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 第57章 57

第57章 57


李安然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 却见蓝情从外头进来,对着她行了一礼:“大殿下,这是二殿下公主府上送来的请帖, 请您过目。”

李安然原本在用胭脂笔上唇脂,听到这句话, 便放下笔, 伸手拿起那张纸看了看:“我倒是忘了,於菟生她家小女儿已经一个月了。”

就在李安然忙着准备辩法会的时候, 那边安心养胎的於菟却悄然发动, 生了个女儿出来, 大周民俗便是未满一个月的婴孩是不能带出来见人的,要等张开了,足有一月之大, 才能抱出来见人。

皇帝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 便从禁中赐出金银镯, 长命锁来给自己这个外孙女。

李安然则从库房里选了一套头面送过去,结果被於菟嘲笑:娃娃头上的胎毛才丁点长, 怎么带得了头面。

“姐姐不如匀我几身姐姐小时候穿过的衣服, 好让我丫头沾沾姐姐的福。”

只不过现在孩子还小,李安然就没有即刻把旧衣服翻出来给人送去——慧贞皇后薨逝之后,李安然姐弟三个满月时候做的衣服, 都按照皇帝的意思一人一件陪葬给了章氏,余下的衣服便赐还给了姐弟三人, 算是给他们留个念想。

李安然吩咐蓝情道:“去库房里找找,我一、两岁时候穿的衣服还在吗。”这些衣服虽然已经二十几年了,却因为用料极好,加上每年都会拿出来翻晒, 李安然又没有一二岁的娃娃可以穿这些衣服,故而依旧如新。

“有的。”蓝情恭谨道,“去年殿下还在雍州的时候,属下还叫人拿出来清洗翻晒了,现在看着还像新的一样。”

“阿蓝贴心可靠。”李安然笑着点了点头,“去寻两件好些的,我去赴宴的时候带给於菟。”

“喏。”蓝情躬身后退,却又被李安然叫住。

“阿蓝。”

“殿下吩咐。”

“你最近也累了,找完衣服以后,今天放你一日休息,去西市好好松快松快。”李安然从妆匣里取出几枚弗林金币,随手丢给蓝情,“赏你那日在

辩法会上的。”

蓝情眸子一动,笑道:“瞒不过殿下么?”

“我不让你在边上伺候着,不就是为了这个么?”李安然道。

蓝情捏着金币,又一躬身,便退出了李安然的寝殿。

那天在辩法会上,从李安然砸碎手上的白瓷杯子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于是在人群之中瞅准时机,以碎白瓷击中了那个僧人的膝窝,让他跪倒“恰逢时宜”的扑倒在李安然的面前。

蓝情转了个身,便往库房走去——库房存放着李安然以前用过,平时也不怎么用得到的东西,一般都是由蓝情在打理着,至于他想找的东西,他一向是细心珍藏,自然一翻就翻到了,在收拾好东西之后,他又将李安然赐的弗林金币收好,自己便往西市去了。

虽然自从李安然回到天京之后,蓝情便一直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李安然,但是大殿下在雍州那两年,他却经常在西市喝酒,看来自西域的舞姬跳舞。

见他走进酒坊,立刻有两个妖娆娇俏的西域舞姬贴上来:“阿蓝,阿蓝你好久没来了,可惦记死奴们了。”

蓝情笑道:“惦记我还是惦记钱?”

“自然是惦记你呀。”两个舞姬里年纪稍长的那一个痴痴笑道,熟门熟路取来银酒壶,为坐下来的蓝情斟满了酒。

虽然说葡萄美酒夜光杯,这葡萄酒出自西域,进入大周境内便只供应给达官贵人和少数大酒楼,像西市这种胡人、胡商聚集的地方,却很难找到质量上乘的葡萄酒,反倒是大周本地酿的绿蚁酒、脆柰酒,便宜又好喝,很快攻占了西市大部分普通的酒肆。

蓝情叫了一盘子炙羊肉,蘸着料便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吃肉,一边喝酒,似乎十分快意,那两个伺候他的舞姬见状,一个站起来献舞,一个继续给他斟酒。

蓝情在西市的胡人之中素来有出手大方,为人豪爽的美名,又因为他是祁连弘忽身边的人,故而想要攀上他的胡商也不在少数。

他赏赐了姐妹俩,便问道:“明月奴那,

今天有客人吗?”

年纪小一点的舞姬笑道:“明月奴姑姑那今天没有人,都说蓝情是明月奴姑姑的情人,这还真是叫人羡慕。”说着,便将身体软软地依偎到蓝情的怀里,伸手想去抚摸他唇上打理得精致得体的胡须。

蓝情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瞎摸什么呢?嘴边的黄芽还没褪,就学着姐姐做这些了?”

小舞姬撇撇嘴:“奴不小了,今年十五了。”

蓝情松开手,随手给了她一些赏钱,小舞姬便也不再纠缠。

歌舞毕,舞姬告退,蓝情也差不多吃完了面前的炙羊腿肉,便擦了擦嘴,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二楼厢房,充满弗林风情的窗边上依靠着一个穿着西域舞娘服,脸上戴着面纱的女人:“你来了啊,我想着也差不多了。”

蓝情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唇上的胡须,用食指揉搓了几下,居然连着胡须一起撕下来一块皮:“这东西用久了,不透气了。”

明月奴叹气:“我想着你也差不多该来找我换了。”便从窗户上下来,走到里面取出一个匣子来,让蓝情在自己对面坐下,自己从匣子里取出诸多工具在他的脸上施为起来,没有一会,俊美的蓝书吏脸上便又多了两道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的八字胡。

蓝情径自取过铜镜来对着照了照:“倒是分毫不差。你又这个手艺,怎么无论我怎么劝,都不肯离开这里,跟着我走呢?”

明月奴横了眼波,露出了一个常年迎来送往的女子才会有的,妩媚却又虚假的笑:“跟你走?我可不想把自己的脑袋拴腰带上过活。”她款扭腰肢,上前来搂住了蓝情的脖子,伸手按了按蓝情的眉心,“你今天到我这来,皱得眉头比往日都要深,发生什么了?”

蓝情只是笑,对明月奴的提问闭口不言。

明月奴放开他,闪身又做到了榻上:“奴知道——因为那位殿下身边又多人了,对不对?”

蓝情还是笑,眼神却逐渐冷了下来,明月奴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身子往后瑟缩了一下:“穆吐,我,我说

错了,你别生气。”

她和蓝情原本是一并从家乡被卖来,一路在西凉的人市被标价出售的奴隶,彼此之间知根知底。

蓝情被李安然带走之后,辗转找到了她,带她来大周西市安定了下来。

蓝情转身下楼去,走之前道:“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我的事,你不要管。”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边王府里,李安然却坐在荣枯的客房廊下吃着他煮的荷叶莲子羹,一边吃,一边道:“三日后我甥女满月宴,你随我去吗?”

“宴席不请僧道,不是大周的俗语吗?”荣枯拨弄着手上的佛珠,笑着回答。

“我想请你替我甥女祈个福,念段咒什么的。好压压邪祟。”李安然嘴里嚼着软糯弹牙的荷叶糯米丸子,一边还要咕咕哝哝的说自己的理由。

荣枯想起了自己的师父,叹了口气:“殿下,这个不作数的。”

当初师父被西凉王逼着给他的长子占卜,结果是如何荣枯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对于这些占卜、祈福、法力护持一类的说法,都有些嗤之以鼻。

李安然差点给他呛到:“你自己修行这个,你不信这个啊?”

荣枯道:“修佛是修心,法力、邪祟之说实属妄言,不可尽信,殿下先前也不是不信么?”

李安然扒拉了两口莲子,小声嘀咕:“这不是於菟信么……”

“若是殿下一定要,那小僧画一幅观音小像,再在下面誊抄一遍《心经》也算是护持了。”荣枯也不多拒绝,只是看着李安然,眉眼一派温柔。

至于李安然甥女的满月宴,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李安然知道说不动他,也就随他去了。

直到三日之后她前去赴宴的时候,荣枯才将自己画好的小像交到李安然手上,李安然只来得及上马车之前看了一眼,画中观音慈悲端庄,居然可以媲美当世那些有名的画工了,至于画像下方誊抄的《心经》笔走龙蛇,别有一番青山秀水的气韵,倒是让李安然眼前一亮。

“法师这几日没有少钻研书法啊。”她道。

荣枯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一样,眼下还带着一抹淡淡的黛青色:“得殿下夸赞如此,不枉我耗了三天心神。”

李安然收起画像:“於菟会喜欢的。我先代她谢谢你了。”

荣枯双手合十,躬身回礼。

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来,远远看着载着李安然的车马远去。

於菟的公主府上如今车水马龙,众多贵妇人聚在庭前廊下,开开心心说着各家的事情,都等着满月宴开席。

只听见外头一声“宁王殿下到——”,便有那么一瞬,整个庭院之中只剩下了雀鸟的啾啾声。

随后,那些等待着宴席的贵人们才又相互说笑了起来,谁家的姑娘及笄了,谁家的公子尚未定亲,人品如何云云。

李安然进了公主府,便依靠着自己作为於菟长姐的便利,先行到里头去看孩子了。

她进屋的时候於菟正抱着孩子在那边哄,长子崔宏扒拉着母亲不敢碰妹妹,只敢踮着脚尖伸着脖子看,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见李安然进来了,连忙放开阿娘,对着李安然行礼道:“小甥见过宁王殿下。”

李安然连忙把他扶起来,随手塞了他一颗藏在袖子里的金丸子:“不必多礼。”

伺候於菟的宫人端来胡床给她坐,李安然在於菟边上坐着,伸出手指用指背小心碰了碰甥女的脸颊,只觉得一片细腻丝滑,娇嫩如花瓣一般。

“好可爱呀。”李安然看着熟睡的甥女,对着於菟笑道。

於菟道:“刚生下来皱巴巴的,和个剥了皮的猴子一样,如今才张开了,可爱起来。”她伸手拿了边上的娃娃,对着长子崔宏道,“宏儿乖,找你阿耶去,我和你大姨有体己话要讲。”

崔宏也懂事,行了礼便告退了。

李安然对着於菟笑道:“这孩子真懂事,再过段时间要开蒙了吧?”

於菟笑道:“是啊,前段时间求了阿耶恩典,让他能到东宫去读书。”

李安然又将目光落在於菟怀里的小娇花脸上:“这孩子叫什么?”

“小名叫观音赐,大名还

没定下呢。”於菟拍了拍孩子道。

说到观音,李安然便从身边伺候的侍婢手上取来了包裹:“这是我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已经晒洗过了,干净的很。宏儿那会我不在天京,没赶上趟,给甥女穿。”

於菟让身边的侍女接了,便又看到李安然取出一幅小像:“这是法师画的,上面有他手抄的心经,说是拿来护持孩子的——偏她又叫观音赐。”

於菟连忙含笑谢过,让奶母抱了孩子,自己当着李安然的面打开了小像,看着看着,面上的神情却有些疑惑起来:“阿姊,妹妹怎么觉得这画上的观音……眉眼间有些像你呀。”

她将小像让到李安然眼前,指着观音像那双眼睛道。

李安然仔细看了一会,笑道:“想必是因为这是要拿来吓退不利小儿的脏东西的,故而观音的眼神锐利了一些,看着有些像我吧。”

她说的有道理,於菟便压下心中的疑惑来,对着身边的婢女道:“快,挂到姑娘的床上去。”奴婢“喏”了一声,便捧着画像去了。

李安然和於菟又寒暄了一会,便由下人带着往宴席的方向去,只见迎面走来一个颇为眼熟的身影,两人走进了,李安然才认出来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另一个妹妹,如今已经嫁出去的三公主。

她刚想打招呼,却见三公主快步走到自己面前,对着自己压低了身子行了一个大肃拜,满眼含泪,声音里带着哭腔:“求大姐姐救救妹妹吧。”

李安然:???????

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多给点留言吧【豹拍肚皮】过两天再开个全订抽奖【doge】

感谢在2021-07-10 22:30:30~2021-07-11 21:18: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6065596、柏语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墓铭贞子 20瓶;喜欢吃辣条、淦饭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