他来到威州的人秘密提了出来,丢给了蓝情。

这些人是威州本地人,又做了几年水匪,身上的匪气很重,这一点是装也装不过的,横竖从圣旨到达威州,到工部开始新建船厂,再到水师战船下海,都需要时间,她干脆将这几个人都丢给了蓝情。

蓝情是高昌奴,他的外貌太过显眼,生的又好看,自然不适合作为细作营派出去做事的一线细作,所以他一直都是以博闻强记,心思细腻而留在细作营天字部作为书吏收归档案,负责刑讯逼供等等的活。

当然,新人进入细作营,第一个要接受的,就是来自蓝情的训练和考验。

李安然打算让这三个人潜入附近知名的海匪大帮派,这些人连理由都很好找,文承翰剿灭水匪,他们被冲散了没有去处自然要寻新的匪首依附。

这三个人她都在被提出来的时候看过一眼,其中一个叫冯小五的,身高九尺,身材壮硕,力气又大,可以和赤旗军陌刀队的那群汉子相媲美了。

加上他又识水性,倒是个可造之材。

但是他目前似乎只想剃了头发跟荣枯出家做和尚,男子汉大丈夫,当什么和尚,当水师官兵啊!

李安然想了想,决定还是将荣枯从客房里刨出来,一并带去看“酬龙王”。

至于荣枯满嘴说得什么“此乃外道,出家人不当以享乐心观之”,李安然只当他是昨晚没睡好,想窝在被窝里补一觉。

果不其然,荣枯一上了马车,就盘腿打坐,闭着眼睛像是陷入了假寐。

翠巧小声道:“殿下,法师他……昨晚上没睡好。”她入夜机敏,晚上听到了荣枯念经的声音,嫌弃烦便起来将窗户关了个严实。

李安然笑道:“无妨,让他睡吧,等到了地再把他叫醒。你来了这么久,先和我说说‘酬龙王’是个什么样?”

翠巧笑道:“渔民‘酬龙王’是敬鬼神,谢天地,是黎民百姓在诸多未测之中,依然保有一份美好的希冀之情——这是文刺史说的,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李安然的笑容促狭了起来:“我哪问你这个了。”她伸手在翠巧的脸上掐了一把,“不过,他说的确实对。”

李安然对于鬼神之事,向来是不信的,翠巧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她求神拜佛,文承翰其实也有些不信,但是比起李安然,他更像是笃行圣人所说的“敬鬼神而远之”。

翠巧想起文承翰曾经评价渔民们“酬龙王”的祭典,道:“这世上,真的会有神保佑求他、拜他的人吗?”

李安然撑着脸看着假寐的荣枯出神,听到翠巧这么说,便“哼”一声笑了出来。

“孤不信,就没有。”

真真一派桀骜。

只是当她们一行人到达酬龙王的“丰登岩”的时候,正好看见满头大汗,袖子也撕破了一块的文承翰冲出了人群。

“大殿下,大殿下不好了,崔御史……崔御史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