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 第109章 109

第109章 109


甘州直面西域诸国, 有很多风俗习惯都和西域诸国相似,更因为这里是胡商到达大周直辖属地的第一站,随着西风来到这里的异域风情悄悄地浸染着这个城市, 为它披上了一层挂着铜铃的薄纱。

“胡商都把最好的葡萄酒带到天京西市去售卖, 在甘州反而很少能喝到这样醇厚上乘的货色。”蓝情为眼前的人斟了一杯。

栾雀端起眼前的鹦鹉杯喝了一口,立刻皱起了眉头。

他不胜酒力,以前在参加酒会的时候也很少喝酒, 多半用馋了一点酒酿的饮子替去了。

也是因为这一点, 以前经常会被擅饮的二皇子嘲笑没有男子气概。

栾雀放下手上的镶银鹦鹉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蓝书吏,此次能牵制象雄右军, 全赖蓝书吏出使高昌, 说服高昌王了。”

高昌王畏惧象雄, 一开始并不愿意帮忙将右军的大将骗到城中, 蓝情带着李安然的意思来到高昌的时候, 高昌王还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小国——即使高昌在西域之中已经算是较为强劲的国家了——也只能慑于象雄的淫威, 即使对方要求从自己这里借道,两面包夹甘州, 自己也没有拒绝的办法。

若是说以前高昌王只对象雄的强弱有一个直观的感受,那么自从几年前西凉被大周灭国之后, 他对大周的强弱就也有了一个大体上的感知,想要在大周和象雄之间取得一个左右逢源的平衡并不是一件简单事情。

他并不舍得放弃自己现在手上拥有的财富和权势,二十多年前他垂涎丘檀的丰美的水草和肥沃、多产的土地,便暗中帮助丘檀的将军涅乌帕反叛丘檀王室, 而自己则站在幕后从丘檀获取大量便宜的粮食、牛羊和矿石。

现在, 在西域的左右, 突然又横亘了两头随时可以将整个西域生吞活剥的巨兽,高昌王觉得心累极了。

最终,蓝情以五万头牛羊的价格,换取了摇摆不定的高昌王的帮助,将象雄右军的主将骗进了城内,一杯毒酒送上了西天。

“只是这五万头牛羊到底该怎么办呢?”栾雀皱起了眉头,似乎对此大为头疼,“姐姐让蓝书吏出使高昌去当说客,可并没有说蓝书吏可以这么豪阔啊。”他垂头丧气的模样,似乎真是为了怎么支付这五万头牛羊的事情而烦恼。

蓝情拿起高脚夜光杯喝了一口,又撕下一小块烤羊肉塞进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奴没打算给他。”

栾雀抬起头来,一脸惊讶地盯着眼前这个高昌奴,似乎没有从他说的话里回过味来。

蓝书吏则将双手以拱,对着眼前的三皇子道:“既然是大殿下派我做的事情,奴又怎么会信口开河,徒给大殿下惹来烦恼呢?”

他虽然定下了五万头牛羊的价格,但是并没有说什么时候给,如今象雄惨败给了大周,象雄王已经派出使节来到甘州,而皇帝那边收到了前方战报也知道了象雄王求和的事情,即刻就派出了谈判的队伍前来甘州。

象雄王赫也哲也已经从吐谷浑退兵,退回了象雄境内。

象雄贫瘠苦寒,更有天险相护,易守难攻,对于大周行军来说确实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所以在大周能保证自己可以一口吞掉象雄之前,这个由赫也哲一统起来的王朝会长期和大周共存。

这也是朝中许多大臣和皇帝一致的想法。

对比象雄,西域无险可守又是肥羊肉,大周早就想吞了。

高昌王为了五万头牛羊得罪了象雄,他势必只能依靠大周的庇护,又哪里来的胆量问大周讨要这五万头牛羊?

栾雀低头思考了片刻,便笑道:“孤懂了,”他笑了一会,便露出了遗憾的神色来,“这些事情孤都不懂,要是孤身边能有一个像蓝书吏这样能干的人跟着就好了。”

他伸手从羊腿上撕下一块肉来,撒上些许胡椒盐,放在盘子上递给蓝情:“蓝书吏请用,多谢蓝书吏今日教孤其中的门道。”

蓝情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真诚的少年,突然笑了:“三殿下言重了,这怎么能叫做‘教’呢?三殿下跟着章相学习朝政之事,只是欠缺经验,等到遇到这样的事情多了,自然也会老道起来的。”说着,双手从栾雀手上接过盘子,“既然是尊者赐,奴自然不敢辞。”

两人你来我往之间,竟然已经交锋过一轮试探了。

对于栾雀来说,他一直以为父亲看好的储君是长姐李安然,自己也知道自己和长姐比起来实在是太弱小,年纪也轻,不堪当大任,所以在李安然还留在天京的时候很少会去想储君不储君的这个问题。

毕竟,他觉得自己这样当个闲散王爷其实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若是能有幸在朝中掌权,哪怕是辅佐身为女帝的长姐也是极好的。

可是眼下这个情况,很显然长姐她并不打算留在天京继承皇位,这就意味着自己作为先皇后幼子,皇帝现在唯一成年的儿子,突然间得到了一个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大馅饼”。

同样的,这段时间跟着皇帝、长姐,还有舅舅学习政务,栾雀对于朝中一些人脉势力,帝王之术也有了一些粗浅的心得,跟着这些人学习让他飞速地成长起来。

他知道自己比起姐姐来说实在是太弱势了,而这弱势恰恰也是他的长处——他是姐姐们眼中开明温和的弟弟,是父皇心中恭顺孝顺的嫡幼子,也是舅舅眼中温和仁懦好拿捏的侄儿。

他只需要将这个形象更加、更加进一步的在众人心中加固就可以了。

但是,栾雀也清楚自己现在面对的最大的问题——他身边实在是太缺人了,他不像姐姐那样有十余年的经营带来的心腹,要保持仁懦而无野心的形象,注定他没有多少机会在自己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开始培植朝堂之中的心腹势力。

——他又不是傻子,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父皇和长姐两人为什么往死里压制世家,培植寒门,只是为了在打压的过程之中稳定住被打压的对象,才需要他这么一个看上去好像十分“亲近”世家的皇子罢了。

要登上帝位,他需要舅舅。

而要坐稳帝位,他需要长姐。

栾雀一直是个清醒的皇子,他钦慕姐姐没有错,但是当他有机会角逐那个天底下最尊贵的位置的时候,他还是会放手去搏。

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一直跟在姐姐身边的高昌奴蓝情。

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问姐姐‘借用’蓝情,只是在那之前,他得先试试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对姐姐足够忠诚,于是便有了这一次的密谈。

得出的结论么……

还真不好说。

栾雀挠了挠头,亲自送走了蓝情,只是心里却始终悬着,噗通、噗通跳得厉害。

——会怎么样?自己这么做的结果,到底会怎么样?

栾雀不知道,但是他现在多少能体会一些长姐和父皇的感觉了——每当自己做下一个通向未来的决定时,这种充满期望,仿佛赌博一般让人患得患失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令人兴奋了,以至于他也有些喜欢起来。

李安然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军营里,连带着荣枯也一样,偏偏这段时间军营之中请来的教书先生偶感风寒,李安然便做主让荣枯顶了上去,在军营另外开辟出来的操场上给人讲学、教人认字。

此时正值春日,虽然天气不算炎热,但是这样一天下来,荣枯也是汗流浃背,一身僧袍湿了干、干了湿,到了晚上才能到河边洗个澡。

苦也是真的苦,但是这些日子前来听讲的人越来越多,即使面上不显,嘴上也很少说出口,但是荣枯心里还是多少有一丝自豪的。

毕竟他又不是草木,自己的付出被别人肯定了,又怎么能不高兴呢?

这天他照常讲完学,到河边搓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汗水便又回到军营之中,却见蓝情趁着夜色屏退了李安然营帐前的两名守卫,径自走入李安然还燃着烛火的营帐之中,荣枯愣了一下,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他虽然知道蓝情来寻李安然一定是有要事,可是真的看到别人走进李安然的营帐,他又觉得心里像是翻了五味瓶。

李安然原本在营帐之中批阅军中公文,蓝情一进来就对着她单膝下跪,并且将栾雀秘会自己的事情同李安然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李安然听闻,却只是笑笑:“依你之见,你觉得三弟是在做什么呢?”

蓝情道:“……大约,是试探奴的忠心吧。”

李安然叹息:“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对着我自称‘奴’,是‘属下’。”她将自己手上的公文放到一边,“阿蓝,我想请你……去栾雀身边辅助他,可以吗?”

蓝情抬起头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仿佛第一天才认识她一样:“大殿下?”

李安然道:“完全收复西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此处人员复杂,胡汉交错,民族繁多,一步一俗,没有足够强力的‘君主’镇守在此,无法让他们彻底归附大周。阿蓝,这个人必须是我。”

她顿了顿,笑道:“舅舅以为栾雀是个乖巧的孩子,可是他小看了我李家的血脉——一旦尝到这种谋划天下的滋味,就再难将它放下了。我镇守西域,做西域的无冕之王,而新帝需要我的军权制衡世家。阿蓝,我需要有自己人在栾雀的边上。这是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做到的事情。”

李安然抬起眼来,看着眼前这个跟了自己许多年的下属:“这件事情,我已经想了很久了,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不至于堵死后来人的路,并且努力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