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1章 喂猫的少年

第1章 喂猫的少年


四月,陵安市阴雨绵绵。

昨夜好不容易止了雨,今晨地面还有濡湿的痕迹。天色灰朦,分不清是还没破晓,又或是阴云。

江念念把阳台上晾干的伞收进书包,拿出冰箱里的牛奶和面包,轻手轻脚地出门。医院常有突如其来的加班,难得平静的早晨,江念念希望父母能睡个安稳觉。

青阳小区和青晖高中离得近,步行一小段路便能到达。上学路上,待要踏上大道时,江念念蓦地止住脚步,转个身,往另一条小径走去。大道人来人往,走大道,往往能遇见同学,结伴而行。但雨后小径,大概别有一番风致,人迹罕至,却能遇见有趣的事物。

比如上次,江念念就在小径发现一只漂亮的母猫,瞳孔剔透,毛色雪白。只是怀着孕,戒备心很强,江念念想摸它,它迅速躲开,尖锐地冲她叫唤,好像江念念欺负了它似的。江念念那天没吃早餐,把面包和牛奶都让给了猫妈妈。

“不知道今天去,还能不能看见它。”江念念笑嘻嘻地看着手上的面包牛奶,“还好没被我吃掉。”

转过眼前的拐角,就能望见上次遇见母猫的地方,江念念加快了脚步,心底倒数着还差几步能转过拐角。

三步、两步、一步……

映入江念念眼帘的,是一个半跪下蹲着的身影。肩上搭着黑色的书包,白绿相间的青晖校服,短发显得有些凌乱。从背影看,是个男生。

他伸着手,卷起衣袖之下的小臂线条流畅,修长的五指附着一团白色,原来是上次江念念遇见的母猫。他五指上下轻抚给母猫顺毛,江念念看着就想起冬日睡在暖绒被窝里的情形,母猫大概也是一样的舒坦,所以在他手下很是乖巧,不炸毛也不叫唤,只发出可爱的咕噜声。

江念念羡慕又嫉妒。

等江念念走近了才发现,他小心地在脚边铺了张纸巾,倒了一小堆猫粮在上面。江念念感到愧疚,想起自己上次喂母猫时,因为母猫不让她靠近,就直接撕了面包丢在地上。

怪不得她不受母猫待见,就该怪她自己粗心大意。

“看来今天有人先我一步啦,那早餐我就自己解决了。等下次来看你,我会准备好纸巾和猫粮的。”江念念传递眼神信息给母猫,只不过它舒服得根本没想注意她。

江念念目不转睛地盯着母猫,原打算悄悄地从男生背后经过,趁一猫一人都没被她这个不速之客打扰到的时候——

“哎呦!”

江念念颤巍巍伸出手指摸了摸额角,好疼!

罪魁祸首是小径路旁的香樟树,夏天时,江念念无数次乘着凉意从树底阴影走过,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直直撞上去。江念念被撞得晕头转向,一时不知是该怪自己走路不看路,还是脱罪于刚才温馨的画面。

“你没事吧?”

耳旁传来意外好听的声音,江念念先闻其声,才见余光中那半跪下蹲着的男生已在她身旁。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很难不被她打扰到,江念念觉得自己罪加一等,不仅胡乱喂猫,还扰人清静。

江念念抬眼细看过去,余光中的模糊脸庞清晰起来,一时生生入眼,鲜明得难忘。

他皮肤白净,宽肩细颈,脸颌棱角分明,鼻梁挺直,唇形好像索吻的姿态。眼睛不似桃花眼多情动人,又不似小狗眼那般无邪,而是介于其中,透着清冷疏离。眼睫密长,一低一眨,就在眼底投下一泓阴影。额前细碎的头发,半遮半掩间是一道舒朗的双眉。

江念念脑袋嗡嗡,只意识到心底有个声音冲她狂喊:“他犯规!”

好看得犯规。

“同学?”男生微皱起了眉又问了一次,好听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耐。

江念念这才惊觉自己盯着他太久了,忙收回目光频频摇头,磕磕绊绊地答:“没……没事……”

江念念按捺不住,又偷偷地从眼底看他。他没有离开,而是取下了肩上的书包,纤巧的手指在书包夹层中翻找。

那手伸到江念念面前,翻转向上露出了洁白的掌心,指尖捏着纸巾和创可贴:“要是觉得很晕的话,最好去医院看看。”

江念念小心翼翼地接过:“谢谢。”

这次男生没有拖沓,迅速转身,又半跪着蹲下去。母猫趁着刚才的插曲,早已将纸巾上的猫粮吃完,此时正惬意地用舌头舔着爪子。

“你不乖。”男生背对着她,微嗔的语气。

江念念一时以为是对自己说的,提醒自己不要再留在原地打扰他,于是迈开脚步落荒而逃。小跑几步,神思才清明起来:刚刚他是在责备偷吃的母猫呀,跟我江念念有什么关系?

这段小径本就不长,两个拐角一转,就能到青晖高中正大门,而此刻江念念已到了第二个拐角处。江念念私心不想太快离开,又不知是什么心思作祟,转弯时故意放慢脚步,转头再瞥几眼。

他在笑,只嘴角勾起,眉眼也温柔起来,生人勿近的疏离感一扫而空。江念念看得见他的侧脸,看得见在他手下的猫,突然就好想也变成一只猫,可以钻进他手掌中,被他整个护住。

再停留下去,男生说不定就发现了,江念念只得一鼓作气拐过转角。见到眼前的校门,江念念才想起额角的疼痛,不知道有没有受伤。她手上还拿着男生给的纸巾和创口贴,想了想,却放进了自己的书包,“还是去超市买新的好了,这个嘛,就留作纪念。”

“点点!”

江念念正结完账,转过头,是乔艺。

乔艺刚刚早训完网球,来超市买水喝,碰巧和江念念遇上。乔艺绑一束高马尾,发尾刚及肩膀,发丝还淌着汗,江念念递给她刚买的纸巾。

“点点”是乔艺给江念念取的小名,那会高二刚选完课分班,按照成绩排座,两人成为了同桌。

私底下,江念念觉得乔艺很漂亮,明艳动人,性格开朗,还打得一手好网球。乔艺觉得江念念很可爱,白白嫩嫩,杏眼圆圆,软乎乎的,脑子里想法更是古灵精怪。

记得那会两人还不太熟,班上急着交作业,江念念找不到笔,就让乔艺帮她写个名字。乔艺写完就对她说:“你名字里好多点啊,我以后叫你点点好了。”

等乔艺每次喊“点点”,江念念都能下意识知道是在叫自己时,两人的友情便迅速升温。于是江念念就在高二三班交到了第一个好朋友,同样也是最好的朋友——小艺。

其实江念念小时候练书法,某天课程是写自己名字时,就发现了名字里确实有很多点。天真的小朋友江念念也给自己取了个代号,就叫344,像那时电视常放的日本动画片《名侦探柯南》里,就有怪盗1412,用数字代称,听上去神秘又厉害。

乔艺一边擦汗一边叮嘱江念念:“我去我爸宿舍洗个澡,等会早读课前没回来的话,老样子,跟黎曼说我去上厕所了。”

江念念笑她:“快去吧你!这个理由都用烂了。”

乔艺也笑,摆摆手,跑远了:“我尽量准时。”

乔艺的父亲乔见远是青晖高中的体育老师,学校分配有教师宿舍,虽然平时乔艺一家人并不住,但每回乔艺早训完,大汗淋漓,正好方便溜进去洗个澡。

只是她每每便要迟到,班主任黎曼问同桌江念念,江念念只千篇一律地回答:“去厕所了。”

脸不红心不跳,黎曼纵使再不相信,也不好来找江念念的茬,不过下课必然会喊乔艺去办公室就是了。

江念念在心里给乔艺祈祷:今天早读不迟到。

黎曼严厉,三班规矩多,其中有一条便是不准在班里吃零食。江念念只得在班门口的阳台啃面包,视线在楼下的人群里飘来飘去,这才后知后觉地懊悔起来:刚才为什么不在校门口等一等,等那男生喂完猫进校门,自己偷偷跟着不就知道他是高几,哪个班的了吗。现在好了,学校每个年级班级那么多,隔壁还有初中部的学弟学妹,人海茫茫,上哪去找他?

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吃饱喝足的江念念又有了斗志:好在都是青晖高中的,总能有机会遇见的!不过大胆的白绿撞色校服穿在他身上,可真好看,衬得他高挑又白净。

江念念压不下笑意,回到座位,照着黑板上学习委员写的内容准备好早读课要背的课本,周三,先从语文开始。

因为课程需要,今天早读语文要稍微复习一下以前学过的古文《岳阳楼记》。江念念翻开兼任语文老师的黎曼发下来的资料,拿笔标上段落,打算先细细浏览回顾一遍。

笔尖停在第三段,首句“若夫淫雨霏霏,连月不开”,翻一页,又是第四段首句“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江念念觉得有趣,这文章好像也在暗示着今天雨后清晨的遇见。四月淫雨霏霏的烦躁,被喂猫少年带来的春和景明化散,于是便“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他带着光,施施而行,走进了她的心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